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三千劍入腦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三千劍入腦

一把劍!一把寒光四射的劍!一把瞄准了玄幻眼睛的劍!一把真正刺下來絕不是在玩鬧的劍!

這一刹那,玄幻立即就醒了過來!作勢就要躲開!

但,他這時候才忽然發現,自己漂浮在這不知來曆,似在水中卻又不是水中的地方,四面八方都無從著力,就算他現在想躲,也根本躲不開!所有的力量都失去了作用!除了等著那把劍刺中他之外,便是連動一下手指都是妄想!

"啊!"玄幻想要嘶吼,但在終于張開了嘴巴之後,根本沒有半點聲音,就只是一串泡沫顯示了他的努力而已!玄幻就這樣處在彷佛鬼壓床的狀態之下,心中無數念頭紛迭,許多努力,身子卻始終像是不屬于自己了一樣!玄幻一生,不管是現世還是洪荒,從未有過如此無能為力的一刻!

那劍,終究是來了!

一道劍鋒在玄幻眼前閃過,那劍便直接從玄幻眉心貫穿了過去!痛入腦際!玄幻可以清楚得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飛速流逝!一切都在離他遠去!他正在慢慢得沉入到一個比他此時所在的環境更加漆黑陰沉的世界!比羅睺的世界還要讓人壓抑!比幽冥鬼蜮還要讓人恐懼!那貫穿腦際的疼痛現在都已經成了細枝末節!那越陷越深的孤寂枯漠,讓他自己都漸漸得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正在變得越來越緩慢的思考,正在慢慢闔上的雙目!讓玄幻已經沒有力氣再管任何別的東西了!

玄幻心里在排斥這孤寂枯漠的黑暗,但偏偏卻隱隱覺得,沉睡在這黑暗之中,好像就是他自己最好的歸屬!

"嘿嘿嘿.你現在終于走不了了."

"我為什麼要走?要走去哪兒?"

"離開啊.你不是這地方待不得,你不能留在這里嗎."

"為什麼待不得?"

"因為,待在這里,就是死啊.嘿嘿嘿."

"死?"

"對!我不能死!我死了!我爸媽怎麼辦!大哥怎麼辦!我不能死!"

"嗯!"

一聲悶響!一聲痛吟!劍刺入肉!玄幻心中念頭一起,剛有想要從那黑暗離開的趨勢時.便又有一把劍狠狠插在了他腦袋上!方才有了一絲重新燃起的苗頭的生命之火,又再再度虛弱了下去!

"嘿嘿嘿,你這樣才算是有點意思.你繼續掙紮,我繼續插劍.看看你能受得住幾下.你可不要讓我太失望了哦.嘿嘿嘿……"

這仿若魔鬼嘶鳴的聲音,就好像是忽然在玄幻身上放大了無數倍的疼痛一樣,成了他已經所剩無多的思緒中的主旋律!便是剛剛生起的求生念頭都被死死壓住!只能在夾縫之間求生存!魔音入腦.形影不離!玄幻甚至能夠感覺到有一個陰冷的身影正一直圍繞在他周遭,手中利劍就高懸在他頭頂之上,時刻准備刺下來!

不過,此卻有一點好處!至少讓玄幻在那般空無的環境之中,被激起了更多的存在感!雖然是用令他生不如死的疼痛換來的!

"我要出去!"

又是一劍!

"嘿嘿嘿,原來用劍插你的腦袋是這樣的感覺啊.真是好玩.你要堅持住哦,要是受不了幾劍就死了過去,那我可就沒什麼玩的了."

被激起求生之念後,對玄幻來形並沒有變得有多好!他並沒有因此而脫離了原本的困境!那每一次都能把人生生痛死的殺劍,依然讓他止不住得沿著原本的道路沉淪下去!直往那深不見底的黑暗,永無光明!神魂永喪!

兩千九百九十九劍!

只差一劍,便足夠三千之數!

從玄幻受那第一劍開始到現在.那個陰冷的身影已經在他腦袋上面插了整整兩千九百九十九劍!現在,不管玄幻自己是否願意沉淪,他都已經沒有力氣和精神,可以脫離出去了!玄幻身子早已經徹底冰冷!那冥冥中的生命之火更是只剩下淡淡一縷,形如于無!甚至不用去管它,那火便會在下一秒自動熄滅!

"你是否還要出去.要依著我,既然你這一生都只不過是別人編織出來的一場夢而已,那何必還要苦苦執著,就算你出去了又能怎麼樣,你擁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從前不是真的,以後也不會是真的.不管再怎麼掙紮,也都不過是給自己找不自在.還不如就在這里留下來,一切的事都再招惹不到你身上來,一切的苦難罪孽你都不用再受.多好."

"我……要……出……去……"自玄幻從那般漸漸的永眠之中醒來後,這四個字就成了他的唯一!在一次次得利劍入腦之後,他所能想到的,記得的,就只剩下這四個字而已!

"嘭!"玄幻身子終于沉到底了!被第三千劍,一劍插在了地上!

生命之火終于熄滅!

"白相大人今日來我媧皇宮干什麼."

白澤遵照羲和的吩咐,離了羲和的宮閣之後便直接向著天外天媧皇宮而來.可正像是他想的那樣,媧皇宮的門對他來,卻不是那麼好進的!他剛剛才看見媧皇宮的大門,就被一個童子給攔了下來!一個帶著金鎖,身穿布兜兜的七八歲童子,正站在白澤身前.明明一個粉嫩的瓷娃娃,看著卻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樣!

白澤瞬間就停住了腳步!

女媧娘娘自從修行以來,從未收過一個弟子!便是宮中侍從也都是極少!除了那坐騎金鳳之外,就只剩面前這個童子了!而且這童子在還未降世的時候便跟隨在娘娘身邊修行,深受娘娘寵愛,雖不是娘娘弟子,但是這世間所有人都已經把他當作娘娘的傳人了!

"原來靈珠童子還在宮中啊,老朽以為童子此時也留在北溟,跟在娘娘身邊呢."

不管諸事如何,女媧娘娘在妖族中的地位都是超然的!先有媧皇之名.後有招妖幡在握!便是當年妖族天庭在時,世間妖族對于娘娘的敬畏都不在帝俊和太一兩人之下!

盡管當年在一開始的時候,娘娘對于妖族的庇佑有一部分是因為帝俊兄弟兩人一廂願,並非出自娘娘自己本心,但是許多內除了帝俊兄弟兩人和有限的幾人之外.那億萬的妖族並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妖族也有了聖人庇佑就行了!

巫妖量劫之後,娘娘也就成了世間妖族心中唯一的依靠!便是陸壓這唯一的金烏血脈還在,也都替代不了!因為他既不是聖人,也沒有父輩那般厲害的手段!甚至在太一歸來之後,依然還是這樣的況!而且,這位東皇陛下回歸.卻從來都沒敢開口向女媧娘娘討要過招妖幡,這已經很是明問題了!

因為娘娘的身份,其座下的靈珠子和金鳳兩人在妖族中的地位也變得不同起來!至少,白澤這位妖族耆老,遠古天庭外相,在靈珠子面前.卻也不敢太過失禮!

"白相原還知道娘娘尚在北溟,如此,白相就不是為了拜見娘娘而來的媧皇宮了."靈珠子雖然生就童子之像,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真的是一個幼稚的童子!

聽到靈珠子還保留了最後一張遮羞布的問話,白澤根本沒有一絲被戳穿目的的心虛,反而大大方方得承認了下來:"老朽今日前來.乃是為了求見云水,金玲兩位上人的."

"娘娘之前法傳天地,不准任何人來媧皇宮打攪他們二人清修,難道白相沒有聽見,還是現在太陽神宮重建,白相你已經不用管娘娘的意思了."靈珠子稚子童音,得白澤也忍不住眼神一縮.倒不是白澤覺得靈珠子厲害,只是靈珠子如此直來直往,根本不留半點面,縱然他有萬般算計在胸,也都沒有作用!

秀才遇到兵.怎麼可能得清!

"童子戲了.娘娘法旨我神宮上下自然是知道的,只不過老朽此來,乃是遵了羲和娘娘之意.羲和娘娘畢竟和兩位上人曾經同門修行,許久不見兩位上人,心中掛念得緊.所以才差老朽前來拜見."

"哼!你家羲和娘娘難道就不在娘娘法旨約束之內了!娘娘法旨,是任何人都不准前來,你家羲和娘娘就要特殊一點!"白澤話剛起頭,就直接被靈珠子堵了回去!看模樣,他對那一位曾經在云夢澤中修行,由死轉生的天後娘娘,觀感是差到了極點了!

"靈珠子師兄,便讓他,羲和讓他來見我們干什麼吧."就在這時候,又有兩個人影從媧皇宮中走了出來,來到靈珠子身邊,看著白澤,眼中陰晴不定.

白澤被靈珠子擋在媧皇宮外,看靈珠子的態度,就算他手中有羲和給的信物,靈珠子也不可能讓他進去,可結果偏偏云水和金玲自己走了出來,果然天數使然!

"吧,你家娘娘讓你來干什麼."云水雖解了白澤尷尬,可是白澤心里卻是歎了一口氣,他也不見得就是那麼希望今天能夠完成羲和的吩咐!

"上人,娘娘之皆在此符之內,上人一觀便知."看著靈珠子越來越危險的目光,白澤終究是放棄了把一干事出來給云水和金玲聽的打算,將早已經准備好的那一張符箓遞到了云水面前!要是他真的開口了,他敢保證,靈珠子下一刹那,就會直接動手了!

"金玲,你看看吧."許久的沉默之後,云水才慢慢將手中竹符交給金玲,然後不發一,看著天邊怔怔出神!

"什麼!"當金玲看罷符中內容之後,立即驚呼出聲!云水伸手將她攔住,扭頭看向白澤:"你家娘娘讓你來,不可能只是為了讓你告訴我們這件事而已,還有什麼,你都一並出來吧."

白澤當即應下,將巫族中央大殿之外發生的事原原本本得講了出來,一字不落!而一旁的靈珠子,早已經雙眉緊皺,若不是看著云水和金玲聽得仔細,他早已經對白澤動手了!

"此事便是如此了.羲和娘娘認為,兩位上人一直都在媧皇宮中閉關修行.不聞外界春秋幾度,而女媧娘娘也不在宮中,兩位上人定然是還不知曉發生的事的.兩位上人若是就此錯過,日後難免生出風波,所以羲和娘娘便讓老朽來將一切都告訴兩位上人."白澤完這話.就直接告辭離開!目的已經達到,要是他再留下去,靈珠子一定是要攆人的了!

"敢問師兄,此事到底……"云水剛剛開口,靈珠子便把他話攔住:"你們可還記得自己之前答應過娘娘什麼事.只要沒有娘娘吩咐,你們就不准離開媧皇宮一步.現在才過去短短百年.你們就想要自毀契約了不成."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娘娘法旨既下,誰若膽敢違背,便是對娘娘不敬!到時候,那可就不要怪我的靈火不認識人了!"靈珠子臉之上的嚴肅,云水和金玲都看在了眼里,知道這件事已經就此定論.他們若是真的敢走出媧皇宮一步,靈珠子絕對會像他的那樣,饒不了他們!

但是,現在的事,又豈是靈珠子阻止就能阻止得了的!就算女媧娘娘親至,大約效果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這麼大的事,娘娘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既然娘娘知道了卻沒有告訴你們.那就是認為你們倆還是不知道這件事為好,知道了反而徒增禍端.這麼簡單的道理,你們怎麼就看不透啊."靈珠子坐在媧皇宮中,看著那兩個飛奔的身影,微微一歎,"要是當年道君和娘娘一樣,不收一個弟子,今日的事,想必也不會是這樣的了."

"師兄,他們走了."靈珠子歎息之時.宮內又有一少女走了出來,看了眼那玄光鏡中離開的兩個身影,同樣輕聲一歎,"父親曾對我,天底下.最幸運的弟子莫過于道君的這幾個弟子了.就算諸天聖人之徒,也都不可能像他們一樣,得道君時刻教導,因材施教,耳聽面命,打下夯實至極的基礎.但父親也歎息,可惜道君在他們身上花費了那麼多的心力,到頭來竟然無一成才.我問過父親,道君的這幾個弟子乃是因為道君之變,所以才會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怎麼能夠怪得了他們.況且,他們之中,純陽大師兄道行高深,在玄門三代之中,可謂之先也.雖然現在被斬了兩大分身,但是根基仍在,定然還能恢複,到時候破而後立,百尺竿頭,更可再上層樓,怎麼都不上是不成才啊.父親不,只是我不懂.師兄,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靈珠子看了看身邊女娃疑惑的面孔,搖了搖頭,便將頸間金鎖取下:"這金鎖,乃是當年道君第一次來南疆的時候賜給我的.此寶雖是道君親手所鑄,但是當時品階並不算高,只是太乙層級的後天法寶,想來,這也不過道君隨手所成的玩賞之物而已.可是現在,此寶已然是我護身至寶,佑我上天下地,穿行諸天,無往不利.便是當初封神之時,娘娘讓我去湊個數,得了此寶護佑,各種神兵利器,神通道法皆傷不了我,便是最後諸聖親臨大戰,我亦是未遭禍端.此寶若就只是單純的太乙層級後天法寶的話,如何能夠做到這般地步."

女娃看著面前的一片金鎖,卻是怎麼都想不出答案.

"此寶之珍貴,並不在它是什麼層級的法寶,全在道君當初煉制之時,所打下的法寶根基.此寶當初確實只是太乙層級的後天法寶,但是內中種種法陣,玄妙道理,卻遠不止于此,已達至大羅境界.只要深加祭煉,便能以此為基,將此寶祭煉得更上層樓."

女娃似懂非懂,後又問道:"師兄的意思是,這金鎖原本就是一件大羅層級法寶的胚子,只是道君隨性而為,祭煉到了太乙層級便就收手,而師兄只要沿著道君早已畫好的方向,便能順其自然得把此寶祭煉到大羅層級去."

靈珠子無聲一笑:"師妹卻只是對了其中之一而已.雖然沿著此寶中道君畫好的方向祭煉,可以將此寶祭煉到大羅層級,但是大羅層級卻絕不只是此寶的極限.此寶中的陣法,從天仙伊始,一路直上.達至大羅,完全不啻于一部修行經典,只要能將其悟透,便可深得其中三昧,然後結合自家之道.繼續祭煉.到時候祭煉出來的法寶,不僅每時每刻你都能夠將其威能發揮至最大,而且如臂指使,盡隨心動.你自己能夠修行到什麼境界,此寶便能祭煉到什麼地步,始終不棄.如此法寶.便是拿著不屬于自己的先天至寶在手都比不上.你可知慈航道人收服南海所用之竹籃是從何而來."

女娃隱隱有些思緒,卻是不出來.

"那竹籃當初也只是道君隨手賜下之物,闡教十二金仙一個不落,人人有份.慈航道人得了那竹籃之後,和我一樣,從其中學有所得.時時祭煉,終成隨身至寶."

"啊!"

"要知道,我與慈航道人從道君處所得的,少之又少,大約連云水等人從道君處所學的千萬分之一都比不上.師妹你現在可還覺得大老爺他們無一人成才的話有錯嗎.便是那純陽大師兄,他乃是當年東華帝君的轉世之身,除了得過道君教導之外.還曾在紫霄宮道祖座前聽講,根基之深厚遠不是我等可以想象.他之成就,句不客氣的話,只不過是理所應當罷了,也算不得對得起道君一番教導."

"道君給他們打下了一生的基礎,給他們築了一條通天大道,他們卻自己親手斷送.竟然是因為道君緣故!哼!當年慈航道人被三霄用混元金斗閉了胸中五氣,削了頂上三花,巔峰大羅金仙道行被生生打落,其後背闡入釋.費盡百般心力才將重傷恢複,可惜其時修為已失,千萬年心血付諸東流,只能重新修行."

"從封神至今才多久的時間,慈航道人不僅已經修為盡複.還博采釋道兩家之長,破開天門,成就聖人之下有數的高手!自家心志不堅,道心蒙塵,不找自己緣故,卻還怪來怪去,許多抱怨,慈航道人可還是背著叛師叛教之名修成的今天的一切.再怎麼樣,他們幾個叛了師門之後,還沒人去戳他們的脊梁骨吧!"

女娃啞口無,竟不知道自己父親不告訴自己的,卻是這些她根本都沒有想過的道理!

"你可知為何那麼多年過去,娘娘直到百年之前才將他們二人收進宮中."

"不知道."

"哼,不過是娘娘和大老爺不想看著道君當年一番心血白流.可他們二人來了宮中百年,修為道行居然還是原地踏步,執著舊事,半點都不知道奮發.這般把他們留在宮里,那和讓他們在外面渾渾噩噩得度日,又有什麼區別.當年逐鹿之戰,我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從那血雨腥風里面殺出來的!"

"咦,真的死了.這可不好玩了啊."生命之火熄滅的玄幻靜靜得躺在那無邊黑暗之下,身邊那個陰冷的身子依然圍繞在他身邊,時不時伸手戳上一戳,刺了三千劍之後,他現在手中已經沒有利刃了.只是用冰冷的指甲,在玄幻身上戳出一個個血洞!

"當初你刺了我三千劍,刺穿了我身上每一寸地方,我都挺過來了,我現在只是刺了你的腦袋,你竟然就死了,真是沒用啊你."這陰冷身影絮絮叨叨得出來的話,卻是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我這才刺了你三千劍,也只是一報還一報,不算過分吧.我其實一開始是打算也像你一樣,把你渾身上下都刺個遍的,可這樣一來,若每處都只刺一劍,實在是難消我心頭之恨.我就一直在想到底該刺多少劍才合適,後來終于發現三千可行,哪曉得才只是刺了腦袋,你就已經死了.早知道,我就應該先刺其他地方,最後再刺腦袋的."

"砰!"

忽然靜寂之中傳來一聲微弱卻清晰的聲音,立刻將這陰冷身子的絮叨打斷!

玄幻的生命之火,竟又重新燃起了黃豆大的火苗來!

"嘿嘿嘿!活過來了!好得很!我這一次一定心得玩!不會那麼簡單就把你玩死了!"

但就在這話完的時候,玄幻生命之火忽然旺盛!直接將這孤寂枯漠的黑暗照成白晝!

玄幻緩緩睜眼,身子慢慢飛起,看向那個已經顯出模樣的陰冷身影!

一個玄幻!

從頭到腳一片慘白!

身上布滿了整整三千個,大相同貫穿前後的孔洞!

是人,可就只剩下一個人的輪廓而已了!

上篇:第五百九十章 玄幻溺心湖     下篇:第五百九十二章 遺失記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