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八十六章 飛熊大不同  
   
第五百八十六章 飛熊大不同

步步虛空,步步空虛!

玄幻一步步得從那的操場往廣闊的天空走去,越來越渺的身影中,竟然看見了一絲真實存在的寂寥!

玄幻從來都是一個喜歡把緒壓在心底的人.當初轉世洪荒之中,凡人之身忽逢劇變,一場無聲宣泄便成了絕唱,自那之後,他在洪荒之中不管遭遇到哪般事,都從未喜形于色!便是在得知了不周山靈的存在之後,也都還是如此!縱然有過少少幾次緒激蕩,那也只是心湖生波,不是驚濤駭浪!

玄幻在洪荒中時,為了還能夠再見至親顏面,做了那麼許多的事,和許多事物起了牽扯,但洪荒萬事萬物,真個能掛在他心上的卻是寥寥無幾!現在回到現世,至親便在左近,卻未料倒是換成那幾個出問題了!

一個鴻鈞道祖!一株星辰果樹!一個不周山靈!

一者給了他輝煌前程!一個給了他狂妄本錢!一個給了他立世安穩!任何一個都不是他可以忽視的!

還有更甚的,若是他現在膽敢對天地間發生的一切不聞不問的話,那地星之上的至親的生命安全能否保證也是一個問題!對他而,現在已經不僅僅只是單方面的顧慮,而是雙方面的威脅了!全都是要命的大事,他根本沒有絲毫的放松的可能!

許久之前,他也是這樣一個人獨自出生在不周山下的山谷之中,面對無法預知的未來,和心中必須達成的目標,一個活生生的少年人被逼成了一個喜怒無常的老妖怪!不過那時候,還有不周山靈在暗處時刻守護,可是現在,他真的就只剩自己一個人了!至親雖在,卻是根本不敢讓他們牽連進來!

至于其他的人,不管他的弟子是否已經全數背叛.不管他的好友是否已經物是人非,他都不能去找他們了!雖然那些他不知道的一切事都不是他所做,但那一位頂著他的軀殼,帶著他的記憶,利用著他所有的一切,對那些人來,和他親手做下已經沒有什麼分別了!

在既成事實面前.任何語都是蒼白無力的!

對于忽然變化的玄幻,難道那些人就真的從來都沒有過懷疑!但為什麼偏偏只有純陽還在堅持,一聽到他在地星出現就巴巴得跑了過來!不過是因為那些人已經選擇相信了那一個北溟封印之中的人,就是真正的玄幻!

一步步得來在地星之外,看著面前觸手可及的兩界分離大陣,玄幻忽然就笑了起來:"就只是這麼一層薄薄的東西.居然就隔住了那些人前來地星的念頭,還真是可笑啊."

玄幻明白,之所以那些聖人不敢法身降臨,一干明明天仙之上的修士也都要把自己的修為壓制在天仙境界才來,都不過是因為兩個原因而已.其一,地星的地軸乃是這天地間最後一截尚有幾分活力的星辰果樹枝干!唯一一個還能夠勾連混沌,給盤古世界帶來新的靈氣的地方!星辰果樹枝干與地星地軸融為一體.擅動地星,立刻就會傷了地軸!沒了這最後一截星辰果樹枝干勾連混沌,盤古世界靈氣有出無進,只有死路一條!

再者,地星是道祖親手所造,所有人都看出了地星的與眾不同,內涵道蘊!但是,所有人都不能確定地星之上的玄機是否就只是他們所見的而已!他們不敢動地星.非只是因為不敢不敬道祖,更因為他們沒有把握,動了地星之後會不會引發嚴重到他們無法收拾的後果!他們誰都不敢賭!

流光似水,暗影浮動!當玄幻從那地星外的兩界分離大陣之上收回目光的時候,他已經換了個模樣了!人身蛇尾,卻是最初從不周山谷中走出去的真身!無有虯枝龍角,只有星海蛇尾!

玄幻此生乃是凡身.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就算多了身為玄幻道君之時長久到可以和最古老的星辰相比的記憶,這也是改變不了!但是,玄幻回歸此生又不只是為了回來看看而已.所以,先有那三百六十五顆星辰果核串成的串珠護身,後有四萬八千片星辰果樹樹葉織就的長袍加身,他自然就不可能只是凡身而已了!

雖然只是短短數天,但是玄幻早在將那串珠掛在身上的那一刹那,就已經開始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只不過這變化除了玄幻自己之外,其他人是怎麼都看不出來的!真真正正,所有人都看不出來!因為,這正在改變著玄幻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屬于這天地的力量!

又再打量了一眼那無垠星空之後,玄幻便轉身向著地星飛了回去.一路飄飛,玄幻竟是沒有遮掩自己的行蹤,讓那些個把地星完全包圍的衛星之類,將他的蹤影都拍了進去!地星之上竟然修行界如此昌盛,那各國之間定然是知道世界上是還有這些特殊的人類存在的!而玄幻現在這一副法相意味著什麼,相信這些人都是清楚的!

地星接下來將要面臨的一切,卻是要遠遠超出他們從前的認知,讓他們早點做好准備,就算那些浩大風波最終波及不到他們身上來,也總歸比干看著強上百倍!

當玄幻轉身進到那重重大氣中去的時候,另一邊純陽也正帶著陸壓剛剛從地面之上飛了上來.兩人誰也沒有話,都是沉默無.陸壓是被玄幻幾巴掌打得不願話,純陽是因為沒有話.而就在這對師兄弟就要這樣沉默到分手道別之時的時候,兩人同時都看見了那邊一閃而過,人身蛇尾的身影!

"嗯!那是誰!娘娘還是天皇陛下!他們怎麼可能會來!"

陸壓臉色驟變!在他的印象里,這法相乃是女媧娘娘和伏羲兄妹倆獨有的!就算他曾聽聞過玄幻也是相似真身,可是在親眼見到大變之後的玄幻縱使戰遍周天也從未將這法相顯于人前時,他就已經將這個法拋在了腦後r許玄幻確實是曾經有過,但是天知道在那場大變之後的他,是不是喪心病狂到把自己原身也給斬了!

"不是娘娘和天皇陛下,是師尊他老人家."純陽作為洪荒中的老人,自是見過當年玄幻在北溟之中托起道祖成聖,震動寰宇周天的驚世模樣!但比起陸壓多知道一點內.卻不代表他心里的吃驚就要比陸壓少一些!

"真的是他!不是傳他已經親手把自己的真身給斬了嗎!"這話是陸壓從自己叔父那里聽來的,對于自己的叔父的判斷,陸壓就算已經今非昔比,可也還是相信的!畢竟當年的許多事,他都沒有親身經曆過!

"陸壓師弟,你走吧.今日師尊是手下留,沒有深究于你.日後不管你如何自處,切記不可像這般魯莽了."就算純陽今天親見玄幻對陸壓動了殺機,可是他依然不相信玄幻會真的對陸壓下殺手!就算沒有羲和和他在,陸壓也不見得就真的會丟了性命!便是此種狀況已經上演過了也是一樣!今日的玄幻分明已經不同,方才那法相更是證實了他的判斷!不過,他也明白.除了他自己之外,對于旁的那些師兄弟們來,或許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早在許久之前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決定了!

陸壓眼神閃爍不定,看了許久玄幻消失的方向之後才終于轉頭看向身邊純陽,卻是同樣的複雜:"大師兄,我們知道你的心思,但很多事並不是你看見的那麼簡單.便如今天.你真的就能夠確定,現在你看見的他才是真的他,北溟封印之中那個就是假的.這早已經是諸聖人與諸大尊親證的事,難道他們的眼光還比不上你.而且,就算這個他是真的他,但是你能夠確定之前的那些事就不是出自他本意.大師兄,你能做到今天這一步,替他傳下了云夢澤一支傳承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師弟你不用再多了."純陽灑然轉身,白衣飄飄,直接向著昆侖山的位置飛了過去.

"唉."陸壓注視著純陽的背影,許多話語最後終是化作一聲歎息!但在片刻之後,陸壓眼神再次變得銳利:"既然你要出地星,那我終歸是要為叔父拿回混沌鍾的!不過,那些人居然把主意打到不周師伯身上去了!膽子還真的大啊!"

純陽和陸壓之間了些什麼.玄幻沒興趣知道.在進了地星之後,他卻是沒有回轉渝州或是江州,直接朝著昆侖山飛了過去,竟是和純陽一樣的方向.氣息不掩.一路過處,不知嚇傻了多少修行之人!

等到玄幻在昆侖山前停住的時候,那姜子牙已經恭候在了山門之前.對于玄幻的模樣變化,姜子牙就像沒有看見一樣,上前相迎,便將玄幻往昆侖山玉虛宮後的秘境引去.這玉虛宮自然只是後輩弟子所造,不過因則元始天尊聖人之威,就算只是掛了一個名頭的贗品,這地星之上的玉虛宮也從來無人敢將此處當作自己的居所!除了祭拜天地祖師,或者發生類似之前關乎整個修行界存亡的大事,需要請出詭的法寶之外,玉虛宮長年就只有一兩個點香添油的童子進去!

來在這處秘境之後,一應待客之物早已經准備完全.等玄幻入座之後,姜子牙微微一笑便為玄幻雙手奉上:"道君,地星卻是不比上界,沒有那麼稀奇的玉液瓊漿,還請道君不要見怪才好."玄幻接過之後,不置可否,只是狀似無意一提:"適才經過玉虛宮時,本座見你好似沒有半點敬意啊."姜子牙臉色不變:"心中有敬意,何必還有浮于表面,道君不是最尚此等,從來不喜面上浮誇的嗎."

"可你不僅面上沒有絲毫敬意,連心里也沒有絲毫的敬意.兩廂焉能一概而論."玄幻完之後,雙眼直視,盡管突如其來,但是姜子牙半點也不犯怵,依然那般親和的笑容:"道君這卻是在冤枉子牙了."

"冤枉.若是今日本座在你身上看見了半分敬意,那才真是冤枉你了."玄幻意有所指,姜子牙雖然臉上還是始終如一,但眼眸深處已經閃起了一絲絲不同尋常的光芒來!

"哦,卻不知子牙為何會讓道君這般看待.在當年那件事發生之後,師尊未把子牙帶去上界修行,而是讓子牙留在地星打磨心性,子牙初時也確是有過埋怨,但是在這些年的修行之後.子牙已經明了師尊深意,心中只剩感激,再無其他了."

"若是你真個是這樣的念頭,那你昨日就不會現身出來見本座了.飛熊."玄幻深深得看了姜子牙一眼之後,慢慢回身,打量起周邊在他眼中只能算得上是尋常的景致來了.

姜子牙慢慢搖頭,原想著那般雪中送炭的動作可以在玄幻這里得個天大人.日後還有所得,卻沒想到繞來繞去,最後倒是把自己給繞進來了!

"都玄幻道君靈慧通天,盤古世界之中無人可出其右,子牙起初還不相信,今日算是見識了."

"你飛熊才是真的厲害啊.堂而皇之得在所有人面前行走,竟然就沒有任何人發現真相.若不是本座天性多疑,現在也已經讓你給瞞過去了."

"道君高看子牙了.子牙身為天命之人,身上許多蹊蹺都是可以理解的,無人會去深究,那樣對他們來不僅沒有半點好處,還反而容易給自己招來天大因果.他們又何必多此一舉."

"因果.這些人就知道功德妙用無窮,苦求功德不可得,卻不明白功德就是因果,避之不及,實在可笑.最後,還讓你這一位混沌魔神好好得看了一場笑話."

混沌魔神!

若是現在有任何一個人聽見了玄幻和姜子牙之間的對話,都要被嚇死在當場!

混沌魔神n等久遠曠世的人物!

當初開天大劫,三千混沌魔神遭難.只有一十二位躲過大劫!就算是玄幻他們這一輩的老怪物,對這些秘聞,也都只有極少數的人在道祖開講紫霄宮的時候,聽到過只鱗片爪的消息!而這其中,還有許多隨著紫霄宮三千門客的更迭也消失在了天地,知道的人那就更少了!盤古世界的生靈,也就只是知道曾有過混沌魔神這和盤古祖神一個時代的人物存在過!

而真正知道一些內的人.才知道這四個字到底有多麼的可怕!一十二位幸存下來的魔神中,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有哪一個不是令洪荒億萬眾生膜拜的絕世大能!從來都是處在洪荒眾生之上!執掌億萬生靈之生死!

女媧娘娘!伏羲!鯤鵬!燭龍!祖龍!

便只是想想,都足以讓人心生莫大恐懼了!更恐怖.還是那些從不被人知曉的!那可是整整七位能夠與這五位比擬的存在!他們的存在,便是聖人也都要心再心,仔細再仔細!

"道君才是真正的智者啊."姜子牙這句話出口,竟是直接就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要是子牙所知不錯的話,憑著道君現在的記憶,能夠知道子牙這個玄門三代弟子的存在已經是極限,決計不可能知曉子牙到底是個什麼人,乃至知曉子牙的背景的啊."

"果然啊."玄幻心中一聲果然如此的感歎,也不回答姜子牙的問話,只是將手中杯中之物慢慢端起:"本座現在發現,飛熊你所的粗劣之物,也有一番不一樣的滋味啊."

姜子牙瞳孔一縮,知道是不可能從玄幻這里問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他本以為自己占了先手,卻沒想到,只是這麼瞬間,他和玄幻之間的位置就顛倒了過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局中勝負,無關誰先誰後,誰理清了對方的脈絡才是真正的棋高一著!

"沒想到連這等粗劣之物道君都能品出不一樣的意味,子牙離道君,果然撫遠不及."姜子牙忽然就止住了想要繼續問下去的勢頭,不僅是因為玄幻方才那一句話已經表明了他如何都不會開口解釋了,也是因為姜子牙忽然想明白了,玄幻今天來找他,絕不可能只是平白無故得來揭穿他混沌魔神的身份而已!定然還有其他的打算要在他身上實現!而這就是他的本錢!玄幻方才的舉動,不過就是買賣之中的壓價手段罷了!

現在雙方開了,他仍可以待價而沽!

玄幻微微一笑,哪里還不明白姜子牙的心思.不過,他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失利的地方.他對姜子牙出那番話,也就只是為了將雙方之間的地位在這樁買賣中拉到同一個水平之上!之前靈湖之上,玄幻可是答應了姜子牙,在適當的時候就給他想要的東西,那可意味著玄幻差著姜子牙一籌!

"靈湖之上.你想要從本座這里得到什麼東西."玄幻單刀直入,姜子牙也是一笑:"子牙本就沒有確定想過要些什麼,只是在等,看道君最後能夠走到哪一步,然後再依著道君那時候的身家,從道君這里求取一件對道君來並不為難的東西."

"第七尊聖人尊位,你要嗎."姜子牙做了許多的預設.卻從來都沒有想過,最後從玄幻嘴里出來的,會是這樣一句話!聽見了這句話,便是以他深厚到極點的養氣功夫也都不能安坐了!

對于身邊一閃而逝的驚天元氣,玄幻只做未聞,依然喝著姜子牙口中的粗劣之物.直等到一切真個恢複到初時的平靜模樣之時,才慢慢得將手中杯盞放下.

"飛熊讓道友笑話了."

玄幻笑了!聽著姜子牙不一樣的稱呼,立刻就放肆得笑了起來!

"若是飛熊道友在聖人尊位面前還能夠保持冷靜,那就該本座來憂心,找飛熊道友合作是對還是錯了."

兩人都各自換了稱呼,這意味著什麼,兩人都是心照不宣.從這一刻開始,這一位躲在地星之上,一直抽身在世間諸事之外,看著天地間風云變幻的老妖怪,可就真的被玄幻給拖下水了!

"嗡!"微微一聲響動,一口玲瓏的鍾就被玄幻擱在了姜子牙面前:"混沌鍾天命乃是第七聖的成道之寶,本座就交給道友了."干脆到了極點,彷佛玄幻交出去的根本不是開天三寶之一.連聖人都要動心的至寶,而只是一塊尋常的山石而已!

姜子牙看了看這混沌色的鍾卻並沒有伸手,只是對著玄幻問道:"鴻蒙紫氣不在,只有混沌鍾也不過枉然."

"道友拜在玉清門下,不要告訴本座,就真的只是為了那一屆天命之身."

"哈哈!道友果然大才!"姜子牙立刻將混沌鍾拿在了手中!這不過只是他最後一次試探而已!看玄幻到底知道多少事!能夠值得玄幻用聖人尊位來交換的東西,那定然是有和聖人尊位一樣的價值!誰敢隨便!

而對于混沌鍾現在的主人.玄幻和姜子牙都習慣性得忽略了!姜子牙乃是從混沌之中活下來的魔神,現在更是大大方方得活在眾生眼皮底下卻不被發現,自有他的驚天手段!

"道友想要從飛熊這里得到什麼."

"本座想要知道,當年開天大劫之中.幸存下來的整整一十二位混沌魔神,除了女媧娘娘,伏羲,鯤鵬,燭龍,祖龍,金魍道友這七位之外,其他的幾位,現在都在哪里."

姜子牙臉色再變!

今日玄幻一口叫破他混沌魔神的身份,已經讓他吃驚非常s來再用第七尊聖人尊位為餌,更是讓他以為自己今天所受的驚訝就止于此了!卻沒想到居然還有更大的驚駭在後面等著!

"道友為何認定了飛熊就知道這件事.當初我等于混沌中幸存,到了新天地之後就各自散去,除了那大張旗鼓顯出身形的幾人之外,其余人都各有各的造化,對于相互之間的存在,可是都不怎麼清楚的."

"本座既然向道友問出這句話,那本座自有本座的把握,道友大可不必拿這邪來搪塞本座."

姜子牙終于凝神朝著玄幻看來!玄幻亦轉臉看去,兩人視線相接,誰都沒有退讓!半晌之後,姜子牙才慢慢收回了視線!

端起身前杯盞一飲而盡!姜子牙神飛宇外!

"當年開天大劫之下,我們一十二人幸免于難,哪知到了這方天地,才知還有另一場大難在等著我們.何其悲哉!我等縱然生而知之,卻也是赤條條得來到混沌中,和世間萬物沒有半點牽扯!竟然落得如此下場!誰之過!"

玄幻不語,姜子牙也話止于此了!

"我們這十二個人中,除了你知道的那七位之外,能留個囫圇身子的,都是不多了."

上篇:第五百八十五章 羲和作信使     下篇:第五百八十六章 飛熊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