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三章 云水來弑師  
   
第五百九十三章 云水來弑師

玄幻話音一落,那被不周山鎮壓在山下的天地二書碎片忽然就閃過一道強光,然後便有一道藍色光華劃破天際而來!正好降落在不周山一處山谷之中!做罷此事之後,那塊碎片就立刻失去了所有的光澤,彷佛一塊古老化石,死了過去!

陰沉的玄幻臉色一怔!哪里還不知道玄幻方才為什麼要那一句,"還不止呢"!

"此為我推演開天辟地而成,那真正的場面自然不可能只是如此的."玄幻看著身邊陰沉的自己無靜默,上前一步,手指指向那方天地,"先天三才寶劍雖成于開天辟地之際,但是其時祖神已然殞身,因而那時候破損天地二書的,絕不可能是這三把寶劍,定然是三千混沌魔神四處游走的怨念."

"祖神成至偉道業,但開天便是劫,三千混沌魔神無辜殞身,自然是要找祖神報仇的.可祖神當時被天地二書包裹,三千混沌魔神自然就將天地二書也一並視為了生死大敵.真是造化使然,天地二書包囊禍心,欲奪祖神天地,卻正好成了祖神的擋箭牌.而在把天地二書碎裂之後,那三千混沌魔神的怨念卻也沒了那麼強大,所以才有了三才寶劍成形的事.天數啊,都是天數啊."

玄幻輕輕一歎,卻不知是在歎這萬事萬物衍化之妙,還是在歎這一干當事之人命途多舛之辛.

"三千混沌魔神開天之時未曾死絕,有一十二位逃出生天,所以天地二書的靈性便也有了一線生機.不過那靈性卻被不周山鎮壓在了其下,若是不周山始終屹立不倒的話,他也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可惜……"

"嘿.可惜什麼.你是以為他沒有把你弄到過來.不周山就不會倒,他永遠也出來不了怎麼的."那陰沉的玄幻聽見這句可惜,白眼一翻,便是一句嘲諷.

"如果他沒有把我弄過來,他如果想要變成現在的樣子.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不得,只有這盤古世界經曆無量量劫的時候,他才有出世的機會."

"你方才還你不用聽我些什麼,怎麼現在就成了這個窩囊樣了.事既然都已經發生了,那解決掉便是了,唉聲歎氣管個屁用.你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還那些有什麼意思.還是你覺得多愁善感幾句,就能夠增加你解決這件事的成功率.真是孬啊."那陰沉的玄幻雖然全身滿是孔洞,但是這一刻,那只剩下輪廓的人身上面竟然也讓人感覺出了鄙夷的神來!

玄幻只是笑笑,也不接話,依舊看著那記憶中鋪開來的畫面.

"你還裝個什麼勁兒.那天地二書雖然破碎.但是仍留有大半還留在天上地下,自然是要有鎮壓之物出世.星辰果樹種在盤古世界和混沌之間,你難道還看不出來是為了什麼.星辰果樹被毀,也是早就已經注定了的事.我現在只是好奇,當初老爺讓你去時,是否已經察覺到了這般異狀.若是察覺到了,又為什麼沒有看不出來那天地二書的靈性在你身上留下的手段."

聽見這般的接二連三的疑問.玄幻無聲而起,來在那記憶中被他造化出來的星辰果樹之上:"星辰果樹乃是完整的混沌魔神之身,若是他自隱天機,旁人絕對察覺不到,就算當時的老爺也不行.老爺之所以會發現星辰果樹的存在,也是因為我當初在玉京山上化形的時候,不意觸動了星辰果樹的威能,然後才有了那一番布置.當時老爺雖未成就聖位,但是已經手掌天道法輪,神而明之.哪怕算不出這許多內,也遵照冥冥之中的感應,讓我把星辰果樹種在了天穹之上.而那天地二書的靈性會將我當作他重新出世的助力,自然不可能會讓自己在沒有萬全把握的狀況之下暴露在他人面前的.星辰果樹是他最好的遮掩之物,如此疏忽決計不可能發生."

"你也是活該倒黴.得了盤古傳承和老爺教誨,到頭來竟然以成就世界之法作為自家道基,冥冥之中暗合他之原身,他知道這些的時候,肯定是差點笑死了吧."

"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我自己的選擇啊."

玄幻和那陰沉的自己站在星辰果樹之上,看著這元神世界里面好一番造化,心思百轉.這場戲,他們看得卻不是那麼輕松的!

既然他們兩人都能夠在眼前發生的一切上面推測出來那麼多的事來,那時候的玄幻又怎麼可能沒有這個眼力!而那時候的玄幻在毫無准備的狀況之下,驟然經受如此打擊,卻還能夠站穩陣腳,讓這方元神世界繼續演化下去.旁觀的玄幻,忽然就生出一陣心悸的感覺來!彷佛那時候的一切,跨越了時間和空間都降臨到了他身上!

一切的一切雖然都有些似是而非,但是並不妨礙玄幻從這些不算完全的東西里面推測出背後的事來!一則,他的見識不是洪荒最高,可是俯瞰周天的諸天聖人也都不能勝過他!二則,他來自後世,他所知的,卻是比所有人知道得多!

現在的玄幻可以想象,當時的自己為什麼在最後會做出自斬己身的事來了!當天地都已經陷入如此大局,他苦苦尋求,卻沒有絲毫的解決之道了,他就只能從根本上動手!那根子便是他自己!若是他死了,能把天地二書的靈性也拖著一起去死,他當然,也只能這麼做了!

而在這樣的舉動之下,那隱在幕後的天地二書的靈性又哪里還能夠藏得下去!

世間眾生,包括現在的羅睺在內,認為殺了現在的玄幻就可以把北溟封印之下的那一位也一並斬殺了的念頭,並不是沒有道理,但這道理,卻只有在當時玄幻尚在自家元神世界演化天地的時候才是可行的!

"你分化神念無數,無數化身.許多分身,他知道你察覺了他的存在之後,隨便一躲,誰還曉得他躲在了哪一個你身上."那陰沉的玄幻忽然抬起頭來,三千孔洞之中都是一陣悲號!"該啊!若然換成是我.我也會把自己所有的分身和化身都殺個乾淨!"

這陰沉的玄幻,卻是玄幻當初親自斬殺自己無數分身化身之時,那不甘的念頭而成!彷佛一個不一樣的分身,但是和玄幻之間卻已經沒了那分身和本尊之間的聯系!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了!

玄幻眼中,也瞬間生出了一抹悲意來!

那一干分身和化身明知道自己將要被自己親手所殺,卻偏偏不能反抗.只能洗乾淨了脖子等著那一劍過來!

悲哉!苦哉!傷哉!

星辰果樹一在天地之間生了根,那一干殘留在盤古世界壁殼之上的天地二書就立刻都被鎮壓了起來!星辰果樹每長一分,那鎮壓的力道就也更大一分!因其混沌魔神之身,對于天地二書碎片竟有先天的克制作用!居然比之不周山的鎮壓效果更甚!

畫面到此而止!祖神殞身,萬物繁衍,盤古印記在天地中央化作巍峨不周山!星辰果樹繁盛!先天三才寶劍歸于劍匣.掉落在天柱頂之上!那天地二書的碎片除了開始的動作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動作了!

一切都安甯了下來,天地繼續若在繼續衍化,大約也都只是玄幻記憶中的一切了!

玄幻元神世界之中的一切,雖然是借著燭龍法門而生,但是歸根結底有多半還是隨著玄幻的記憶運轉\已經多了這麼多的意外,可意外終究不是天地衍化的主旋律!

"夠了."玄幻忽然一聲歎息.面前一切便就如煙散去,重新化作一顆心髒落在玄幻掌中.

"怎麼就不看看他奪了你的軀殼之後做了些什麼事."那陰沉的玄幻經曆了這一番記憶之後,竟然也不再那般冰冷了!"看與不看,又有多大的區別.那都是別人發生的事,與我沒任何的關系.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只是對付那一個家伙而已."

"嘿嘿嘿.我還是那句話,你的一生到底如何,都只有你自己才能夠做決定,別人連多一句嘴的資格都沒有.你不是傻子,什麼事該怎麼辦.你自己心里明白."

冷冷得來,冷冷得走.那陰沉的玄幻完這話之後,便失去了蹤影.都是自己做的事,當初的一切又都是自願,其實那麼許多分身化身被殺.真個沒有多少怨忿的事!只不過那學自三千混沌魔神的法子才能將那一位的神念存在降至最低,無可奈何,才有了這一個從怨念之中誕生的玄幻出現!此刻使命既完,如何還能停留!

心髒仍在玄幻手中跳動,那陰冷的感覺卻已經蕩然無存!一條條鎖鏈隨風而散,一片片黑暗終于被光明照亮!只有玄幻,始終如一模樣,目光緊緊得看著那團血的記憶!

"蛇兒,此時覺得如何啊."當玄幻從那神游太虛的狀態之中醒來的時候,便聽見道祖溫溫語,心中立刻一片安甯.

"謝老爺指點."雖然現在還看不出在得了那記憶之後的玄幻身上有什麼異樣,但是道祖看玄幻的時候,笑容里已經都是滿意.

"那都是你自己當初所留之布置,而且能否重新找回,都看你自己能夠經受住那些可以沖天的怨氣.老道只是費了兩句口舌而已,一切皆是你自己的造化."看道祖的模樣,他分明是知道玄幻方才發生了些什麼.

"玄幻想得天真,吃了那般大虧之後,還敢自以為算無遺策,若是今次沒有老爺護持,也已經做了無用功了."方才玄幻所經受的一切都絕不能夠被輕易打攪!否則定然會前功盡棄!若不是道祖讓他在羅睺的世界里面動手,然後又親自庇護,早在玄幻動手之初,北溟之中的那一位就已經知道了!而在那一位知道了之後,玄幻還想要這般輕易得將自己的記憶找回,卻又不把他和那一位之間的最後一點聯系重新引回身上,又豈會這麼簡單!

這份記憶,是玄幻開啟一切的鑰匙,但若不將其處理乾淨.好不容易斬盡自身才斷了的,和那一位之間的聯系就又會重新沾上!而且現在若是沾上了,除了給他自己帶來無窮災劫之外,根本對玄幻沒有一點的好處!

他的一切動向都會被北溟之下的天地二書靈性掌握!他卻並不能以此而威脅到那靈性的安危!玄幻不僅會徹徹底底得失去解決掉那一位的可能!反而還會永遠淪為那一位棋盤之上的棋子,任他擺布!

這一次從洪荒回到現世.已經是他最後一次可以解決掉那一位的機會了!沒了,就永遠沒了!星辰果樹可是已經斷了根了!

而那一位亦然知曉此事的重要性!所以才會一直躲在那記憶之中!如果他知道了玄幻動手找回記憶,不僅僅是他已經安排下的布置,他定然還會派遣外力前來!玄幻可不相信,那一位被諸天六聖和諸位大尊封印在了北溟之中後,就真的沒辦法感應到外面發生的事了!

若不是道祖庇護.斷了玄幻後顧之憂!若不是玄幻之前從姜子牙那里得來了幸存的一十二位混沌神魔印記,湊足了先天三才寶劍的三千劍意!那一位這一次都不可能會從玄幻的記憶里離開!若是那一位不離開,對玄幻來,便是個生死兩難的選擇!對整個天地來,都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你之一生,似幻似真.結果如何,都要靠你自己把握,外人能幫你的,永遠都只是細枝末節.謹記."

"玄幻記下了."

"去吧.該做些什麼,你都早已經做好了決定,應該怎麼做,你也早已經做好了安排.記住老道那句話.我玉京山門下雖然從不主動挑事,但若是有人招惹上門,卻也不能墜了我玉京山的名頭."

"玄幻,記下了."

玄幻一拜,一切便還歸到那混沌漩渦之外.羅睺側眼看著他:"那老子將你一番折騰之後,便就不再管你,讓你出去打生打死,你玉京山一脈還真是秉性薄涼啊."

"居士是要將這盤古世界帶回混沌的,居士什麼天性薄涼."羅睺看了玄幻一眼,卻是沒有想要和玄幻繼續爭論下去.轉身就朝來時的路而去,"現在你也已經見過那老子了,接下來,你就做你自己的事去吧."

在屬于他自己的世界里,羅睺想要讓玄幻離開.其實心念一動足以,但他居然還要帶著玄幻原路返回,親自走上一程.玄幻不相信羅睺這樣的人物還會有什麼惡趣味.他本來魔祖,殺生成性,所謂惡趣味根本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玄幻看得分明,羅睺會這樣做的原因,那就只能是這個世界現在並不是完全屬于他!

"看來,老爺也還是留了後手的啊."

"看在你還算是懂事的份兒上,本座就奉送你一個消息.你眼前要是沒有什麼更重要的事的,就先去把你那位大哥救出來吧.燭九陰和祝融那兩個兒已經找到了煉化你大哥肉身的法子,要是不快點的話,那兩個兒真的會把你家大哥變成他們血池里面的血水."

"玄幻謝過居士了."沖著羅睺施了一禮之後,玄幻一腳就踏出了這個黑暗世界.離開了這個已經讓整個盤古世界改變的地方!

沒有人知道,玄幻從那一團血的記憶里,到底得到了些什麼!

當玄幻再度出現在巫族中央大殿門口的時候,所有守在門外的巫族都被嚇了一跳!好不容易回過勁兒來了之後,其中一個守衛立即朝身後大殿狂奔進去!其余人等,都戒備得圍在玄幻身前!明知道自己不是玄幻的對手,這些巫族也還是寸步不讓!

雖則巫族確實是沒落了,但巫族的氣節還是在的!

"羅睺不是要把你抓走作為威脅那一位的籌碼嗎,怎麼就這樣把你放回來了."燭九陰,祝融和覆海三人一踏出殿門,都忍不住齊齊心頭一震!之前他們五人一齊動手的時候,他們幾個都還是敗在了玄幻手上!現在只是剩了他們三個人,又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本座不想和你們廢話.現在立刻把本座大哥給送出來,要不然,本座不介意再闖闖你們的大殿,看看現在還是不是像當初十二祖巫都在時候那麼牢不可破."玄幻根本不給燭九陰拖延時間的機會!既然羅睺都那樣了.那況定然是不容樂觀的!而且,他還有更為緊要的事要做,根本沒有多久的時間用來耽擱!

"你少這麼囂張!有本事你就自己闖進去!也讓某家看看,你是不是還能像從前那樣一往無前!"燭九陰雖然是在看著玄幻,但是卻不是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玄幻身上!"太一他已經准備了對付這人的後手.怎麼現在還沒到!要是非要動用到大殿之中的布置來對付他,可就大大不妙了!"

正在這時候,燭九陰不知是看見了什麼東西,忽然眼睛一亮!看著玄幻的眼神中竟然帶起了幾分期待!

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玄幻忽然轉身,伸手一掌打在背後那個讓燭九陰生出了幾分期待的人影之上!

云水!

看著這個敢向自己動劍的弟子.玄幻平靜得連一根毛發都沒有抖動一下!

借著又是一掌朝左邊揮下!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又有一個人影摔在了云水身邊!

金玲!

這兩個最先跟在玄幻身邊的弟子,今天竟然就這樣做出了大逆不道的弑師之舉來!

"要是某家記得沒錯,這兩位彷佛都是你的高足啊.嘖嘖嘖,堂堂玄門道君,執掌玄門法令.管束玄門三代弟子德行的人,居然會教出這樣的弟子來,真是讓人好奇,是因為他們天生反骨,還是因為你這位師尊做了什麼連自己弟子都忍不住要殺了你的壞事啊."燭九陰陰惻惻得著煽風點火的話,眼中滿是譏笑的意味!玄幻這幾個弟子的事早已經傳遍了諸天,太一送上這兩個人來對付玄幻.真個讓他覺得驚喜萬分!就算對付不了玄幻,可怎麼都能夠惡心他一下!

玄幻對燭九陰完全視若無睹,只是靜靜得看著那兩個又再站了起來的弟子.一掌揮下,兩人直接被碾壓了下去!一口精血伴著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在這一掌之下,云水和金玲已經去了大半條命了!

"真是廢物."留下四個字後,玄幻再不多看他們一眼,直接轉身朝著燭九陰三人走了過去!突如其來的變故,燭九陰三人卻也不見得慌亂,各自身上元氣一蕩.早已經准備好了動手了!

"好狠的心腸啊!對自己的嫡傳弟子居然都能夠下如此狠手,難怪你能夠生起毀滅世間所有生靈的念頭來!"覆海力量乃是最低,直接拋磚引玉,朝著玄幻殺了過來!

玄幻身上星珠掉落一十二顆,四個成組.朝著那三人套了下去!三人早在之前就已經見識過這星珠的威力,卻是不敢瞧,紛紛往旁邊多了過去!但不管他們躲去了哪里,這星珠都如影隨形,直接跨越空間落在三人身邊!

覆海和祝融身上的水火泛濫而起,卻根本出不了四顆星珠結成的屏障!不管他們的力量有多大,都不起半點作用!結果始終都是一樣!這星珠就好像是饕餮一樣,不管來了多少都瞬間收下!永遠都吃不飽!胃口大得讓人絕望!

燭九陰初時未有任何動作,見到祝融和覆海的模樣之後,看了眼只管往巫族中央大殿里去的玄幻,眉頭一皺,終究還是把自己的時間之力運轉了起來!

但那結果,與祝融和覆海一般無二!不過,燭九陰倒是要比那兩人好上許多,因為就在他的時間之力被那四顆星珠吸收了的時候,他忽然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轟!"玄幻將要踏進那巫族中央大殿之際,又再一次轉過身來,輕輕一掌,擋下了身後燃燒著法力!燃燒著元神!燃燒著生命力的云水!然後掌力一吐,云水就直接倒飛出去!重重轟在殿前廣場之上!一切動靜都被生生停止!出氣多,進氣少,看著離死也不遠了!

"師兄,師兄,你不要走快了,等著我,我馬上就來下來陪你."杜鵑泣血,聲聲悲鳴.金玲拖著重傷之身來在云水身邊,想要將云水抱起,卻生怕移動了云水會讓他死得更快!

"本座殺人,從來都是讓對方形神俱滅,想要做一對亡命鴛鴦,你們沒那個命數."

聽到這個冷得讓人發寒的聲音傳來,金玲驚駭無比得朝著那邊方向看去,只看見那個人已經消失在了幽深的黑暗中!

上篇:第五百九十二章 遺失記憶回     下篇:第五百九十三章 云水來弑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