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七十六章 緣在身邊求  
   
第五百七十六章 緣在身邊求

玄幻離了江邊之後,便直接來在自家樓下,靜靜得看著那早已經陷入黑暗的熟悉房間.就那樣靜靜得看著,眼中流轉了春夏秋冬,變幻了滄海桑田,可到頭來,就只是如此而已,沒有半點動作!

直到天上已經能夠看見薄薄的日暉之時,玄幻才慢慢轉身,身形化作淡淡光陰,隨風飄逝!

"現在,還不是時候啊……"

當玄幻再度回到學校的時候,兩個他意料之中的人果然已經守在寢室等著他了,張玉和昨天另一個一起跟蹤他的人.寢室里面,老大,老二,老四三人都在.可唯有老大一人和這兩位應付般得著話,至于老二和老四,干脆就戴起耳機,玩著了自己的游戲,一副這兩位根本不存在的模樣!

玄幻初見此場面時就是微微一笑,不愧是他一個寢室的人,都是一個性子啊.可是下一秒,玄幻的笑意就直接凝住在了臉上!

從回到此生以來,因為一系列種種的巨大變故和心頭有許多迫切需要思考的事在,玄幻一直都還沒有仔仔細細得看過身邊這三個和他朝夕相對的人,現在終于有了空閑,複了神通,能夠看上一眼,可這一眼,卻看過了千年,萬年!

"天地機緣之玄妙,注定亦或偶然,誰又能得清啊."玄幻臉上輕笑依舊,可是此時的笑容中卻多了些其他人根本不能看透的奇怪內容.

雖然寢室里面老大和張玉一直都在故作熱,相互應和.不讓氣氛太過于尷尬,可是兩人的視線始終都還是停留在寢室門外.當玄幻一腳踏進門口的時候.兩人立刻發現,同時收住了話頭.老大如釋重負:"你子昨天晚上到哪兒鬼混去了,電話都不打一個回來,我們還以為你讓人給綁架了."話時,老大背對著張玉和他同伴不住得朝玄幻使著眼色.

老二和老四的目光也順勢掃來,看見玄幻回來之後,神都明顯得變了變,原本也想來問一問他昨晚的去向.可是礙著寢室里面兩個外人,終究還是壓了下來,只是朝著玄幻笑了笑便繼續自家的動作去了.他倆卻是真的不怎麼待見張玉和他的同伴!

"昨晚幾個高中同學約出去吃飯,讓人灌醉就直接睡了,我哪兒還能記得打電話啊."玄幻朝老大示意沒事之後,便淡淡得看著張玉和他的同伴.面對著玄幻的目光,張玉和他的同伴還想強撐可一瞬間就敗下陣來.根本無法保持之前在老大三人面前的姿態.張玉帶著幾分拘謹來到玄幻面前:"楊龍學長……"

話沒完,就被玄幻直接打斷:"我這人有個脾氣,不管什麼話都不喜歡第二次.當然,如果別人記不住的話,我從來都不介意用另外的方式,幫他記得牢一點."

"你!"張玉尚未有任何的表示.他的同伴倒是先有了動靜.可是面對著玄幻那一雙淡漠的眼睛,那人滿腔怒火,直接被從頭澆熄!連煙兒都沒冒一絲兒!

"昨天的事是我不好,我今天是特地來向學長道歉的,既然學長現在不方便.那我們就等學長方便的時候再來."張玉直接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然後拉住同伴匆匆走出門口.之前准備好了的無數話語都直接吞進了肚子里!

等到兩個外人走了之後,寢室里面的氣氛立時改變.

"我老三,那兩個貨是你從哪里招惹來的奇葩啊.一大早我們都還沒起床就來寢室找你,我們你不在,居然還直接坐著不走了,要不是老大他們兩個真的認識你,我差點就要讓校警過來攆人了."老二一聲怪叫,對這個生來就不怎麼願意和外人打交道的人,玄幻絲毫不懷疑他話中的真實性!

"你們以為我願意招惹這兩個牛皮糖一樣的東西啊,早知道前天我就不好心指點他們了,省得這麼麻煩."玄幻現在的心尚佳,根本不是張玉和他的同伴可以影響得了的!

"好心,你子什麼時候對陌生人也會起好心了."老大,老四也都湊了過來,滿臉好奇.

"不就是一句話惹出來的.就前天晚上,我不是出去散步去了嗎,剛好碰見這兩個人在湖邊唉聲歎氣,不知道高數掛了怎麼辦,我難得心不錯,就順嘴給他們分享了一點過來人的經驗唄,誰知道我這開了口就被他們黏上了."玄幻兩手一攤,三人一番調笑之後,便自散去.三人現在,自然是想不到這件事背後還有無數被玄幻隱藏的原因,而且他們此時,也根本不會想到旁的地方去!

張玉和他同伴被玄幻一個眼神逼出寢室之後,兩人都不話,忐忑得來到校外一處茶樓.早已經被人整個包了下來的茶樓里,人其實並不多,除了四個看上去就是一副打手模樣的男人之外,就只有兩老一中三個男人坐在茶樓正中央的位置看著張玉和他同伴進來了.

"爺爺,外公,爸."

"爺爺,張爺爺,姑父."

這一對表兄弟規規矩矩得問了好之後,就老老實實得站在坐著的三人面前不敢發.

"人呢,沒跟你們一起來啊."

"爸,我和韓江今天一早就去他寢室里面等他,剛才才好不容易把他等回來了,可是他一見我們,直接就把我們趕了出來,根本不給我們開口的機會.我們哪里能把他帶來啊."對于沒能把玄幻帶來,張玉倒是沒覺得是自己辦事不力.昨夜一遭,他就知道玄幻已經惱了他,若是今天會答應他一起來才真的怪了!

且在今日前去玄幻寢室之前,他甚至都和韓江做好了再一次承受玄幻怒火的准備了!在他們腦中已經刻畫好了自己缺胳膊斷腿的畫面!現在僅僅只是沒能把玄幻帶來,卻沒有其他的損失.他心中不僅沒有半點喪氣,反倒是慶幸不已!

"爸.老爹,你看我們是不是親自去看看玉的那人是個什麼來曆."那中年看了看張玉和韓江之後,便和自家兒子一樣心得朝著兩個正在閉目養神的老人話.

"大哥,前日從未央宮傳出消息,靈湖秘境在這幾天時間里就要開啟.為了得到秘境里的最大好處,各大宗門世家現在都已經遣派得力之人朝渝州趕來.而玉和江兒他們兩個遇上的那個人,雖然是出手教訓了玉和江兒一次,可這兩個東西也沒什麼大礙.所以此人就算不是我們的朋友也不會是我們的敵人.在現在這個時刻,我認為沒必要耗損精力在他身上,大可不必管他."被張玉稱作外公的青衣老者緩緩開口,完之後便用詢問的眼光看著另一個白衣老者.此刻,茶樓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個白衣老者身上!

"玉兒,你把那人超度你同學的場面再細細一遍."白衣老者微微沉吟之後,彷佛想到了什麼重點.眾人又都往張玉看來.張玉凝神片刻,便再度把那已經過數次的話了起來.

"等等!你那人把劃開幽冥之後,在黃泉路上還有點點血燭光!"白衣老者忽然一聲驚問,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張玉愣神片刻之後,才在自家爺爺懾人的眼光中慢慢點頭:"是啊.那位楊龍學長在把王甯送進幽冥之後,不僅沒有被幽冥之力排斥.反而直接給王甯點出了一條黃泉路,直指輪回."

"玉兒,你和江自己回去學校吧,這件事就到此結束,你們不要再去打攪你們那位楊龍學長了.另外.這幾天那些個宗門世家的輩也該都來了,在靈湖秘境開啟之前.你們收斂點火氣,少和那些個輩接觸,別人怎麼樣鬧我不管,可是你們絕對不能牽扯進去,明白了嗎!"白衣老者緊盯著張玉和韓江,直等到兩人點頭才揮手讓他們離開.

看見兩個孫輩兒離開,那青衣老者便急切得朝白衣老者問到:"大哥,你方才可是發現那輩身上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彼岸花……"白衣老者緩緩吐氣,立時就讓自己的親家和兒子從座上驚起!

"怎麼可能!"

"不可能!絕不可能是那幽冥之物!自明斬龍之後,天地兩界之物在人間就已絕跡!那輩怎麼可能有這本事,打破數百年來修行界所有人的認知!"兩人連連驚呼,可是到最後聲音卻越來越,終至不可聞的地步.然後才由那青衣老者帶著一分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恐懼問到:"大哥,這不過是你根據玉的轉述猜測來的,你也知那輩修為比玉厲害,未必就不可能是玉被那輩給蒙蔽眼睛了."

"幽冥一界之中,處處都有至偉至大之力守護,縱然那輩是使了手段,迷惑了玉兒的眼睛,可便只是這樣,那輩也不是你我惹得起的了.我自認,沒那本事有手段可以讓幽冥生出一點變化.你也了,那輩就算不是我們的朋友也不可能是我們的敵人,此事,就這樣了."水汽搖擺不定,正如眾人心思驚疑不斷.這茶樓之中,再無半點聲響.

"靈湖秘境.嘿,這還真是不讓我安生啊."雖然玄幻從來都沒有把張玉和韓江放在眼中,可是,在被兩人接二連三得打擾之後,玄幻也有了想要徹底將這麻煩斬斷的念頭.所以在張玉和韓江離開寢室之時,他便分出一絲神念附在了張玉身上,哪曉得此無心之舉竟得到了這般收獲.腦中念頭一轉,玄幻便將視線落在了寢室另外三人身上,"便帶他們三個進去瞧瞧,看看里面有不有他們的機緣,但願到時候不要把他們給嚇死了才好啊."臉上一絲笑意閃過,那三人彷佛有所感應,齊齊打了一個沒來由的寒顫!

洪荒之時,時間對玄幻來,是最不值錢的東西,可是此時,玄幻卻是沒那膽子再把時間隨意揮霍了.在江水之下短短一晤後,縱使另一個自己得云淡風輕.可是玄幻知道,此時整個盤古世界定然已經勢如水火了!雖然他不知道內中詳.可是這些,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去詳細了解!要不然的話,他絕對不可能會回到此時來!跨越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這已經不是當初他腦中最後的記憶時的自己所能夠做到的事了!

"不管老爺是不是真個已經不在玉京山了,既然他就這樣悄無聲息得消失,那想要找到他,就只能隨緣,緣分不到.萬般力氣都是白費.兩條道里,還是找到那天地二書的力量源頭來得靠譜一些,但你半點提示都沒有,就只給我這件東西,也未免太兒戲了一點吧,真以為我能無中生有啊."這已經是距離玄幻從張玉那里聽到渝州將有靈湖秘境現世的三天之後了,從今日早上開始.玄幻便從學校湖中察覺到了一陣清晰的靈氣波動,然後越來越多的修行之人在湖邊聚集,玄幻甚至不用想就已經知道,靈湖秘境的入口就在學校的湖中!且,開啟在即了!

"這陣法倒是還算中規中矩,若是能再多些靈氣.那布陣之人倒是也能有幾分成就."玄幻看著湖邊被遮掩起來的場面,卻是對布陣之人發表起了一些看法來.至于那一個個掩了自家身形,騰云駕霧,禦使神通法寶往這湖邊趕來的修行之人,他倒是懶得有半句語.

"學長.今夜子時靈湖秘境將開,內中所藏天材地寶.秘法神通都將任人采擷,甚至未央宮當代臥龍推算,秘境最隱秘處還有能讓人破開天地屏障,飛升天界的大秘密在.我張家的力量雖然比不上那許多宗門,可我張家也自有一份旁人不敢忽視的手段.若是學長今日與我張家聯手,定然能比自身一人收獲更豐."又是張玉!一副誠懇到了極致的神,卻只是換來玄幻一聲不明意味的笑聲!

"你真的當我不敢殺了你嗎."這天台之上,瞬間寒霜密布!張玉渾身,爬滿冰雪!

"今天這是第三次了,我很期待你第四次忽視我的話,到時候,我一定讓你好好感受一下,我殺人的手段,保證讓你死了也難忘."

一陣風吹過,天台之上,就只剩下張玉一人在風中瑟瑟發抖!方才,是他十余年的生命里,第一次真真切切得感受到死亡!

"老三你跑哪兒去了,就等你了."

"干嘛,三缺一啊.等我干什麼."

"你是不知道,今天學校不知道發什麼瘋,居然把湖給封了,不讓任何人靠近.我們就商量去湖邊看看學校打算搞什麼名堂唄."聽了這話,玄幻心思莫名一動.

"我,學校都已經把湖封了,我們就算去,難道那些保安還能不攔我們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四去年過年的時候沒回家,和學校一個保安混熟了,兩人現在都已經稱兄道弟了.今天他正好上班,到時我我們去找他,放我們進去還不就是老四一句話的事兒."

"莫非,那秘境里面還真的有他們的機緣."玄幻微微一奇,自己都還沒開口,三人居然就自己上趕著往湖邊去了!一系列准備之後,四人便打著吃飯的旗號,直接出了寢室,沒有任何人想到他們會在這個時候朝學校湖邊邁進!大約有人也猜過,可是沒有人想過他們四人會真個成功就是了!

和著身邊三個興致勃勃的人一起,玄幻使了點手段就瞞過了密布湖水四方的陣法感應和周遭密密麻麻的人群,來在了一個隱秘位置.等另外三人自覺站好,抬頭四顧時,瞬間都愣在了當場!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這些人是哪兒來的啊……"

"老大!心僵尸!"

三人可以確定,一路上走來,別是人了,連鳥都沒看見一只!可就是這麼低頭抬頭的瞬間,身邊竟然已經站滿了人了!而且,還是各式各樣他們想像不到的人!

當老大和老四隨著老二驚恐的目光看去的時候,一個完完全全電影里青面獠牙,掛著一根長辮子的形象正好站在三人旁邊!三人瞬間蹦出老遠,然後成了沒毛的鷓鴣,除了擠在一起發抖之外.連話都不敢多一句,更別敢睜眼再看一眼了!

"不是你們要來湖邊看看學校搞的什麼名堂嗎.現在來了就把我一個人留在一邊,又是怎麼個意思."忽然一陣戲謔的聲音傳來,老大強撐起精神把雙眼微微打開了一條縫兒,然後看見玄幻果然就站在那讓他們驚恐的對象旁邊,不過一拳距離!立即高聲一吼:"老三!心你旁邊有僵尸!快過來啊!"

玄幻哈哈一笑,在三人急切和驚恐的注視下,來在他們連看都不敢看的對象旁邊,伸了伸手.就在那駭人的面孔前面上下揮動起來,差點把三人嚇得當場昏死過去!

可不知為何,當三人看著玄幻臉上混不在意的神的時候,心中莫大的驚恐竟就慢慢放了下來!等到玄幻把手從那恐怖的東西面前收回,朝著他們三人招了招手後,他們三人居然就壓下心中想要馬上轉身逃開的沖動,向玄幻慢慢走了過去!不過.他們最後還是隔著兩步的距離站定,再也不肯過來了!

玄幻搖頭笑笑,走到他們身邊:"現在後悔過來了嗎."

"老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剛剛過來的時候這湖邊不是還連個鬼影都沒有嗎!現在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三人都不是什麼傻子,哪還能猜不到玄幻絕對是四人之中唯一的知人!而且,他們能夠再一次走到這僵尸身邊來,也定然是玄幻的原因!當熒幕之中的東西活生生出現在面前的時候.他們可沒有那麼大的膽子,還把這些東西看成一個玩笑而已!

"老大,你現在可別亂話哦,這東西都已經出現了,我可不保證.周圍是不是有真的鬼在哦."玄幻惡趣味發作,直接就讓面前三人不寒而栗!

若不是玄幻安神定魂之法早已經在周遭彌散.把三人包裹,不動聲色間就已經讓三人的神魂發生著巨大無比的變化的話,在聽見玄幻再一次的玩笑的時候,三人已經不敢繼續留在這里了!

"老三!你才是老大行不!你就別玩我們了!我們都快要嚇死了!這到底是哪兒啊!我們就只不過是違反了一下學校的臨時決定而已,沒必要直接把我們判死刑吧!"縱然自家法術神奇,可玄幻也知道,若是再繼續嚇他們,就有些過猶不及了.因此老二完之後,玄幻手一揮,便帶著他們往湖邊另一個方向走去:"我們邊走邊吧.對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哦,千萬別碰到其他人,否則我這點障眼法就沒用了,到時候我倒是沒什麼,可是你們會發生些什麼,我可就不能保證了."

三人連忙一個跨步來到玄幻身後站定,唯恐發生什麼不可預測的危險!比如,被方才那恐怖的東西咬上一口!

玄幻這話,自然是糊弄他們三人的!可憐,他們正好就趕上玄幻惡趣味發作的時候了!

"咱們學校的湖里面,馬上就會有一個上古時期留下的神奇秘境開啟,所以這些人就過來了."聽見玄幻得如此簡意賅,連忙著吃驚的三人都微微出神!

"老三!我的三哥誒!你今天是不是非要玩死我們才高興啊!你就不能給我們交個底啊!"看著連老四都開口了,玄幻終于不再做任何戲弄,手中法訣一掐,帶著四人來在湖邊山上一個開闊的位置坐下,將湖邊所有都看在眼里.這一下,三人更是吃驚了!

"這些人是,神仙!"幸得三人之前已經有見到僵尸所打下的基礎,所以此時盡管還是吃驚,但也有了一些近似麻木的感覺!沒有立馬就站起來大呼叫,只是呆滯得指著看到的一切,不敢置信得向玄幻發問.

"神仙,呵,他們還早著呢,不過都是些修行之人罷了."玄幻淡淡一笑,隨手就開始分發起他一直提在手上的零食來.這一動作,終于讓那三個早已不知身在何處的人爆發了!

"老三!你今天要是不好好給我們,大爺就跟你沒完了!"老大把玄幻遞來的飲料一扔,直接就朝著玄幻撲了過來!其他兩人緊跟其後,立時就讓玄幻陷入腹背受敵的狀態!

"別動!饒命!我交代!我交代!"玄幻被三人一個抓頭,兩個抓手,連忙開口,一副求饒模樣,三人鬧了好一會兒後,才終于緩了下來.這鬧騰自然不過是玩笑,玄幻也知道,今天的事對三人來實在太嚴重了一點!這直接就是在顛覆他們二十幾年的人生了!若是他和他們一樣,沒有洪荒那一遭,在此此景之下,或許比他們更加不堪!讓他們發泄一下,然後自己接受,這效果,比他的神通還要好上不少!

"老三,你也是和他們一樣的修行人嗎."三人帶著複雜無比的眼神看著玄幻,雖然玄幻得輕巧,可是今日他們所見到的每一個人在他們心中,都已經足以稱得上是"神仙"二字了!而忽然間自己熟悉非常的人成了個傳中的人物,三人此時心中都已經空空如也,不是不知道該想些什麼,而是不能想些什麼了!

"當然."玄幻直接點頭,臉上帶著一副驕傲到極致的神,"不是爺吹,這下面所有人都沒一個是爺的對手,不然的話,爺怎麼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就這樣輕輕松松得把你們帶到這地方來看戲啊."

"噗哧!"三人都是一笑.看著玄幻裝出來的誇張模樣,他們終于略微放松了下來.若是玄幻裝瘋賣傻,外加神通法術並行都還不能將這三人安撫下來的話,他真的就該直接一頭撞死在這山上了!

也就在三人終于笑了的時候,湖邊所有人都開始沸騰了起來!

因為,一朵嬌嫩的蓮花從那湖水之中慢慢發了出來!

上篇:第五百七十六章 緣在身邊求     下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寶華沖牛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