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六十五章 純陽破僵局  
   
第五百六十五章 純陽破僵局

燃燈道人問了一圈,卻只看見所有人都一副在心中費力思索的模樣,根本沒有人想要答他的話!甚至那諸如廣成子等一干與他不甚和睦的闡教金仙,眼中清楚可見一絲看好戲的光芒!

方才觀陣,不別的,只那後來入腦的魔音,在場眾人便是陌生非常!要知道,闡截兩教的弟子都是時常聽聞聖人教誨的人,聖人所講,那是包囊周天萬物!而元始和通天兩位又都是個愛護弟子的心性,恨不得能讓自家弟子知道得更多,便是洪荒之中的偏門雜記也都常常于他們知道!可就算如此,他們也都不知道任何一點有關于那魔音的消息!若連他們都不知道的話,那其余散修之輩,就更不用了!

那幾位金仙正是知道這件事,所以才會對燃燈報以如此的顏色!或許這位燃燈老師比他們的資格要老上無數,但是,他們也知道這位燃燈老師的家底向來薄弱,便是拜在玉虛宮中之後也是如此,所以,他才會恨起天尊座下這些個真傳弟子!而依著那魔音的厲害程度,靠著燃燈的手段,若是他從前真的遇上過,哪里還能活到現在!這幾位都是和廣成子交好的人,自然是跟廣成子站在一邊的!且,方才那一樁鬧出來的笑話,他們自然也算在了燃燈道人頭上!

不過,這里到底還有云夢澤的弟子在,秉承了玄幻這個師尊從來都是超出所有人預料的變數的存在的慣例,闡截兩教的弟子都不知道的東西,他們卻是知道的!而且,不管是有意還是無心,他們現在又再一次為燃燈道人解了圍!若是燃燈道人當上這一干修士統領之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如此的不暢,那這個統領也該換一換人了!

純陽也不去看周遭各人都是個什麼模樣,只是上前一步,將燃燈道人的目光吸引過來了之後,便淡淡開口:"啟稟師兄.方才觀陣,我卻是瞧出了一些端倪."燃燈大喜過望,當即來到純陽身前:"哦.純陽師弟果然不愧是玄幻道君教出來的弟子,也和道君一般所知甚廣.不知方才,師弟看出了些什麼!"眾人心思,燃燈自然也是知道的!他方才.可也是真的一無所得啊!

"我也只是看出了一點微末之處罷了,對今次平亂是否有用,我也不甚清楚."就在純陽他看出了一點端倪的時候,場中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經和前時變得有些不同了!似廣成子,方才云夢澤一脈的弟子那般不配合.讓他在所有人面前丟了這麼大的一個面子,已經令他不怎麼待見純陽四人了,只不過是顧忌著第一次見面,不好給自己落下個心思狹隘的名頭,他才將這一次矛盾埋在了心頭!現在純陽又再破壞他的事,一絲怨忿的眼光,瞬間就射了過來!

"現在但凡有點滴消息,都是我等此次平亂的一大助力.師弟只管來就是."燃燈大一甩.看向純陽的眼光卻是越發得柔和了!這云夢澤一脈的弟子.真的是他燃燈的福星啊!不過,若是他知道純陽接下來要的是什麼的話,他或許就不會是如此的念頭了!

"方才觀陣之時,我卻是覺得那陣法彷佛似曾相識,而在看見了那濃重的凶煞之氣和聽見那般折磨人的魔音之後,我忽然響起.曾在師尊哪里聽到過如此的模樣."純陽完這話,身後三個師弟妹都是齊齊一震!瞬間就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朝著那陣法所在看去!見到這般況.眾人都是神色一震!既然是玄幻曾經起過的陣法,那也就是玄門之中自有應對之法.沒准,現在從純陽幾人這里就能夠得到解決之法!不過那廣成子幾位的心可是又更加得不好了!這麼大的一個功勞,就要真的落在燃燈道人身上了!

"哦!既然是道君曾經起過的陣法,那不知道君還了些什麼!是否提過破陣之法!"燃燈帶著一絲急切,純陽直接搖頭:"師尊的陣法,卻是當年巫族鎮壓天地的陣法,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什麼!"這一下,所有人都直接懵了!他們雖然因為自己玄門正宗弟子的身份有幾分驕傲,但是,他們在地巫一族面前,真的是驕傲不起來了!巫族鎮族大陣!當年妖族天庭,都要集合整個天庭的力量布下周天星斗大陣,才能夠抵擋其鋒芒,他們現在,卻是拿什麼來面對!

"沒想到,東華轉世投胎之後,倒是比從前更有趣了一些."而就在這一干玄門弟子因為純陽口中之而愁眉不展的時候,便在離著這大帳不遠處的地方,玄幻坐在那一架竹筏之上,正悠閑得看著這邊的場面!當看見了眾人臉上驚駭的神色之時,直接就自己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瓊漿,然後灌進來嘴里!這般場面,難道在玄幻眼中就只是一個下酒菜而已!

"九九玄陰大陣,這陣法雖然是脫胎于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但是與那原本的洪荒四大殺陣之一的存在之間,根本沒有本來陣法威力的萬一,倒是正好適合用來作為曆練你們這些輩的工具."玄幻低語一聲,就又移轉目光,朝著蚩尤布下的陣法看了過去,"這陣法雖然現在看著駭人,但是破綻卻也是極大,只要那八十一個分身缺了一個,這陣法的威力便就會下降五成,若是少了兩個,便就只有三成的威力.等到少了三個,這陣法便不成陣法了.如此簡陋的陣法,你燭九陰竟然用來做為給蚩尤的倚仗手段,真難為你也能拿得出手."

玄幻話一完,身邊空間一陣變幻之後,那燭九陰的身影變就出現在了這竹筏之中!而這時候的燭九陰,卻已經變成了和之前一模一樣的一團血色,再也不複那人形了!

"祖巫現在這般模樣竟然都還能夠從南疆之中出來,之前那般作態,可是故意弄來迷惑人心的."玄幻嘴角一聲譏諷,他和燭九陰之間已經沒了調和矛盾的可能!自然是不可能會給他好臉色的!燭九陰聽了玄幻的話後,只是將眼睛睜開,用那兩個光點看著玄幻:"你難道以為憑著之前把建木毀了的事,就已經贏了."

"那自然是貧道贏了.你巫族現在已經從南疆人族之中全部撤出,一個族人也不敢留.貧道不是贏了,難道還是輸了不成."玄幻雖然口氣淡淡,可是內中刀兵血色之氣充溢,便只是聽著,都彷佛能夠看到許多殺伐無窮的畫面了!"你就算贏,也就只是贏了這一次而已!輸贏之事,誰能贏到最後,那才是真正的贏家!你玄幻道人,可不要把話得太早了!"

"怎麼!難道祖巫以為,憑著你和燭龍聯手,最後贏的一定是你們!不錯,便是貧道也不得不承認,祖巫與燭龍聯手之後,這世間是你們對手的還真的不多,尤其你們兩位隱身在暗處,在洪荒之中早已布下了無窮算計.可是,這又如何!若是你們的算計真的無敵的話,這一次砍倒建木的就不會是你巫族了!贏到最後?哼!祖巫貧道把話得太早,難道你這話就得晚了!"

建木之事,乃是燭九陰和燭龍最大的失敗!不管日後還會發生些什麼!可是現在,燭九陰想要在玄幻面前耀武揚威卻是真個不行的!正是知道了這一點,雖然玄幻這話得實在囂張無比,燭九陰也只能陰沉著顏色把玄幻看著!不過,等了片刻之後,燭九陰臉上的陰沉便也就收了起來,轉而換成了一副好笑的模樣!同樣帶著一絲譏諷得朝著玄幻看來!

"若是你玄幻道人真的有如此決心的話,現在又為什麼要出現在這人族之中.""為什麼,不為什麼.貧道受了人族香火,現在想要來看看,就只是為了防著人族鬧得厲害,把自己好好一份家業毀得太過了.""只怕,你的目的不是如此啊!"燭九陰身上光芒當即就飛出一絲落在兩人面前,首尾相連,便像那玄門玄光鏡法一般,在面前照現出了一副畫面來!而那畫面的中心,正好集中在人族之中的一個女孩兒身上!

"你敢你此來人族,不是為了她!"玄幻眼中寒光一閃,雖然燭九陰錯了他來人族的目的,可是燭九陰現在的事,卻也是他一直都在擔心的!那女孩兒,人皇之女!神農之女,女娃殘魂轉劫之身!

"看來,祖巫和地府之間果然早已經勾搭在了一起了啊!"玄幻歎了口氣,分不清這話中到底含了多少的殺意,竟然連玄幻自家都已經抑制不住,泄漏出一絲,將這竹筏所在的周遭,都罩上了一層攻殺的聲音!

"勾搭,得這麼難聽.老幺就算身化輪回,沒了巫族之身,可是她依舊是我巫族老幺,這一點,是怎麼都無法改變的."燭九陰這話雖然看似將玄幻的問話應了下來,換成任何人來這話,玄幻都會認為他已經答應了!可是現在他面對的是燭九陰!只要沒有得到確實的答案,他就不會相信!

"你將這畫面在貧道面前擺出來,難道就不怕貧道真的什麼都不顧,現在去把那蚩尤給殺了嗎."

上篇:第五百六十四章 廣成生間隙     下篇:第五百六十五章 純陽破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