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八十四章 玄幻見正主  
   
第五百八十四章 玄幻見正主

畫中畫,局中局.不陷人,人自陷!

以玄幻現在斷點的記憶而論,從他此生蘇醒,再到在江州水下與另一個自己見了那一面,他就已經在心頭有了些預料!或許,現在在他面前發生的許多的事,都沒有真個超出了他的想象!

乃至後來,聽聞自己前有大變,竟要禍亂天地,致使舉世皆敵!現今出現地星之上,諸天修行,天地眾生,都把他當作洪水猛獸一般來防范!誓要在他還未造成更大的災害之前將他鎮殺!羅睺殺他之心不滅!太一亡他之心不死!聖人之意,更是叵測!

其實這些,他也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了!

甚至在知道了自己一個個親手造就,或者親手造化,從死境重新帶到世間,再次賜予生命的弟子或者下落不明,或者已經另投他人門下尋求生路,背叛師門!一干弟子之中,只有一個純陽前來見他,他都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與心傷!

這些,也不過早在他的准備之中!

只有對于那些親近于他,卻被他親傷以及殺害的,玄幻心中倒是有些許的動蕩!初聞之時,心中便有無窮念頭想要宣泄而出,所以才會那一句話都不多,直接將准提金身打碎回去的場面!但,他的所為也僅止于此了!他不敢離開地星去找那些個真正的人算賬,因為,他現在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天地何處都有本事去闖的玄門道君了!

盡管現在他得了身上串珠,讓他能夠接連在闡教十二金仙,准提金身,元始天尊化身面前弄出自己手段依舊厲害的場面,然後將帶著太一神念的混沌鍾封印,可是,這些都不能夠表明,他這一世凡身,已經可以和當年那個天地間有數的高手,便是六聖之中也不見得個個都是他對手的龍蛇相提並論了!

從張印手里接過上界法旨,然後神魂進來其中見到昊天瑤池兩人待他依舊之時.若玄幻心里沒有絲絲的感動那絕對是騙人的.不管是誰,當從前的親善之人紛紛變得行同陌路,都不可能視而不見,只不過,玄幻將這份心思埋得深了,所以才沒人知道而已.

看著面前木盒,玄幻心頭沒來由得加速跳了刹那.然後便還歸平靜,靜靜觀瞧.瑤池望向昊天,昊天微微點頭,瑤池輕輕一笑,然後就對著玄幻道:"師兄,此間事既然已經了了.我們就回去了.這卷軸里存了些桃子,都是我和那七個丫頭親手摘的,就留給師兄你解饞了.""師兄安然歸來便已是最大的成功,其他的事大可不必如何著急.那事既然都已經發生了這麼多年了,多等些時候也是無礙."昊天寶塔一收,終于臉上生出了一絲嚴肅,"許多事.已經發生就發生了,我們終歸不能去逆轉時光讓其改變.師兄曾教導我們,世間之事雖然要自己把握,但是卻強求不得.師兄,我們走了."

落英仍在,桃園芬芳,這長幾旁邊,卻就只剩下玄幻和那個木盒而已了.

"唉.居然讓這兩個家伙教訓了,真是失敗啊,失敗啊."玄幻笑著搖搖頭,終于將手放在了那看似尋常卻不普通的木盒上面.

一捧熒光,域外星空!

在玄幻打開了那盒蓋之後,就立刻從方才那個燦爛世界來到了另一個他十分熟悉的地方,星辰海深處!星辰果樹上!枝枝杈杈.葉大遮天!又有一個巨大身影慢慢在樹上浮現,龍角,蛇尾,一襲星海,卻是他那萬丈龍蛇真身!

"有話就,少在我面前裝神弄鬼.是覺得有意思了怎麼的."玄幻頭也沒抬,只是悠悠得將面前壺盞拿起,自己給自己倒上一杯,就喝了起來."我你也夠可以的,這兒好歹也是兩個人,你就不會倒兩杯啊.""沒長手啊.""哼."爭執不過,那已經變成人身的藍袍道君終究還是自己坐了下來.

"已經好多年了啊,還是你現在的樣子看著舒服啊."藍袍眼神悠遠,人雖在,神識飛,早不知神游到什麼地方去了.玄幻不置可否,只是拿眼打量這已經消失了的星辰果樹.不管是什麼東西,都要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玄幻從來都沒有後悔過聽了道祖的話,把星辰果樹種在了這星空與混沌之間,他只是可惜,星辰果樹為了他盡心盡力了這麼多年,到頭來卻是落得個那般淒慘的下場!

"記憶出現斷點的事,和別人沒有關系."

"我知道."

"你現在知道那些事,不是一件好事.當初在湯谷之外,從燭龍手里得來的東西,就真的是個禍害啊."

"那老東西呢."

"我也不知道啊.因為預感到將有大變發生,而且還是我無法阻止的意外,所以我就在昊天和瑤池身邊留下了這個木盒.給你,也給我准備著.真是奇怪啊,我們之間話居然還要分你我了."

"我們之間,難道就不分你我."

藍袍話音一滯,然後忽然苦笑:"你都發現了."

"我直到現在才發現,你應該嘲笑我了.當初在寢室里面醒來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我到底是從洪荒天地回到了後來,還是在後世覺醒了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記憶,偏偏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會不再是我自己."

沉默!兩人都瞬間不再話了!天知道現在兩人心中是個怎麼樣的震驚!玄幻真的不再是他!若是讓其他人知道了這件事,不知又該在這個本就已經風云變幻的時候,引起多大的風波來!

"你就是玄幻,怎麼會不是呢."

"雖然記憶被封,但是,我還是從別人那里知道了一點消息.當初一場大變,一干分身,化身全數被滅,留下來的那一個不管是本尊還是分身或者是化身,那他就是天底下唯一的一個玄幻,而我,又是從哪里來的."

"他還是這樣做了啊."藍袍一聲輕歎,內中淡淡緒.沒有悲喜,沒有怨怒,淡然如水,淡然得讓人覺得心寒!

"他是哪里來的."

"天地二書未滅的靈性."

"怎麼會變成這樣."

"如果我告訴你,一夢入洪荒,不過是被安排好的一切,你會怎麼樣."

"嘭!"手中玉杯瞬間被捏成齏粉!不用話,這已經足夠表明玄幻的態度了!

"哈哈!你還是不如我啊.當初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還是要比你更厲害一點,直接就把云夢澤給打碎了!"冰寒的口氣,清冷的話語,便是如此,也根本無法想像當時的玄幻心里是個怎樣的氣象!

云夢澤乃是他一點一滴親手搭建起來的自己的家!乃是在他"浩浩天地卻無容身之所"的極度寂寥時,所找到的唯一慰藉!玄幻在洪荒之中大半時候都是一副樂天表現.那不過是因為他不想把心里所想展現出來罷了!若是連他自己都軟弱了,他想要達成心中所想又還能夠靠誰!他始終是孤獨的!要不是後來出現了不周山靈這個為他無私奉獻的血親大哥,就算是有伏羲,玄幻在洪荒中的所作所為,也不見得就會真的只是那樣而已!

不周山靈和云夢澤,以及那個遙遠而堅定的念頭,就是玄幻在寂寥天地間最後的歸屬!偏偏他.竟然親手把云夢澤這個歸屬給毀了!

"大哥一直知道我不對勁,雖然開始的時候還能忍住不,可是後來也忍不住了.但這件事我又怎麼可能讓大哥知道呢,若是讓大哥知道了一星半點,他都可能去找那東西拼命,不值當,不值當."

"所以,你就瞞住了他.連這個木盒都是交給昊天和瑤池來保管.而不是給他大哥."

"那是自然,如果給了大哥,你以為這個木盒現在還能順順利利得回到你手里來啊.大哥的身份雖然瞞過了很多人,但是對于那東西來,並不是什麼隱秘的事,大哥定然會是他它照顧的重點對象.把這木盒交給了大哥,除了給他惹禍之外.保不准什麼時候就被那東西從大哥那里給詐出來了.還是給昊天和瑤池穩妥,他們兩個到底是自家一手帶大的,除了親近之外,而且在我們的事上還比大哥心硬.不會中了圈套,再加他倆身上有諸天氣運護持,可以更加放心."

"你千方百計留下這麼個東西來和我見面,不會就只是想要和我這些沒用的東西吧."

"人老了,而且已經很久都沒和人話了,你要理解一下啊.我留下這個木盒,一則,是為了把這件東西交給你,讓你的底氣能足一點."

道君伸手一攏,這星辰果樹之上的所有葉片就朝他手中飛了過去,然後直接融為一體,變成了一件與夜空一般顏色的長袍!黑得讓人迷醉!

雙手一遞,這件長袍就被遞到了玄幻面前,而玄幻只是伸手接下就再無表示,靜等著道君更多的語.

"你現在除了那串串珠之外,完全就是一窮二白,這件長袍是用星辰果樹所有的葉片,一片一片織成的,你穿在身上,也多些保護,不管做什麼事都安全一點."

"還有呢."

"然後就是另外一件事了.天地二書的靈性,來也是我們弄出來的,所以這個爛攤子到底還是該我們自己來收拾.江州之下給你提的兩個法子,乃是最為穩妥的辦法,可若是實在不行的話,那就只有兵行險招了."

"."

"天地二書的力量強弱,在于它的完整程度.如果你能把天地間所有其余的碎片提前收齊,然後煉化,不得也能反制一二,或許能解此大禍.這是最後的一個法子,不到萬不得已,永遠都不要用."

"難道諸天聖人就從來都沒有想到過這個法子."

"哼,他們倒也是想過,甚至還動手嘗試過,可是,他們根本沒那本事做到這件事.天地二書是何等的神奇大寶,縱然是千萬心,十分戒備,可聖人的意志也都容易淪陷其中,成為傀儡.他們試過一次差點吃虧後,就不敢再起這個念頭了."

"那我為什麼又行,我現在不過只是一個凡人,連原來的元神都沒了,不及聖人的億萬分之一,我如何能夠做到這件事."

"當然是因為……"

沉默!又見沉默!

那藍袍道君一身模樣瞬間改變!雖然還是一樣的皮囊,但是那副神.那副氣息,絕對不是玄幻能夠做得出來的了!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不對的,我自問沒有半點紕漏,就連這卷軸和這木盒也都確實是你親手所留!"

"我方才不是問了,我們之前為什麼就不分你我了,你是如何答我的."玄幻一臉淡然.只是又將長幾上一個玉杯端起,悠悠得滿上一杯,慢慢得送進嘴里.

"我不相信!就只是這麼簡單!"

"你既然占了我的身軀,竊了我的記憶,不,或者一直都在看著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難道你還不知道我做事.很多時候都並不需要理由,只需要一個感覺就行了嗎."

"哼!這話你給別人聽還行,我,打死都不會相信!要是你沒有絕對的把握,僅僅只是憑著一個感覺,你絕對不敢做這樣天大的決定!"

"被你發現了啊."此一出,場面瞬間改變!方才之時,玄幻一身沉重.道君一身灑脫!現在,全都反了過來!道君臉色陰沉如水,玄幻身上,卻倒是沉疴盡去,輕松無比!

"那我就指點指點你,免得你今天被郁悶死了."玄幻端著手中玉杯緩緩起身,"首先.我在江州之下遇見的自己,話只不過了幾句,然後就此消散,那一樣是我親自所留.一樣的是給我送來護身手段,憑什麼你就能和我這麼多的廢話;其二,便真的是我方才問你那句話,若你依然是我,我問出那句話後,不管答案如何,你都不會出那麼無聊而俗套的答案,而是直接給我一個解釋,你真以為我什麼時候都是那麼不靠譜,在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其三,如果這木盒真是在我大變之前就留下來的,那這件長袍就只能是我自己親手弄出來的,可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不可能親手去把星辰果樹毀了,那是我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本,我沒那麼傻."

"當然,還有很多的原因,你要聽嗎.處處都是破綻,若這就是你的毫無半點紕漏的話,那你還真的是很沒用啊."

"嘿嘿!便是你看出來了又怎麼樣!你現在能做什麼!一個凡人神魂!既然都已經來了,那你就別想要走了!只要把你留在了這里,我就可以真個高枕無憂了!那些個家伙,怎麼可能還封得住我!"

"老爺呢."玄幻就像沒看見對方眼中危險的癲狂一樣,只是靜靜得看著對方的眼睛,冷靜得讓對方都忍不住一愣!而在一愣之後,對方直接在長幾上狠狠一拍:"你不是厲害嗎!想要知道那老家伙在哪里,你別問我,有能耐就自己去找啊!不過,你是永遠都沒有這個機會的了!給我消失吧!"

"你真的是很可憐啊."

"你什麼!"

"明明是一個獨立的自我,雖然運數不佳,出世便遭了大劫,可是既然你這靈性能夠將天地眾生都算計到這個地步,那你終歸沒有到毫無前程可的地步.好好的一個出生,如果能靜心修行,得占天地二書傳承的便利,你未嘗不能修成無上大道,那時候,你不是比身為一件法寶好了無數倍去.而現在卻要借著我的身份出現,就算讓你把天地二書修複完全了,你能得到什麼.不過是重新做那一件無知無想的死物罷了."

"轟!"

一道雷霆炸響!云夢神雷!

居然被自己創造出來的功法追著打,這還真是諷刺啊!

"你現在點滴修為也無,那串星珠也沒帶在身上,我看你怎麼能夠抵擋!"

"誰我沒帶在身上的."玄幻淡淡一眼,神魂之上竟然開始有點點光亮冒起,將他整個神魂都映成了銀色!那道君一聲驚呼,連劈向玄幻的雷霆都為之一滯:"不可能!我剛才明明見你把星珠留在了外面!"

玄幻微微一笑,伸手將面前長袍拉起,身上光芒瞬間消失:"你就這麼怕我.我真是好奇,就你這沒用的樣子,怎麼能讓那麼多人都怕了你的."

那人道君哪里還不知道玄幻是虛晃一槍,他根本就沒有把那串珠帶進來!那陣光芒,不過是糊弄人的假東西而已!他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時機!把那件長袍拿在手中之後的玄幻和方才根本是兩個天地的存在!現在休想像剛剛那樣對付他了!而且,尤其是在這副卷軸之中!他一直都沒有徹底弄清楚,這副卷軸除了裝這個木盒與遮掩天機之外,還有什麼別的用處!

玄光一閃,玄幻長袍加身,站在那里,他就已經變成了星空!直接就讓那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雖然玄幻已經不同,而且還讓他吃了這麼一個大虧,但是那道君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放棄!天雷滾滾,早已經蓄勢待發的云夢神雷勢頭更甚,照著玄幻頭頂就劈了下去!

"散."在那人道君吃驚無比的注視下,玄幻只是開口了這一個字,那凶威滔天的雷霆就直接消失了!

"雖然我還不知道你想要從我這里得到什麼,但是,既然之前沒有讓你得到,你現在也一樣休想."

劍指一豎!一道劍影立時凝聚在玄幻指尖!唳嘯一聲,便照著那人道君心口殺了過去!

"鏘!"

劍與劍相擊!三才寶劍!

不過現在的三才寶劍卻不是從前在玄幻手中時的模樣了!為生而殺!殺機最重!生機最重!可是現在,上面已經看不見半點的生機了!得讓人恐懼!這是要多少的鮮血,才能讓這天地間第一道光芒,諭示天地至純生機的劍器,變成這個樣子!

"怎麼樣,你的三才寶劍,我用得還不錯吧!"

"廢物."

玄幻只是淡淡的兩個字,手中劍指再揮,頭頂三把寶劍凝形!分明從前的三才寶劍模樣!再一揮,三劍直接向著那人殺了過去!

玄幻在劍道之上浸淫無數歲月,便是那位手掌誅仙劍陣的通天教主在此道之上都不能與他相比!此一著殺劍,短短時間之內,那人道君還能抵擋一二,可是過了不久,就已經有些顧此失彼了!

"轟!"那人道君直接棄劍不用!他的劍道不過就是仗著三才寶劍而已,在別人面前可能還算得上厲害,但在玄幻面前,哪里還有這樣的優勢!玄幻那三劍,可是自己億萬年領悟出來的三才劍意凝結而成!和真正的三才寶劍的差距,根本不是現在的持劍人能夠體現出來的!

一天一地!一陰一陽!一上一下!兩個巨大無比的圓盤!甫一出現,便將玄幻劍影合在了其中!一次轉動,那劍影就發出了精鋼繃緊的聲音!玄幻念頭一動,那劍影便就此散去,迎來了那道君蔑視,嗜血,狠辣的目光!

"如何,我的這點手段,還能入眼吧."

"廢物."

十指交織如蝶,玄幻身上不見半點異狀,倒是這整個空間之內忽然生出了一陣浩大的力道來!直接降臨在那道君身上,將一切聲勢打碎!

"轟!"一切應聲而碎,那道君忽然一陣幽光閃過,就直直倒了下去,不久之後,就成了一堆灰燼,然後完全消失!而在他消失之前所顯現出來的樣子,已經不是玄幻從前人身之時的模樣!玄幻在瞥見那個模樣的時候,一直保持下來的模樣,也終于改變!那人,他分明曾經見過!就在當初建木之外,三千漩渦世界之中!

龍漢初劫,已死之人!

上篇:第五百八十三章 混沌鍾現世     下篇:第五百八十四章 玄幻見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