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七十八章 秋風掃落葉  
   
第五百七十八章 秋風掃落葉

"轟!"玄幻反手一掌,那寶光瞬間就被壓了下去!可以如此輕易解決,不僅是玄幻的手段厲害,還因為那寶光對玄幻沒有半點抵抗!玄幻法力一聚,那寶光自己就已經開始消散,玄幻不過只是加速了這個過程而已!

這內中的緣故,玄幻心中自然知曉,不過就是想要把現在靈湖秘境之中的所有人都招過來,然後給他惹些麻煩!或許,還有大半是感受到了玄幻想要給這三島所成的先天三才大陣加料,所以才做下了這一切!

但玄幻既然已經做下了決定,就不是旁人能夠隨便更改的!他若要做,就算天塌下來了,他也一樣會繼續下去!

"這樣就想讓本座住手,難道你是真的忘了那些年在本座手上吃的虧!忘了本座是個什麼性子了嗎!"雙手一合,再一分開,便有一道五彩光幕撒下!不過轉眼,下面三座島嶼覆蓋就已經被覆蓋,再也看不見半點存在的跡象!當然,玄幻現在弄出來的東西,是否就只是一點障眼法,不讓別人發現先天三才大陣的存在而已,那卻是要有人親自試過才知道了!

"不好了宗主!寶光不見了!定然是有人把寶物取走了!"就在這時候,那寶光所要吸引的對象都風馳電掣得朝這邊飛了過來!而其中最先者,便是在這秘境尚未開啟之時,被建木宮人一掌打飛的那艘巨船了!

"宗主!我們一看見那寶光就立即駕船趕了過來,按整個秘境都沒人能比我們更快才對.可是現在居然有人比我們先來一步,看來.那寶物就是落在這子手上了!"那船上眾人在趕到之後,看見了眼前的場面瞬間便做好了推測,然後就一副完全把玄幻當成透明的模樣起了話.雙眼似刀,大約只要他們宗主一下令,船上的人就會立刻對玄幻動手,把他們追尋的那件"寶物"從玄幻這里搜出來!

"都不要急著動手!"那宗主忽然一聲低喝,把船上眾人止住,接著就朝已不再是空白的船旁點了點頭."方才還沒發現,不想大方道友居然也來了."

"大方道人!"船上眾人這才發現,在他們商量怎麼處理玄幻的時候,那些一直被他們甩在後面的修行之人已經有人陸陸續續得到了!而能夠趕上他們的腳步的,不管是仗著自家的神通修為也好,還是仗著手上的法寶也罷,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比如這位大方道長.便是昆侖派掌門的師兄!環顧整個修行界都是排得上號的高手!

現在已經不是他們天青云海宗想要怎麼樣就能夠怎麼樣的了!

"倒黴!剛才我們就該直接把那子抓過來,然後馬上駕船離開,那這秘境中的至寶就是我們天青云海宗的了!哪里還有這些麻煩!"船上眾人心中悱惻,卻不敢把怨忿發泄在周邊人身上,就只好用更加銳利的眼光盯著玄幻!其中達到極點的惡意,分明已經在想象玄幻今天不會會是什麼樣的死法了!

"羅宗主眼光遠大.自然是看不到老道的."那昆侖大方不冷不熱得刺了一句,羅鵬當即自己收了話頭.好歹他也是一宗之主,一代宗師!雖然現在整個修行界都不怎麼看得起他天青云海宗,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要用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來換取交!

"哼!"

"對了,羅宗主法寶厲害.是我們所有人中第一個趕到此處的,那想必羅宗主已經把那樁寶物收入囊中了.如此.還請羅宗主把那樁寶物請出來,讓大家同道一起觀賞觀賞,畢竟那可是能讓我們飛升上界的聖物,就算得不到,開開眼也是好的.這麼簡單的要求,羅宗主向來一心為公,一定不會不答應吧."大方就像看不見羅鵬越來越惱怒的臉色一樣,直接就把對方架在了火上烤!若是羅鵬手上真有那樁寶物在的話,今天想要帶出這秘境是不可能的了!

"大方道長,世人皆傳你明察秋毫,觀人觀物從來沒有錯過的時候,卻沒想到今天居然就走眼了."羅鵬伸手一指,就將所有人的目光牽引到了玄幻身上,"我天青云海宗的法寶雖然厲害,可是天外有天,還有人比我們更厲害.本宗到的時候,根本沒看見什麼寶物,就只看見這子一個人站在這里,如果你們想要開眼界,就去向這子討要吧."完之後,羅鵬竟就在船上的椅子坐下,開始閉目養神了!

方才那番話,羅鵬又沒遮掩,自然是讓所有人都聽了去.雖然現在羅鵬和天青云海宗都已經談不上還有什麼名聲了,但是對于羅鵬這個人,眾人還是不會相信他會什麼假話的.

盡管這人從來都是一副人得志的嘴臉,可是還有一點,這人十分之虛榮,甚至可以虛榮得有些病態了!若是想要騙人,他甯願讓旁人代勞,增加被識破的風險,也不會讓謊話從他嘴巴里面出來!而只要他嘴巴里面出來的,那就絕對不可能是謊話!

所以,在瞧了一眼羅鵬之後,眾人的目光都自然而然得集中在了玄幻身上!而且,眾人這時候才發現,這一位在他們面前生生搶占先機,在速度上連天青云海宗的法寶都打敗了的人,真的有些年輕得過分了!不過二十出頭的模樣,這也就只是他們之中的最晚輩一些人的年紀!

也有人擔心這是個披著年輕模樣來哄騙世人的老妖怪,可是在聽了羅鵬那一句子之後,眾人都把這個念頭拋在了腦後!對于才繼承了一些前人密藏的羅鵬,他們還是相信他的手段,眼光和判斷的!

"怎麼會是他!"當張玉和韓江在自家長輩的帶領下到達,看見了那一個被眾人圍在中心位置的人之後.瞳孔一縮,兩人就是一陣驚呼出口!他們三個長輩瞬間朝他們看來:"是誰!你們兩個難道認識那個子!"

"他就是我們的那個楊龍學長!"張玉著話.看著玄幻的眼光已經陷入呆滯!他知道這位學長手段非凡,可是卻沒想到會是如此的超群!現在整個靈湖秘境里的修行之人不知有多少!其中更有不少是與那大發神威的建木宮人不相上下的高手前輩!在這樣環境之下,這位學長居然還能搶在所有人之前,先一步把那寶物奪去!張玉忽然明白,這位學長為什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得拒絕他的邀請,把他和韓江當成煩人的蒼蠅一般對待了!他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合作,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這輩還真是厲害.可惜,他在得到那寶物之後沒能及時離開.被天青云海宗的人堵在了當場.看現在這副形,他是沒可能再順利帶著那寶物離開了."張玉爺爺慢慢開口,身上忽然就散發出了另一種強勢的氣質!"玉兒,你如果我出面保下他的性命,他有幾分可能同意會將到手的寶物交出來."

張玉木然回頭,直直得看著自家爺爺,努力了半天之後.才一字一頓得答到:"我和他只見過幾次面而已,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下來."其實張玉心里還有半句話沒將,他依稀覺得,現在的局勢對于這位學長來或許並不是絕境!這位學長,或許根本不用旁人幫忙,就可以從容離去!只不過.這樣的念頭太過駭人,他是怎麼都不可能出來的!

那一干初見玄幻的修行之人是因為羅鵬而確定玄幻是一個年輕人的,可是張玉,卻是自己親自動手,確認過玄幻確確實實只是一個比他稍大兩歲的年輕人的!

張玉爺爺又再思慮片刻.就直接朝著玄幻飛了過去.他這邊剛有動作,便像是點燃了炸藥桶一樣.讓所有人都打破了沉默!

"張印!他想干什麼!當著所有人的面兒吃獨食!"

不過眾人雖然忿忿不平,可還真的就只是停留在語的層面上而已!僅有少數幾個人敢出面攔在張印的前面!而這幾人中,便有那昆侖大方和建木宮的人!

"天師想要干什麼."大方淡淡一問,卻是不像對羅鵬一般的口氣了.

張印微微一笑:"那位友是我孫兒的同學,算來也是老朽的晚輩了,老朽卻是不願看著他因為身外之物而招來彌天大禍,所以就想去勸一勸他.若是諸位不信,便和老朽一起,自然可知真偽."那幾人聽了,哪里還能不明白張印的弦外之音.都是打混了許多年的老狐狸,誰還能不知道誰的心思!

不過,現在的形之下,便是以他們的修為,也不是任何一個人能夠獨自掌控得了的了!拋開其他人不算,就是他們這幾人,何人又能夠一人獨擋!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們幾人聯手取寶,然後形成大勢,逼所有人同意,然後他們幾個再來商量那寶物應該如何分配!

轉眼間,因為張印牽頭,眾人在無中達成了默契!一同朝著玄幻飛了過去!

這幾人老謀深算,其他人也不見得就差得到什麼地方去!比如那羅鵬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當看見這幾人一起朝著玄幻過去之後,瞬間他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可既然那幾人已經結成同盟,擺明了就沒有打算再讓更多人分享利益!他想要插足進去,不僅不夠資格也沒有可能了!

"幾個該死的老東西!還真的以為這里就是你們了算啊!既然我得不到那寶物,那你們也別想這樣輕輕松松得把東西帶走!"

"那子,這幾個可都是我修行界中的老前輩,各大宗門世家的擎天柱,他們如果有什麼要求的話,你可要心伺候著了!如果讓他們有一丁點的不高興的話,你今天可就大禍臨頭,別想走出這靈湖秘境了!"一聲驚呼!在場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

瞬間,氣氛凝結!便是那幾人聚在一起都感覺到了一股凝成實質的壓力!

大勢不可違!大勢不可逆!此地此時的大勢,可是那一干尚未有任何動作的人!絕對不是他們幾個!

"諸位且莫誤會.適才天師已經了,他是念在這友是他後輩的份上.不願看他今天遭遇不幸,所以想勸一勸他,貧道等不過是做個見證而已,絕對沒有旁的心思."大方臉上笑意融融,可他內里早已經怒火沖天!如果不是剛才羅鵬那一嗓子,他們不定現在就已經把那子拿下了!至于他交不交他得去的寶物,有人在手,其他都可以慢慢來!肉都已經爛在鍋里了.他們擔心什麼!可是現在,這打算是不行的了!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當著眾人的面兒先把那子拿下都沒無法了!

"哦,原來諸位是想要給張天師做個見證啊.那好,我們幾個老家伙也想來做這個見證,不知道諸位道友願不願意."大方就是看見這四個從人群之中飛出來的人之後,才知道自己今天的打算已經落空了!這幾位.對他大方來都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

"有何不可,諸位有這個意思,貧道卻是樂意之至,省得有些鬼祟之輩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諸位且同去."大方雙臂擺合,渾身的氣度!就算眾人知道他現在是逼不得已.必須做出這副模樣來,也挑不出他的毛病了!

這一場你爭我奪,唇槍舌劍的算計拼斗,所有人都把玄幻選擇性得遺忘了!區區一個輩,就算不知從哪里得了點神奇.能搶在所有人的前面先把那寶物取走,可是現在大局已定.今天他只有把那寶物交出來的命了!甚至玄幻生死如何,都還要看看這些人的心!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面前這個看似沒有半點反抗之力的白兔,才是真正的大老虎!

當這些個修行界的宿老來在玄幻面前的時候,就只剩下那張天師的臉上還保持著一分笑意,其他人的臉上都已盡是冷然了!

"友名叫楊龍對吧.老朽是張玉的爺爺,之前玉兒代老朽數次相邀,卻始終未能得見友,沒想到最後竟然是在這般狀況下和友相見,實在是沒想到啊."張天師完這話之後,忽然發現,面對自己這些人擺明車馬的逼宮之勢,面前這個輩竟然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只是越過眾人淡淡得看著東方,沒有一絲期待,沒有一絲擔憂,沒有一絲因為眼前局勢而生出的緒,完完全全得置身事外!他就像是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所有人的目標一樣!

"怎麼會這樣!"張天師作為包圍玄幻的幾人中最了解他的存在,他在動身之前就已經預想好了玄幻的種種打算!或許抵死不從,或許有恃無恐,或許魚死網破!作為能讓幽冥世界接受本來都已經排斥的鬼魂,且還能召喚出彼岸花引路的存在,張天師當然不會傻到以為玄幻是個簡單的人物!但在數位修行界的頂尖高手的包圍下,張天師也不會相信玄幻還能夠翻了天去!不管玄幻手段如何神奇,但是現在修行界中所有人的修為都已經注定不能步入仙道了!

不成仙,便是凡!即為凡,如何脫!

可玄幻現在的表現讓張天師感覺,事已經有些朝著自己預料之外的方向發展了!

瞬間的停頓之後,張天師壓下了心中思慮再度開口,現在的況已經是騎虎難下,他若是反悔,玄幻作為眾人目標自然是好不了的,而他這個挑起由頭的人也別想有什麼好果子吃!

"友……"

"你們若是現在離開,本座就當今天的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震驚!完全的震驚!

所有聽見玄幻話的人都直接呆滯了!

"這子是哪里來的膽子,居然敢出這樣的話來,難道是嫌命長了!"

"天師,看來那子並不打算接受你的好意啊.若是你不成的話,不如讓本宗試試,或許不用你和那子虛與委蛇,本宗便能把寶物從他那里給掏出來."羅鵬刺耳的聲音響起,立時就讓大方等人生起了一絲不愉的神色!

"天師,既然這位友如此狂傲,不願聽你好相勸,那便算了吧.天師已經盡了義務,諸位同道都看在了眼中.不會有任何人你一句不是的."大方淡淡一,冷冷得瞥了一眼羅鵬之後.就也朝著玄幻和張印所在靠了過去,話間,竟是想要直接對玄幻下手了!

"本座今日不想與你等動手,最後給你們一次忠告,自己離開,本座就當今天的事沒有發生過."當這句話再一次從玄幻嘴里冒出來之後,就像捅了馬蜂窩一樣,所有人都開始搜腸刮肚得對著玄幻挖苦了起來!

只有張印和他的家人!他們是知道玄幻的神奇的!縱然所有人包括他們在內.都不相信玄幻還有可能在眾人脅迫之下保下寶物,就算是馬上有外力插手也絕沒可能!可是他們心中依然有絲絲的顧慮!玄幻不是傻子!而他敢出這番話來,自然是有把握的!

"哼!貧道在修行界中打混了數百年歲月,能對著貧道這般話的,現在都已經作了古.輩,貧道今天就見識見識,你到底是哪里來的底氣!不要以為有了一二手段.就可以看天下同道,自以為是無敵了."大方指尖元氣流動,動作間,瞬間突破空間的限制,狠狠抓在了玄幻的手上!

"滾!"

一聲斥責之後,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對于所有人來就都是一個神話了!

堂堂大方道人,昆侖派掌門的師兄!名震修行界數百年的高手!竟然就被所有人眼中一個得了些許好運的後輩揮手拍飛了!

若不是知道大方道人的秉性,生來最重自家那張面皮,就算這一幕是真實得在他們眼前發生,也不會有人相信這會是真的!他們只會認為.這是那大方道人為了得到靈湖秘境里的至寶而和那輩演的一場戲!

"噗!"一口精血!大方道人面如金紙,竟拿不出半點力氣來阻止自己倒飛的趨勢!成了水中落花.只能任憑擺布,和凡人無疑!哪里還能夠看得出半點修行界頂尖高手的架勢!

何其可憐!

何其可怕!

"漫今日本座根本沒有得到過什麼寶物,就算本座真個得到了,難道你們還以為能夠從本座手上拿走,真是可笑."玄幻終于慢慢轉過頭來,看向面前這幾個已經完全換了模樣的人,"本座前時已然了,今日不想動手,可你們偏偏不聽,以為自己幾人聯手,天下就根本無人敢忤逆你們的意思.如此,本座少不得是要自己動手留一片清靜的了."

話音一落!秋風掃落葉!所有的東西,不管是人也好,法寶也罷,都被玄幻揮手間,向靈湖秘境之外掃了出去!一樣的下場,一樣的結果!方才大方經曆的場面所有人都同時體味!但現在所有人都已經沒在管自己受創有多嚴重了!

大方道人身為修行界修為最高的人之一,他的修為已經是整個修行界共知的最高層級!自明斬龍之後,地星無仙!到了大方這一步,除非有逆天的造化能夠飛升上界,否則便只能永止于此境!

那既然方才大方,以及那幾位修為和大方彷佛的人都沒本事將其他人忽視,現在更是和他們一樣成了風中殘葉,那這個根本沒有被他們放在眼中的輩又該是什麼修為!

仙人!

自明戰龍之後,這世間出現的第一個仙人!

不過,當眾人費盡了能夠使用的所有力氣,朝著那個今天他們已經看了許多次的身影所在方向再次看去的時候,他們臉上的驚駭瞬間升級!因為,當他們以為所有人都是一樣的待遇的時候,居然還有一個人紋絲不動得站在原處!

"什麼時候仙人也這般不值錢了!一次靈湖秘境開啟,竟然就可以遇上了兩個仙人!"

"若是本座所料不差的話,你便是那未央宮當代臥龍了吧."玄幻這話雖是問句,可話中肯定,根本就不是在發問的口氣!

"未央宮臥龍先生!怎麼會是他!"

"聽聞這靈湖秘境出世就是你算出來後,再宣揚得整個修行界盡知的.本座真個好奇,雖然這靈湖秘境在本座眼中不過是孩子過家家的布置,但是以你的修為,想要把此處出世種種算清楚,還嫩了一點.你能不能一,你是怎麼將這件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的."玄幻面無表,一步步得朝著那僅剩的一人走去.

一人之勢,壓過方才千萬眾人!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因為不管你與不,本座今日都不會放過你.畢竟,一個人族得了遠古妖族天庭傳承,然後在人族修行界闖下偌大名頭,三兩語,便可以讓整個修行界跟著自己的念頭打轉.對這件事,本座的興趣更大啊."

上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寶華沖牛斗     下篇:第五百七十九章 翻天印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