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三十五章 塗山兩跪地  
   
第五百三十五章 塗山兩跪地

玄幻留在這里和塗山話,已經就是他給塗山的最大的仁慈了!若是他真的直接轉身就走的話,塗山除了看著玄幻在這青丘山上恣意妄為之外,難道還有旁的法子!

見到玄幻站定,而不是直接無視,去做他之前所的事,塗山雖然被玄幻那話鎮住,但是,終究還是在元神都已不能再在紫府之中安坐的況之下,放松了一絲心氣!

"道君!塗山真的不知自己到底錯在了什麼地方!還請道君慈悲,將法旨示下!若是道君有任何吩咐,只要塗山能夠辦到,定然肝腦塗地,完成道君之意!"塗山身為當年妖族丞相之一,終究不是個傻子!若是從玄幻今天到青丘山來之後的所做的一切事里面,都還沒有發現那一些玄幻故意想要讓他知道的端倪的話,當年,他也沒有做丞相的命了!若是玄幻真的要動手在這青丘山上找那太陽神宮和東皇寶鍾的話,他會將這件事給塗山知道?

這兩件至寶關系之重大,塗山心中是一清二楚的!便是諸天聖人知道了這兩件至寶的消息,也都不會坐視不理!那玄幻若真的是來這青丘山上找尋這兩件至寶的話,一定要做的事,就是先將這青丘山上的生靈殺得干乾淨淨!以保證不讓這件事被泄露出去半點消息!免得橫生枝節!那靈狐一脈和他塗山,現在哪里還會有一條活路!早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便是那六道輪回都可能進不去!反正玄幻總是要在這青丘山上找的,山上若是沒了生靈,還省了他的功夫了!

可既然現在玄幻沒有這般趕盡殺絕,那也就是他這次來青丘山根本不像是他口中所,是為了找尋那兩件至寶而來的!既然不是為了這個原因,這青丘山上除了他靈狐一脈,塗山就再也想不出玄幻還有其他的理由了!雖然不知道玄幻這一次到底是要在靈狐一脈或者他塗山身上打什麼主意,但是,塗山心中知曉,他靈狐一脈今次是死不了的了!對他來.只要不死,這世間再大的事都已經不算是什麼大事了!

從方才那般的死亡族滅威脅之下脫離,就算玄幻的威脅依舊懸在頭頂之上.可是塗山終究不再那麼恐懼了!

看見塗山領會到了自己的意圖,玄幻眼中也閃過了一絲不同于之前那般殺氣騰騰的光芒來!塗山雖老,但是不代表他的一切能力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減低了!相反,從那天庭之中出來之後.要在沒了妖族天庭庇護的況之下,這浩浩洪荒之中保全青丘山的一片甯靜,塗山所做的事,卻是不見得就會比當初在天庭的時候要少!看見塗山的那份眼力還在,心思依舊活絡.玄幻總算知道自己今天這一次不是白來了!

察覺到了玄幻這一瞬間對于自己的態度不再是那般的死亡威脅,塗山這才慢慢得抬起頭來,帶著十分的心朝著玄幻看去.

"塗相真的願意為貧道做事,便是肝腦塗地也都願意."塗山當即點頭如搗蒜:"願意!只要道君吩咐,不管何事,塗山都定然為道君完成!"這時候,塗山卻是沒有將自己那滿山的血裔提及了!他知道,若是自己所做的事能夠讓玄幻滿意.玄幻自然會讓青丘山保持原來的面目.甚至,還能出面維護,讓青丘山的存在變得比從前都還要容易許多!但若是他所做的事不能讓玄幻滿意的話,那不僅是他自己,他這一脈從開天便在洪荒之中繁衍生息的靈狐,就算是要徹徹底底得消失在洪荒之中了!

"好!"玄幻知道塗山是個聰明人.而且還是世間頂級的那一層面上的聰明人!所以,他知道自己若是要讓塗山心甘願得為他辦事的話.就要讓他知道自己已經握著他的命門,他才會清楚自己應該如何自處!而這青丘山上滿山的狐狸就是他的命門所在!

當年妖族天庭大盛之時.千萬妖族都將自己的族裔血脈帶去了天庭之中,只有塗山,根本不為所動,甚至在巫族清算大地之上的妖族之時,都沒有動過要把自己靈狐一脈搬去天庭的念頭!因為,他知道,那天庭進去容易出來難!進去天庭,不是對自家血脈的庇護,反而是傷害!所以,便是冒著可能因此而讓帝俊兄弟倆對他生出一絲疑心的後果,他也都還是這樣干了!

天庭舊事,玄幻全都在心頭記著,就是為了要在這些事能夠當初自家的參考.所以,他今天才會在塗山面前做下了那一幕來!死,對于塗山來都已經不是什麼能夠威脅他的事了!只有他這一支血脈的延續,才能讓無懼于生死的他真正生出忌憚來!

"好,既然塗相已經猜出了貧道的來意,那貧道有話直了."看著塗山望過來的眼睛,玄幻根本沒有半點否認自家方才那一幕不是為了要讓他妥協才做出來的事!都是聰明人,玄幻自然要用和聰明人話的方式來對待塗山!"不過,貧道丑話卻是在前頭,若是塗相在答應了貧道之後,卻又做出了什麼違背貧道的意思的事的話,那這青丘山,貧道認為,也不會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

"是!"塗山毫不懷疑玄幻有這個本事和這個心腸!心中僅剩的一點僥幸也隨之消失乾淨!他之前還想著,既然他那位太子殿下現在已經拜在了云夢澤中,若是玄幻所要求的事太過分了些的話,他或許還能求太子殿下去!甚至,若是陸壓不成的話,他都打算求到媧皇宮去了!哪知道,玄幻根本不給他這樣的機會!

"若是我真的這樣做了,大約是會讓面前這位道君直接動怒,然後將火氣發泄到我青丘山的吧!"

"塗山萬萬不敢!"對于塗山的惶恐,玄幻只是淡淡一瞥:"你敢不敢,你自己心頭知道就好,不用在貧道面前來表什麼衷心.貧道只要你記住一點,你若是不能把貧道所要求的事辦好,你加上你這山上所有的靈狐,一個個都跑不了,但若是你能夠把那事做好了的話,貧道也不會虧待了你靈狐一脈的."

"對于人族之事,你知道多少."玄幻終于道正事,立刻就讓塗山振奮了精神,心翼翼得回答了起來:"塗山不知,道君所指,是有關人族哪方面的事.""不管有關于什麼的,只要把你知道的都出來就行了."忐忑之中,塗山根本猜不出來玄幻此舉的用意,或者,他現在又哪里還有功夫來猜玄幻的用意!

"人族自從當年巫妖量劫之後,就已經成了這洪荒天地的主角,在眾聖的庇佑之下,腳步遍布整個洪荒.因為眾聖的緣故,所以一應修行之輩除了三教弟子之外,對于人族的事都是不怎麼清楚的.還是最近的這段日子里,三清聖人頒下法旨,允許各路散修都去人族之中傳法,才讓洪荒眾修知道了一些人族的事.而塗山,也是這段時間里面才知道了一些有關于人族的事."塗山仔細得組織著語,現在,便是他錯了一個字,都可能讓自己和青丘山陷入困境!

看見玄幻對于自家所做的鋪成沒有任何的表示,塗山這才忐忑著心慢慢得將他所知道的事都了出來.期間不住打量著玄幻的臉色,可是,玄幻始終都還是那副淡然的模樣,根本不讓他知道自己所是否玄幻所想要知道的!而且,在出這一番話的時候,塗山心中也禁不住猜測起玄幻讓他這樣做的原因來!

當年人族出世,雖然是娘娘親手造就,但是娘娘因為自身的緣故,在將人族造化出來了之後,便把人族拜托給了玄幻照料\玄幻照看人族的時間不長,但是,他不相信從那之後,這位道君就再也沒管過人族的事了!那要對于人族的熟悉程度的話,他絕對是趕不上玄幻的!可玄幻為什麼又要他把他本來就已經知道的事都再一遍!多此一舉不,怎麼看怎麼都覺得詭異!

不過,就算心中再怎麼編排,塗山終究不敢有一刹那的耽擱,整整了半日時間,才將他心頭那點有關于人族的一切都了出來!心神不甯得看著玄幻,終于等到玄幻臉色變了一變!元神一顫,生恐從玄幻嘴里出來的話,會讓他青丘一脈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慶幸,他的回答沒有引起玄幻任何的不滿!至于,是否是玄幻想要知道的,塗山已經顧不了這麼許多了!只要命保下來了,其他一切都可以再!

"看來,塗相對于人族是真的沒什麼了解了啊."玄幻淡淡開口,塗山當即答道:"塗山不敢欺瞞道君,自從離開天庭以來,塗山一直都守在山上教導自己後輩,沒踏出過青丘半步.方才的那些事,還是曾有後輩在山下救起人族之時,從那些人族嘴巴里聽來的.""哦,難道塗相就從來沒有擔心過,當年帝俊和太一兩位陛下在人族造下大孽之時,人族所發的誓嗎."

"嘭!"塗山剛剛才站起來的身子,直接就跪了下去!

上篇:第五百三十四章 玄幻問青丘     下篇:第五百三十六章 南修余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