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一夢回江州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一夢回江州

"我沒興趣知道他的生前身後事."玄幻聲音傳來,張玉話頭瞬間為之一住.

"今日過後,你我之間便再無任何瓜葛,我希望你能把我這句話仔仔細細得記住."

不用張玉帶路,玄幻便徑直來在了湖邊一個隱秘處.此處位置偏僻,距水面不過一掌距離,也無任何防護,便是那些最愛陰暗僻境所在的鴛鴦都不會選擇到這里來.

"出來吧."玄幻話音一落,昨夜那名為王甯的鬼魂便從面前水中冒了出來,不過他此時的模樣卻是大不如前了,只留得一個近乎透明虛幻的光影.

"張玉,他真的能夠把我送走嗎."王甯話剛完,臉上便忍不住滑落下來一顆汗滴.鬼魂之汗,自然和人不同,乃是鬼魂身上精氣所凝,每流一滴,便意味著這鬼離魂飛魄散又近了一步!

玄幻根本不待張玉開口,便朝著王甯靠了上去,一手把玩著頸上珠串,一手在他額上一點.須臾之後,王甯不僅汗水不再,就連形體也慢慢回歸成了昨夜的模樣."塵本是劫,萬千迷障心.你能憑著對父母之思念抵住地府幽冥的召喚,實算得難能可貴,也罷,我便送你一個好前程."

點在王甯額上的手慢慢駢成劍指,然後當空一劃,一道漆黑的口子忽然就在王甯身後出現.片刻,就見點點燭閃現,照亮了一條開滿花的道路直通幽冥!

"去休,去休."玄幻劍指再點.便將身前鬼魂推落到了那黃泉路上.時有幽冥之力降臨,又想要將張玉口中的場面再做上一次.可是當此次接觸到王甯時,那幽冥之力瞬間平複,反將王甯完全包裹,沒有半點排斥之意,然後在血顏色的陪伴下,把他往那幽冥所在帶了過去!

"不要忘了我的話."

直到玄幻此出口,一旁早已經看傻了的張玉才總算是回過神來!

只是一一揮手,他用盡了百般力氣都沒能做到的事就被玄幻如此輕輕松松得解決了!若不是這一幕是真真切切得發生在他面前.張玉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因為,完成這項舉動的人,實在是太年輕了!

"既然連三百六十五顆星辰果的果核都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看來,是真的有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發生過了啊."超度亡魂之後,玄幻便將那一人一鬼拋在了腦後,忙起自己的事來.他現在.如非必要,真的沒有閑心去管別的事了!現在玄幻身上掛著的珠串,就是他在將周天星辰果樹種在域外之後,拋灑于眾星之上的修行種子!曆經了無數此生死輪回,天崩地裂!內中玄妙,遠不是外人所能想象!此物之神妙.玄幻從來都不曾在任何人面前顯露過!乃是他修行中的一天大助力!可是此時,卻成了如此模樣!

他不知道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些什麼又意味著什麼!也不知道星辰果核所串成的珠串為何會就趕在如此准確的時間來到他手上!更不知道這些是否能助他找出自己忽然從洪荒回來的原因!他有這麼多的事需要去思考,其余諸事,焉能掛懷!

如是種種,恍恍如夢.

"有趣啊.有趣啊.但願你布置的東西,卻是能讓我好好戲耍一場才是.不然的話,我的脾氣可真的不會太好啊."把玩著珠串上墜著的那顆鏤空球,玄幻微微一笑,隨即朝著校外走去.既然他有了這串珠串在手,很多事做來就要顯得更簡單了!

"張玉,剛才那個人就是你的高手?我怎麼看著不像啊."隔著遠遠的,張玉與一人同行,心得墜在玄幻身後,看一眼玄幻之後便立即移開目光,唯恐被玄幻感應到了.

張玉正要反駁此人的話時,可是忽然之間卻發現前一刹那還在他視線之中的玄幻,此時已經消失不見!張玉哪里還顧得了和他爭辯,身形一動,便來在玄幻消失的地方!找遍了上下前後左右,可都已經見不到玄幻點滴蹤影了!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引路!"張玉卻是鐵了心要找到玄幻的蹤跡了!竟然就在大庭廣眾之下把修行法訣使了出來!雖然此時周遭連半個人影都沒有,可換做今日之前時,這般行徑他是怎麼都做不出來的!

"噗!"哪知法訣剛成,張玉便一口鮮血噴出!直接從原地倒飛了出去!正好砸在已經趕到的同伴身上!兩人瞬間就成了滾地葫蘆!"張玉,你沒事兒吧!你可不要嚇我啊,要是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話,你媽還不得把我給活剮了啊!""咳,咳,咳.你要是再繼續鬼叫下去,我沒死都要被你壓死了!還不快點滾起來!"那人這才連忙起身,將滿臉血跡的張玉扶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你的法訣怎麼就被破了?"那人此時也已經找不見半點玩笑之意,口中嚴肅,大約是他這輩子屈指可數的幾回了!"能是為什麼,還不是人家早已經知道我們在跟蹤,不想被我們繼續跟下去了,所以才給了我一個教訓."

"你都弄成這樣了還只是個教訓而已!"

"若不是教訓的話,你現在也就不要指望我可以和你站著話了."張玉話中帶著一股難的心悸,出神許久之後,才慢慢得對著身邊人到,"此次靈境現世,家里派我們先行一步,搶占先機,以圖更多的收獲.你我好不容易把一眾同輩壓服,可現在又出了這號你我只能仰望的人物,我擔心更多的意外馬上就會接踵而至啊."

若是在親眼見證張玉法訣被破前聽見張玉這話,那人或許還會一如既往得些輕浮話語,可是現在.他的心思卻已經和張玉一樣沉重了!

"你我馬上把這件事告訴家里,出現了這樣的高手已經不是你我能夠處理的了."那人沉吟半晌.便將心中念頭出口,順勢就將手機掏了出來."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了.唉,真不知道,那位楊龍學長的出現,對我們來到底是福還是禍啊."張玉靜默無語,思慮許久,終究無所得.還是一樣把手機拿了出來.

張玉和那人在背後跟蹤,雖然已經心又心了,可是哪里能夠瞞得過玄幻去!張玉也真該感謝玄幻現在心還算不錯,否則的話,他施法之後就絕對不會只是噴一口血這麼簡單了,付出的代價,或許就是他的性命了!

三江交彙.浩渺水氣!

江州!

當玄幻再出現時,直接就停在了這里!

他在洪荒之中布下的算計手段多到足以和云夢澤相比的地方!

也是他此生降世成長的地方!

江風湧動,衣服似風帆一般後揚.玄幻迎著這風,就一步步得朝著江面走去.幸好現在已經深夜,江邊空無一人,便是一棟棟高樓上的燈光也已經星星點點.沒有任何一道目睹到玄幻此時舉動的視線,否則的話,大約又是一條足以成為讓整個江州津津樂道的話題的新聞了.

玄幻慢慢行來,這濤濤江水在他腳下已成了坦途大道,沒有絲毫阻礙.當行至三江交彙之處時.才緩緩停住腳步.

"應該,就是這里了."玄幻這話.手中法訣一掐,身上珠串瞬間閃現一陣銀光,就從他立腳之處直直得朝水中飛了下去!而在那銀光逝去之後,初時這水面尚無任何動靜,可不過片刻,這水面便開始以玄幻所在為原點泛起圈圈波紋!須臾,這波紋便自洶湧,成了個勢不可擋的漩渦!

玄幻依舊站在遠處動也不動,就算腳下已經成了虛空,也是如此.等到這漩渦止住了擴大的勢頭之後,他才低下頭去,看了眼那個深處漩渦中心,有朦朦光亮似水輕柔的地方.念頭一動,玄幻便朝那所在墜了下去.然後,江上一切還歸平靜.

玄幻雖然在醒來之後便心中疑問重重,但依著他的念頭,既然都已經有人掐准了時間,把星辰果核串成的珠串送到他手中,那不管如何,這世上就一定還有其他為他所留的安排!而江州,便是這安排可能存在的地方\,這珠串是假托他姐姐的名頭出現,可到底,也還是從江州過來的!而且,對做下這些安排的人,他心中也已經有了些猜測!

穿過了那一層水幕之後,一個玲瓏世界便出現在了玄幻面前!一湖碧水,一座綠島,一汪清潭,一叢竹林,無盡靈秀,無窮玄機!當玄幻降到這島上的時候,便是一聲不明意味的感慨:"連蓮島都給我搬過來了,難道這局勢就真的如此緊張不成.但既然連那時都無法做到的事,指望現在的我去做,難道不覺得太荒謬了."

蓮島!此玲瓏世界之中,正是玄幻在洪荒中一手造化出來的頂尖洞天福地!

"的拜見老爺."便在這時,一個綠色人影出現在玄幻面前,雙膝一彎,就此跪了下去.玄幻微微一瞥:"你就在這兒候著吧,本座過後自有吩咐.""是."那人影恭恭敬敬得聽命在旁,玄幻根本不擔心這人會對他有什麼歹心.這蓮島之上一草一木都是他的手筆,縱然他點滴修為也無,在這蓮島之上他也是無敵,何況現在他還得了身上串珠,早已不是那般無力了!

來在林中竹屋門口,玄幻伸手一撥,那門簾便自分開,然後一個盈盈而笑藍色人影便映在了他眼中!玄幻!或許,是那名副其實的橫行洪荒的玄幻道君才對!

"看來,我就算回到現世也還是聰明,才花這麼點時間就找對了地方,沒白跑冤枉路."面對著另一個自己的調笑,玄幻只是無來在屋中坐下,幽幽得看向門外:"大哥呢,現在如何了."道君聽了,臉上笑容慢慢消失不見:"大哥沒事,至少現在沒什麼事.""伏羲和那些個的呢.""也沒什麼事,至少現在都還活得好好的."

片刻之後.玄幻深吸了一口氣後才緩緩開口:"老爺呢.""老爺."道君一聲低語,接著竟也是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啊.紫霄宮門已閉.玉京山門也封.我們幾個去了玉京山多少回了,都未能見到老爺一面."

玄幻那雙眼,瞬間變成豎瞳!

"怎會如此!"

"這便是你會出現在現在的原因之一."

"然後呢,是不是拯救世界的任務也要交給我."不出的意味玩笑,玄幻全是冷得讓人骨寒的口氣.

"天地二書破損之後,先天靈性未滅,圖謀將自身複歸完整,收回洪荒中的所有碎片.當年北溟之上預示的.便是此寶作為了."道君雖是輕輕松松的口吻出來的這句話,可卻是因為這話背後的意義,實在已經根本不用去解釋了!

"都是些麻煩東西啊."

若是天地二書回複完整,則是天維傾,地維絕,天地不甯,蒼生不安.洪荒只有毀去這一條路!當年玄幻明知自己成道之路,可是除了機緣巧合能夠取得的之外,他再沒有主動打過任何一塊天地二書碎片的主意!不是他不知道那些隨便的所在,也不是他手段不行\此事真個有些困難,可是對玄幻來,只要他想.不見得就是完全沒有可能性!到底,也只不過是因為他如此做了,便是走上了毀去天地的絕路了!

"那現在的意思,就是指望著我來解決掉這樁麻煩了."

"不錯.雖我們暫時把那天地二書殘本暫時封禁,可起來不過兩方相持罷了.那天地二書的力量一天天都在增加.若是就此下去,等不了多久那天地二書便會脫困而出.完成它的念頭.到時我們只能眼睜睜得看著它做下一切.我們現在已經沒了法子,脫身不得,自然就只能指望你了."道君著便伸出兩個指頭,"有兩個法子,其一,你把老爺找回來,有他出手,便是他也不能將這麻煩徹底解決,至少也能夠讓天地二書脫困的時間無限期延後,好讓我們多些時間找出解決的法子;其二,便是你去斷了那天地二書的力量源頭,若它成了無本之木,我們早晚耗死它,這麻煩自然能夠解決."

聽著這兩個建議,玄幻無而望蒼天,最後一點苦笑掛在了臉上:"你倒是真個不怕這話把我給嚇死了.""洪荒億萬年都混過來了,還會怕這些."

"能確定,老爺現在已經不在紫霄宮中了."

"紫霄宮門關後,老爺就一直在玉京山上修行,從未離開.我回過玉京山,昊天和瑤池也回過玉京山,三清道友也回過玉京山,娘娘也去過玉京山,甚至那兩位都去過玉京山了.可是老爺修行之處,完全空無一人,連山中生靈那里也沒有半點消息.九成九,老爺是已經離開了."

"那你們能確定,老爺是來了地星了.若是老爺沒在地星,我還是省了這功夫的好."

"地星只是老爺可能出現的地方之一,現在這個局勢之下,但凡有絲毫的可能,所有人都已經必須全力以赴去找."

"那天地二書的力量源頭呢,若是這禍害真的就在地星之上,到時候鬧騰起來,不是要將這地星給毀了."

"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若是真的在地星之上,少不了是要再造天地了."

繼而沉默無,倆人就分坐在堂屋桌案兩旁,定定得看著門外還是和無數光陰之前一般模樣的天!

不知是在何時,等到那藍色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玄幻才終于動了動身子.

"也幸虧是自己對自己話,若是他人來了,想要弄明白這番遮遮掩掩的話是個什麼意思可就傷腦筋了.看來,局勢真個是嚴重到了一個無法想像的地步了啊."玄幻施施然朝著門外走去,口中喃喃,"竟然只是降下一道神念,連化身都來不得……唉,都是命數,都是命數啊."

"老爺."見得玄幻從林中出來,之前一直候著的那人立時來在玄幻身邊.玄幻看了他一眼之後,便將目光落在蓮島之上:"島上除你之外,還有幾人在.""回稟老爺.的還有兩個弟弟仍在沉睡,等候老爺召喚.除了我們之外.島上便再無其他人了."話間,那人便將三道令符捧到玄幻面前,一面分別刻著竹大,竹二,竹三三個名字,一面都刻著一株挺拔的綠竹,"老爺,這是的兄弟三人的命符,請老爺查驗."

玄幻念頭一動,這三道命符便從竹大手中消失不見.然後兩道綠光閃過.又有兩個身影出現在了竹大身邊."的拜見老爺.""走吧,都跟我出去."

波濤依舊,江風常留.

玄幻並著那兄弟三人從水中出來之後,一點星火也跟著從水中飛了出來,落在玄幻掌中.玄幻微微一笑,那星火便在他掌心就此隱去."云夢一脈的隱身法門你們可會.""回稟老爺,此法的們卻是修行過的.""那好.從現在起,你們三人便隱身在本座周遭三丈之內,沒有本座吩咐,不管發生何事也不得顯出身形來.""遵法旨."

話音一落,方才還是四人成行的江面就又再剩下玄幻孤身一人而已.

待得一切安排妥當,玄幻才朝著岸邊行去.剛踏上陸地.就被一人攔在了身前.

"我不管閣下是什麼來曆,現在江州一地不歡迎外人光臨,還請閣下早點離開為好."攔住玄幻之人五短身材,渾身干瘦,卻偏偏長了個啤酒肚.倒是讓人覺得有幾分好笑.玄幻方才還在水面之時,就已經知道岸邊有這麼個人物在等著他.但既然玄幻在明知此事的況之下還選擇直接朝著這人走了過來.那他便沒有在避!因為,他正好有些事想要問這人打聽一下!

"當真可笑,本座生在江州,長在江州,你是哪里看出來本座是外人的."玄幻臉上一層朦朦煙嵐,面目變幻不定,縱然對方也有些修為,可是想要看見玄幻的真正模樣還差得遠呢!

"哼!我領江州鎮守之職數十年,江州一地的所有修行之人都在我處有備案!閣下若是江州之人,我不可能不認識閣下!"聽了這話,玄幻就知道自己沒有找錯人了,又再上前一步,朝著那人靠了上去."又是個好笑的人.便是你乃江州鎮守又如何,本座問你,你領此職司多久時間,怕是連五十年都沒有吧.區區如斯年許,我等江州修行之輩,你真的認識的有幾個,在你處備案的,又有幾個是能被本座看在眼中的."

玄幻開口,根本沒有顧慮那鎮守是個何種心!全是撿著刺激對方的話來,不留半點面!完全一副不通世的老怪物模樣!"不過,既然你是江州一地鎮守,手握江州所有修行之人的備案,那本座便就向你問些事,若是你能讓本座滿意,今日本座便賣你一個面子,可如果你推諉不實的話,本座少不得要讓你這位鎮守大人難堪了."

見到玄幻這話時竟又再度朝著他走了過來,那鎮守立時一聲呵斥:"大膽!若是閣下再上前一步,我可就不客氣了!"哪知玄幻就像完全沒聽見他的話一般,只是將視線停留在他身上,依舊慢慢得踱著步子!"轟!"那鎮守掌中忽然雷光一閃,一聲雷鳴!便見無云夜空之上一道雷光直接照著玄幻身前位置劈了下來!煌煌雷光!正氣浩蕩!蕩除萬法!

瞧了眼身前被雷光劈出的坑洞,玄幻微微一笑:"五雷印法.這便是各地鎮守以為守護一方安甯的看家法門了嗎.不錯,不錯,挑選此法的人也算是個人才.你能將此法修至如此地步,也稱得上是德行尚佳了.可惜啊,若只是這個答案的話,本座還真的是不怎麼滿意啊."

黑夜之中,忽然一點銀光閃爍,那本已經戒備森嚴的江州鎮守如遭重擊!直接倒飛出去!渾身法力,連半點作用都沒有!

"五雷正法真的沒有被本座放在眼里."玄幻身子一動,便朝著那被他打飛的江州鎮守飄了過去,而那鎮守在付出了一口精血的代價後,終于生生同手中印訣一掐,周身立刻被雷光包裹!

"蕩邪!"

水桶粗的雷霆瞬間降臨!

玄幻不偏不倚,只是隨手一揮,便將這殺來的雷光打了回去!

"降魔!"

那雷光瞬間倒回,一分為五.每一道的威勢都比之前那一道還要凶盛三分!

玄幻左掌一伸,五指張開,那五道駭人雷光便如倦鳥歸巢,投進玄幻掌中不見!

"本座了,五雷正法真的沒有被本座放在眼里,你就算再試千百回,結果也是一樣."

玄幻的淡然,可比寒刀利劍,立時讓這江邊生起了一層霜華!冷得可怕!

而那鎮守大人就像根本沒聽見玄幻的話一樣,只是身上雷光更盛!滾滾雷音,宣示決心!

"天雷!"

一聲敕令,天威浩蕩!

玄幻原本淡漠的臉上一抹笑意轉瞬而逝.然後終于停住腳步,依然淡淡得看著那鎮守,左手一舉,便將那如獄威嚴擋在掌上!不得存進!

"你能在這個修為就把五雷正法修到天雷之境,難怪能領了江州鎮守一職.可惜,可惜,便是你將五雷正法一干法門融會貫通,請下雷部諸神降臨,也是奈何不了本座的."

"嘭!"一聲清脆,左手一合,那凝成實質的天雷就這樣被玄幻捏成了粉末!

雖然吃驚于玄幻的修為,可那鎮守在自己最後一道五雷正法法訣寸功未建的時候,還是沒有半分緊張!玄幻話一完,他反而也狠狠一笑:"閣下修為,實乃我生平僅見,可惜,閣下偏偏不聽我勸,要在此時來我江州攪擾風雨,那閣下就留在此地吧.封印!"

伸手一指,一道銀光就從那鎮守指尖飛至高空!然後一個刹那,整個江州上空都泛起了一層仿若極光的波動!浩瀚元氣凝聚!目標直指玄幻!

見此模樣,玄幻臉上終于出現毫不遮掩的笑容:"好,好,好."一連三個好字,那鎮守雖然不知為何玄幻在面對集結了江州之地所有元氣結成的封印大陣之時會是這個表現,但是此時,他也已經不想去深究了.現在整個渝州都不安生,他早已經得了令旨,不能讓江州受到絲毫波動!玄幻這樣一個來曆不明的高手,正是他需要千萬提防的人物!

可惜,就是這一個被那鎮守大人寄以厚望的封印大陣,在玄幻面前,也沒能從他這里得到任何比之之前的五雷正法更好的待遇!只是一根手指,這封印大陣的元氣還沒聚集完全,便被玄幻生生破去!而作為主導陣法的鎮守大人,自然是沒什麼好果子吃!再一次成了被拋飛半空的破麻袋!

此時,鎮守大人是真的慌了!五雷正法未能建功,他一點也不著急!見到玄幻那般輕易得就將他鎮守一脈的看家法門破去,他也一點不著急!因為,他還有以江州一地元氣結成的封印陣法在!這陣法乃是鎮守一脈立世的最大原因之一!無往而不利!縱然過往之時也有能夠抵擋陣法封印的人在,但是,絕對沒有能夠將陣法破去的人!

玄幻,卻是破天荒的第一個了!

終于,沒了一切的阻攔之後,玄幻掛著燦爛笑意來到了那鎮守面前:"本座對你的答案滿意了,不錯,不錯,不錯……"

飄渺話音空留,那橫掃一切莫可抵擋的人影卻是已經消失不見.好久之後,那鎮守大人才慢慢回過神來.直到這時候,他才驚奇得發現,自己雖然被接二連三得打得吐血,可是,身上除了元氣有耗損之外,再無半點損傷!

上篇:第五百七十五章 一夢回江州     下篇:第五百七十六章 緣在身邊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