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七十一章 霎那天維絕  
   
第五百七十一章 霎那天維絕

功德一物,神妙無量!扶桑雖不是紫霄宮中的三千門客之一,但是,他依然知道功德一物的神奇!

當想到經由玄幻口中所描述出來的畫面之時,扶桑已然完全淪陷了!想著那般的無窮玄妙,便是有那許多的種種介懷在前,他也已經毫不在意了!

"如何,貧道之,你可答應."聽著玄幻淡淡開口,扶桑才總算回過神來!他到底不是一個才出山門,不知世事的雛鳥.在那許多的美妙于眼前呈現的時候,總算是還能夠強壓下心頭幻想,思慮當前的事!

在這世間,從來都沒有沒來由的愛與恨,利與弊.扶桑明白,若是自己真的想要成就玄幻口中描述出來的境況的話.造化蠶蟲一脈,造福人族無量量劫的事,絕不會是他簡簡單單就能夠做到的!

"造福人族一事,究竟如何才能夠做到,老朽還請道君詳細示下才好.若然有什麼非要老朽才能夠做到的事,雖然老朽總是不能夠拒絕道君的,但是老朽如果能夠早些知道,也可以早些做好准備,不至于事出突然,誤了道君的大事."扶桑到底是洪荒中的老人,縱然不不語了無數歲月,但是這份識時務的眼力,根本不是洪荒中的大多生靈就能夠有的!

聽了扶桑的話,玄幻就是微微一笑:"你到底是和帝俊太一一直相伴的人物啊.好,既然你話都已經到這里,那貧道若是再遮遮掩掩,不免就顯得太矯了些.不錯,貧道之所以會找上你來做這樁事,自然不會只是因為這世間蠶蟲之屬只你扶桑這個半路成就的而已,至于還有什麼其余的緣由,貧道現在卻是不大能夠告訴你的,畢竟天機不可泄露,此時告訴你了,對你來只會是禍不是福.你便想著.貧道是看中了你親眼見證了帝俊太一兄弟倆從無到有,一拳一腳打造出了那麼一個浩大的妖族天庭的經曆,算著這些經曆對于人族日後有大用就是了."

對于玄幻給出的答案,扶桑雖然不怎麼樂意接受,但是也只能就此接受了!如此,終究是要比玄幻半點理由都不給他要好上無數了!而且.玄幻這個彷佛隨口胡謅出來的理由.倒是讓扶桑有幾分以為這位道君真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找上他的了!

"其他諸事先且不,現在,你便下去將天蠶重生法傳給那丫頭吧.""莫不如,老朽便把此法盡數告知道君.由道君去將這法門告訴那女娃兒可好."扶桑既然已經注定逃脫不了玄幻的安排,他卻是立即就轉變了自己的態度,向玄幻表達自己的善意.但是玄幻做下了如此多的場面,就是因為他自己不想直接插手在女魃這件事里面,現在又怎麼會接受扶桑的建議!

"此事貧道早已經定下.便就由你出手將那法門傳給你丫頭,貧道在一旁看著就是了."玄幻定下基調,扶桑自然不敢再多語,當即下了宮閣朝著元妃和女魃飛了過去.

而玄幻也就真的如他自己所的這樣,站在殿閣之上靜靜得看著那變幻成了童子之身的扶桑和元妃,女魃交涉.聽著他將這母女二人哄騙到底,最後再以他那蠶繭為餌,讓元妃心甘願得同意女魃在一旁修行他的天蠶重生法!

只是短短兩個時辰,扶桑便再度回到玄幻面前複命交旨!

"回稟道君,那女娃兒已然開始修行天蠶重生法了.""你現在便去殿中以精血造化蠶蟲一脈吧.那丫頭和她母親最多只會再在湯谷之中待上五日光陰.到時候,你便與她們一並回去人族.""老朽還有一問請教道君,等到老朽去到人族之後,若是被那諸天聖人瞧出了跟腳的話,不知該如何應對.""從那丫頭和她母親在你蠶繭之中瞧出了造福人族的苗頭的時候開始.你就已經和人族牽扯上干系了,而這樁功德也已然注定要由你扶桑來成就,就算聖人也都改變不得局面.有此功德護身,你便是被那諸天聖人瞧出了跟腳又如何.再者.你別告訴貧道,你連自家的天蠶重生法修成之後.到底能夠達到什麼地步都不知道."

扶桑拱手再拜,規規矩矩得退回到宮閣之中,依著玄幻的吩咐用自家精血造化蠶蟲一脈去了!

"看來,這位道君是真的知道我那天蠶重生法是個什麼樣的法門了.幸好之前教導那女娃兒的時候沒有動什麼手腳,不然的話,就算有今日的大好局面在前,我也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扶桑心中的念頭玄幻自然是不知道的,他現在已經將目光都停留在了那已經修行了天蠶重生法幾個時辰的女魃身上."到底是這法子與這丫頭命數相合,不過短短瞬間,這丫頭竟然就已經修出了名堂."玄幻淡淡一掃,不用開口,那邊扶桑就已經動手將女魃從元妃身旁隔開.接下來的事,卻是不好被這位人皇正妃看見的了!萬幸元妃已經被將精力都投入在了收集蠶繭之上,否則少不了又要生出一些事端的!

天蠶重生法,乃是在太陽太陰兩星鎮運神根交彙之時所造化出來的一門功法.生具陰陽交泰,造化玄妙之功!而之所以會有此之名,皆是因為此法第一個修行之人便是扶桑這個脫去樹身變為蟲形的人!此法之神奇,卻是可以讓一個生靈在不經六道輪回的狀況之下,就發生一場和經過了六道輪回之後才能做到的,一模一樣的脫胎換骨!等同再造!

女魃身上的東西,玄幻和不周山靈早已經想要拔除,但是因為種種原因卻是直到今日也不敢親自動手!還是玄幻借著今日這個機會,才敢來動它!

因為燭龍和燭九陰的手段,在黃龍道人于東海之上一場大鬧之後,龍王之子和人皇之女身上都多了他們兩人布下的算計!此計就在玄幻的眼皮子底下發生的,玄幻早已洞悉,甚至還因為他身為後來者的緣故,對于此計日後的發展他也有了大略的猜測,提前布下了手段!偏偏由于女魃身份特殊,他非得要有了完全的把握才敢出手!時機,便是今天!

女魃之身份.注定了她要在此次人皇之爭上為自家父親做下不朽功績的!而且,她還注定了要為這盤古世界再開辟出一脈新的生靈!內中雖有許多曲折,但是既然玄幻已經出手,這原本的許多曲折自然是要免了的!而且,女魃原本在成為了世間僵尸之祖旱魃之後.除了在軒轅與蚩尤一戰中露過面外.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了!玄幻知如此之事,自然是不會允許此事再次發生的!

一點得發黑,黑得放紫的印記從女魃胸口慢慢升起,及至眉心.緩緩同然後就見一道道光線在女魃身上出現,將她身子完全覆蓋!無數的光華瞬息出現!似水蕩漾,都朝著女魃眉心位置流淌過去!與此同時,那陸地之上軒轅帳下的應龍忽然渾身發燙.直接倒地昏迷不醒!原本此景該是要讓軒轅帳下生出些許波瀾的,但是哪知云夢澤一脈的弟子立即出面,將應龍帶回自家帳下安頓,生生將此波瀾扼殺在了半路!

而原本高高立于扶桑之上的玄幻,此時也都已經從湯谷之中走了出來,立于谷外半天之上,淡淡得凝視著前方.須臾之後,就見數個人影出現在了他面前!

"哄!"玄幻根本不等自家面前的幾人開口話,直接一掌打出.瞬間就把那幾人拍在了海面之上!無法動彈!

"嗡!"一聲輕響之後,那幾人身上卻也有數道朦朦朧朧的煙氣飄起,只是轉瞬,便將他們各自身上的元氣消融,讓他們得以脫身而出.重新站在玄幻面前!

"許久不見,在下卻是不知道道君的脾氣已經變得如此暴躁了啊."一個帶著幾分調笑的聲音響起,玄幻不怒反笑,不知有多少年.都已經沒人敢在他面前做出如此姿態了!就連六聖之中最不待見他的准提,也都不可能對他用如此表!這人哪里來的膽子.居然敢做出這般找死的舉動,難道真是以為有了方才那一副畫面在前,玄幻就確實是殺不了他了!

"貧道也是真的好奇,這些年過去,你難道是已經忘了貧道的本事不成,竟然都敢對貧道如此話了.嗯."玄幻微微一笑,彷佛云淡風輕,可是刹那之後,這片海天就像是天塌了一般!無量量重之偉力,直接從天而降,壓在了那個敢對玄幻嬉皮笑臉的身影之上!"難道,就是因為你身上這些燭龍給的力量,讓你以為自己可以換個姿勢來面對貧道了.或者,是你那已經破入天門的微末道行,讓你以為,你在貧道眼中可以有個不一樣的地位了.覆海."

那來的,不是覆海又是誰人!

覆海真的沒有想到,他今次來見這位道君,竟然會見到這麼一個與往昔有些不一樣的模樣!一個字都還沒出口,這位道君就已經動手,完全沒有想要和他話的念頭!甚至對于自己這個後輩,一次出手無用後,還敢出手第二次!完全不是一個洪荒大能該有的風范!

"難道他就真的不想要自己的臉面了嗎!"

覆海哪里知道,在燭九陰那里,玄幻就已經消磨夠了他為數不多的耐心了!而且,他敢來這里見玄幻,分明就是代表著燭龍而來!玄幻此時正是對燭龍和燭九陰怨氣深重的時候,他代表燭龍而來,怎麼還敢指望玄幻對他有什麼好臉色!

當那無量量重之偉力壓身的時候,覆海身上煙氣再起,將他完全籠罩,花費長久時間之後,才總算讓他可以頂著那般偉力慢慢得來到玄幻面前!

當那張已經完全沒了血色,大汗淋漓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玄幻只是淡淡得看著他,伸手一指:"這兩個乃是貧道隨侍,你覆海的膽子也真的夠大,居然敢對他們下手,趁著貧道現在還有幾分心,你自己乖乖將他們禁制解開,不然今日,貧道卻是要在你身上把這手段做一回的了."

覆海此時,是真的後悔了!

原以為自家初斬執念,破開天門的道行,再加上燭龍在他身上布下的手段,來到玄幻面前.就算不會是這位道君的敵手,但是也能相持一二,不至于潰不成軍!所以他就想要趁著燭龍法旨降下之時,來玄幻面前消消自家從前積蓄下來的怒氣!哪里想到,自己那些自以為是的手段還沒使出.就已經被這位道君完全鎮壓!根本不是一合之敵!苦也!惱也!

他現在已經不再想那些和妄念無甚區別的念頭了!他現在完全在想.今日燭龍交托給他的任務該如何完成,以及,是否能夠在明顯動了殺念的玄幻面前,保住自己的性命!

"還請友手下留."此出口!玄幻雙眼星河倒懸!身上浩**力直接激蕩!排云穿空!讓湯谷之外的天地瞬息萬里無云!

而在那北溟冰寒之地下.玄幻分身亦然驚動!整個北溟之上都閃爍起了絢爛極光!鯤鵬早已現身,將玄幻所留之符箓看了又看,終究是沒有將其發動,只是靜靜得來在那封印之地上安坐,渾身法力.早已如凶獸蘇醒!只差一個契機,便可以將天地吞噬!

燭龍!這個玄幻一直都在提防,但是始終安安穩穩待在北溟封印之地下的混沌魔神,終于真正得再一次出現在了玄幻面前!

"卻不知道燭龍大人到底是做慣了如此手段還是如何,每每遣部署與貧道見面時,都喜歡附著神念在其身上.大人本是想要在隱瞞貧道況之下聽取所有消息,哪知道到最後都免不了要親自出來.這般偷偷摸摸,難道燭龍大人都不覺得會丟了自家顏面."當燭龍現身之時,這整個海天還能夠保持神魂清醒的就只剩下燭龍和玄幻兩人而已了!

似那覆海.和他身邊玄幻原本的兩個隨侍,早都已經昏死了過去!

面對玄幻如此***裸的羞辱,燭龍恍若不知,只是從覆海身上慢慢站起,飛到玄幻面前.靜靜得與這位道君對視起來!

"本座和友在北溟之下共處了那麼長久的時間,依然瞧不出友到底是個什麼性子,實在可惜啊."微微歎息,內中真實感.彷佛這話就是真的一般!但玄幻絲毫也不買賬:"真個如此,貧道與燭龍大人在那北溟玄冰之下共處如此長久的時間.也還是堪不透大人是個怎麼的心性,在這天地留下了多少的手段,實在可惜啊."

對于玄幻分毫不讓的態度,燭龍半點都不奇怪!若是這位道君什麼時候在他面前認了輸了,那才真的是一樁奇事了!

"友與本座難道還需要如此機鋒不成."

"燭龍大人貴為混沌魔神,出生與盤古祖神相仿,貧道卻是高攀不起,當不得大人如此語的."

燭龍神色不變,玄幻面色淡然.兩人都是心思千百轉的人物,哪里會給對方任何的可趁之機!

"好,既如此,那本座便就直了.現在湯谷之中的人皇之女,本座卻是不允許她再繼續下去的了.友若是放手,本座就記住此次人,日後自然會有回報之時."

"哼.大人原本乃是算計成雙,缺一不可.既然那東海龍王太子身上被貧道做下手段之時,大人不見半點反應,為何對于這個丫頭身上的變化就這般著急.如此,可是真個不過去的."

東海龍王太子縱然身份尊貴,可是如何能與人皇之女相比!而且,這兩人身上的算計,女魃卻是真的要比那龍子重要了無數倍去!燭龍如何能夠一般對待!

"聽友之意,是不打算和本座結此善緣了."

"大人和貧道之間早已經勢如水火,如此話,難道就不怕淪為一大笑柄."

"好,既然友不允,那本座就親自進去動手,也不多勞煩友了."

"哄!"

燭龍和玄幻難得幾句廢話,但兩人見面之時的形本就早已經注定,無法更改!這幾句廢話,不過是兩人之間不想要讓形那麼難看才的!何況看玄幻的架勢,擺明了就是准備要和這位混沌魔神動手!哪里還有半點其余的發展可!

玄幻一手駢成劍指,一道金劍光瞬間成形!

燭龍一手捏印,便是一條幽黑長河滾滾而來!

兩者相遇,劍光直接將長河斬斷!但是那長河斷做兩截之後,卻不消散,竟就以此首尾成就圍堵之形,將那劍光包裹在了其中!來回磨動,勢要將那劍光碾碎!

玄幻念頭一動,那劍光立時便如煌煌大日耀眼!光耀萬方!只是轉瞬,便將那包裹在外的幽黑長河刺成了條破麻袋!燭龍複又翻手,那長河再度流淌,勢更廣闊,眨眼便將那被劍光刺出的破洞修複,再度將那劍光納入自家包裹之中!

玄幻眼中星河一轉,那劍光之上烈日忽然升起,慢慢脹大!彷佛撐天一般,瞬間就把那長河撐到極致!

"轟!"一聲炸響,劍光長河雙雙泯滅!然後便見玄幻和燭龍兩人眼光流動!試探已過,再多虛招也是無用!兩人卻是要將真正的手段使出來了!

忽然天地初音響起,那燭龍身後竟有一個渾圓球體冉冉升起!升得雖然不快,但內中自有一種特殊的韻律,只是一眼,便能讓所有看見的人都深陷進去!再也解脫不出來!那球體升起之時,尚在吸收周遭所有的光華!但在升至燭龍頭頂之後,卻又反其道而行之!忽然有無窮光華從中而出!將這一片海天都染成了與它一般的顏色!

而玄幻頭頂也有一片畝大慶云飛出,內中一點混混沌沌的光華亮起,然後朦朦朧朧間,勃勃壯大!須臾之後,便將整個慶云占滿!成就一個生機無窮的完整天地!日月交替,四極流轉!有無窮玄機孕育,有無盡天機演化,有浩瀚動蕩流轉!眾生之雖然各自而成,但是到了這方世界之外,就成了一陣至妙天音!玄幻元神世界,終于第一次出現在了這盤古天地之間!

"沒想到,當年那破損的混沌珠想要回複原身,將大人與那四海鍾牢牢吸附,然後才有了貧道將大人和水母龍姬並那四海鍾一起封禁的事發生.可到頭來,最後占了最大便宜的,竟然還是燭龍大人啊."

混沌珠作為這世間最頂尖一級的法寶,早在開天之時便遭了天妒,毀在了燭龍和祖龍手上!且不見過此寶面目的人寥寥無幾,便是知道此寶之名的人都是少之又少!偏偏玄幻生在開天之後,卻得了無上機緣,從他人記憶之中見識過此寶模樣!然後在方丈大戰之時,更在機緣巧合之下,將兩半破損的混沌珠封禁!恍惚間,也親眼見識過完整混沌的模樣!而此時燭龍身後的球體,竟有九成九與混沌珠相似!只不過,玄幻卻是知道,此球體絕對不是實體!

而且,他在北溟玄冰之下的分身也能夠確定,混沌珠決計還沒恢複!那四海鍾可還是原原本本得在水母和龍姬的掌上放著的!如此,只能是燭龍再被封禁在北溟之下後,趁此機會,參悟了四海鍾內那半破損的混沌珠!乃至借著其中混沌珠想要修複己身的靈性,參悟了些完整混沌珠的玄機!然後修成了一道法門,可以演化出混沌珠的虛影來!

燭龍,果然無愧于混沌魔神之名!玄幻對他始終不敢放松的警惕,到底不是沒來由的!

"本座能有此機緣,來還要多謝友才對.為了表達本座的謝意,便讓友成為第一個感受本座妙法的人吧."

"轟隆!"

燭龍臉上殘忍顏色!連眼中也泛起了一點點嗜血的鮮!那混沌珠虛影在他念頭之下,當即帶著碾壓一切的勢頭朝著玄幻傾覆而來!

玄幻臉色不變,只是雙手一抬,將慶云之上的元神世界推動!毫不停留得朝著那混沌珠虛影撞了過去!

霎那間,天維斷!

上篇:第五百七十章 太陽太陰彙     下篇:第五百七十一章 霎那天維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