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七十七章 寶華沖牛斗  
   
第五百七十七章 寶華沖牛斗

"轟!"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湖中嬌嫩的荷花吸引的時候,忽然天穹凹陷!然後一架猙獰無比的黑色巨船裹挾彗星墜地之勢,朝著湖水直沖下來!

也不知道這船的主人是個什麼打算,之前所有人來到這湖邊的時候都克制著自己,沒有點滴風波發生,現在他卻是要打破這眾人保持的默契!而且這湖邊所布的陣法只要是修行之人,但凡顯出一絲元氣便能暢通無阻,可這船主人居然逆轉大勢,將所有元氣收斂,非要用那巨船生生把陣法破開!

"這人不僅不是個好東西,而且還非常得沒腦子啊."玄幻一便給那船主人下了定論.現在湖邊修行之人眾多,各家還有禦使法寶,騎乘坐騎的,早就已經超出了這湖邊空間原本能夠容納的極限了!之所以眾人現在還能夠毫無阻礙得待在這里等著秘境開啟,且還有更多的空隙留給後來者,都是因為這湖邊所布陣法主人的手段!這船主人現在擺明了要和布陣之人過不去,且不那布陣之人會不容他,就是此時湖邊的所有人都容不下他!

那船雖然來勢洶洶,威能非凡,可是對現在湖邊所聚之人來,真的不是個個都奈何不了它!

"我渝州,還輪不到你天青云海宮的人來撒野!給老子滾回去!學學規矩再來!"一只遮天巨掌忽然出現,直接就擋在了那巨船之前!便見那巨掌朝天一托,方才還勢若天傾的巨船.竟就如蒼蠅一般被打飛了出去!

先天一氣大擒拿手!

一靜一動之間,眾人之前忽然出現的粗獷身影.那通體的霸道氣度,便是湖中蓮花慢慢綻放都被奪去了半數的目光!

玄幻身邊三人,早已經看傻了!

"這天青云海的人都是得了失心瘋啊,到了渝州還是這麼一副混樣,難道他們不知道建木宮的人不是他們招惹不起的啊."

"天知道這群土包子在想些什麼,真以為他們宗主得了點前人密藏就是天下第一了,人家建木宮可是從上古時期就傳下來的道統,便是斬龍之後都還能和上界勾連.他們居然敢在建木宮的大本營撒野.不是找抽是什麼."

湖邊眾人毫不遮掩得嘲諷著那船主人,就算是那船主人一行已經改換姿態,規規矩矩得從陣外走了進來,眾人依然不改!

"你!"那船主人一行里有那脾氣暴的,聽見身邊人的話,當場就擺出吃人的神!可是被他挑釁的人卻是眼角一挑,向旁邊人輕佻得道:"看見了嗎.人家天青云海宗的也不是一無是處,知道有好處,就算被攆了一次還不是照樣過來.沖著這份不要臉的勁兒,就不是我們能比得了的.""你懂什麼.這臉才值多少錢,不定,人家覺得連靈湖秘境里的一根草都比不上呢.而且.你人家這叫不要臉就是不要臉啊,人家這叫能屈能伸,大丈夫才做得出來的."似這等語,竟根本沒把天青云海宗的人放在眼里!

"我殺了你們!"

"都給老子住嘴!要打要殺到外面去,別在這汙了老子的眼!"兩邊剛剛有了要動手的苗頭.一個不容反抗的聲音直接就把他們所有的念頭壓了回去!

依然是那個霸道的人!

"老三,剛才的.都是真的?"當三人終于從木頭人狀態回複過來的時候,玄幻長長得伸了個懶腰,然後不經意得一笑:"你們不是都看見了嗎,難道還能是假的."

無了.

玄幻看著三人一副思索無盡的模樣,眼中都是興奮的顏色.這三人心中深藏的慧根,終于被他給引出來了!

當那湖中的蓮花越來越大,花瓣緩緩張開之時,方才一派彗星撞地球的場面完全淪為了配角\那等的震撼對碰確實少有,可是,這蓮花之後的靈湖秘境卻是世間獨一無二的!錯過便不再有!

一陣煙嵐升騰之後,寶華四溢,流光飛舞,一座白玉牌樓從蓮花中心慢慢浮出!通體一色,白得讓人心驚!牌樓正中四個大字,靈湖洞天!

"走!"不知何人一聲高呼,湖邊的所有人都朝著那牌樓沖了過去!唯恐自家比別人慢了一步!

"你們三個是怎麼想的,要是想進去那地方看看呢,那我就帶你們進去開開眼界,要是不打算去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回去,還能玩一會游戲."玄幻始終都是一副嬉笑的態度,便是身邊三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前發生的一切意味著什麼,也都感覺出來了玄幻對那一切沒有半點的興趣!

"老三,你老實告訴我們,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們都已經在一個屋簷下住了好幾年了,今天才發現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了解過你,怎麼感覺這麼失敗呢."三人終于把一直壓在心里的話了出來!要是這話得不到答案的話,或許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會做些什麼!

可惜,玄幻從來都是個照著自己的性子做事的人!三人想要從他這里掏出幾句話,還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不就還是我嗎,難道還能換一個人不成.再了,誰心里還不興有點秘密啊.你們總不會連這點國家賦予給我的基本權利都要剝奪了吧."雖然玄幻沒有正面回答,可是三人得了這個似是而非的答案之後都不再繼續追問了.誠然,他們都知道玄幻這話是在避重就輕,但就像他的那樣,這世道,誰心里還不沒有不能告訴別人的秘密,雖然玄幻這秘密有些大了!但這是他的自由,如果還想繼續做朋友,他們就不會開口繼續下去了!

而且,今天的事.玄幻其實大可選擇根本不跟他們一起過來,如果沒了玄幻的幫忙.那他們今天大約在初遇那僵尸的時候就已經命喪當場了吧!玄幻今天所做的一切,本就已經超出了仁至義盡的范疇!不僅讓他們清楚見識到了一個只在神話傳中存在的世界,甚至還允諾可以帶他們到那些神仙一般的人物都趨之若鹜的地方去!這些,足以表明了玄幻對他們是個什麼態度了!

三人雖然是普通人,可是都不是什麼傻子,此刻心里都想通了許許多多的內.終于,這三人和玄幻之間的最後一絲隔閡消失了!

"對,老三永遠都是我們的老三.管他是神仙也好,妖怪也好,我們只要知道他是我們的老三就行了."可惜,三人一番煽的話,卻只換來玄幻一聲譏笑.

"我大爺們,要是你們想搏感的話,回去寢室里面慢慢來行不行.別在外面丟人現眼好不.當然,如果你們非要繼續我也不反對,可是那秘境就要關門了啊,你們就真的不打算進去看看."玄幻隨手一指,便是三人肉眼凡胎都能夠看到,那白玉牌樓上的光華正在迅速變淡.要不了多久就要消失于無形!而那些還沒進去其中的修行之人現在都已經擺出一副拼命的模樣朝里面擠了!

"去!怎麼不去!要是今天真的錯過了,那我肯定會後悔一輩子的!"三人把玄幻一拉,玄幻一笑,心念一動,便見一道銀光閃過.耀得三人都閉上了眼睛!等到三人恢複視覺之後,他們已經站在了另一座山之上.山玲瓏.水錦繡,玉鹿靈狐相伴走.絕不是他們腦中的任何一個地方!

"怎麼樣,這地方還像是你們想象中的神仙居所嗎."玄幻挑眉一笑,三人都忙不迭得點頭.這地方的景致,他們連想都想不出來!"那你們願不願意好好看看.""廢話,既然來都來了,當然要把所有的景都看遍了.""你們同意就行了,那你們就在留這里慢慢欣賞吧."當三人意識到不對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玄幻早已經消失不見,只有聲音還清晰得留在他們耳邊!

"老大,老二,老四,我在這里面還有些事要辦,難得你們喜歡這里的景致,你們就留在這里等我回來吧."

玄幻這話到底有幾分可信度,那三人是不知道的,不過,他們卻自家想到了一些玄幻本來沒有想要讓他們去想的東西!比如,玄幻把他們留在這里,是因為玄幻所要去辦得事,根本不是他們三個能夠碰的!再比如,玄幻把他們留在這里,是因為這里對他們來沒有半點危險!

當一連串的偶然相遇,偶然就成了必然.

對于這個被一眾修行之人看重非常的靈湖秘境,玄幻在進來之前,其實還真的一直都沒放在眼里!

玄幻是什麼眼光,當年開天之後,就算是地上隨便一塊石頭都是先天戊土精華!那般場面,若是沒經曆過,便是從旁處聽聞,也都想象不出來!而在現在,別只是地星了,就算是那上界,後天戊土精華都已經能夠讓一群人打個不休!兩相對比,什麼靈湖秘境,在玄幻眼中,也就只是一個他用來鍛煉老大三人一番的游戲場而已!

可是,在越來越多的不尋常的事發生在老大三人身上之後,玄幻漸漸收起了輕視的心思.老大三人身上的隱,玄幻明白,所以他才敢把三個凡人帶來攙和這修行界的事.否則的話,便是他和老大三人之間的感再好,也是不會做這件事的!因為,不管這結果是好是壞,他都已經是在毀掉別人的人生了!

老大三人在靈湖秘境開啟前後的一干異狀,若是一次,玄幻還能夠當作是偶然,可是接二連三之後,這就不是偶然能夠明的了!而在進來這秘境之後,玄幻更是確定了這個念頭!

什麼靈湖秘境!不過就是當年他云夢澤里的幾座島罷了!雖然改了模樣,可是哪里能夠瞞得過玄幻!當年云夢澤里的大島嶼,他閉著眼睛都能夠認得出來!

知曉這是老大三人注定的機緣之後,玄幻便索性做了個甩手掌櫃,至于其後會發生的事.就不是玄幻擔心的事了.其命若何,都該是各自親手鑄就!當然.玄幻不可能就真的放手不管,但若是他們沒有什麼生命危險的話,是不用指望玄幻會出手的了!而且,玄幻現在,還真的有些自己的事要做!

在他進來這靈湖秘境之後,除了發現了老大三人的機緣之外,還從秘境最深處感應到了一點與他相關的,不得了的東西!

先天三才大陣!

當玄幻看見秘境深處出現的三座島嶼的時候.眼中神色,已經不單單只是複雜二字能夠得清的了!

作為玄幻從三才劍匣這件大寶之上悟出來的陣法,其厲害程度只在洪荒四大殺陣之下!若論玄妙非凡,亦足以和四靈大陣平分秋色!這陣法,玄幻從不輕易使用,但若是使用的話,必然就是因為什麼重要無比的大事!且其用往往在于封印.少有用于殺伐!而玄幻在參悟出了這陣法之後,除了不周山靈從他這里得了陣圖之外,世間再無任何人得傳!

"竟然把這門陣法都擺出來了啊."玄幻無聲歎息,身子一動,便已經朝著那三座島嶼包圍的中心位置飛了過去.沒有更多的猜測和語,或許有.但是在沒親自看見那陣法之中的東西之前,他卻不會隨便下結論了!

對于自己參悟出來的陣法,先天三才大陣的萬般變化,在玄幻面前都不過是鏡花水月,輕輕一碰便就自散去.根本不能阻擋他的腳步!是故,縱然陣法重重壁障.內中咫尺便是天涯,但玄幻一路飛來,根本沒有絲毫阻滯,在外面看不出半點異狀!可就在他將要觸及陣法核心,來在陣心位置的時候,玄幻熟悉的場面瞬間轉換!平湖生驚濤!萬千殺機,霎時凝結在前!

齊齊轟下,萬流歸宗,不留半點生機!

三島震動!聲浪滔天!當一切平複之後,玄幻狼狽的身影才慢慢從水霧中顯現出來!渾身濕透,瀟灑不再!可盡管如此,他那雙眼之中的淡然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便是想要告訴我的事嗎.現在不是從前,就算是我熟悉萬分的東西也都已經發生了變化,無害的東西都能要了我的命.倒是真的大費周章啊."玄幻一番平靜的話也不知是朝著誰,完之後,就直接將方才沒跨出去的那一步接續了下去,來在了先天三才大陣的核心位置!

一汪碧潭中,潭水之下噶沉漂著一塊石板.玄幻一步跨出之後,眼前就出現了這樣兩個東西.

"卡俄斯的那塊碎片!"只是一眼,玄幻便已經看清楚那潭中石板的面目.而之後,玄幻便停住腳步,凝神注視著那塊碎片,站立不動!

卡俄斯的碎片,或者是天地二書的碎片才來得准確!卡俄斯以為開辟了奧林匹斯一脈的聖物,自卡俄斯被玄幻帶走之後,這物件便被玄幻拿來作參悟天機,時時修行之用.玄幻能夠最終把元神世界顯化,未嘗沒有這碎片的功勞!而且,更重要的是,玄幻在把卡俄斯煉化之後,這碎片便也一同留在了他的元神世界之中,兩者密不可分!若是沒了,玄幻都不知道自家的元神世界還能不能一樣的穩固!

看著那碎片,玄幻默然了.一個在他這一次醒來之後,就一直掛在心里的問題再一次悄然浮于水面!

他是誰!

他是那橫行洪荒無忌,執掌玄門法令的玄幻道君投生洪荒之後,又再一次回到了現在!還是普普通通做人,渾渾噩噩度時的尋常學生忽然覺醒了一段他本該陌生卻由熟悉,和親身經曆沒有區別的神奇記憶!

他腦中,根本沒有任何有關于他現在正在經曆的事的記憶!他也不知道,這些是否真個就是他為自己安排下來的!

現在的他是真還是幻!那記憶是真還是幻!玄幻是真還是幻!一切是真還是幻!

"唉……"忽然一聲似有若無的歎息聲響起,當即把玄幻從思慮中拉了出來!

"大哥!是你嗎!"玄幻舉目四顧,但哪里看得到半點不周山靈的蹤跡!潭水還是幽幽的潭水,石板還是沉浮不定的石板,又有什麼地方是不相同的!玄幻明白.這次是沒可能見到那位兄長的了!

理了理心頭思緒,玄幻彷佛將一切壓下.一步步得朝著那潭水走了過去.步雖穩,卻似有萬鈞重壓在上,慢得讓人心焦!也不知這幾步的距離玄幻走了多久才終于來到那潭水旁邊,彎腰伸手,玄幻就要把那石板從水里撈出來.可當他手就要進到那水里面的時候,竟然停住了!然後臉上一抹嘲諷意味非常的笑意出現,又再慢慢得直了起身來!

"既然是不要了的東西,本座何必還要把它再撿回來.本座堂堂玄門道君.什麼時候也被當成了這般沒品的人物."玄幻慢慢轉身,這本來應該只有他一個人的陣法空間,居然已經又有第二個人無聲站在了他身後!

"啪,啪,啪……"

"當日尊祖曾,玄門之中若論聰明的話,玄幻道君若稱第二,就絕無人可稱第一.本尊原本是不信此的,可是今日一見.才知尊祖所非虛啊.道君果然不愧是玄門之中頂尖的智者,本尊佩服,佩服.不過,本尊這里還有一個疑問,如果道君能夠賜教,本尊定然感激不盡!"當那人的面目終于清楚得出現在玄幻面前的時候.玄幻也禁不住瞳孔一縮.這人,居然是域外天魔!至于他口中的尊祖,除了那一位遁于域外,圖謀不軌的羅睺之外,玄幻根本不做第二人想!

"怎麼.尊祖曾,道君素有善名.仁慈為本,秉承道祖鴻鈞恩澤天下之意,難道對本尊這一個晚輩的請求,連一句話都不願意嗎.莫非,道君也和那一干庸人無異,看不起本尊天魔身份.如此看來,本尊卻要收回方才那一番話了,堂堂玄門道君也不過如此嘛.遙想當年鴻鈞道祖在紫霄宮中講道時,天下百族都可去得,一視同仁,根本不管生靈的出生高低,那才是真正的玄門氣度.自他老人家之後,這氣度算是絕了哦."見著玄幻微微凝神的功夫,這天魔居然就是***裸的鄙夷出口!

"你是個什麼東西!連太乙境界都還沒成就的廢物,竟敢來本座面前妄天高幾許!本座把羅睺攆去域外避難的時候,你祖宗都還沒成形!你還敢和本座氣度!沒一掌劈了你,你就要謝天謝地了!給本座滾遠點!讓羅睺親自來和本座話!"

"你!"

"再給你三息時間,你敢多留一個刹那,本座就讓你魂飛魄散!"

"好!好得很!本尊一直都只聽聞玄幻道君手段通天,卻從未親眼見識,既然今天有機會,那本尊就親自體會體會,看看你玄幻道君是個怎麼神通無量法!"

一道銀光!一切都成了黑色,只剩下了這一道銀光!半晌之後,那銀光才慢慢逝去!

那天魔在銀光亮起之時,便已經被嚇得呆立當場.人的名樹的影!玄幻在域外天魔之中是個什麼名頭,單看羅睺要將他單獨提及就已經可見一二!他怎麼可能真的不怕!方才他之所有有膽子對玄幻出那般譏諷的話,不過是因為羅睺曾對他耳提面命,當他在這陣法之中遇見玄幻之時,那已經不是從前的玄幻了!就算他不是對手,他身上還有羅睺親賜的保命手段,絕對不可能喪命在玄幻手上!而且,他可是親眼瞧見了玄幻之前在這空間之外的狼狽模樣的!若是沒有這些,就算借他兩個膽子,在碰見玄幻的第一時間,他就已經轉身逃開了!

當銀芒散盡,那天魔連忙在身上查看,直到沒在身上發現任何一道傷痕之後,才止住了慌張的模樣!

"怎麼!你玄幻道君不行了啊!你不是要讓本尊魂飛魄散嗎!本尊現在可還是好……"那天魔囂張肆笑,但這話還未完,剩下的就都被生生堵在了他嘴里!

一點銀光從那天魔體內亮起,須臾之後,那天魔就直接湮滅,連渣兒都不剩!

"本座便用你給羅睺帶個話,下一次,少找這些沒用的東西來丟人現眼.最好是他自己親來."

殺了這天魔之後,玄幻就徑直離開了空間!至于那一塊天地二書的碎片,玄幻不僅沒有將它從封印之中取出,反而還在出來那空間之前把那碧潭蒙上了一重幻影!掩了其存在行跡!且在出來之後,玄幻就徑直來在三座島嶼之上,准備把這先天三才大陣再加點料!

但,他還未動手,腳下陣法之中便有一道沖天寶光飛出!將整個靈湖秘境照亮!

"好得很!"

上篇:第五百七十六章 緣在身邊求     下篇:第五百七十八章 秋風掃落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