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蠶重生法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蠶重生法

強忍著當場轉身就逃的沖動,不知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的扶桑終于還是站在原地,十分不自然得看著玄幻!

"沒想到,道友如今竟然已經脫了舊時形骸.看來,道友離成道之日也不遠了啊."望著玄幻臉上的笑意,扶桑只覺遍體生寒!曾經和帝俊兄弟兩人榮辱與共過的他,可是知道玄幻是個什麼樣子的人的!面對外人,這位道君身上,就從來都沒有過無來由的善意!笑里藏刀,才是他最拿手的好戲!不知有多少次,當這道君展露出如此面容的時候,就意味著將有人要倒黴了!

沒想到,今日,居然就輪到他了!

"難道老祖我在放棄了這麼多的東西,受了這麼多的苦楚之後,終究還是逃不過天命二字嗎!"隨著玄幻的腳步越來越與他靠近,扶桑臉上瞬間浮現出一層濃重得抹不掉的苦澀!

"老朽扶桑,見過道君."那肥胖***的身子,此時竟也顯現出佝僂的意味來!但這些落在玄幻眼中,卻只當沒有看見一般.那道君只是保持著自家的一貫姿態,來到扶桑身前,重複著自己方才所的話.

"貧道方才,那丫頭身上的東西,對道友你來講,根本不算是什麼難事,不知道友認可與否啊."玄幻淡淡語,好似不經意間把這件事微微提及,彷佛他所的真的就只是一件事而已!但是,這話出口,直接就讓那扶桑臉上,出現了黃連入口般的神來!宛如苦中之苦,且還消減不掉!

"道君玩笑了!老朽這點微末道行,怎麼可能奈何得了那等物事啊."

雖然字字心!可是哪里有用!

"微末道行?"玄幻輕輕一語,淡淡得瞥了扶桑一眼.只這一眼,就險些把扶桑嚇得元神出體!差點就要把心頭壓著的話脫口而出!幸得最後,他死死咬緊了牙關,把這話給堵了回去!死命裝出一副鎮定的模樣來!

"哼."玄幻心頭冷冷一笑.他既然都已經把元妃和女魃送到了這里來.那便意味著,今日之事的結果,他早就做好了決定!根本不是扶桑的意志能夠改變得了的!

"道友莫不是把貧道當作了那些才出山門的後學晚輩了吧.啊."玄幻慢慢得朝著扶桑走去.聽了這話,扶桑眼光閃爍不停,思量無數.最後還是強打著精神留在原地.朝著面前的道君老爺看去.

"老朽不敢.道君神通無量,法眼俯察周天,老朽哪里來的膽子敢對道君有一絲欺瞞."

"哦,那看來倒是貧道誤會道友了.如此.道友便將天蠶重生法教給那丫頭吧."

"天蠶重生法!"聽到這幾個字,扶桑是怎麼都不能再在玄幻面前保持淡然了!此法門乃他現今安生立命之本,尋道成就之基!玄幻這根本不是在向他要一個法門,而是在要他的命了!

看著面前這個世間蠶蟲之祖不斷變化著神的模樣,玄幻當即就再上前一步.竟以遠低于對方的身高俯視起對方來!

"道友不會是想要告訴貧道,不知道有這般法門吧."

扶桑此時,真的很想答一個"是"字!但是,他沒有那膽子!這天底下,有膽子當面忤逆這位道君的人確實也有那麼幾個,但是,這幾個人之中,絕對沒有他扶桑!

掙紮良久,扶桑一聲苦笑.卻是已經沒了繼續和玄幻相持下去的念頭:"道君之厲害,老朽遠不如也.那天蠶重生法,就連老朽自己也都是才剛參悟出來不久而已,沒想到道君竟已然知曉了,厲害啊.厲害."

玄幻根本不管他的絮叨,只是又再深看了扶桑幾分:"道友乃是太陽星上,除帝俊與太一之外,最後的一個天生生靈.且根腳還比之那兩位妖族陛下要更久遠些,貧道哪里敢看輕了道友一絲一毫.不然.若是真的等到這方天地因為道友而出了什麼變故的時候再來將道友觀瞧,那不是一切都晚了."

"完了!"扶桑現在,心中已經沒有了半點旁的想法!玄幻居然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過他!

"也對.若不是如此的話,道君當年也不會在那十只金烏出事的第一時間就趕到湯谷來了."扶桑起這一樁前塵往事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什麼,竟又有了一絲精神,彷佛又有了一絲動力想要在這位道君面前搏一搏,當即就朝著玄幻看來,"道君,老朽的天蠶重生法雖有幾分不大的用處,但那女娃身上的東西卻是世間至奇之物,完全不可相提並論,如何能盡克制之功.再者,就算撇開此事不談,老朽之法,乃完全依著自家樹身蟲形而成,那女娃乃是人身,若是修了,是福是禍,根本無法預料."

"這些,就用不著道友你來操心了.道友只要將天蠶重生法傳給那丫頭,至于之後的一切後果,就和道友沒有任何的關系了."玄幻根本不給扶桑半點希望!

他知道扶桑在擔心些什麼.那天蠶重生法乃是完全由扶桑自悟而成,而依著這法門的脈絡,只要加上一點手段的話,自然就能夠推本溯源到他扶桑身上!若是這法門被旁人

得了去,完全可以從這法門里面找出他的罩門所在!那時候,他哪里還有一點秘密可!如此一來,他這剛剛才脫去形骸得來的自由,豈不是就會轉瞬成空!可是,扶桑就算在擔心著這些事又有什麼用!今天,他是傳也得傳,不傳也得傳的了!而且,還不能動半點手腳,必須把完完整整的天蠶重生法交出來!

不過,扶桑在玄幻眼中,到底不是此次過後就再無半點用處的人!若是這次將一切做絕,等到日後還有用到他的時候,雖然玄幻依然可以憑著自家修為再強逼他一次,但是做事的效果終究沒有扶桑自願來得好,所以,玄幻在將扶桑逼上絕路之前,總還是給了他一點希望!

只見這道君大一甩,便有一道星星點點飛了出來,將扶桑肥胖的身子一繞,就成了一條的星河!

而扶桑在看見了這一道星河的瞬間.那臉上霎時就變得更加精彩起來!彷佛有一道靈光從遙遙無數光陰之前降臨下來!曾記得,當初太陽星上,同樣一道星光臨身,將他懵懵懂懂的意識牽引,回歸天地初開.陰陽交泰之時一般!

"嗡!"忽然一聲玲瓏輕響!就在那道星河從玄幻中飛出的瞬間.這整個湯谷天地之中,居然也有一道同樣的星河從那將這整個天地占據了的扶桑巨木之中飛了出來!看著和玄幻這道相差仿佛,只不過卻是沒有玄幻的這道耀眼!

樹上女魃和元妃兩人原本就還沒從初見扶桑老祖蠶蟲真身的驚駭之中回轉,現在又看見這道只在夜空之中橫掛的星河降臨身前.越是不能自己了!

"這是!"扶桑滿臉的莫名追憶與驚訝,好久好久,直到那道從他自家神樹原身之上的星河也來到了身邊環繞的時候,才算是回過了神來,呆呆得看著玄幻.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絲比方才思量生死之時更加巨大的恐懼來!

這一道星光扶桑當然記得!就是這一道星光,第一次讓他和帝俊兄弟倆之間生出了間隙!可是,他也記得,就在玄幻在太陽星上把這道星光給了他不久之後,這道星光就悄無聲息得消失而去,無從尋找!他哪里想過,這道星光竟然一直都深藏在他神樹原身之內!

"哈哈哈!難怪,難怪!道君原來,在那麼久遠之前就已經在老朽身上留下了如此手段了!老朽落在道君手上.不冤,不冤啊!"扶桑現在,卻是已經以為,自己無數光陰以來,都只不過是玄幻掌中的玩物而已了!

"哼!"玄幻沒想到自家好心想要給扶桑一點好處.竟然讓他生出了這般的念頭來,差點就又要立馬給扶桑一點教訓!這子卻也不想想,任是換成誰人來經曆扶桑現在的事,也定然都會生出一模一樣的念頭來!就算是他自己也一樣!而且.那時候,他還會比扶桑凶殘無數倍去!而這扶桑.不是還沒找他拼命嗎!

就算聽見了玄幻的哼聲,察覺出來玄幻對他現在的表現不滿,扶桑也沒有任何的改變了!哀莫大于心死!扶桑現在,是已經徹徹底底沒了別的心思了!

玄幻終究還是到做到了!他既然已經決定要給扶桑好處,讓扶桑在日後能夠為他盡心盡力主動出手,甚至在這一次傳法給女魃就自動自覺,他就不會食而肥!

只見拂塵一甩,那巨大肥胖身體上的兩道星光,就開始以百倍于前的速度流動了起來!不過轉眼,就將扶桑完全籠罩在了一片星光之中,一個碩大的星光蠶繭當即出現!

"當年太陽星上,貧道予你這道星光之後,你和帝俊兄弟倆開始反目,想必你是不會忘記的吧."玄幻開口,沒有絲毫遮掩,直接就把這樁舊事給認了下來!"當年貧道給你這道星光,雖然確是為了讓你和帝俊兄弟倆生出間隙,但是卻也將了此因果的手段藏在了其中,只要你能靜心參悟,便能夠得見玄機.可是你偏偏從不參悟自身,只求修煉那太陽星之力,失了根本,最終落到如此境地.就算你一句活該,卻也是差不離的了."

雖然扶桑蟲軀被那星光巨繭包裹,觀之不明,但是玄幻此話出口,這整個宮閣的元氣都開始不安了起來!如何能不知道扶桑現在心湖之激蕩!

"你扶桑在這天地靈種神根一脈之中,地位尊崇,能列在你之前的寥寥無幾,便是那已經成了聖人至尊的西方二教主,大約也都只是和你相差仿佛.但你可知道,為何你與那二教主之間的際遇會相差如此之大嗎.人家成祖做宗,你卻連自家先天之身都沒了,淪落塵埃,苟且偷生,你難道就從來都沒想過,這到底是為了什麼."玄幻慢慢敘述,竟忽然將那聖人提及,且還用來和扶桑做比,直接就讓這大殿中的元氣越發不穩了起來!

看到那星光巨繭之中想要掙紮卻怎麼都掙不開的白色蟲軀,玄幻一聲嘴角一扯,彷佛自嘲:"算了,以你的靈慧,便是貧道現在把其中的緣由將給你,你也是想不明白的.貧道只告訴你一件事,若是今天你按照貧道的吩咐做了,日後定會有你一場莫大造化.就算比不上那位二教主,卻也定比你現在好上千萬倍去."

上篇:第五百六十八章 扶桑現真身     下篇: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蠶重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