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步冰洋中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步冰洋中

玄幻這話,直接把還沒離開的白澤嚇住在了當場!

西方教要把現在北溟一地的妖族都渡進門中,做他的教眾!這卻比玄幻動手將此地所有妖族一並抹殺了都還要可怕一些!西方教現在的名頭雖然只是限于西土一地,但是對于曾經坐擁天下的妖族來,西方教的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完全不是秘密!一入門下,便永生永世都只有西方教在心中,再無他物了!

白澤根本不敢想象,若是北溟妖族真的全都成了西方教眾之後,這天地間是否還會有"妖"這一族的存在了!

而陸壓在聽見了玄幻的話之後,眼中怒火瞬間燒起!死死得看著准提離開的方向!緊緊得握著手中葫蘆!深呼吸了數次之後,才忍住了心中沖動!

"不錯.為師原以為你在聽見了這話之後,就會不知天高地厚得跑去西土.但是你卻沒有,看來你的心性修為也已經有了些火候了."玄幻淡淡一,直接帶著陸壓就朝著那北溟冰洋的方向飛去,"為師當年教你的第一件事,你能記得這般牢,卻是最好不過的了.那准提道人身為聖人至尊,便是為師也奈何不了他.找他報仇的事,你還是自己好好思量一下才好.或許你可以把這個念頭當作在道途之上前進的動力,日後好以此念催發大勇氣破開桎梏,成就更高道境.或許你也可以就此把這事忘了,拿得起放得下,也是道心修行一大境界,對你會有莫大好處.只不過,你若是選了這一條路,卻是要真的放下才行,不然的話,那可就是禍害,不會是福了."

陸壓緊緊得記著玄幻的一字一句,絲毫也不敢忘!玄幻雖然在云夢澤中也常常有許多教導弟子的時間.但是,當初他在云夢澤上的時候,心中一直都是保持著對玄幻的仇恨.從來都沒有把那些聽進去過!而等到他醒悟了之後,又直接離開了云夢澤!今天,是他第一次聽到玄幻的教導也不為過!

而陸壓在這邊仔細得記著玄幻所的話,那後邊的強跟過來的白澤卻是聽得云里霧里的.

"太子殿下為什麼會如此得記恨那准提聖人!難道就只是為了那西方教算計我妖族的心思?可太子殿下也是今天才知道這件事的啊.但看他的樣子,對准提聖人的仇恨分明已經由來已久,根本不可能只是今天才開始的而已!嗯!太子殿下莫不是被這玄幻道人騙了吧!"

心中著急,白澤直接就來到陸壓身邊,開口喊到:"太子殿下.這玄幻道人分明沒安好心,故意騙你,讓你對那准提聖人心生怨恨,哄你找那聖人之尊的麻煩!他這分明就是借刀殺人之計!想要算計你死在那准提聖人手上!如此,他既保全了自己名聲,也將你這個仇敵之後解決!他真個用心險惡!你可萬萬不能上當啊!"

玄幻只是淡淡一笑,根本沒搭理他,扭頭朝著不周山靈看去.陸壓見了.知道這是自家師尊讓自己來解決這一樁事.搖了搖頭,就轉身面向白澤:"白相,師尊他從來都沒有騙過我,所一切也都是為了我好,白相切不可如此冤枉師尊,不然的話.就算師尊不計較,我也會計較的.""太子殿下!你!"

白澤現在依然跟在玄幻三人身邊.便是他還想要試試,是不是還有挽回陸壓的可能!現在陸壓出這話.別挽回,就連日後他還會不會和這北溟之中的妖族聯系都有些不一定了!

"好了,白相為了妖族耗費了無窮心力,更是你父親與叔父最為親近的臣屬,做的事或許有些欠缺妥當,但是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卻不可如此翻臉無."玄幻從旁話,陸壓應了一聲,白澤臉上終于出現了一絲死心的顏色,沖著陸壓深深得施了一禮:"老臣之心,皆是為了妖族,為了太子殿下,絕沒有半點私欲!既然現在太子殿下不願與老臣一起回轉城中,那老臣便就先回去,免得惹了太子殿下生氣!老臣與一干族人,永遠都等著太子殿下歸來!"

走得決然,毫不拖泥帶水!不過他離開的身影卻是那般的蕭索!若是陸壓從此之後再也不到這北溟來的話,這位馳騁洪荒無數載的妖相大人,或許,就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意義了!

"雖然你與妖族之間的關系到底要如何處理,都是你自己的事,不用為師多嘴.但是為師這里卻也有一點需要告訴你,免得你日後真的後悔.現在北溟之中的妖族,雖有大半都是在當年那場大戰之後的新生妖族,但是,他們的父輩祖輩,都是跟隨你父親和叔父拼殺過的,而他們所有的信念,也都是從他們的父輩祖輩那里傳下來的.那些信念是什麼,你自己清楚,也不用為師多.沒了你父親和叔父,他們現在那信念全都已經系在了你身上,這一點,是怎麼都不能斷去的.而且來,到底也是你父輩欠了他們的,既然你父輩已經不在,那也就只能由你來還了."看著玄幻嚴肅的神,陸壓凝重得點了點頭後,便朝著那城池所在的方向看去!

雖然和這個弟子相處的時間是他所有弟子之中最短的,但是,玄幻卻也是知道自己這個弟子的.本來注定的天潢貴胄,卻因為一場浩大變故,最後成了孤家寡人一個,就連自己父親的生前最後的一個意願都成空,還要拜自己一直視為仇敵的人為師.能安安穩穩得堅持到玄幻開解他的時候,已經是陸壓心智堅定了!而在知道了他這些年來的仇恨一直都錯選了目標之後,雖然是松了一口氣,接受了玄幻這個師尊,但是准提這位聖人至尊又再壓在了心頭!卻是比他以為自己的仇人是玄幻的時候還要難過一些!

聖人至尊!便只是想到這四個字,陸壓就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就算是玄幻,他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可以報仇的一天!現在換成了那西方教,兩位聖人,他又要如何自處!甚至,那兩位要是知道他已經從玄幻這里得到了真相的話,或許他連自己的命都會保不住!帝俊最後的希望,就會直接煙消云散!玄幻正是知道了這一切,才讓他從云夢澤里出來,到這北溟來.或許北溟這一群妖族不可能排解得了陸壓心中的愁苦,但是,看見這一群妖族之後,陸壓或許能夠另辟蹊徑,不讓自己一直沉淪!

陸壓盡管不是一干弟子之中最讓玄幻擔憂的一個,可他,也絕對排得上是前三了!雖然在來北溟之前,玄幻和不周山靈了那麼許多可能把陸壓趕出山門的話,但是,只要陸壓不背叛師門的話,他是怎麼都不能放棄這個弟子的!今日,見到陸壓真的在這一次北溟之行里面有所得,玄幻就已經決定,替自己這個弟子做主了!

而玄幻也知道陸壓為什麼不把真相告訴白澤,因為就算他們知道了真相之後,除了和陸壓一般愁苦不安之外,也沒有第二條路了!或許,有些不智之人還可能就此想不開,直接找到西方教門上!那樣的話,對于陸壓和妖族來,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陸壓卻沒有想到,自己守了那麼久,不把這事的真相透露出去,不讓妖族有任何對西方教不智的動作,西方教卻自己先一步找上了門來!在聽見了玄幻的那話的時候,陸壓已經有些手足無措了!在他還沒有想到面對這件事的對策之前,怎麼還敢繼續留在北溟妖族之中!只要他在外面,那准提就算真的把北溟妖族渡進西方教中,就也還有能夠被救出來的一天!可若是他還留在北溟一地,連他都被渡進了西方教中的話,那整個妖族就算是完了!他可不會以為准提會顧忌著玄幻和女媧娘娘而不動他!若是准提真的顧忌的話,他也不會打北溟妖族的主意了!

不過,陸壓卻不知道,自己根本不用擔心這件事.玄幻早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替妖族擔下這件事,准提想要動妖族,還非得要問過了他之後才行!而且,准提在聽了玄幻今天的話之後,是否還會對妖族動手,也都不一定了!

"大約你到了北溟這麼久的時間,還從來都沒有到這冰洋之上來過吧."只是不久時間,玄幻便已經把陸壓帶到了北溟冰洋邊上.看著那布滿冰川雪地的汪洋大海,雖然確實是他此生未見之奇景,可陸壓現在心中有事牽掛,又哪里會有心欣賞."前不久時間,這冰洋之上有變故發生,弟子原本是想來看看的,但是誰知剛剛動身,那元氣變化就已經結束,弟子便也沒有過來了."

"若是為師告訴你,那一場變故發生的時候,為師就在這冰洋之上,而且,後來元氣不再變化,也是因為被為師的陣法擋住了呢.""嗯!"就算陸壓現在心神翻飛,也忍不住朝著玄幻看來.

玄幻哈哈一笑,便與不周山靈朝著冰洋之中飛去:"走吧,為師今天便帶你見識見識,免得日後旁人笑你,連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都不知道."

上篇:第五百五十七章 玄幻阻准提     下篇:第五百五十九章 妖族權柄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