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五十七章 玄幻阻准提  
   
第五百五十七章 玄幻阻准提

"招妖幡!怎麼可能!那招妖金葫蘆現在不是在媧皇宮中放著,怎麼可能出現在這里!"准提聽見白澤的驚呼聲後,當即就開口將其否定!玄幻這一卷經文的出現本來就已經讓他心不爽,若是這一卷經文還和那掌控著無數妖族生死的招妖幡扯上了關系,他今天,大約是要想不通了!

聽見了准提之,白澤刹那之後也將自家念頭否定!招妖金葫蘆乃是帝俊親自送上媧皇宮的,而女媧娘娘在得了那金葫蘆之後,怎麼都不可能將那幡子交給玄幻!便是為了陸壓的前程也不可能!而且,這一卷經文之上雖然有招妖幡的氣息,但是模樣卻是和招妖幡相去甚遠!那杆幡子可是用帝俊兄弟倆的胎衣所煉,一出世便已經在天道之中留了記號!事關一族傳承之寶,玄幻就算神通在大,也不可能將其煉化成這個模樣!現在,妖族可還沒有死絕啊!

"這卷經文乃是為師從一樁法寶之上參悟出來的,內藏無數玄妙,便是當年你父親與叔父也都曾受益.不過,當年你父親與叔父所得不過只片語,卻是不全,想必你那傳承之中也沒有提及.現在,為師便把這一卷經文完完整整得傳給你了."對于准提和白澤的話,玄幻直接不去理會!而且,在他對陸壓出這一番話之後,其實還要比他向那兩位解釋其中根由更有效!

當他這話完,白澤和准提直接就愣在了當場!他們都不是傻子,玄幻既然得這麼清楚,那他們怎麼還能聽不出來!這卷經文雖然不是那招妖幡,但是帝俊和太一能把那招妖幡煉出來,也都還是仗了這一卷經文的勢!而且,帝俊兄弟倆所得還不是全的,只不過殘篇而已!玄幻和招妖幡之間到底是個什麼關系!

當他們隨著玄幻留給他們的空白想到那種種的可能之後,卻是比之前的臉色都還要難看一些了!

只有陸壓,當聽到玄幻這卷經文竟然連自己父親和叔父都是那般重視的時候.心神激蕩之際,險些哭了出來!他可是連之前那般處境的時候,留了無數的精血也都沒有留下半滴淚水的!"弟子.拜謝師尊!弟子定然不負師尊所望,好生參悟這卷經文."陸壓又跪,恭恭敬敬得磕了三個響頭,玄幻這一次卻是沒有攔他了.

"你與這北溟妖族之間到底是個什麼關系.為師不會過問,一切全都憑你自己決定.之前為師那般話,大半都只是為了洗練你的道心而已,你也不用當真.不過,你切忌不可忘了當初拜師之時.為師所的師門戒律.起來吧.為師門下從來都不要磕頭蟲,今日過後,你也要把這般作派都收起來了."玄幻完這話之後,就扭頭看向了那仍在吃驚于眼前一切的准提."我和妖族之間的關系還深著呢.現在才不過冰山一角,若是你准提聖人全都知道了,大約是會被真的嚇到啊."

玄幻心神一轉,當即開口朝著准提道:"貧道方才都只顧著自己的事了,卻是忘了與道友見過.還請道友不要見怪才好."玄幻一副忽然想到了什麼重要事的模樣.但是其中到底有多少真的不好意思,看他那漫不經心的眼神,就已經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今日貧道前來北溟教訓自家不成器的弟子,竟然巧遇道友,卻不知道道友此來,所為何事啊.若是貧道記得沒錯.年許之前,道友才在東天建木之上受了些損害.道友現在竟然出現在這北溟苦寒之地,難不成是道友身上傷痛都已經康複.或者,是這北溟之中的事重要無比,道友連自己那點傷痛都已經顧不得了啊."

准提臉色一僵,好險才將心頭怒火壓下去!他之前被玄幻耍了那麼大的一次,現在玄幻又將他一直沒有好的傷疤揭開,如此赤裸裸的打臉,若不是他現在不好與玄幻翻臉,他真的就要和玄幻上演全武行了!不過,他不和玄幻翻臉,玄幻卻是已經注定要和他翻臉的了!

"本座前來北溟,雖然事出有因,但是那彷佛不管道友的事啊.至于本座現在到底如何,更是與道友無關.而本座之所以會在此出現,也只不過不想看著金烏太子如此的人物,被道友一句話逼死了而已.既然道友方才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試出自己弟子的心性,那卻是本座多管閑事了.告辭."當看見那無數妖族聽見了玄幻的話後,一個個隱晦得掃向自己身上的目光,准提心中的原本被壓下去的怒火,險些就又沖了出來!

"區區螻蟻!竟敢挑釁本座聖人天威!看來本座今次來北溟招攬妖族的事,真的不用留了!若是你們真個不識抬舉,那也不用和你們什麼廢話!直接強拿了,帶回西方,無數手段下去,早晚會有你們聽話的一天!"

准提心中一狠,就要從這里離開,等到玄幻和不周山靈出了北溟之後,他定然要讓現在膽敢冒犯他的妖族知道聖人之威!只不過,今天有玄幻在,他這算計是注定成不了的了!

"誒,道友何必如此見外.當年紫霄宮中,貧道也曾與道友有過一些分,現在出關懷也在清理之中.既然道友不想要把自己傷痛當著這許多人的面兒出來的話,那貧道也不強求了.但既然道友到這北溟來是真的有事,莫不如就出來讓貧道為你參詳一二.貧道當年也曾在這北溟一地盤亙了許多光陰,倒是比道友要更熟悉此地一些.或許還能省了道友許多的麻煩."玄幻一步踏出,就來到了准提面前,直接封住了他前行的可能!

別准提真的完好的時候,玄幻就不會怕他!他這一次在東天建木之上把自己弄得元氣大傷,現在根本都還沒完好,更是不能和平日里相比!玄幻又豈會怕他!

"道友如此,太過了吧!"看著被玄幻攔得死死的前路,准提低沉著聲音,已經將那心中的盛怒溢于表了!"太過?貧道可不覺得.貧道如此,只不過是為了道友著想,道友難道連這個薄面都不給,總不會是想要貧道在後輩面前丟了面皮吧."玄幻惡人先告狀!直接倒打一耙!便是那旁邊還沒看出究竟的白澤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世間無數生靈.能夠和玄幻比拼臉皮的,還真的沒有!便是這個在洪荒之中最為出名的准提聖人,也都差著玄幻不少!

准提一步後退!當即將自家七寶妙樹拿了出來!看著玄幻眼中閃現出不善的目光!"道友若是再繼續強詞奪理.可就不要怪本座出手無了."准提也不再多做糾纏,直接給出選擇!看玄幻到底是讓還是打!若是現在打起來的話,他真的不怕!他原本就是要准備著做點事,讓妖族不敢忤逆他的話的!現在有玄幻給他展示自己手段的機會.他卻是求之不得!雖然他在東天極地之上受的傷根本沒好,但是他現在有來此之前准備好了的手段在,他根本不用怕!

"唉,道友為何就不能好好話,動不動就要動手啊.貧道一番好心.卻讓道友如此對待.道友難道就不怕此事傳出去後,日後洪荒之中,就再也沒有願意幫助西方教的生靈了."玄幻只是將手中拂塵一擺,就又靠近了准提一步!雖然沒有開口,但他的態度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決定!

要打就打!想要他讓,萬萬沒有可能!

那邊白澤看見這兩位還沒有幾句話就要動手的架勢,身子一動,直接就朝著那旁邊等著的妖族飛了過去:"快快回去城中.將守護陣法開啟!走!都走!"眾妖瞬間往後退去!玄幻和准提兩人若是打出來.他們除了等著被那法力余波殺死之外,根本沒有第二條路!他們可不會以為,這兩個有哪一位會好心庇護他們!

玄幻瞥了一眼飛快逃離的一眾妖族,朝著准提譏諷一笑:"如何,現在那一干妖族都已經走了,道友也不必再擔心會對那妖族造成傷害.壞了你西方教的大事了吧.現在不動手,還在等什麼.""嗯!"准提瞳孔一縮!玄幻這話實在太超出了他的意料了!

"這玄幻道人到底知道些什麼!"

西方教現在趁著東天四聖都將目光注視在人族之上的時候的算計.根本不能被那幾位知道了去!不然的話,便是人族再怎麼離不開人.那四位也會想方設法得阻攔西方教的事!這,乃是事關西方教日後氣運的事!論其重要程度,絲毫不輸人族現在發生的事!接引和准提一直以來都心非常!生恐透露出去一點端倪!但現在玄幻忽然出西方教的算計在妖族身上,這!玄幻到底知道多少!而玄幻既然已經知道,那東天四聖又是否已經全部知道了!

一時間,准提剛剛已經要動手的決心瞬間就動搖了起來!

"你什麼!"准提低沉著聲音,看著玄幻的眼光之中全是凶狠的顏色!玄幻怡然不懼,只是淡淡笑道:"道友希望貧道知道些什麼,道友又以為貧道知道些什麼啊.""哼!"准提當即將七寶妙樹一收,直接化光而去!"玄幻道友,本座奉勸你一句,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可記好了!"

"哼,走就走,還什麼場面話,兀自丟了面皮,可笑,可笑."玄幻根本不理會這話中的威脅,不管有沒有今天的事,西方教那兩位見到他,都已經注定了不可能和他好過的了!

"師尊,為何你方才要……"就在這時候,那陸壓忽然來到了玄幻身邊,問出了心中疑惑.玄幻也不待他完,就將他話打斷:"你想問,為師為什麼要對妖族造成了傷害,就會壞了西方教的大事吧.很簡單,只因為西方教准備要做一件大事,可是現在須彌山上教眾不足,所以接引和准提兩位教主就想要把這北溟之中的妖族渡進門中,拿去充數."

"什麼!"

上篇:第五百五十六章 陸壓接經文     下篇: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步冰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