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章 玄幻溺心湖  
   
第五百九十章 玄幻溺心湖

在那世界中,玄幻沒有等到多久,羅睺就來了.

"原想著居士還要再等一會時間才能把那一干人等打發了,沒想到卻只是花費了這麼短暫的光陰,居士果然好手段啊."玄幻此時,又哪里還有什麼法力耗損一空的虛弱模樣!

"你才真個是好手段,做戲的功夫耍得爐火純青,那幾個雖然是廢物了些,但眼光卻是在的,竟然都被你這樣瞞住了."

"本座這點手段哪里能夠當居士如此誇耀,若不是居士配合,不管本座做戲做到什麼地步,那幾位都不會如此輕易相信的."

看玄幻和羅睺兩個心照不宣的對話,方才那一幕,分明是串通好了做給燭九陰幾人看的!這怎麼可能!兩人生死大敵,何時也可以聯手了!而且還是在方才那樣的況之下!

羅睺淡淡一笑,這位從古至今一直都是殺生無算的魔祖,只會帶來災禍和毀滅的凶神,竟然真的笑了!

"當初你舍身成仁,斬殺己身,便是本座都以為你只不過是妄想,卻沒想到,你居然還真的成功了."從羅睺這話里透出的意味,他對于玄幻發生大變前後的一切,竟比那天地間的許多人都要清楚!甚至比昊天和瑤池都要了解得多一些!連這等內都知道!

"舍身成仁?從居士嘴里出這幾個字,還真是諷刺啊."而玄幻對此不置可否,只是了句玩笑便就此揭過!他卻是連一點驚訝都沒有!"敢問居士,老爺現在何處."

"哦,你們這一干玉京山門人都不知道鴻鈞那老子現在何處,你為什麼就認定了本座會知道他的消息."

"居士的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一直都在老爺那里收著的.如果不是老爺親自交給居士,本座不相信居士還能從旁的地方得來."玄幻得肯定至極,羅睺聽了只是再度笑笑:"你對鴻鈞就有如此信心.旁的那些人可都早認定了鴻鈞已經因為被封印在北溟中的那一位,栽在了不知名的地方了.既然鴻鈞栽在了別人手上,這兩件法寶難道就不能是那時候流傳出來.最後落在了本座手上的."

玄幻肯定得搖了搖頭:"老爺是何等厲害的人物,手掌天道法輪,只要在這天地間,就不可能會有人傷得了他.老爺到現在沒有出現,定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因,那些人不僅胡亂猜測.還放任這等流不管不問,一副默認的態度,未嘗不是打著更大的主意."

"好!你果然不愧是讓本座看重的人物!"羅睺一聲不解釋原因的稱贊之後,便領著玄幻往自己這世界中軸位置飛去,"鴻鈞那老子乃是本座的生死大敵,這世上只有本座能夠對付他.其他什麼歪瓜裂棗,都是個笑話!大不慚!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哼!"

沒了羅睺的阻攔之後,玄幻在這世界之中行走根本不輸羅睺這位世界之主!羅睺心念一動,便是隨心所欲!心之所至,行之所至!而玄幻竟然可以和他一樣!一步跨越出去,便是天上和地下!羅睺見了也不奇怪,只是領著玄幻一往無前!片刻之後.終于在一處黑暗的漩渦前停了下來!

玄幻在羅睺的世界中所見到的,除了空寂的虛無之外,就只有無頭無尾,綿綿不盡的漩渦了!雖然不是什麼天地該有的樣子,但是這世界乃是羅睺所有,若是真個和外面世界一樣了才真的是怪了!

羅睺看了看那彷佛絕世凶獸蟄伏著的漩渦之後,就瞥了玄幻一眼:"你要是不怕本座是打算在這里面將你給料理了,你就跟著進來吧."身子一動,再一出現,就已經在那漩渦中心慢慢向下行走!

玄幻無聲一笑,就跟著往那漩渦中心過去!但這一次.他的行程卻真的和之前變得完全不同了!他剛一動身,那盡管威能無窮可還是如凶獸安眠的漩渦居然整個醒了過來!一股混混沌沌的靈氣直接朝著玄幻所在坍塌下來!

混沌之氣!

只是這四個字已經可以明一切的凶險了!

玄幻直接躲閃而去!但就在這一刹那,他的上下左右四方早已經被混沌之氣完全封閉!根本沒有他的生路可走了!而且在這時候,玄幻那穿梭世界所用的神通也好似失去了作用一般!根本不見玄幻那跨越虛空的動作!

混沌之中本是一切虛無!

時間空間都是虛無!

當那四方封禁的混沌之氣終于把玄幻完全吞沒的時候,一切都彷佛凝固了!而那本已經失去蹤影的羅睺也現身出來.站在混沌之外,靜靜凝視,臉上沒有任何的期待與興奮,終歸不像是專門設下這些算計來伏殺玄幻的模樣!

此刻,這世界就彷佛是來在了真正的混沌一樣,無生無死,無老無滅!從玄幻被混沌之氣吞沒到現在,已經分不清過去了多久時間!羅睺身子始終不動,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就好像要一直這樣站下去!

"既然這手段攔不住你,你還留在里面干什麼."形如木頭的羅睺忽然間開口,那一團混沌之氣上面立刻就消融出來一條通道來!玄幻緩緩而行,步步走來,根本沒有絲毫的損傷!混沌之氣隨散隨聚,不像是被玄幻用法力刻畫,倒像是隨著玄幻念頭而成!玄之又玄,自然而然,內中一股道蘊,可驚混沌!

"若不是本座還有點防身的手段,今次可就真的要殞命在居士手上了."玄幻對羅睺的態度,竟沒有因為那對聖人來都算得上是殺招的手段而有任何的改變!依舊保持著那副淡笑,來在羅睺身前,依然沒有絲毫的戒備!

"這世界中的混沌之氣,乃是真正的混沌之氣.而且還是沾染過盤古孕化之時的氣息的混沌之氣,可不是當年巫妖兩族大戰之時,攤在不周山上的那陰陽相生的混沌之氣能比的.便是聖人來了,都不見得能夠全身而退.本座可是真的要殺你的."羅睺臉上殺機森然,這才是他身為魔祖該有的模樣!

"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被老爺收去之後,一直被束之高閣,便是當年紫霄宮分寶之時.也都沒見老爺把這兩件大寶拿出來.本座原以為是道祖是顧念居士威名,所以才將這兩件法寶留作紀念,卻沒想到竟是因為這其中居然有真正的混沌之氣在.這樣的法寶,真的該就此絕傳,否則流傳出去,也只是害人."玄幻根本不羅睺要殺他之事.面不改色,是真的沒有把羅睺的殺機當成一回事!

"好!"一個好字,羅睺立即轉身再度朝著那洶湧漩渦的中心而去,"難怪鴻鈞那老子如此看重于你.敢現在這天地間的事,除你之外,再無人能夠解決了!當初一場取舍.你現在可是真個成功了!"

玄幻依舊跟了上去,腳步絲毫不亂!混沌之氣,對于從前的他來,有那諸般的至寶護身,許多的手段防護,也都是不敢沾染的!但對現在的他來,真的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了!

眼前滿是漆黑虛無.周遭都是蒙蒙混沌.玄幻一直跟在羅睺身後穿行其中,沉悶的環境,比之那地底九幽世界更容易讓人崩潰!可羅睺和玄幻都不是尋常人,走在這里面,甚至兩人還都可以不話來加重個中壓抑氣息!

不知走了多久,羅睺終于在一片光芒之前停了下來.

"進去吧."

玄幻始終平靜的心湖,此時竟也慢慢生出了幾許波動來!

當他穿過了光芒,看見背後的場景的時候,就算早已經做了許久的准備,可是依然經受了強烈的沖擊!

道祖鴻鈞!

玄幻居然會真的在這里見到諸天六聖與眾生都遍尋不到的道祖!這可是在羅睺的世界里面!道祖親手葬送的魔祖的世界里面!不是他的玉京山和紫霄宮!

玄幻忽然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其實並不是那麼讓人難以相信和無法接受了!只要把現在道祖在羅睺世界的消息傳出去,相信便是北溟封印邊上鎮守著的那些位,都會把注意力完全轉移到這個地方來了!

"蛇兒."

同樣是在那玉京山上,道祖清修洞府門前.同樣的蒼松翠柏,同樣的石頭桌椅,還是那個慈眉善目的老人,對著他同樣的呼喚.玄幻彷佛回到了初上玉京山時,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不願想,第一次真正安甯的時候一樣,一切都是那般的不真實!

"玄幻拜見老爺."

"起來吧."玄幻遵照道祖吩咐在石桌旁邊坐下,道祖看了他一眼之後徑直笑道,"老道當初還以為你為什麼執著于一副皮囊,現在還本歸源,確是有些不同."

似旭日和暖,道祖就這樣閑話家常一樣把玄幻轉世重生的事了出來,玄幻沒有半點奇怪,甚至連心里都無甚感覺!彷佛一切就該如此順理成章才對!

"你可知當年為何老道給你取了'玄幻’這個道號."聽見道祖忽然將這樁當初自己執著許久的成年舊賬提及,玄幻只是搖了搖頭.

"老道當年功行尚還不夠,見你之時,只是算得你身上有幾分蹊蹺,彷佛是我玄門的鏡花水月,只有朦朧感應,前程後事都彷佛是在重重迷霧之中,似真似幻,索性便就讓你以此為號.後來老道功行夠了,才發現你身上竟還有這麼一番曲直來曆.不過,老道那時候看你爾後之事,依然有種種幻影,無數可能.當時想來果然諸事早定,老道給你的道號倒也算不上錯."道祖到這里,忽然笑笑,長身而起,"哪曉得,老道也不是萬事皆能算盡,玄幻之名,雖然名副其實,但卻是陰錯陽差,老道也不過是被人算計了罷了."

"蛇兒,你之所有,就只是一場幻夢,從生到死,從死到生,諸般種種.生不是生,死不是死.空空空,一切是空.玄幻,玄幻.不過是我玄門親手造就的一個假象罷了."

"轟!"

玄幻心神俱喪!驟然在道祖面前,變成了一個無想無識的空殼!

"你對這子下手這麼重,難道就不怕過猶不及.要是這子真的回不來的話,那你現在所做的一切可就都要白費了,到時候.你還能靠誰去解決北溟封印之下的那一位."羅睺身影忽然在道祖身邊出現.這兩位爭過天地間第一尊聖人尊位!決定了洪荒日後模樣!一為傳道之祖,一為滅世之祖的人站在一起,竟不見半點突兀!

"本是為了給他煉心,若是淺淡而行,那做與不做又有什麼區別.居士放心,老道的信心可是十足的."道祖方才對玄幻了那麼許多.竟是為了煅煉他的道心!可惜,玄幻現在已經聽不見這兩位些什麼了!

"反正是你的門人,你願意怎麼操練那都是你的事,而且現在是你在著急,本座大不了就再次散去此身形體而已.反正眾生不滅,本座就永不消亡.而那一位就算把整個天地毀去了,也不能奈何得了本座.不定,本座到時候還可以蓄勢而動,趁虛直入,奪了他的一番基業,成就本座自己的目標."

"居士不由衷了,若是居士真個如此大無畏.那就不會從老道手中把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要去了."羅睺許多話語,瞬間都成了空談.嗤了一聲,便就此隱去.想要在道祖手上討些便宜,便只是嘴巴上的,羅睺的手段都顯得嫩了點!

"蛇兒,逃避終究不是上佳之法,不是長久之道,若是你今次能夠看破,則日後諸事可期,若你仍舊執著.則萬事皆休矣."

忽然清風拂過,飄飛一簇綠意,道祖灑然而坐,諸天自得安甯.

"什麼!玄幻被羅睺抓住帶走了!怎麼可能!"太陽星上,太陽神宮之中.太一好不容易將玄幻劍氣消磨了大半,得空從星核世界里面出來,卻就聽見了這麼一個消息,當即勃然大怒!一聲怒吼,神宮上下所有妖眾都被嚇得瑟瑟發抖!

"回稟陛下,從巫族那邊傳來的消息,就是這般的法.而且,據那巫族消息所,當日在陛下走後,羅睺竟然將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祭起,一擊而中,玄幻道君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就直接被抓了起來.威勢一時無兩,燭九陰等三人根本無力阻攔,只能任由羅睺帶著玄幻道君離開."一個只玄幻,一個卻稱道君,白澤站在禦座之下,手把羽扇,臉上,卻是完全看不見,從前那為了妖族竭心盡力的白相的顏色了!

"天魔塔!十二品黑蓮!怎麼會……"

白澤看見太一失神,竟然直接就向這一位東皇陛下告辭離開,絲毫沒有想要為他排憂解難的心思!太一現在被得到的消息吸引了全部的精神,根本沒有看到白澤的動作,不過,就算太一看見了白澤的動作,大約也都不會治他不敬之罪的了!

現在的太陽神宮,早已經不是從前的太陽神宮了!不管是這巍巍神殿,還是里面的人!

"白相."白澤剛走出沒有多遠,便被人攔了下來,而等看清了眼前之人後,白澤竟然表現出了真正的恭敬來!

"白澤拜見太子殿下."

陸壓看了眼白澤身後威嚴大殿之後,才再次開口:"方才我聽叔父震怒,白相可能告訴我是發生了什麼事."

"陛下之前與燭九陰等四人在巫族中央大殿外結陣伏殺玄幻道君的事,太子殿下也是知道的.就在老臣帶著太子回來神宮之後,道君就到了大殿之外,可惜陛下等人的陣法無用,讓道君走了出來.燭九陰,祝融,覆海三人被道君一掌打成重傷,陛下受了道君一劍,到現在都還需要借助太陽星核世界的火氣銷蝕身上劍氣,最後羅睺居然祭起早在龍漢初劫之時就已經失傳的至寶,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將道君拿下."

"什麼!"陸壓在被太一制服之後,便一直在自己宮閣之內未曾外出,根本不知道這後面居然還發生了這些事!

"羅睺在將道君拿下之後,居然也沒按著他與陛下等人商量出的結果,直接帶著道君離開了,無人知曉他們的去向."聽完白澤的話之後,陸壓神色不定.剛想要開口詢問更詳細的內,就看見白澤朝著他身後施了一禮.

"白澤拜見娘娘."

"你到我宮里來."陸壓剛轉過頭去,就看見羲和已經轉身離開.母後兩個字直接被卡在了喉嚨,根本沒機會得出來!

"這世間的許多事,並不是太子想的那麼簡單.也不是太子想的那麼複雜.太子現在的道行已經在老臣之上,有些事不需要老臣多嘴,太子都應該知道的.老臣告辭了."白澤雙手一合,便向著羲和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只留下陸壓,滿腹苦澀!

"娘娘召喚老臣.不知有何吩咐."

太一回歸之後,便將太陽神宮重新落在了太陽星上,然後依著從前妖族聖地的規模,重建太陽星一干宮殿,只不過現在的太陽星上的妖族,怎麼都不可能和當年的盛景相比了!

羲和和陸壓在回到太陽星上之後.羲和既沒有去為她所築的天後殿,也沒去帝俊曾經的妖皇殿,而是隨便找了個地方就住了下來,也不讓人重新裝點,也不准標示任何名號.無人知道羲和為何要這樣做,也無人敢去過問曾經天後的事,從此這座宮殿便成了太陽星上禁地之一.若是沒有羲和召喚.就連太一和陸壓都不敢隨意靠近!

白澤跨進門檻之後,就看見羲和站在窗楹邊上,這一刹那,白澤好像是看見了太陰星上孤寂的常曦!

"方才你的事,就只有當時幾方涉事之人知道了."

"是.老臣雖然不知道陛下他們使了什麼手段,但是可以確定除了涉事幾方之外,便是諸天聖人都不知道那事的結果."

"你現在就去媧皇宮,把這件事告訴云水和金玲兩人."

"現在女媧娘娘不在宮中,老臣若是貿貿然前往,只怕是見不到那兩位."

"帶著這張符箓一起.他們到時自然會出來見你的."

白澤低頭看去,一張翠竹葉,竟是當年進出云夢澤的憑證!

"他們在媧皇宮中閉關,最近發生的事大約都還不知道,你便一五一十得都告訴他們吧."

"娘娘.如此可否會開罪了女媧娘娘.前時女媧娘娘法傳諸天,親自庇護云水和金玲,不准任何人再去媧皇宮中打攪他們修行了."

"出了事我一力承擔."聽到羲和此,白澤哪里還會多,接了令旨便告退而去.羲和始終站在窗楹之前,看著外面不知好壞的景致,一直都沒有動彈.她的心思,現在誰還能夠猜得到.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雖然已經覺醒了身為羲和時的記憶,可她到底只是玄幻用島中大寶重新孕育羲和殘魂而生,誰又能得清,她到底還是不是從前的太陰星神!

"來了啊."

玄幻在回歸此生之後,雖然面上無謂,不管什麼時候,看上去都好像已經做好了面對一切的准備,縱然知道自己記憶斷點,遺失了一份至關重要的記憶也都還是坦然!但是,他終究是人,便是當年龍蛇老妖,心里也都還有不能被任何人觸犯的一部分,何況現在!

見到道祖的時候,玄幻自然已經分辨面前的不是羅睺弄出來糊弄他的影像!而且,憑著羅睺手上的天魔塔和十二品黑蓮,他早就已經猜測可能會通過羅睺見到道祖!道祖的真實性,根本不用考慮!

江州水下,那一個真正自己所留的兩個法子,一個斷了天地二書的力量之源,一個找到道祖.現在道祖當面,玄幻一直以來繃緊的神經終于有了一絲絲的松動!而這松動就是致命的了!

道祖之,正中靶心!玄幻哪里還能夠躲得過!一直以來都被他死死壓抑的心湖,瞬間翻騰,直接將他神魂淹沒!

冥冥之中,玄幻聽見一個熟悉聲音的呼喊,彷佛將要溺斃的人所看見的最後一點光明,終于睜開了雙眼,想要看看自己是否能因此被拯救!

但眼前的,卻是一把寒芒四射的利劍!

上篇: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現天魔塔     下篇:第五百九十一章 三千劍入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