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幽幽血池水  
   
第五百八十八章 幽幽血池水

"本座還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玄幻沉聲低語,好似根本沒有聽出姜子牙方才那話背後的意思一樣!擺明了車馬,直接翻了桌子,把那桌下的許多機鋒都弄成了一場乾淨明了的交易!

他,已經決定,今日不和姜子牙繼續下去了!

姜子牙這個人實在是讓玄幻覺得有些可怕了!

同為十二混沌魔神的燭龍在玄幻眼中雖然是一個大敵,但是玄幻在不知道燭龍真正的底牌和後手的時候,燭龍也不清楚玄幻到底還有那多少未顯示出來的東西!玄幻忌憚于燭龍,燭龍對玄幻又何嘗會有絕對的把握!而面前的姜子牙,玄幻到現在為止,除了知道他不僅僅只是所有人眼中那個主持封神的天命之人和是十二混沌魔神之一外,其實,他並沒有從姜子牙這里得到更多的,有關于他的具有實際意義的消息!

之前兩人了那麼多,都是建立在玄幻拿出來的那混沌鍾上面的!姜子牙向玄幻了十二混沌魔神的事之後,這一樁買賣便也就算是完了!而兩人若是想要從對方那里取得更多的收獲,那就必須用別的東西來換!

而他們今日所的一切,都是有關于現在這整個天地安危的大事,任何用來作為籌碼的東西,都不可能簡單得了!若是不能摸清對方的底細,一旦開了這個口,那可能就不是那麼容易收場的了!

玄幻問及羅睺,雖是想到了一點關鍵的東西,可也未必沒有試探姜子牙的意思.而姜子牙既不接受也不拒絕,分明是在待價而沽,等著玄幻能有多大的手筆!只要他能夠給出讓姜子牙滿意的東西,姜子牙自然是不會吝嗇于一點語的!明白了姜子牙的意思之後,玄幻立即就此打住!他今天已經用來作為交易的籌碼的,乃是那混沌鍾,或者第七尊聖位!而姜子牙的要求.就算超不過這個標准,也定然是差不到什麼地方去的!關乎此等之物,在沒有萬全的把握之前,玄幻哪里會松口!

而姜子牙接下來及玄幻自身的,更是一個試探!甚至是一個誘惑!完全是他照著玄幻的需求所設,認定了玄幻絕對會被這誘惑一擊即中!

玄幻對于今日所得的昆侖之行的提醒,可以確定不是那一個占了他軀殼的天地二書的靈性弄出來的!在聽到有關于星辰果樹的消息之後.玄幻就已經心思浮動!然後從姜子牙嘴里冒出了更深的內,玄幻能夠忍住所有的激動,到現在才這般直接得問出來,已經是他修心功夫深不可測了!

他甚至有種感覺,若是能夠從姜子牙這里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他里解開自己記憶斷點的謎題的時間.也就不遠了!

"不多,只要道友串珠之上墜著的那個球就行了."姜子牙淡淡得笑著,看不出一絲一毫的故作姿態的氣息,好像這話就只是朋友之間的一句無傷大雅的玩笑而已!

"籲."

玄幻長長得出了一口氣,才慢慢將心湖平複!

"今日之事已畢,本座就告辭了."

身子一動,玄幻就已經穿過了昆侖山上重重陣法.朝著遠處飛了過去.他終究是沒有答應姜子牙的提議!

"玄幻道友,今天的事,可還遠不算完啊."

玄幻出了昆侖山之後,不做停留就直接向著那兩界分離大陣飛了上去!他並不擔心自己離開之後,地星之上是否會發生什麼意外!地星能夠安穩這麼多年,自然有它自己的規律在,旁人侵犯不得!而且地星之上還有姜子牙鎮守,玄幻相信.為了把能夠可以從他這里得到的利益開發至最大,姜子牙是不會讓他有任何失望的!地星,不可能有一點的意外發生!

"咚!"玄幻剛一從那兩界分離大陣之中出來,便有一道雷霆朝著他所在轟了下來!而在那雷霆響起的時候,玄幻的身子就已經化成了一捧星光,星星點點,融進了那無邊宇宙虛空之中!那雷霆.連讓玄幻停留一刻的資格都沒有!

"哼!"一個人影在玄幻消失之處出現,凝神在這宇宙之中找了許久,但玄幻想要走,又豈是他能夠找得到的!

"大人!"片刻之後.又有數十道身影出現在此人身邊,跪做一團,心謹慎!

"你們可曾發現那人的蹤影!"

"回稟大人,我等雖然布下天羅地網把守各處,卻未有所獲!"

"哼!你總歸是要到巫族中央大殿去的!我就看看你那時候還是不是能夠躲得下去!走!"

數十幽光劃過星空,渾身魔氣騰騰!這數十人,竟都是那天魔一族!

等到這數十人消失之後,方才他們所在之處忽然有一捧星光降落,星光散盡,玄幻身影也隨之顯現出來!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你們居然任由天魔一族在這天地中大行其道,你們還真的是把什麼都忘了啊."星光再起,玄幻淡去,看不到,尋不到,真個融入了浩浩星空!

"他真的會來嗎."

"他不可能不來."

"我不否認這人對他的重要,但是,他現在最緊要的事卻並不在這人身上,以他的性子,他可不見得就會先到這里來."

"你不懂他."

"難道你懂."

"我若不懂,怎麼敢讓你們都到這里來等著."

巫族中央大殿,一直都是整個巫族乃至整個天地少有的莊嚴之處!但是此時的中央大殿,已經少了幾分從前的莊嚴,多了幾分陰沉!尤其是在這後殿血池周遭,更是可以和幽冥鬼蜮相比!

鬼影幢幢!血光幽幽!一雙雙可怕的眼睛都注視著那血池之中彷佛死人一樣盤坐著的身影!看這場面,誰還能夠知道,這乃是當初地巫一族祭祀祖神盤古的至重所在!

不周山靈!坐在已經只剩下淺淺一層血池中的,不是不周山靈又是誰!

"他已經從地星出來了."

"出來了,好啊,那我們就在這里等著他來自投羅網了.不過我倒是擔心,他現在還能不能找得到這巫族中央大殿在什麼地方."

"我們把純陽道人那個廢物放到地星上去,就是為了告訴他中央大殿在什麼地方,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而且.便是純陽道人那個廢物沒有告訴他,只要他出了地星,你們難道還怕他找不到.只要這一位在這里,不用任何人引路,他就能直接找過來."

"這人已經半死不活,自封元神于紫府,完全和外界隔絕.他還能夠感覺得到?"

"完全和外界隔絕?嘿嘿嘿,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看看這人和他的親親兄弟之間,是不是也完全隔絕了.嘿嘿嘿."

刺耳的笑聲響起,讓周遭身影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但是眾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一個依舊不見任何動作的身影上面,根本沒人想要在這麼一件雞毛蒜皮的事上面和他計較.

"他還沒來,居然就先有一些人忍不住了.誰出去看看.在他來之前活動一下手腳也是好的."

諸人眼神變幻,紛雜不同.

不待眾人繼續話,便有一個一直站在角落暗處的魁梧身影緩緩站起,不不語得轉身朝著殿外走去.

"看來,祝融祖巫對我等還是意見頗大啊."一眾眼睛瞬間就集中在了其中一人身上,那人也是不不語,只是死死得注視著血池中的不周山靈.見此模樣.眾人眼光閃爍,終究是將話頭給停了下來.到底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就算他們手段非凡,也還是收斂點的好!

"十一啊,唉."

祝融緩緩走出那個讓他時時刻刻都感覺到鋪天蓋地的壓抑的大殿,緩緩得舒了一口氣!從那些個外人開始能夠在巫族中央大殿里面來去自由的時候起,祝融就已經在心頭積蓄了驚天的暴戾之氣!若不是因為燭九陰,不管那些人是什麼來曆.有多麼的厲害,他都早已經向那些人動手了!

雖然經過了巫妖量劫之後,祝融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祝融了,但是對于世間種種算計糾葛,他終究是比不了燭九陰!而且,因為那是燭九陰,所以他只能把一切都強忍下來!

"九哥.但願你這次沒有做錯吧.要是這一次錯了,我們可連中央祖殿和生生血池都沒了啊."

祝融不上是粗中有細,他只不過是直來直往慣了,不喜歡去走那些彎彎道道而已.他不是不會想事.就算他推演世間諸事的能力比不上燭九陰,可這世間中又有幾人能夠比得上燭九陰!祝融中人之姿,怎麼都算不上是一個蠢材!他知道燭九陰這樣做是為了已經衰敗的巫族,而且他也已經看到了燭九陰這樣做後的一些效果,但其實,他倒甯願燭九陰不去這樣做!

"祝融!"

"是你,烏鴉!"

當祝融看見那一個站在一干族人環繞之中的人影之時,臉色一整,一步跨出,就來在了所有族人之前!雖然他口中語對陸壓許多蔑視,但是他卻根本不像他話中那般不重視陸壓!這個僅剩的一個妖皇血脈,早已經不是那個巫族中的大巫都可以隨殺的鳥了!

"我不周師伯呢."陸壓掌托斬仙飛刀,冷冷發問,在祝融現身之前,無視周圍所有的巫族,祝融出來之後,就只是把祝融放在了眼里!

"師伯?哼!好笑!實在好笑!要是某家記得沒錯,你這烏鴉早已經不承認自己乃是云夢澤的弟子了!卻不知道,這師伯一稱又是從何而來呢!"祝融伸手一揮,那將他和陸壓團團圍住的族人立刻就慢慢得往後退去,只留下少少幾個還站在原地,卻是預備著在祝融和陸壓打起來的時候,為族人擋下一干余波的.

陸壓依然只是把祝融放在眼里而已!周圍巫族這麼大的動作都像是沒有看見一樣!

"我的事,輪不到你來操心.我只問你,我不周師伯人在哪兒呢."

聲如金鐵,兵戈相接!

"烏鴉,這消息你是從你母後那里聽來的,難道你就不去問問,你母後和這件事有什麼關系."祝融話有所指,但陸壓根本不買賬,只還是冷冷得看著祝融:"我再問你最後一次.我不周師伯呢."

退讓自不等于害怕!

祝融看見陸壓油鹽不進的模樣,直接伸手指向身後:"你要找的人就在這里面,你有本事,就自己進去尋他."

"轟!"太陽神火爆發!九幽神焰湧起!兩大世間極致火焰碰撞,立時讓這大殿之外變成了太陽星核一般的火熱世界!

祝融和陸壓雙臂相抵,臉上看不出半點猙獰使力之色,可一分一秒過去.那死死抵在一起的手臂都兀自顫抖了起來!

忽然,陸壓空出來的手揉成了利爪,照著祝融的天靈就殺了下去!祝融一拳轟殺!"咚!"一陣巨響之後,兩者瞬間分開,只是在原地留下了一個十丈方圓的坑洞!

雖然現在的天地已經遠不及洪荒之時的天地堅固了,但是巫族中央大殿之前的土地乃是被巫族千萬次平整過的!以其之堅實.便是現在族中大巫全力以赴,都休想在上面打出一個坑來!

這兩人果然都沒有客氣!一動起手來就全是殺招!

兩人分開之後,陸壓還沒落地,停在半空之上就將掌上斬仙飛刀祭起,葫蘆口立刻瞄准了祝融!

斬仙飛刀殺生無算!專注靈魂一道!祝融剛剛察覺陸壓用斬仙飛刀瞄准了自己,渾身上下就已經生出了一陣冰寒來!

"給某家下來!"一聲暴呵!祝融手中一朵變了模樣的九幽神焰就向陸壓拋了過去!生生燒穿了空間,轉瞬降臨在了陸壓身前!忽然一只巨大銳爪從天而降!直接就把那九幽神焰給囚在了爪中!

金烏原身!陸壓分身!這妖皇太子已經破開天門.成就准聖道行了!

陸壓不管不顧得催動著斬仙飛刀,終于一道白芒從葫蘆里面慢慢得升騰起來!可那白芒還沒出了葫蘆口,陸壓忽然身形不穩,那白芒就又沉沒在漆黑葫蘆里面!他的金烏分身不僅沒有困住那朵九幽神焰,反而還被那朵九幽神焰給傷到了!元神震動,直接就反應在了他本尊身上!

"某家的火焰豈是那麼好接的!烏鴉,某家使著火焰在這天地燒山蒸水的時候,你連蛋都還不是呢!"祝融因為當年太陽星核的那場意外.在巫妖決戰之時,都還沒有從原本的力量層級突破!只是相當于一個積累到了極點的絕頂大羅金仙!在巫妖決戰之後,因為那一場心靈的沖擊,才打破桎梏,在那天機之下突破了來!巫妖量劫已經過去了許久光陰,祝融現在的力量,尋常斬卻兩尸的准聖根本都不會放在他眼里!

但對于陸壓這一個只是斬卻了一尸的准聖.祝融卻是比面對那些斬卻兩尸的轉生都還要仔細一些!因為陸壓手中的斬仙飛刀,因為他妖皇太子的身份,因為他曾經是云夢澤的弟子!雖然現在還承認自己是云夢澤一脈弟子的,只剩下純陽一人了.但是其余人並不能就此改變他們曾在云夢澤中修行的事實!而眾生對于云夢澤弟子的印象,就是這些人都和他們曾經的師尊一樣,根本不能以常理來判斷!

"烏鴉,某家勸你今天還是就此回去的好.哪怕你進去了大殿里面,也是不會有什麼收獲的,那里面准備了為那一位所做的布置,你覺得你有那本事能夠闖上一闖,心最後只能落得和純陽道人那個廢物一樣的下場."祝融這番話好似是完全出自內心的規勸,可他卻在明知純陽和這一干從云夢澤出生的弟子之間的關系之下,還毫不猶豫得出鄙夷純陽的話,分明就是一個激將而已!

祝融的手法算不上高明,甚至還有幾分拙劣,但,此乃陽謀!就是要讓陸壓看出他的用心!

陸壓頭上金烏分身嘶鳴,直接就朝著祝融沖了下去!

"夠了."忽然第三個聲音出現,陸壓金烏分身保持著充斥的模樣就被靜止在了空中!隨著這聲音,太一身影也出現在了陸壓和祝融之間!

"哼!"祝融嗤了一聲,直接轉身朝著身後大殿走去.太一出面,他的算計是不能成功的了,他那時候已經做好了准備,只要陸壓的金烏分身一過來,直接就抽身讓開,定然要讓陸壓的金烏分身進去到大殿里面!

"叔父."陸壓對于自己叔父的出現沒有感到任何意外.他甚至早已經知道.自己的叔父就在巫族的中央大殿之中!當年妖族兩大王者之一的東皇太一,竟然被允許進去生死大敵巫族的核心之所!這還真的是一個諷刺啊!

"十兒,你回去吧."太一手一揮,陸壓的金烏分身便恢複自有,飛回到了陸壓頭上落定.

"叔父."

"這里的事不是你可以改變的,結果如何,都要看那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決定.你就不要管了."

"我要管!不管那人今天會不會來!可既然我已經來了,我就要把我不周師伯帶回去!"陸壓手中斬仙飛刀一緊,金烏分身展翅一騰,竟然沒有因為太一而有分毫退讓!

"你現在翅膀,還沒那麼硬呢."太一伸出手臂,陸壓和自己分身立刻向不同方向奔騰.可惜,太一手掌一合,那一人一金烏就都成了籠中鳥!

"白相,你把太子殿下送回宮里去吧."太一一聲吩咐,白澤就從眾人之外走了進來,來到陸壓和他的分身面前,羽扇輕搖.便帶著這個禁錮枷鎖朝天外飛去.對太一,沒一聲應答,沒一聲稟報!完全不是一個妖族忠心臣子在妖族東皇面前應有的模樣!

"看來,你太一還真的是一個廢物啊,不僅連你太陽神宮的繼承者要違逆你,連你太陽神宮的舊臣對你,都沒了尊敬了."

"轟!"

那巫族中央大殿的大門瞬間打開!數道身影飛出!立刻就將那話之人圍在了正中!而之前那些還留在原地看熱鬧的巫族也都已經全數離開!只有數十道漆黑的身影將內中眾人包裹!手中幽光流動,這些人已然動手了!

"你的膽子還真是大啊.居然來就來.真是以為這麼多人等著你,還是要不了你的命."太一陰惻惻得瞥了一眼那被包圍住的玄幻,心中竟生出了一陣慶幸的感覺來!他方才,可是直到玄幻話的時候,才發現玄幻的蹤跡的!

"本座的膽子可沒有你們這些廢物大,都威脅到本座頭上來了,你們才是真的不要命了."玄幻淡淡得將把周圍熟人看了一圈.太一!燭九陰!羅睺!祝融!覆海!有些意外.又有些順理成章!把這幾人看了個遍之後,才慢慢得將視線集中在了燭九陰身上:"當年燭龍算你無數,還借著本座的手幾次落井下石.沒想到最後竟然被你給勝了.厲害,厲害.佩服.佩服."

對這嘲諷意味十足的話,不僅燭九陰本人沒有什麼表示,就連祝融都只是純粹聽著!

"你不用想其他的事了,今天你既然來了,那你就留下來吧.動手!"

空間!時間!

當兩大力量交彙的時候,那就成了世界!

出手便是全力,絲毫不留!

祝融和覆海兩人一火一水,直接將玄幻完全籠罩!一個九幽神焰!一個月光神水!配合得相得益彰!根本不給玄幻一絲離開的可能!

而太一三人則各據三才之位!一使空間之力!一使時間之力!一使生死之力!鑄就牢籠,要將玄幻直接當場封印!

五人之中,覆海層次最低,只不過一個斬卻一尸的准聖而已!可是因為擁有三光神水之一的月光神水的神通,倒也可以把許多尋常斬卻兩尸的准聖比下去了!

祝融自不必表,以他的力量,若不是將准聖境界打磨到了極致的生靈,來多少都是白費!

至于太一,羅睺和燭九陰,一個隨手就能夠把手掌斬仙飛刀和太陽神火的陸壓壓服;一個是許多年前就已經是讓六聖和玄幻頭疼的存在;一個更是經過無數,手段無數,算計無數,真真從死地活下來的人物,這三人的手段之厲害,或許已經不遜于當年的玄幻了!六聖之下,可稱無敵!六聖之中,亦可抵擋一二!

這麼五人合力結成封印對付玄幻,還真的是看得起這個數天前還只是凡人之身的子啊!

上篇:第五百八十八章 幽幽血池水     下篇: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現天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