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八十二章 風吹云霧散  
   
第五百八十二章 風吹云霧散

"李玄?"這兩個字就像是帶著不一樣的魔力,當老二聽見的時候,腦海深處竟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沖出來一樣!可是,一層無形卻真實存在的薄膜,將這股悸動死死壓住!

"你又是哪門哪派的長老!要是想要阻攔我們去救老三,你就直接動手!少用這麼下賤的伎倆!"老大將手中芭蕉扇一展,老四將手中碧洞簫一豎,瞬間就攔在了老二身前!看這表現,誰又能夠想到,只是在短短數個時之前,他們還只是茫茫塵之中的一個尋常學生!

純陽看著面前三人的動作,眼中神色複雜到了極點!他找這三人已經不知找了許久,上窮碧落下黃泉!耗損了無窮心力!卻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和他們相見!而且,還是在玄幻忽然在地星之上現出蹤影時,和玄幻一同出現!

"師尊,真的從北溟之中出來了嗎."

金銀兩色交織!元氣凝結!殺氣縱橫!

忽然諸般法寶之像轟擊,忽然星辰隕落大地!

這個外面人根本看不見的地方,已經被玄幻和准提給填滿了!

當准提身後的七寶妙樹終于慢慢回歸原樣,被主人持在手上的時候,兩人才暫時停住了片刻!

而此時,准提一十八臂,二十四首的金身,已經殘破不堪!那些不是真形的法寶,一件件也都已經消失不見!反觀玄幻,除了身上衣服濕透之外,就再無任何的損傷了!

光芒一閃,准提金身再度複原,只不過此時金身之上的光芒卻是已經不如之前那般神聖輝煌!

"道友的手段不是無窮無盡嗎,為何今日僅止于此.若就只是這樣的話,道友想要毀了本座金身,怕是不可能了."

"哼,你這金身不過是借著地星之上的香火願力而成,而且還不全是你的,如此駁雜不堪.值得我用幾分本事!"

"若本座金身真是如此不堪的話,道友你又豈會為了如此不堪的一具金身而累成這副模樣.但是如此也對,道友你現在這副軀殼,不過和本座借香火願力鑄就的金身相同,都只是假托不是真身.道友若還是那般厲害才真的奇了.但是本座與道友有一點差異的就是.本座這具金身,便是沒了也無傷大雅,可若是道友沒了這副軀殼,那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有一樣的機會了!"

勢若奔雷驚鴻!由靜而動.不過一瞬!七寶妙樹已經照著玄幻面門打了下來!攪亂了浩瀚元氣!奪去了漫天光彩!

"你還是這樣的想當然啊."

時空停止!

面對准提無邊凶猛的一擊,玄幻只是在身前鏤空球上輕輕一點!三百六十五顆星辰出現!

周天星辰大陣!

是又不是的洪荒四大殺陣!甫一出現,就讓這片星空下的一切停止!七寶妙樹!准提金身!空間!時間!無一例外!

"我就借你之口給那幾位帶個話,若是你們還想要真的解決掉此時的難題,就少來地星煩我.不然的話,後果絕對會比你們想象之中的嚴重!"

准提還要再辯,可是玄幻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操起手中球就對著他金身砸去!只是一碰,那金身就散成了漫天金粉,裹著七寶妙樹不不願得往陣外飛去!

"道友,看了這麼久,准提都已經走了,難道還不願出來."等到准提金身徹底消失.這陣法之中就只剩下玄幻一人之時,那三百六十五顆星辰依舊明亮,照出了一直都在此地,除了准提和玄幻之外的第三個人!元始天尊!

所有人都知道,玄幻忽然在地星這麼一個特殊的地方出現意味著什麼!這件事對于整個天地的重要性更是毋庸置疑!玉鼎十人攜帶兩大聖人成道之寶前來.准提附著神念,以地星佛門香火為基鑄就金身親至,沒道理元始天尊不來!尤其,就像是玉鼎六人心中所想的那樣.玄幻之事,終歸還是道門的家務事!如此.三清聖人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不可能還比不上准提!

早在元始天尊現身的第一時間玄幻就已經發現了他的蹤跡,只不過既然元始天尊自己隱身在側,也不像是想要趁著玄幻和准提纏斗的時候趁機偷襲,玄幻就也隨著他了.

元始天尊在現身之後,就靜靜得注視這玄幻,那眼中的驚疑之重,大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了!就他方才所見,玄幻這些表現或許可以是正常,但也可以是太不正常了!正常,那是因為玄幻在發生大變之前一直都是這個模樣!不正常,那是元始天尊在經曆了許久玄幻另一個模樣之後,都已經快要忘了玄幻曾經是這個樣子的了!

"道友紆尊降貴,降臨地星,難道就只是為了看看貧道而已,不准備些什麼."玄幻豎手揖禮,雖換了個面貌,換了身行頭,可是這般熟悉的場面,分明就和從前一般無二!

"你到底是誰."

"這一點,道友難道還需要貧道再次解釋嗎."

"自然.若你不,今日本座就要親自試一試了.本座可不是准提,只是鑄造了一具金身而已."右手一伸,那三寶玉如意就憑空掉落!大有玄幻不開口,便要直接動手的架勢!

"貧道若不是玄幻,那又還能是誰."

"你是玄幻,那北溟之中的那人又是誰."

"這,可就要問你們了.難道鎮壓了這麼久的時間,你們都還沒有弄清楚那人的底細."

"正是因為我們已經弄清楚了那人的底細,所以本座才會問你,你到底是誰!北溟之中的那人,絕對是玄幻無疑!他既是玄幻,你又是從何而來!當日大變,玄幻一干分身,化身,盡數被他親手所斬,舍他之外,世間再無玄幻!你又是誰!"

沉默!無!震撼!

玄幻現在絕不像是他表現出來的這麼鎮定!那不斷收縮的瞳孔,已經明顯得明了一切!他真的沒有想到,事會演變到這個地步!不僅要殺自家親傳弟子!還一掌打傷了不周山靈!甚至還將自己所有的化身和分身全數滅殺!這些,便是以他的心性.都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當日大變,無人願信那人是你,可是後來一切種種,讓我們不得不信!大兄為了確認真偽,還不惜自損道體.可惜.結果依然如是,沒有任何的差錯啊."元始天尊將三寶玉如意托在掌中,盡管沒有聽見玄幻回話,現在卻也沒有立即向玄幻動手.反而好似朋友閑聊一般,對著玄幻絮叨了起來!

"這地星卻也是個神奇所在,當年洪荒大地被打得支離破碎,老師讓我等再造山河,這地星卻是老師親手所成.大兄看出了此地孕化道德,知曉內中定有莫大造化,故而降下化身,烙下道引.我與三弟雖然也有此心,可是聖人氣運廣大,地星能承其一便已至極限,就只能棄了此念.卻沒想到在大兄從地星回轉之後,這地星之外竟然慢慢形成了一層屏障,好似自然天成."

"這屏障起初並無任何神奇之處.我等便也沒有放在心上,後來不久,便是道友大變,也根本顧不上此間事.卻沒想到,這屏障慢慢演變.到了後來竟成了今日這般模樣,和整個地星融為了一體.根植地星之上,給地星生出無窮限制,到此時都無人知道實數.發生了這樣的事.要是還這屏障只是自然發生的話,怕是誰都不會相信了.可是有北溟之上的事牽制,加之這地星沒有什麼天大的變化,我等就也將此事放在了一邊,隨其流轉.直到今日知曉道友出現,我等才明白,原來那屏障竟是為了道友.算計如此深遠,布局瞞天過海,讓所有人都自閉了雙目,道友手段,佩服,佩服."

"我卻不覺得,此事有何算計可.就連道友弟子都,若是想要不被那屏障鉗制,大不了毀了地星重造就是.反正以聖人無量手段,定是不會讓地星之上的生靈有任何的閃失的."

"他們才修行多久時間,能夠看到道友幾分的心思.這地星乃是老師親手所造,便是有一絲一毫的損傷,都是我等對老師不敬,何況徹底毀卻此等大不敬之舉.而且,這地星的地軸已與道友星辰果樹枝干融為一體,漫移動,便是碰上一碰都可能讓其毀去.那可是世間最後一點尚未消亡的星辰果樹,若是沒了,整個盤古世界的元氣都可以是有出無進,離干涸之日都不遠了."

"咚!"玄幻心髒差點就從胸口沖了出來!這都是怎麼回事!連星辰果樹都被毀了!那可是早已與盤古世界長在一起的!除非盤古世界毀滅,否則連一枝一葉都不會損傷!現在,竟然就完全毀滅,只剩下地星地軸上的最後一截了!

"嗯!"看著玄幻的表現,元始天尊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玉鼎因為身份不同,對玄幻的所知有許多都是從別人那里得來,並不是自己和玄幻接觸所得,那玄幻只要有一點和他所知的不同,他都能夠輕易發現端倪.而元始天尊不同,在道祖尚未成聖,從玉京山上的時候,他兄弟三人便已經和玄幻熟識,及至後來無數變故,他對于玄幻的一切演變都有清晰明了的感受!

所以,不管玄幻身上發生了什麼,他都可以順理成章得接受\今日他見到玄幻的所有動作都有些不同,讓他生出了一些別樣的想法,可是,他並沒有排除這是玄幻故意裝出來的樣子!直到現在!看玄幻模樣,分明是完全不知道這些他親手做下的事!

"難道大兄當年的猜測還能是真!但為何會相隔如此久遠的時間!但,此也當不得萬全把握!"

從元始天尊嘴里知道連星辰果樹都已經毀了之後,玄幻便盤坐在了虛空之上,定定得看著周遭三百六十五顆星辰出神!周天星辰果樹乃是他伴生之寶,是他的天大底牌!亦是他第一件完全煉化的法寶!伴他在無垠星辰海中俯瞰周天!助他捉星拿月,掌控星空!若不是因為此寶已然不能再進一步,此寶絕對是第一個被玄幻用來斬出分身!于他,意義非凡!

可惜,毀了!

元始天尊剛要些什麼,忽然臉色一變,生生止住了話頭,然後仔仔細細得打量了玄幻一眼:"今日.便到此為止,不管你是誰,但願,你不是他."

話音落地,元始天尊便失去了蹤影.獨留下玄幻.不知已魂飛何鄉!

"我不是攔著你們,只是就算我讓你們過去,憑你們幾人,你們能找得到人嗎."純陽笑著打量眼前三人.雖然現在這三人已經沒了從前的修為和道行,可是如此青澀而又好玩的一面,卻比那般模樣更加難得!

"呃!"老大和老四兩人這才反應過來,他們現在眼前能夠看見的人之中,根本不見玄幻的影子!而這些人既然都圍在這里.那就表明地方沒有錯,玄幻定然是在這里,只是他們看不見罷了!

"不過就在那邊陣法之中,你以為能難得到我們啊!"就在這時,老二忽然從後面開口話,老大,老四神色一凝,卻不知道老二什麼時候也有了這樣的眼力了!他們之前才對過彼此所接受的傳承,大家雖然各有差異,但是內容其實相差並不太大.而其中絕對沒有涉及陣法一道!

純陽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知曉是自己方才那番話讓老二腦中的記憶冒出了一些.伸手虛指:"就算你看出來了人是在那陣法之中又如何,你有把握自己能夠進去嗎?你就算能夠進去,你能夠保證自己不成為累贅嗎?"

只是簡簡單單兩個問題.老大三人都被問得啞口無了.但是轉瞬,老大把手中芭蕉扇一搖,一聲大喝:"你想要讓我們放棄,還早了點!管你些什麼.我們都要試一試才行!"三人作勢就又要沖著那陣法所在飛去!

純陽把手一攔,又是一笑:"你們要過去也行.只要你們能夠讓我退一步,我就讓你們過去."

老大三人臉色一變,各自將手中法寶把住,雖然知道面前這個人不簡單,但是為了自己的目標,他們也沒有絲毫的膽怯!

但就在他們要動手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陣驚呼,連純陽都扭頭看了過去.然後就看見一捧金粉裹著七寶妙樹從陣法之中飛出,一陣金光過後,帶著釋門四人就消失于天際!

"七寶妙樹!准提金身!"這一下,換成純陽臉上浮現憂色了!

"走!"大一揮,純陽不僅不再阻攔老大三人過去,反而帶了三人一程,瞬間就跨過了長長的距離,來在了玉鼎六人面前!

"純陽師兄居然也來了!"看著純陽忽然出現,玉鼎六人臉色都有些不自然.而在看見了老大三人手中所持法寶之後,臉上更是一片驚訝之色!

"這三人是!"

"昔日闡教十二金仙又再聯手,降臨地星,這樣的事難道諸位師弟還以為能瞞得住."

"哼!就算你來了又怎麼樣!找到了他們三人又怎麼樣!心又要再挨上一掌!"黃龍臉色不忿,他與純陽之間,可不僅只是停留在相互看不順眼的層面上!

面對黃龍之,純陽只當沒有聽見,玉鼎剛要緩解局面,就忽然發現自己手中三寶玉如意已經朝上空陣法飛去!

"師尊竟然也來了!"這世間若是還有誰能夠從他手里把天尊賜用的成道之寶拿走,就只有元始天尊一人而已了!

純陽瞬間臉色再變!

兩大聖人齊至,會發生什麼,根本不是他們這些未達境界的人所能夠想到的!

"既然此間事師尊和准提聖人都已經插手,那些事就已經不是我們能夠干涉的了,純陽師兄還是和我們一起等著吧.此事到底都是我道門之事,未見得就真的會殘酷到師兄擔憂的那般地步.而且,據師弟今日所見,道君他,彷佛也不是眾人以為的那般模樣."

"你什麼!"

"道君,道君!你們的道君到底是誰!是在我們老三嗎!"

"他們如果的不是我,那還有誰."

一個聲音忽然從天而降,所有人都齊齊一怔!

"我們的事等我把其他的事料理好了再."玄幻朝著老大三人點了點頭,便越過純陽向著玉鼎六人走去.

玉鼎六人神色戒備之極!若不是方才的傷痛尚未康複,現在他們已經又把架勢擺起來了!

"你們不用在本座面前做這模樣.都走吧,看在元始聖人的面兒上,本座也不難為你們了."話間,玄幻伸手一拋,一方貼著符咒的大印就落在了玉鼎手上."這方翻天印你就給廣成子帶回去吧,省得本座以大欺,要昧下他的法寶."

到底是已經經曆了許多事的人了,雖然有些不明就里,可是玉鼎六人相互間隱晦得掃了一眼之後.就順勢站了起來.盡管身上有傷.可是並不會對他們離開地星造成什麼影響!

方才准提離開之時,直接就把釋門四人帶走,而之前三寶玉如意的異動也表明方才元始天尊確實到了.現在玄幻出現卻未見天尊,那天尊自然是已經離開了!可天尊離開.卻留下六個身受重傷的弟子,豈不是,天尊認定了玄幻不會對他這六個弟子造成任何的傷害!這六人又不是傻子,要是天尊和玄幻之間方才沒發生點他們不能知道的事,打死他們他們都不會相信!

不敢思量其中內.玉鼎六人沖著玄幻恭恭敬敬得行了一禮,就直接離開了!這背後的事,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若是他們妄圖涉足,一個不心,可能連渣兒都剩不下來!

"我不是了讓你們在寢室里面等我嗎,怎麼都出來了,難道你們以為自己已經能夠給我幫手了,還早著呢!"見到玉鼎六人離開,玄幻就朝著老大三人嚷嚷起來.而老大三人還沒答話,就已經開不了口了!

"純陽拜見師尊!"純陽這一跪,不止是老大三人,就連那些個等著看結果的人也全都不知所措了!

作為在地星游戲風塵許久的一位,那些個宗門長老.認出純陽所用的時間比認出那十位的時間還要少!

"你還認我這個師尊."

"若不是師尊,純陽早已魂飛魄散,不在人世,日升月落都與我無關.純陽不敢忘懷."

"便是我要毀了天地.屠滅眾生,你都還認我這個師尊."

"不是師尊.于純陽而,天地早毀,眾生早亡.師尊要毀天滅地,也不過是將那未完的事繼續而已."

"你倒是個好弟子啊.那我問你,云水呢,金玲呢,翠竹呢,孔宣呢,金鵬呢,陸壓呢,荷花呢!他們,現在又在哪呢?你眼巴巴得跑來,仍肯認我為師,難道就不想想他們是如何看我,然後又會如何看你.我傳下云夢澤一脈,卻連根基蓮島都沒人願要,唯恐避之不及,你現在卻還願認我為師,是想報仇來的吧!"

"師尊!"

"滾!"

"好!好!純陽道友,既然你師尊不願認你,你又何必還要死纏著不放呢!不如就像你師弟和師妹們一樣,另尋出路算了.依本將看來,我太陽神宮就很好嘛,羲和娘娘和陸壓太子都已經回歸宮中,有這份香火緣在,若是道友你開個口,相信我主大量,再看在道友你修為尚可的份上,不僅不會計較從前的過節,可能還會賜下高位,難道不比再做這等聲名狼藉的人的弟子強!"

"哪里來的混賬東西!我的事也是你們可以插嘴的!是想死了不成!"

兩道劍光飛舞!虛空之中"鐺鐺"兩聲巨響,便見得數個穿著甲胄的身影走了出來!

混沌鍾!開天三寶!玄幻當年太陽星核之中,錯過不再的至寶!現在,居然又以本來面目現世了!

"道友雖然道行高深,在玄門同輩之中,就算那大日如來也都只是與你彷佛.可惜啊,那都是從前了.自從道友膽大包天,強闖巫族中央大殿,兩大分身被破,修為掉落之後,卻是已經和我這個不名一文的人物差不多了."

"轟!"

那人話未完,身邊眾人便直接被一顆星斗轟做殘渣!只留下他一個因為混沌鍾護佑而幸免于難!但,在此轟擊之下,他那點壓制過的修為根本承受不住混沌鍾反彈的力道!直接就被震碎了形骸!只留下個虛幻的元神,如風中殘燭一般搖擺!

"你是個什麼東西!本座教訓弟子那是本座的事!輪得到你這些陰祟之輩多嘴!想要逞威風,讓你主子教教你再來!"

上篇:第五百八十一章 星珠盡數散     下篇:第五百八十三章 混沌鍾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