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現天魔塔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現天魔塔

"習慣這東西還真是一種可怕的力量啊.你居然還以為現在的你還是從前的你,竟敢這樣直接闖到我中央大殿來了.這麼多年不見,你還是一樣的性子啊."燭九陰早已經不是玄幻斷點的記憶中,那個連自身形體都不全的慘淡模樣了!

"祖巫不是了,只要那一位在你巫族的中央大殿里面,不管如何,他就一定會來.他也不見得就真的還是從前的性子,只不過現在已經走投無路,要是不來的話,他難道還能夠眼睜睜得看著那一位就此淪落不成."倒是低估覆海這個後來者了.原以為他禦使神通和祝融九幽神焰配合,已經用盡全力,根本分心不得了,哪想到他竟然還有余力可以參與到這對話中來!

"我數了這麼久,總是覺得你們這里的人數不對,還差了一個人啊.那一位主謀呢,他自己不來,就讓你們幾個從屬動手,難道不怕你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浪費了這一次天大的好機會."玄幻清冷的口氣,完全沒把方才那兩句話聽在耳朵里!眼睛掃視了一圈之後,再度落在了燭九陰身上.至于那覆海,被他完全無視了!

"哼!"對于玄幻的動作,覆海只是怒哼一聲便繼續狂湧著法力!要是他還連這些都看不透的話,他今天也沒有資格和其他四人站在一起,聯手對付玄幻了!

燭九陰迎向玄幻的目光,一聲譏笑:"你也不用來我這里套話,那人沒來.我們之間也不是誰從屬于誰的關系,只不過是合作利用而已,沒必要什麼事都非要和他牽在一起.不過我也真的很好奇,你玄幻道君當年智慧通天,在這天地間,從來都只有你算計別人的份兒,沒有別人算計你的可能.你怎麼就吃了這麼大一個虧."

"那燭龍又是怎麼栽在你手上的."玄幻同樣嘴角一扯.燭九陰臉色一沉!剩下的話直接就被堵了回去!他玄幻,從來都不是誰想要踩上一腳就可以踩上一腳的人!

"不過,看在你們幾個知道真相,還算有幾分眼力的份上,本座就勸你們一句,既然你們和那一位之間的合作都已經開了一個頭,那還是不要隨便斷了這關系為好."玄幻眼中一道厲芒.讓圍住他的五個人都是心頭一驚!

沒了當初隱身在後算計無數的模樣之後,赤膊上陣的玄幻,竟然讓他們覺得更加可怕!

"不用和他多廢話了.既然今天他已經落在了我們手上,其他的事,等把他封印了之後再都來得及!"太一一聲厲喝!手中猛然再度發力!牽一發而動全身!立刻就讓其余四人身上元氣湧起更加洶湧!

"本座真的很想知道,在本座已經揭穿了你東皇不過一縷未亡殘魂的底細之後.你還哪里來的勇氣敢和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凶神勾搭在一起.沒了混沌鍾在手的你,就算手段再如何厲害,也都不過是無本之木而已.死期將近,還不如現在回去你那太陽神宮閉守宮門,省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讓人隨手殺了."

五人動手,掀起驚天動蕩!玄幻卻只是淡淡語,根本沒有一點打算掙紮的動作!看著.就像是認命了一般!語再厲害,難道還能服這些人自己主動放棄!這幾位,就算是去到須彌山八寶功德池畔,憑那兩位教主帶著無數弟子齊用口吐蓮花的神通,也都是度化不了的!

"這陣法是那人專門用來對付你的手段,構築世界之基,隔絕在這方天地之外.現在大勢已成,你如果非要些什麼逞強的話.那就等你出來了之後再慢慢吧."當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玄幻臉上忽然間生出了一絲狐疑的神色來!羅睺,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

"不錯.現在世界已成,其勢不可逆,你如果真個認為我等五人都不是你對手的話,那你就把這世界打破了給我們看看."覆海話的時候,他們五人都齊齊抽手離開!那包裹在玄幻身外的五道光華沒了他們的元氣為續.依然運轉不休,吸收周遭一切,成就碾壓之勢,朝著里面的玄幻壓了過去!

眾人雖然已經抽手.可是臉上依然沒有一點放松!都死死得盯著里面的玄幻!對玄幻,不管是從前,現在,還是未來,他們都不敢真的放松警惕!在場所有人都是在玄幻手里吃過大虧的!他們對于玄幻的忌憚,除了因為玄幻無窮手段神通之外,還來自他可怕的算計!所以,不管玄幻變成了什麼樣子,只要他還是玄幻,他們這一點態度就不會改變!

"看來,也不只是你們在防著那一位,那一位也在防著你們啊."玄幻身子一動,五人齊齊臉色變化!身上元氣一湧,就再度朝著那五道光華沖將上去!

"構築世界之法,乃是本座當年親手所創,然後傳于世間,才有了那開辟空間一道神通.你們居然用本座自己的法門來對付本座,我就了,你們不該瞞著那一位來對本座下手的,要是有那一位在,怎麼都還有補救的法子的."

玄幻一步步得在那世界之中行走,那灑然的姿勢,卻像是一把刀一樣,隨著玄幻的腳步,一刀刀得砍在幾人心口上!

玄幻這話自然得有失偏駁.盡管開辟世界之法乃是他當年的成道之法,雖然確是他一手開創,但是現在這五人用來封印他的法門又豈是那麼簡單而已!就算內中根基還有他那些法門的影子,可這五人早已經在里面加了他們各自的領悟!旁的不,內中只是多了燭九陰和祝融這兩個手掌天地本源之力的祖巫,便已經讓他的法門完全變了個模樣!

雖,萬變不離其宗,但,這陣法絕對不可能會對玄幻沒有任何的作用!

不管這五人如何用力,那五道光華所凝成的世界,對玄幻來,就真的只是一個游戲場!信步閑庭,不滯于物!

"怎麼會這樣!"就算心智再如何堅定的人,在看見自己用盡了全力還是一無所獲的時候.也都不可能長久堅持的!覆海一聲怒吼,身子一抖,連著那一道月光神水也隨著動蕩起來!

"哼!"祝融手中火氣忽然大漲,立刻就把動蕩的月光神水給拉了回去!這一火一水早就已經連在了一起,此消彼長,你中有我,我中有!祝融能靠著九幽神焰將月光神水的動蕩平複也是應當.不過.祝融的力量乃是天地本源之力,覆海的力量乃是摻雜了一點天道之力的法力元氣!到底兩者不同,此事,已經是可一不可再的了!

高手過招,便只是一刹那的疏忽,就可能立刻分出勝敗!

覆海被祝融火氣一蕩.立刻就驚出了一身冷汗!瞬間就朝著玄幻看了過去,當看見了那個人影沒有因為他的動作而走出那個世界的時候才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若是這陣法真個對你無用的話,你就不會像個烏龜一樣,一步步得朝外面爬了."燭九陰看了覆海一眼,終是沒有計較方才的事.有玄幻這個大問題在面前杵著,若是他們自己先就內亂了起來,那他們所做的一切可就真的前功盡棄了!

"本座若真的想要走.你們真以為這個陣法能夠困得住本座."玄幻最後一個字猶在耳,可是他的身形分明已經走出了那陣法鑄就的世界,來在了燭九陰身前,與他之間,不過一拳差距!這一下,真個是把燭九陰驚到了!

"不可能!"心神震動!燭九陰直接一手握拳,裹挾時間之力,就朝著玄幻轟殺了下去!玄幻慢慢抬手.輕輕一攔,便將那拳頭擋在了身前!至于操縱歲月的時間之力,只能將玄幻團團圍住,根本近身不得!

"什麼!"

幾人俱驚!便是那一個占了玄幻軀殼,攪動了整個天地,比當年羅睺更甚的人,在面對燭九陰的時間之力的時候.也都不可能如此輕描淡寫!不然,他們之間怎麼可能成為合作的關系!

"轟!"就在燭九陰吃驚的同時,玄幻直接反手一掌,正打在燭九陰心口之上!這祖巫立刻從天墜落!把個中央大殿之外的廣場又轟出了一個深坑!

玄幻一掌打出之後.反身又是一掌!那禦使月光神水傾蓋而來的覆海,直接被打飛出去!一路撞擊!千丈長的地面上,轉瞬就被犁出了一條空白地帶!

"嗡!"忽然一陣大火燒起!祝融現在的九幽神焰卻已經不是之前為了配合覆海結成封印之時的模樣了!

紫中帶黑!滿是不詳!

玄幻伸手一揮,便有四顆星珠從身上掉落,來在身後,據上下左右四方,那大火一來,就被立刻挪移了出去!玄幻身子一閃,躲過了殺將過來的太一,來在了祝融面前!依然是一掌,印在了祝融腦門上!祝融可不像是燭九陰那樣,經曆了無數艱難後,那肉身早已不配被稱為祖巫之身了!

巫族肉身,本來就是世間所有生靈中肉身最強的存在!而那一干祖巫的肉身更是巔峰至極!非殺生大寶不可破!祝融祖巫之身乃從開始之時就時時打熬,後來又被那太陽星核中,太陽神火,九幽神焰,混沌靈火一番灼燒,從內到外一次徹底淬煉,更已經是所有祖巫之中肉身最強的一個了!只是因為當年混沌靈火入腦,讓他腦袋不像是肉身一般堅固,留下隱患!但是,這個隱患也要看是對什麼人!若是尋常修士,就算知道這件事又如何,對他們來,祝融腦袋的堅硬程度和肉身的堅硬程度都是一樣讓他們感覺到絕望!

"嘭!"受了玄幻這一掌,祝融立刻頭重腳輕得倒了下去!玄幻這一掌,可不僅僅只是蠻力而已!而當年祝融因為混沌靈火所留下的隱患,也不僅僅只是腦袋練不到肉身一樣的程度而已!

看著又再殺了過來太一,玄幻右手駢成劍指,三尺森寒劍光在手!直接就朝著太一刺了下去!

這一下,太一立刻就成了幾人之中受傷最重的一個了!不在面上,體內已然亂做了一團!

玄幻這劍乃是三才寶劍劍意而成!雖為生而殺,可,三才寶劍畢竟是一件大凶之物!所有死在盤古開天斧下的混沌魔神的怨念而成!劫煞之氣相隨!殺盡天地人!

"本座此劍,專傷神魂.而你本是一縷殘魄,今日生受本座一劍.若是現在馬上回去太陽星核世界,立刻用內中火氣銷了本座劍意,或許還能保住你這來之不易的性命."玄幻淡淡得瞥了太一一眼,便不再管這位東皇陛下.若太一有混沌鍾在手,今日玄幻絕沒這麼容易就傷得了他!若太一之前未將自己法力損耗許多,便是他受了玄幻這一劍,況也不至于會危及到這個地步!若太一不是殘魂.也絕不會轉眼就落到如此絕境!

可惜,這些如果都是不會發生的事!

太一現在空有一身驚天法力,可根本就是無根之水!或許在別人面前,他是無敵!神通無敵!法力無敵!法寶無敵!太陽神火燒盡諸天萬物,又掌空間之力!若旁人想要傷到太一,先看看自己能否過了這兩關再!可是對玄幻來.這些都形同虛設!沒了這許多的庇護,太一殘魂之軀,在玄幻眼中根本就是一個面團!想要怎麼擺布就怎麼擺布!

玄幻轉身,太一化虹!被人拿住了命門,他今天卻是再一次現身天地之後,最為狼狽不堪的一天了!

"居士為何不動手."玄幻看著到現在為止都還是沒有動手的打算的羅睺,心中忽然一陣莫名.這羅睺或許已經不是當初在東天極地之外所見的那一位魔祖了!開口話,竟然是沿用了道祖當年見到羅睺之時的稱呼!

羅睺聽見玄幻問,也不馬上回話,只是先將玄幻仔細得打量了一番!人身蛇尾,雖然換了個模樣,可是仍舊是從前那個震爍天地的玄門道君!可當看見玄幻身上的串珠和那身上的長袍的時候,羅睺忽然就瞳孔一縮,然後再度放大!而在此之後.竟又再一次打量起玄幻來了!

"本座為什麼要動手."

"居士站在這里就已經是理由了."

"本座之所以要來這里,是因為想要看看若是殺了你,是不是就也把北溟封印之中的那一位也一並殺了.既已無用,本座為何還要做這無用功夫."羅睺無所謂的態度,直接就讓那三個暫時無法動彈的人的目光刺在了他身上!

"初時本座聽聞北溟中的那一位和這幾人算計,語之中,絕對不能傷了你的性命.只要將你封印即可,還以為你和那一位之間生死一體,一死俱亡.現在看來,卻是本座自以為是了."

"願聞其詳."

"你一副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的模樣.要是你們真的一死俱亡,你能下得了手殺了自己."

"居士何時也如此輕浮了.竟以如此可笑的理由來做決定."

"可笑不可笑,那是本座的事."羅睺緩緩收回打量玄幻的目光,"不過,難得那一位如此看重于你,若是能夠將你拿在手中,本座和那一位之間也能夠些事了."

"居士果然要出爾反爾."玄幻嘴角一扯,分不清是冷笑還是微笑,"可這幾位都已經敗在了本座手上,居士獨木難支,如何能夠拿住本座."

"他們."羅睺哂笑一聲,便慢慢得抬起手來,"你都了他們不過是些廢物,本座從來都沒有想過靠他們.今天就算你不動手把他們清理了,本座最後也是要動手的."

"哼!"燭九陰,覆海,祝融齊齊一哼!雖然眾人都確有各自的心思,但是他們能夠保持合作的原因的先決條件就是大家力量都差不多!就算覆海要差一些,可是燭九陰和祝融兩人力保覆海,也都足夠讓他站在這五人之中了!現在羅睺話,直接推翻了一切的定論,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里!便是當年和道祖相爭的真正的羅睺來了,也不見得有本事這句話!

"看來,連他們幾位都不相信居士的話啊."

"這些廢物不過夏蟲語冰,怎麼知道本座手段."羅睺慢慢得將手臂抬到玄幻面前,張開了手掌!

天魔塔!十二品黑蓮!

真正的真品至寶!

當看見羅睺手上的東西之後,所有人都被震在了當場!

"不可能!"第一聲驚呼,卻是出自玄幻口中!這兩件法寶在被道祖收了之後,就一直被道祖鎮壓,根本不可能流傳出紫霄宮!

"怎麼就不可能."羅睺輕輕一拋,那兩件天魔至寶就一上一下得將玄幻罩在了其中!"當年不周山下一役,你也是參與者之一.你便親自感受一下,本座這法寶威能如何吧."

玄幻根本不敢停留!之前那五人用來圍困他的世界不過那五人的力量而成!世界根基乃是陣法,雖有些世界之名,卻絕無世界之實!可這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一合,便是盤古世界之中第一個真正的世界!比他當年參悟出來的世界還要完整!

若是混沌珠被開辟出了世界,那盤古世界中就還有一個世界能夠與羅睺的世界相比!可現在混沌珠是否修複完整都還不知道,羅睺的世界就是第一!一個真正的完整世界.落在其中根本不管你手段如何,只要你不能打破世界,就只能做那世界之主永遠的階下囚!無翻身之日!

而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成就的世界之基,除非是盤古開天神斧還在,否則便是誅仙四劍來了,也都只能干看著!當年要不是道祖手中天道法輪太過強勢.直接以盤古世界的大世界力量碾壓,羅睺也不見得就會那麼輕易得落敗!

而這一次,眾人總算是看清了玄幻身上的動作!

星珠之上光芒流轉,將玄幻完全包裹之後,玄幻就彷佛身處在另一個世界之中!然後縮地成寸,便往羅睺世界的邊界穿越而去!

"這是!"燭九陰眼光閃爍,他雖然對空間神通不熟.可帝江天生空間神通,他們一干兄弟對此自然也算不是陌生!他可以確定,玄幻現在所使的,雖然有幾分空間神通的架勢,但絕對和空間神通無關!空間神通雖然厲害,可是到底也是被包囊在這片天地之中!不可能違背得了整個世界的運轉!

羅睺對于自己世界的掌控自然是絕對的!燭九陰不相信,羅睺鐵了心要抓住玄幻,還會放任他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亂竄!

"果然."羅睺眼中閃起一陣莫名光芒.手上一陣混沌色光芒閃過!居然立刻就把玄幻給逼了出來!讓玄幻生生停在了他的世界邊界之前!

"若是你還有余力的話,你就再來一次試試,看本座還能不能把你攔下來."在羅睺的注視下,玄幻最終竟然慢慢坐下,閉目調息起來!

難道之前那幾掌,已經將他法力耗空了!

"本座既然了今天要將你拿住,那就一定要做到的."羅睺將那已經連成一體的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收回.重新托在掌中之後,就要徑直離開!

而這時候,那之前被玄幻一掌打翻的三人也總算站了起來!立刻來在羅睺身前站定,將其圍住!

"道友.就真的要一意孤行,違背我等之前所做的決定."燭九陰眼神不定,若是在這一位拿下玄幻之前,他或許還會強行把羅睺留下!可是在見到了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之後,他卻已經沒了這個心思了!

"那決定,關本座何事."羅睺冷冷一瞥,"本座乃是萬魔之祖,是要毀滅這世間所有一切的,你們居然會天真到以為本座會和你們合作,簡直是蠢到極點了.看在本座今日心尚可,要是你們現在讓開,本座就饒你們一命."

燭九陰三人,終究是在羅睺的注視下敗下陣來!緩緩退開,緩緩讓行!縱然內中萬千不願,可惜,終究形勢比人強!

"本就已經死了的,那就是真的死了,妄想逆死返生,今天的那只金烏就是下場."

燭九陰和祝融,臉色瞬間青白!

上篇:第五百八十八章 幽幽血池水     下篇:第五百九十章 玄幻溺心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