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八十五章 羲和作信使  
   
第五百八十五章 羲和作信使

"嘿嘿嘿c,好,好!厲害,厲害啊!果然不愧是被我選中的人!憑著你現在的這些表現,就已經比這世界里的所有人強了!我真的有些想要看看,你到底還能做到些什麼,是不是像你的那樣,最終讓我敗在你的手上!我等著你!不過,要是你不快點動手的話,等到我從北溟封印之中出來了,那時候,不管你做什麼可都已經晚了!"

一陣陰沉而又囂張的聲音從那灰燼之中響起!根本沒有絲毫想要閃避的意思!竟然還繞著玄幻轉了幾圈之後,才從這空間之中飛了出去!

而玄幻,就像沒有看見這一切一樣,就那樣靜靜得站在虛空,看著眼前星辰海,不知是夢還是醒!

"我斬盡自身!不留生機!自絕于世!若還能回還,那天地二書也就只是爾爾!我定反掌滅之!"

"天地之事,不過天地也!"

這便是那灰燼盡去後,玄幻靜默虛空之中,所看見的東西!

"哈哈哈!斬盡自身!不留生機!自絕于世c得很!若我還能回還,那天地二書也就只是爾爾c得很!反掌滅之c得很!你可真是豬啊!明知道是個什麼結果,居然還敢選擇這下下之策!你真以為自己可以一死以謝天下!啊!"當玄幻叫到最後,這整個空間之中所回蕩的已經根本不是人聲了!

玄幻自回到此生以來,心中壓抑的一切,在這一瞬間都徹底爆發了出來!

"是誰!"純陽與老大三人在玄幻神魂進去那副卷軸之後,就一直無得對坐著,老大三人在想著今天發生的事,而純陽卻是在時刻戒備著.玄幻現在的樣子,容不得他不心一點!感覺到黑暗之中有人走來,純陽直接站起身來,攔在了玄幻身前!

今天在地星之上發生的事是不可能瞞得過所有人的.那在明知准提和元始天尊兩大聖人都無功而返,太一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況之下,還有人敢來!這來的,不是傻子就是真正的高手了!

"大師兄急什麼.這地星之外的屏障又不是擺設,但凡任何破開天門,成就了准聖的生靈都不可能本尊降臨,而那些沒有破開天門的,就算是大羅金仙也都必須將修為壓制到天仙境界才行.大師兄手中的劍又不是吃素的.有了這兩個限制,在地星上還會怕別人嗎."一陣低沉的聲音的響起,聽得純陽臉色立刻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他甯願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聖人,也不願意是這個人!

陸壓!

當陸壓從黑暗之中顯出身形,無視純陽殺人的目光,直接看向被純陽擋在身後的玄幻.臉色微沉:"大師兄還是執迷不悟啊,竟然還抱著那個虛無縹緲的希望不放.北溟封印之中的那個就是玄幻道君本人了,那些事也都是他親手所做,這已經是不改的事實,大師兄一直放不下,只不過是自找禍患罷了.巫族中央大殿的事,難道大師兄已經忘了不成!"

一聲厲喝!陸壓竟也不全是奚落和指責.還帶著幾分可惜!

"師尊就是師尊.我這條命都是師尊給的,就算為了師尊賠進去,那是我應該."純陽身形一動,就把陸壓視線完全封鎖.太一一被玄幻封印,陸壓就跟著出現,只要他還沒傻,就想得到陸壓到底是為什麼來的!

看著純陽始終如一的動作,陸壓心中歎息.他豈會不知道純陽這樣堅持是為了什麼!

"我這次來只是想要把叔父的法寶帶回去,並不想要做其他的事,大師兄你若是真個維護他,就讓他自己拿出來吧."

"你又是從哪兒來的,憑什麼打我們老三的主意!"老大三人早在陸壓出現的時候,就已經起身戒備,只不過看純陽和陸壓認識.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開口.但就在兩人話的短短時間,老大三人直接把玄幻圍了起來,連純陽都被隔在了外面!對于這個神仙一樣的人物,就算純陽已經表現出了足夠的善意.連玄幻對他的存在也都點了頭了,但他們終究還是不放心!

陸壓這時候才看向了老大三人,一樣的一眼,一樣的吃驚!

"是你們!"

不可置信得朝著純陽看去,純陽無聲點頭,陸壓再次看來,好一會時間才將驚容收起!而這時候,他看向純陽身後玄幻的目光終于發生了一絲變化!

對于純陽和陸壓之間的交流,老大三人自是看在了眼中,雖然沒有多些什麼,可是手中的動作,心頭對于純陽本就不多的好感瞬間降低,分明也把他當成了陸壓一樣來對待!

老二眼神一凝,一道火光就從他葫蘆里飛了出來!將自己這邊四人一繞,把純陽和陸壓都隔在了熊熊烈火外面!今天經曆的一系列事,已經讓這幾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僅是多了些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手段,還有他們的心也都強大了起來!

"嗡!"

陸壓手臂一揮,一陣狂風便朝著那火焰吹了過來!這被三人拿來作為防備的東西瞬間熄滅!連帶著三人都被吹得迷了眼睛!縱然還想要硬撐,可是身子也已經不由自主得矮了下去!

"啪!"

純陽把陸壓手臂一抓,聲音低沉:"師弟莫要過分了!"

"過分!我今天就是要吹醒他們!都已經死過一回了還要犯傻!他們真當自己的命不是命了啊!"陸壓根本不理純陽勸阻,另一只手臂高高舉起,話間就要再次揮下!

"啪!"一記響亮無比的耳光!陸壓臉還朝著純陽就直接倒飛了出去!連帶著純陽也被拋飛老遠,摔在地上!陸壓滿臉茫然從地上坐起,好像被那一巴掌打蒙了一樣,一時間居然還沒反應過來!直到察覺到身邊有人來到之後,才轉過臉看去!

"啪!"

又是一記耳光!陸壓雙頰血!再次倒地!

"是誰c大的膽子!"

"師尊!"

"你給我閉嘴!"

陸壓嘶吼!

純陽求肯!

最後只剩下玄幻一定江山!

聽見純陽惶恐的聲音,也足夠陸壓從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中恢複過來了!等他反應過來是誰打了自己之後,立刻從地上跳起,凶神惡煞:"你怎麼敢!"

"啪!"又是一巴掌!縱使陸壓已經做好了准備,還是被干干脆脆得打在了臉上!

"啊!"陸壓再一次站起來之後.一聲怒喝,竟然就把太陽神火給使了出來!包裹住了全身!

"啪!"可是,一只白淨的手掌就在他吃驚無比的注視之下,直接伸進了太陽神火之中!沒有絲毫的阻攔,沒有絲毫的傷害,沒有絲毫的停滯,還是那樣打在了他的臉上!

太陽神火瞬間打得熄滅!陸壓雙頰好似皮開肉綻.一道長長的血跡自嘴角而下,雖然不上血流如注,但是也算得上是細水長流了!只是轉眼,就把陸壓胸前染成了一片色!

"師尊."純陽終于鼓起了勇氣再次朝著玄幻開口,想要阻下玄幻繼續甩陸壓耳光的動作!但這一次,陸壓沒事.卻是他被一巴掌打在了臉上!

"人家是妖皇太子,未來的聖人嫡親,你憑什麼敢和人稱兄道弟.這般不要面皮的事,可是本座教你的.你若是想要攀附高枝,語一聲,本座不攔你."玄幻雖然口氣淡然,但不管是純陽還是陸壓.心中都生出了一股壓迫的感覺來!

"請寶貝轉……"

"師弟,不可啊!"

"轟!"

一只晶瑩到了透明的巨掌從天而降!直接就將那把斬仙飛刀祭起的陸壓給死死壓在了地上!

玄幻慢慢得踱步來到陸壓身前,看著仍在兀自掙紮卻沒有半點作用的陸壓,眼中空無一物,除了淡漠之外就只剩下淡漠了!

"本座知曉太子殿下前程廣大,絕不是本座山門能夠容得下的.太子要背叛師門也好,欺師滅祖也好,這都是太子殿下的自由.本座不會太子哪怕一句不是.但太子殿下現在竟然想要本座的性命,這可就有些不對了.凡俗尚有,買賣不成仁義在.太子殿下竟是連凡俗商賈都比不上,又如何能夠承繼太陽神宮的萬世基業."

咬牙切齒得抬起頭來,陸壓朝著玄幻就是一陣怒罵:"你少在這里裝模作樣!你早已經親口承認,收我入門,不過是為了圖謀我叔父的混沌鍾而已!你哪里來的資格數落我!可笑我居然還相信你不是這樣的陰祟人!當初要不是我叔父警覺.險些就又栽在了你手上!我背叛師門!我欺師滅祖!碰上你這樣的卑鄙人,怪得了誰!也只有純陽師兄這樣的缺心眼還會相信你!放開我!"

"當初本座與太子殿下初見之時,曾經告訴過太子殿下一件事.在這天地間,只有誰活得更久.誰才是真正的贏家.沒想到太子殿下現在已經全然忘了本座忠告了.此刻太子殿下已經落在了本座手上,生死都任由本座的心思,太子殿下如此叫囂,完全就是在找死.還真是蠢鈍不堪啊."

驚駭!陸壓看著玄幻那張毫不遮掩殺意的臉,完全呆滯了!他雖然親眼見過玄幻親手殺了自己門下弟子!也想過有一天同樣的命運會落在他身上!但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一天會是現在!

"他……他……誰他已經變得不同了的!"

"師尊!"純陽悚然一驚!哪里該顧得了那麼多,直接就跪在了玄幻身邊!"陸壓師弟所都是無心的!他絕對沒有忤逆師尊的意思9請師尊明察啊!"

"大師兄你不用求他!當初他要殺人,連不周師伯阻攔都沒用,還被一並打成了重傷!他根本就是一個瘋子,大師兄你求了也是白求!他要有本事,就在這里把我本尊和分身一起殺了,不然的話,我一定會找他報仇雪恨!"

"轟!"

那透明的手掌再度施壓!陸壓直接就被碾進了地面,再也動彈不得!

"太子殿下既然都已經回歸妖皇門庭,本座門中的事還是少為妙,不然的話,被人你沒有教養.多管閑事,可就有辱你妖皇門庭了."玄幻語氣始終平穩如一,根本聽不出他口中有絲毫的怒火,彷佛面前這個被他打得不成人形的人,真的和他沒有點滴關系,完全一個陌生人!

"出來吧.能忍住心腸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本座打成這個樣子,羲和娘娘的道行.確實已然今非昔比了啊."玄幻淡淡得瞥了一眼陸壓身後黑暗所在,那邊地方就被一片光華照亮,露出一個清麗非凡的絕世佳人來!

"她什麼時候來的!"純陽震驚無比!聽玄幻的意思,這位可是早就來了,他竟然任何的蛛絲馬跡都沒有發現!

"羲和拜見玄幻道君!"客氣無比,挑不出半點毛病的問候!但.羲和可是在巫妖大劫之中,被打得只剩下一縷殘魂,是玄幻用自家云夢澤蓮島之上的一池荷花再加上十二品青蓮才把她救回來的!恩同再造,生身父母!羲和居然對玄幻這樣的客氣,這就已經是最大的毛病了!

"不敢.娘娘乃是太陰神祇,享眾生詭,何等尊貴.本座不過一閑散無關之人,如何當得起娘娘如此禮敬."玄幻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看了羲和一眼之後,就再也不再看她,早已經轉身朝著老大三人走了過去.

羲和客氣,玄幻卻是比她還要客氣!

"本來我是想要再等些時間,才和你們這些事的,好讓你們多做些准備,免得聽了會措手不及.可是現在況不對.別人不會給我,也不會給你們那個時間,要是今天不的話,以後就算想也不容易了."玄幻完全把那邊一躺,一跪,一立的三人當成了空氣!

老大三人臉色變幻,他們早已經預料到,從他們看到那些別人看不到的"神仙人物"的時候開始,他們就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了!雖然玄幻一直都沒有開口,可是他們早已經在心里做著心理准備!只不過時時看著手中神奇的法寶.他們依然忐忑!現在等到玄幻開口,更是心髒都快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

相互看了看,這一次竟不是老大替三人話,而是換成了老二了!在純陽那一聲"李玄"之後.老二在三人之中就已經變得大不同了!"老三,你就吧,到底是什麼事.我們今天見識了這麼多從前連想都不敢想的東西之後,還能挺住站在這里,做不做心理准備都已經相差不大了,不會被你嚇死的."

嘴上雖然是這樣,可是三人明顯有些顫抖的身體卻是將他們心里真正的感受表露無遺!但玄幻卻是真的要在這個時候給他們好好道道了!他方才那番話真個不是玩笑,要是他現在還不的話,他都不知道還有不有那個機會能親自和三人了!

玄幻將手指慢慢抬起,接連在三人手中法寶上面輕輕一點,一道光芒就將三人和他們各自的法寶連在了一起.

"老大,你們三人本來都不是凡俗之人,乃是仙人降世轉生之身.老大名為鍾離權,老二名為李玄,老四名為韓湘.是不是覺得有些耳熟,嘿,換個名字你們就會更耳熟的.鍾離權就是那漢鍾離,李玄就是那鐵拐李,韓湘就是那韓湘子,乃是天上,上洞八仙."

玄幻這話,彷佛是有不同尋常的魔力一樣!之前三人已經被玄幻的話轟得魂不附體,等到話一完,居然全都睡了過去!

"老大,老二,老四,但願等你們醒來之後,還願意認我吧."無聲歎息,玄幻揮手將三人收進了那副卷軸中後,終于轉過身來,看向那糾葛不清的三人.

"娘娘降臨,不知有何見教."玄幻提也不提陸壓的名字,羲和居然也就順勢而為,就像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壓在面前一樣!"此來,卻是作為信使給道君送一件東西."

"本座倒是不知道,這世間還有誰有那麼大的膽子,居然敢讓太陰神祇做自己的信使."

"羲和不過苟延殘喘之輩,便是天地間一草一木都比羲和要好上千萬倍,被當成信使,已經是旁人高抬了."羲和溫軟語來在玄幻身前,雙手一捧,一道玄幻熟悉無比的符箓就擺在了玄幻眼皮底下,"羲和要傳之盡在其中.還請道君觀覽."

玄幻伸手將那符箓拿起,也不多看,直接朝身邊虛空一丟,便有一副光幕當空一掛!這乃是云夢澤的手法,是他親自所創,玄幻一眼便已經看透,根本不擔心這符箓上面被做了什麼手腳!他應該擔心的.是這符箓里面所刻內容才對!這一點,在場所有人都清楚!

一身藍袍!玄幻道君!

當看見在光幕之中出現的影像之後,就連親手將這符箓拿來的羲和也忍不住吃了一驚!她卻是真的不知道這符箓里面到底是些什麼內容的!

"如何,從你的親傳弟子手上見到我是不是很驚訝啊.而且,你是不是應該感謝一下我啊,要不是我幫忙.你的這些弟子們是絕對不會來見你."眾人所知玄幻慣常的微笑!但在那次大變之後,玄幻的微笑就只剩下將天地眾生當作玩物的殘忍,再無其他了!

"廢物."玄幻只是靜靜得站著,輕輕得吐出了兩個字.瞬間讓那道君臉上的笑容為之一滯!

"你就嘴硬吧,我就看看你還能嘴硬到什麼時候."笑容複起,眼中嗜血光芒更甚,"今天我只告訴你一件事.要是你繼續在地星待下去的話,你的那位大哥,可就要為巫族中央大殿內,那干涸的血池做一份貢獻了.哈哈哈!"

光影消失,空余笑聲!

"廢物."玄幻還是那清清淡淡得兩個字,就像根本沒有聽見方才那番話一般!

"娘娘任務既然已經達成,那本座就不留娘娘了."早在方才的光影之中出現那位藍袍道君的身影之時,羲和始終清冷的目光終于發生了一些變化!等到後來幾句話完.羲和眼中閃動的光芒已經成了一副畫!可惜,在玄幻轉過身來的時候,一切都重歸平靜!

而這些東西,玄幻卻沒有發覺,或者,他對這一切都十分清楚,他只不過是沒有任何的表示罷了!

既然已經發生了的事那就是發生了.不管是什麼原因,不管是什麼理由,我們都不能逆轉時光讓一切重來.玄幻忽然發現,昊天的話.居然真的被他給記在了心里!

"道君,那羲和就先行告退了."走得灑然!從頭到尾,都真的沒有提及那被玄幻碾進了地面的陸壓!

從見到羲和的第一時間,純陽就沉默無,而兩人之間甚至連一刹那的眼神交彙都沒有!直到羲和離開之後,純陽才再次看向玄幻:"師尊,陸壓師弟已經得了教訓,師尊便放他出來吧."

"你走吧,帶著那位妖皇太子殿下一起走吧."

當聽見這話之時,純陽還有些木然,等確定了自己真的沒有聽錯之後,純陽哪里還顧得上給陸壓話!

"師尊!師尊方才既然已經容下了弟子,為什麼現在還要趕弟子離開!"

"你仍認我為師,我便還認你這個弟子.但本座從來都沒有過要讓你留在身邊."盡管玄幻口氣還是淡然,但是那話中的淡薄卻是已經消失不見了!他不是什麼鐵石心腸的人,雖然記憶斷點,他不知道的事很多很多,但是純陽能在整個天地都是大不利的狀況之下,還能保持著信念,到處去找他,甚至在巫族中央大殿之外被人斬了兩大分身,從准聖境界生生掉落!這些,玄幻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了!

但是這份孝心卻並不表示,現在的純陽還能夠留在玄幻身邊!

"師尊!弟子雖然修為不如往昔,可是弟子仍然可以為師尊出力啊!"

"出什麼力,要是帶著你,別幫忙,你連自己身都難保,只會成為我的累贅罷了."

"去吧.把這位妖皇太子送出地星之後,你就去昆侖山找姜子牙吧."

踢踏腳步聲,玄幻踩著虛空,瞬間消失!

上篇:第五百八十五章 羲和作信使     下篇:第五百八十六章 飛熊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