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五十六章 陸壓接經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陸壓接經文

"師尊!從娘娘將弟子帶到云夢澤里的那一天起,弟子此生就已經注定屬于云夢澤了,不管生死.弟子知道,此次出了山門之後,一直都待在北溟之中惹了師尊生氣,但是弟子立馬就改,一定不讓師尊失望!若是師尊不高興,弟子從此就不再踏進這北溟一步,也不再見任何一個妖族了!只求師尊不要把弟子趕出云夢澤!師尊!"彷佛經曆了那一番生死瞬間之後,陸壓也已經將之前那般激動的心壓了下來!

緊緊得看著玄幻,一字一句,聲聲泣血!

准提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無比!他都已經明碼實價得把招攬陸壓的條件開了出來,陸壓竟然還如此不給他面子!不僅根本不接他的話不,竟然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看著玄幻,彷佛他就是一個多余的人而已!

而那白澤和因為先前之變已經從那城池之中飛出來的妖族,在聽見了陸壓出來的話後,就又是一陣喧天的聲浪!"太子!這玄幻道人分明還是在心中惱怒著兩位陛下,所以才如此羞辱于你!他根本就沒有真的把你當成自家的弟子!""太子!這玄幻道人從與兩位陛下相見的第一天開始,就已經結下了深仇.當年他更有重重算計,我妖族會落到今天的境地,也有他玄幻道人的原因!他是我妖族永遠不變的敵人啊!太子怎可拜仇人為師!"

類似種種,不一而足!都是著玄幻和妖族之間的深仇大恨,根本不可能把陸壓真正當成自家弟子的話!而那白澤更是直接!當著玄幻出來的話,更是駭人之極!白澤根本想不到今天自己一番動作,確實是逼自家太子殿下做了選擇,但是,陸壓卻是選擇的云夢澤!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哪里可以接受!

"殿下!當年若不是因為巫族牽制,讓我天庭之力分散不開!兩位陛下早已經舉兵平了云夢澤,殺了這玄幻道人了!你如此作為,難道就不怕寒了兩位陛下的心嗎!"白澤聲嘶力竭.瞬間雙膝著地,朝天高呼:"帝俊陛下!太一陛下!你們倆看看啊!這世間最後的妖族至尊的血脈!就要毀在他自己手上了!兩位陛下!你們若是有靈,怎麼可能安息啊!陛下啊!"

不得不.能夠成為一族智囊的人,都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前有巫族燭九陰,現在又有妖族白澤!每一個都不是好相與的人物!先不白澤的神通修為到底如何,只是憑著他現在演戲的厲害程度.便是他旁邊的准提聖人,也都是要甘拜下風的!

但是,現在的事根本不是以他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此時,只有那跪在玄幻面前的陸壓,才能決定一切!

"聽見了嗎.你若是真的執意還要留在我這賊道人門下,便是你那已經亡故的父親和叔父,可都是會不得安甯了.你放心,就算你今日真的決定要離開我云夢澤,貧道也絕對不會阻攔你,更不會為難于你的."玄幻淡淡得看著陸壓,心中早已經充滿了笑意.

准提隱身在側,玄幻早就已經發現了!而且.他那時候更是堅決了到北溟來之前.自己對于西方教打算的猜想,知道西方教已經將目光瞄准了這北溟苦寒之地!而既然他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自然是不會允許這件事進行下去的!順帶著,他也想要考校一下陸壓待在這北溟許久,是否已經改變了自己道心!所以,便就在准提面前上演了這一幕.好把准提引出來!

白澤的配合,竟是那般得出乎他意料的順利!當看見准提在陸壓這里碰了釘子的畫面的時候.玄幻早已經在心中笑翻了天!不過,瞧見了面前這一個弟子對于自家的忠心.才是他今天最大的收獲!同時,他今天也已經做了一些決定,對于面前這個弟子的教導,或許不能再像之前那般放任不管的摸樣了!他知道,陸壓那葫蘆里面留有帝俊和太一給他的三足金烏一族的所有神通傳承,和那兩位妖皇陛下自身的修行感悟,所以,對陸壓的修行一直都沒怎麼過問過,管他能夠修行到什麼地步!但是此時,卻是不行了!

"弟子知道,弟子只要能夠活下去,就已經是對父親和叔父最大的安慰了."淡淡的一句話,直接就讓那邊仍在老淚縱橫的白澤愣在了當場!他從來沒想過,自家這位太子殿下早已經把一切都看明白了!他一直都想要用妖族大義把這位太子殿下留在妖族之中,領導他們等著那妖族重歸輝煌的一天!但是,他心頭也明白,如此作為,卻是真的有違自己兩位陛下的念頭的!從那兩位陛下當初將這位太子送去媧皇宮的舉動,就已經看出,他們對于陸壓這個獨苗苗到底是怎麼的安排了!

其實早在巫妖大戰結束之初,白澤也已經認命了,只想要保住天庭最後的一點家底不失,或許日後有能夠幫到陸壓的時候!但在知道了陸壓已經從媧皇宮中離開,拜在玄幻門下之後,他這個念頭就直接改變了!

他沒想到,陸壓對于自己一直以來的辭其實早已看透,卻還是顧著他對帝俊和太一的一片忠心從來沒有拆穿!還配合他們做一切他們想要他做的事!

"太子殿下……"

"好!既然你都還記得,那為師今日問心之,便也算是完了.起來吧."玄幻臉上終于掛上了一絲笑意,迎著陸壓驚喜之中並著一絲呆滯的目光,拂塵一擺,直接就將他扶了起來!

"問心!"呆滯的絕對不止是陸壓一個!所有聽見了玄幻的話的人,在這一瞬間都恢複不過來了!把他們弄成這個模樣,就只是為了考校自家弟子而已!這到底是個什麼道!尤其白澤,現在心中更是恨得咬牙切齒!自己一番辛苦算計,還在所有人面前做到了這個地步!竟然只是因為中了玄幻的算計!這個絕佳至極,錯過就不再來的機會,居然只不過是玄幻施舍給他的罷了!

"道友問心,卻把自己弟子弄成了如此模樣,難道就不怕從此之後,再沒有人敢拜在云夢澤門下了嗎."准提現在已然知道,方才那些都根本只是玄幻演出來的罷了!什麼師徒生隙,趕出師門,都不過是一句玩笑而已!到頭來,卻是他自作多了!現在想想,方才他那一番動作卻是那般的可笑!便是以他的面皮,現在也禁不住有些惱羞成怒了!

"貧道要如何管教弟子,那都是貧道自己高興.便是道友身為聖人至尊,卻也管不到我云夢澤的家事吧.而且,我那云夢澤,地方可比不了西土一地,自然不可能像道友西方教那般,把西土之上所有生靈都收進了門下還嫌不夠!貧道只要這幾個弟子就已經足矣."玄幻一聲譏諷,口中指桑罵槐!他和西方教在建木那一次的時候就已經算是撕破了臉皮,還裝什麼與人為善的模樣!

"你!"准提心中一怒,就要把這話還回去,哪知玄幻已經轉過臉朝著陸壓看去,根本不再理會他了!

"今日問心之舉,你可怨為師."玄幻現在的口氣,卻和之前相去十萬八千里!這才是他對自家弟子從來的模樣!"一切都是弟子今次所做之事太過魯莽,才會累師尊擔心,進而有了那問心之,弟子只怨自己辜負了師尊教導."陸壓從前,不過一個失了至親,怨忿世間一切的孩性子,除了自己,眼中就再也看不到其他東西的存在了!現在,卻是真的不同以往了!到底世事才是磨煉人的東西!若是從前,他今天的一切都會變個模樣!

"好!好!好!"玄幻連呼三個好字,那准提心中卻是連喊三聲"賊道"!不比玄幻自家玩笑,他這兩個字卻是真個得深惡痛絕的!

玄幻高興之時,中便有一道金光飛出,飄在陸壓面前.眾人拿眼看去,卻看見那金光之中乃是一卷剔透晶瑩的經文!內中光影綽綽,眾人觀之不明,只是感覺在這經卷從玄幻中飛出之後,那狂亂的心神霎那間便安定了下來!好似古井深潭,不起一點波瀾!而且,那一眾妖族心中都忽生出了一陣莫名的感應,彷佛他們對這經卷熟悉非常!有種從許久之前便積蓄下來的歸屬感!但是,他們的記憶之中,卻又分明從來都沒有這卷經文的存在!

"這是什麼經卷!"妖族眾人心神翻飛之際,那准提更是心神震動,這經卷讓他的感覺,卻是與自己西方教那幾卷傳法鎮教的經文彷佛!而且,這一卷經文上面的氣息,卻是比他教中的幾卷更家廣博!准提這一瞬間就想到了無數年來,玄幻與西方教之間的前程後事,臉色難看異常!

"這是!招妖幡!不可能!"白澤到底是比在場一眾妖族要知道得更多的妖族之事,想了許久之後,終于想到了他心中的熟悉感覺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了!不過這一下,他也被自己想出來的答案嚇到了!

上篇:第五百五十六章 陸壓接經文     下篇:第五百五十七章 玄幻阻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