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七十九章 翻天印下界  
   
第五百七十九章 翻天印下界

淘書中文網

"遠古妖族天庭傳承"

那些被玄幻隨發了的人,雖是離著此處越來越遠,可是因為玄幻的心思,他們依然能夠清清楚楚得聽見玄幻想要讓他們聽見的聲音清晰至極或許有許多人靠自己的神通法力都還不一定能達到這個效果

"你能不能告訴本座,你身上的妖族傳承到底是自己得來的,還是你未央宮一脈相承的呢"

玄幻終于來在了那人面前,看著他羽扇綸巾的裝束,其實已經用不著他開口來些什麼了這一身意味著什麼,或許玄幻比面前這人自己都還要清楚得多

"怎麼,本座給了你這麼大的面子,你就真的不願意"看著那人始終泰然的姿態,玄幻居然還來了一些興趣原本他只是打算將這未央宮當代臥龍的底細揭穿,給整個修行界增添一點樂子至于是否能夠問出未央宮一脈背後的隱,諸如以這臥龍的道行為什麼能夠算得出這靈湖秘境的存在一類,玄幻真的沒有在意

"地星被封之後,上界有命,此間無仙,任何膽敢觸犯此律的仙人都已經形神俱滅在下也十分好奇,上仙是怎麼出現在地星之上的到底是近日才降臨地星,還是在明之前便已經來到地星,只不過在那場上界對地星的清理之中躲了過去,一直到最近才因為這靈湖秘境出現的呢"

又是一奇在眾人心頭炸開玄幻已經被他們確認為了仙人而未央臥龍因為一直以來的名頭,也已經被他們排除仙人之列而未央臥龍現在,居然敢以凡詰仙

"他難道真的得了那遠古妖族天庭傳承不成所以才敢如此藐視仙家之威"眾人之前雖然聽見了玄幻的話,可是並沒有覺得這話有多大的可信度但此刻未央臥龍的表現,已經漸漸坐實了玄幻對他所下的結論

"哦沒想到你竟對仙家之事有如此見識,看來還真的是個有心人啊可惜,本座的來曆,又豈是你能夠知曉的原以為你是個有趣的人,沒想到也是一如眾人的自作聰明,掃興掃興你也跟著他們一起去"

玄幻見著這人自以為是的做派之後,忽然就失去了想要繼續下去的興趣這人現在,在玄幻眼中連用來混時間的資格都沒有了

"晚輩不懂事冒犯了道君,道君寬容大量,又何必和晚輩計較"玄幻揮手之間那未央臥龍不僅沒有被一舉打飛反而還像是換了一個靈魂開始和玄幻對起話來

聽著這個聲音,玄幻瞬間變臉:"白澤"

"白澤見過玄幻道君白澤向來都知道道君手段通天,便是諸天六聖也不見得就能厲害過道君去如今道君瞞天過海,讓所有人都以為自己還在北溟之中自己卻已經換個模樣降臨到了這地星之上,走出樊籠,這匪夷所思的手段,環環相扣的布局,白澤果然沒有看錯"

從見到這未央宮臥龍的第一面起玄幻就知道他是個什麼來曆了他本不想去管這到底是因為什麼緣由,妖族居然都可以在地星這個地方堂而皇之得傳下自己的道統了,但沒想到隨意而為之下,竟然就把未央宮一脈的老祖宗給引了出來而見見白澤便也罷了,這不過早晚的事,可是白澤現在出口的這番話,聽著就有些大大的不對勁了

"道君莫急動手此不過是白澤在傳下傳承功法之時一並留下的一絲神念而已,自地星被封之後,就斷了和本尊之間的聯系如今現身出來見道君一面,是已經耗盡了元氣,不會再留于世間,道君大可不必擔心,會因此就露了自己行蹤讓那些被道君瞞住的人知道了道君的消息"著話,那未央臥龍忽然身子一軟,直接癱了下去,然後白澤的本來身形出現在原處帶著百般糾葛的神看著玄幻

"當年不周山天穹之下,二位陛下一時沖動就此和道君結下不解之因果,然後一切種種,終至妖族于大劫之時罹難白澤本來是恨道君的,若是有一絲絲的可能,白澤拼了老命不要,也定然會給妖族,給二位陛下報仇可是白澤愚鈍,不管是修為還是算計,都差之道君遠矣到了太子殿下被娘娘托付給道君之時,道君居然不計前嫌,不僅真心教導太子成道之路,而且還服妖師,庇佑萬妖,如此胸襟,白澤是不敢再提報仇二字白澤本以為此生之事就此定下,妖族縱然是失了天地主角氣運,但是能夠保住血脈不失也已足夠可惜,宇宙突變,煞劫降世,眾生曆險,天地都在其中,逃不得,躲不掉莫可奈何"

白澤話之時,眼睛始終注視著玄幻,那視線中的光芒,從緊張,戒備,終于變幻到了解脫可惜,當他一直把這話完的時候,等著他預料中的事降臨的時候,玄幻竟然還是那般靜靜得站著,沒有絲毫的動作

此刻,他終于發現了一點大不尋常的地方

"道君難道就看不出白澤之前是在拖延時間,好將道君出現在地星的消息告訴本尊知曉"白澤一點都不相信以玄幻之智會看不出他的那點動作可這位道君卻沒有半點的阻攔,這就真個奇怪了若是被那些人知道了這位道君在地星之上出現的消息,對他來,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他居然就真的不管我做了些什麼,難道他根本就不怕被人知道他出現在地星之上的消息,或者他有把握我根本不可能把這消息傳出去可我剛才已然將消息傳出地星,要不了多久本尊便能知曉,難道他還敢去到地星之外阻攔不成要是那樣,我傳不傳消息都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啊"

就在白澤絞盡腦汁思慮其中緣故的時候,一個他已經淡忘的荒謬念頭,忽然在他心頭出現

"難道,太子殿下當初的都是真的"

滔天駭浪瞬間翻騰而起白澤此生最大的驚訝當場發生但,這吃驚方才出現,便瞬間泯滅一個彈指,白澤的這一絲神念及活生生得在玄幻面前成為虛無甚至連把他方才所想散出去一點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你在怕什麼,就算今天白澤沒有把他想的話完這也不過就只是一絲神念而已,等到他本尊知道我在地星出現的消息,莫非我還不能從他本尊那里聽到未盡之不成"對于白澤的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玄幻雖然心湖不定,但是在經曆了最開始的波瀾之後就再沒有半點滯礙了

對于玄幻的問話這靈湖秘境沒有任何人回答,只有那還在昏迷之中的未央宮臥龍飄在半天云上,空空蕩蕩,此此景若是有人見了真的會心神不穩

"宇宙突變,煞劫降世若是你真的要攔,為什麼不把這話也一起攔下來,難道你不知道,就只是憑著這些只片語我能想到的東西也已經足夠抵得上白澤沒出來的內容了"玄幻慢慢動作,載著未央臥龍的那片云彩就追隨大流而去,此處,真的就空得可怕了靜寂默死天地本來的顏色都彷佛成了無,就連玄幻分明是站在那里,也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樣

"要不了多久,那些個洪荒中的熟人們就也會知道我在地星出現的事,或許為了北溟之中的那一個我,他們不敢隨便抽身但是至少總會有那麼一兩個夠份量的人來和我見上一見希望,你能把這些人也一並攔下來,否則的話,你的算盤可就要白打了"

此隨風飛揚,每一個字都好似凝成了實質每一個字都沉重如山,壓得整個靈湖秘境都停止了運轉

"唉"

歎息聲起,冰雪消融

不知從何處來,不知往何處去

玄幻沒想到自己在一開始根本沒有放在眼里的靈湖秘境一行,到了後來竟然會漸漸變化,讓他越發不敢忽視,直至到了現在這個連他都無法確定自己受了多少影響的地步或許他也沒有受到一點的影響,那心湖生波,不過其中應有之題,從他回到現世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准備,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已經能夠接受,覺得理所當然,怎麼也不會有半點吃驚了

"老三你終于來了你要是再不來的話,我們可就要叫救命了"老大三人正在玄幻將他們放下的島嶼上欣喜無窮,雖然是著急,可是在他們身上哪里看得到著急的樣子也是,不管是誰,忽然踏進了一個自己從來不敢想象的天地的時候,什麼事都需要靠後了

看著面前三個身形狼狽,但是卻精神十足的人,玄幻微微一笑,便來到三人身邊,哪里還看得出方才他還是一副陰沉似水的嚇人模樣

"我倒是還想再晚點來,等到你們叫救命了就把你們的可憐樣錄下來,然後好好敲詐你們可惜的是現在這靈湖秘境的大門就要關了,要是再不走的話,就要在這里面等上一千年才能離開,我可不想這麼久時間都看不見外面的花花世界"玄幻就像看不見三人現在正在手上顯擺的東西一樣,伸手一指秘境外面方向,"當然,你們要是想要留下來的話,我也不反對,一聲,我也不浪費時間了,立刻就走"

"嘿我老三,你是不是要和我們裝你再敢裝一下試試,看我們今天能不能好好得收拾你"老大霸氣揮手,三人直接就將手中之物立在了玄幻面前揚起漫天塵土

一把芭蕉扇一個黑葫蘆一把碧洞簫

"看看怎麼樣好東西啊我們這一次跟著你進來,沒有白跑一趟老三你也不用羨慕,回去之後我們會好好得慰勞慰勞你我們都已經好了,不管怎麼樣,都會讓你仔仔細細得把我們的寶貝看一看,過過眼癮的"老大三人雖然佯裝出來一副人得志的模樣,可是他們如此,也不過想要盡力表達他們的謝意罷了若不是玄幻,他們怎麼可能回會得到手中的法寶又怎麼可能會有那般天大的機緣

一切都是因玄幻而生,如果玄幻開口,他們可以毫不猶豫得做任何事,就算把手上的法寶送給玄幻也無二話而這,也是他們能夠想到的最好的感謝玄幻的辦法可是既然玄幻在見面之後就直接表現出了對他們手中寶物的淡漠,很明顯這條路是行不通的了在暫時沒有好的選擇之前他們只能將這件事暫時壓下放浪形骸一番,不過他們四人之間慣常的玩笑,明他們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把玄幻放在了不一樣的地位上

大家從前是什麼樣,現在就仍然是什麼樣一切,盡在不中

"都一邊去看你們那副可恥的嘴臉真是浪費了國家對你們十幾年的教育還能有點素質不我強烈得鄙視你們都給我站好,回去再教育你們,省得日後把我們寢室的臉都丟盡了,讓人看我的笑話"

"老三這一次我們可不要你帶了哈哈,我們也能飛咯"

老大三人把手中法寶一扔,那三件法寶便兀自變大,三人縱身一躍,就已經穩穩地站在了上面然後呼喝一聲,三件法寶便帶著他們朝天而起

"怎麼樣啊老三我們可比你享受多了要是你開口服軟,幾句好聽的,我們就開開恩,順道載你一程"

"懶得搭理你們"玄幻話音一落,就已經坐在了老二的葫蘆上,"的們,都給老爺快著點,要是誤了今天的晚飯老爺就扣了你們今天的工錢走著"

芭蕉扇黑葫蘆碧洞簫三件法寶都是玄幻親手煉成若是論對這三件法寶的了解的話,他絕對是這世上第一人便是現在這三個命中注定的法寶主人都比不上

當老大三人一路嬉笑得從那白玉牌樓里面出來的時候,看著眼前黑壓壓一片的人群,他們立刻都笑不出來了

"我,這是怎麼回事不會是什麼爛俗節要發生在我們身上了"老大三人嘴角眉腳不停跳動,就連最基本的事都沒有注意到他們以為這些人都是在打算著想要把他們的法寶奪去,卻沒有發現人家根本就沒有看他們,而是在看著他們身後不動如山的玄幻

一陣無沉默對峙之後那人群之前的七人相互看了看,終于鄭重無比得朝著四人飛了過來剛到面前老大便將芭蕉扇擎在手中,擋在玄幻三人身前:"我警告你們,要是你們敢在上前一步,就算你們都是前輩老人,我也會不客氣"

眾人這才發現,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除了玄幻這個凶威滔天的上界仙人之外,還有四個看著和仙人一般大的年輕人以及三件寶光流動的至寶

此次靈湖秘境一行,眾人剛進去不久,還沒把各自面前的禁制破開多少就被那沖天的寶光吸引,然後就直接被玄幻一掌打了出來所以,眾人之中從靈湖秘境得到了好處的人少之又少現在看見那三件分明出自靈湖秘境的至寶,眾人眼睛都開始發綠若是在不識玄幻之前,就算這三件至寶是在大方等人手中握著,一些人都還敢打些歪主意可是在知道了玄幻之後,就算那些壽歲將盡,打著白白等死還不如拼一回的主意的老怪物都不敢有什麼妄念了

仙凡之別,就是天塹

"我等不知上仙降臨,多有冒犯,還請上仙恕罪"大方一拱手,他們七人就領著在場所有人齊齊一喝,躬身拜下

老大三人又傻了

"這是個什麼況,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勁啊""是啊,咱們就算現在不同了,可是他們也犯不著這麼恭敬我們啊""難道他們根本不是沖著我們,而是為了歡迎別的什麼人我看電視里面那些什麼大高手到來之前,別人都是要提前擺好架勢,不能失禮的""可是這兒除了我們之外,也沒見什麼大高手要來啊"

三人現在畢竟和之前不同,不至于見著什麼都會呆若木雞一陣窸窸窣窣之後,忽然就齊齊望向身後巋然不動的玄幻他們忽然想起玄幻之前那句被他們當成了玩笑的話

"就算這里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我的對手"

"上仙我等失禮于前,幸得上仙寬宏大量手下留,只施懲,未降大誡,才能留得性命,還請上仙移駕建木宮,給我等一個改過的機會"

玄幻嘴角一絲冷笑緩緩睜眼朝面前大方道人,建木宮人,張天師等七人看去每一人在觸及到玄幻的視線之前都迅低下頭去根本不敢和他片刻對視就算是那大方,在有了些底氣之後依然在短短瞬間就敗下陣來

"改過,哼你們的作為若是能夠稱得上是改過的話,那本座豈不是成了瞎子和傻子了"

"動手地星之上根本容不得仙人"

那未央宮臥龍忽然在人群之上出現,手中一把令旗一搖風云聚二搖天地動

在場所有的修行之人在那令旗的指揮下身上法力洶湧,轉眼間便布下一座大陣天羅地網一般把玄幻和老大三人圍在了大陣中心

"天路封地路閉從此地星無仙此天地之旨意我等絕不可給地星招來大禍聽我號令,封仙大禁起落"

適才還是一臉恭敬的大方道人現在是帶領身邊七人手結蓮花寶印,各據一方在陣中起陣誓要把玄幻在地星的腳步永遠停在這里至于老大三人,他們何時關心過這三人的死活

當大陣成湖,禁制成蓮,元氣由虛而實玄幻和老大三人被完全困在了封仙大禁結成的七品蓮台中時,所有人才收回了自家的法力而這時候除了大方這七個修行界有數的老資格外,其他所有人已經連站都站不穩了

"此封仙大陣在明斬龍之時就建功無盡,我等後輩雖然不肖,只能結成七重封禁,但是已經足以將上仙困上些時辰待我師弟從玉虛宮中請來打神鞭,便送上仙回歸上界"

"老三,這是怎麼回事啊這些人怎麼就把我們封印起來了啊"老大三人還沒從大方道人對玄幻喊出的那一句上仙里清醒過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被關在了牢籠之中,還被所有人當成了猴子一樣圍觀方才還是意氣風發現在卻成了階下囚,這瞬間的轉變,落差實在太大了

"放寬心,這不過就只是一群跳梁丑罷了,我們再等等等到他們人齊了之後,我們好把他們一並打發了,省得兩邊跑,麻煩"那封仙大陣在玄幻這個可以獨自一人布下完整周天星辰大陣,陣法造詣無人可比的人面前不過就是孩子玩泥巴一樣的簡單把戲而已若不是玄幻想要等些人來,這樣的東西想要在他面前連成形的可能都不會有

"嗯"

老大三人聽了玄幻的話只會寬心,而那外面的人聽了玄幻的話,卻是揪心了

"封仙大陣乃是天庭所賜內具無上天威凡成就仙道者,遇陣必降威能無方上仙還是莫要為了此時的一點顏面,就誇下海口,不然待會失的顏面只會多"縱然局勢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依然無人敢對玄幻有半點不敬此既是因為未將玄幻送出地星之前,他們不知最後結局是否會如他們所願,若然到時發生了意外,玄幻脫困,定然會因為眾人不敬而尋麻煩,沒人敢賭再者,也是因為,眾人敬畏天地之心

"師兄"就在那建木宮人話音落地之時,又有一個人影從陣外走到大禁蓮花之前,對著大方一聲招呼,讓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

"昆侖大無掌門到了"

"打神鞭呢是不是也請來了"

"師弟"大方見到大無,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可是大無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又把這口氣提了起來且心加惶恐

"師兄,方才上界祖師降下法旨,讓我等先把這位上仙就地鎮壓,連翻天印都賜下來了"

"什麼"

上篇:第五百七十八章 秋風掃落葉     下篇:第五百八十章 七寶樹臨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