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周山靈化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周山靈化

撕心裂肺!悲天慟地!

當玄幻的身影消失在了那大殿的入口之後,金玲直接崩潰!伏在云水身上就哭了起來!哀傷到了極點!

但,除了她自己之外,就連云水都不能給她任何的回應!其他人更是連看都不看他們一樣!玄幻真的走進了巫族中央大殿,這事才是真正值得關注的東西!

"嘭!"玄幻完全陷入殿中黑暗了之後,身後便傳來兩扇巨門合攏的聲音.玄幻置若罔聞,依然沿著自己的方向繼續走了下去!一座座佇立的火台,一把把高高的座椅,粗粗看著,這巫族中央大殿和他許久之前來的時候也沒什麼不同!

"某家可否能夠看看,你到底是有什麼倚仗,到現在還能夠如此不把我巫族祖殿放在眼里."就在這時候,燭九陰和祝融的身影忽然在玄幻面前出現,本源之力宛若夜空中的明星一般耀眼!"就算是那一位來了,都不可能像你一樣把我祖殿視若無物,你現在這樣做,難不成是覺得那一位已經不是你的對手了."

燭九陰凝視著玄幻的身影,方才玄幻的一十二顆星珠讓他感覺到了一點不同尋常的東西,不過因為時間太短,玄幻才一進到這大殿之後,那星珠就向他飛了過來,他現在也還是有些不敢確定,方才所感受到了的,到底是一個假象,還是真實!

玄幻身上星珠掉落,此一次卻不再朝著燭九陰兩兄弟飛去,而是把他自己團團圍住.他根本不回答燭九陰的話,依舊朝著他認定了的方向行去.那個方向,正是那後殿血池所在的方向!玄幻對于這巫族中央大殿的分布.也不是那麼陌生!

"哼!"燭九陰怒哼一聲,見到玄幻如此的態度,身子一動就朝著他飛了過去!竟是不打算動用巫族中央大殿的力量,要靠他自己的本事來對付玄幻!

之前燭九陰一次次得完敗在玄幻手上,面對羅睺更是連多一句話的勇氣都沒有!但玄幻卻燭龍栽在了他手上.而那般不堪一擊的模樣,怎麼看著都不像他能夠做到這件事!難道那數次,這一位祖巫都不曾動用過自己真正的力量不成!

看著燭九陰朝著自己飛來!玄幻心念一動,周邊星珠旋轉,竟然攔都不攔,直接給燭九陰讓開了一條道路來!這開門揖盜的動作.直接讓燭九陰停了下來!

"若是我方才所見到的東西真的是真的話,我進去了之後,絕對好不了!"燭九陰面色陰晴不定,沒想到玄幻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就讓他一切洶湧攻勢泯于無形!

忽然一陣熊熊烈火降臨,祝融也來到了燭九陰身邊,看著燭九陰和玄幻之間奇怪的僵持.祝融的低沉聲音響起:"九哥,他身上到底有什麼蹊蹺,從剛才殿外之時開始,你就有些不對勁.現在已經到了祖殿之中,難道我們還能怕了他."

"等我試一試再."燭九陰未緣由,只是身上一道幽幽光華飛起,朝著玄幻打開的門徑飛了進去!這祖巫兩人緊緊得盯著那一道光華.開始尚還面無表,可是片刻之後,就都抑制不住得寫滿震驚的顏色!

那一道時間之力結成的光華,不像是在殿外被玄幻四顆星珠結做的屏障籠罩的時候,被挪移了出去,而是被凝結在了當場!然後緩緩得變得不再屬于燭九陰,成了屬于玄幻的東西!這簡直是能夠震驚整個洪荒的事了!

這可是燭九陰自己的本源之力,既不是什麼法寶,可以改變內中主人烙印,繼而改變主人!又不是什麼牽引而來外界的力量.可以以更為強大的力量壓制改變其歸屬!這本源之力的每一絲每一縷都是燭九陰自己修行出來的!巫族不休元神,靈魂融于肉身!這每一絲每一縷的力量中間都有燭九陰的靈魂鎮壓!分離出去都可以視作一個燭九陰!可以被殺!可以被封!但就是不可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現在玄幻對燭九陰時間之力所做的一切,放大到燭九陰自己身上,都已經等同于把燭九陰煉制成他的身外化身一樣了!滅殺了他的靈魂,換成自己的靈魂駐守!而且.還是在時間之力的重重包裹下,滅殺了燭九陰的靈魂!這就怎麼可能!

燭九陰和祝融兩人瞬間汀玄幻看了他們兩人一眼,就再度抬起停下的腳步!從他們身邊從容而過!雖然這兩位祖巫很想立即對玄幻動手,可是剛才那一幕實在太過嚇人!沒有萬全的把握之前,他們是不大可能動手的了!

"九哥,若是我們將他身邊周遭的星珠打碎,可否能解他威脅."到底以戰為生的種族,雖然方才動手的不是祝融,但是在一番觀察之後,這位火之祖巫也找到了關鍵所在!

"不可能的.先不他會不會讓我們近身,找到打碎他那些星珠的機會,就算找到了機會,我們也是不可能打碎他的星珠的.他是多狡詐的人物,從來都是算無遺策,雖然已經吃了那麼大的虧,可是此時這麼大的破綻,他不可能沒有什麼防備的."

"不管他有什麼准備,總不可能讓他就這樣走到後殿去."祝融低吼一聲,便要朝著玄幻過去,燭九陰伸手一攔,就將他拉住:"你我已經出過力了,現在也該輪到那一位出手了,不能讓他一直躲在背後看戲了."祝融面色一滯,比起讓那天地二書的靈性出手,他甚至甯願動用整個中央大殿的力量!

燭九陰自是看見了祝融的變化,可是他自有他的打算,就算看見了也只能當作沒有看見!

玄幻緩緩走著,每一步都是那麼堅實與不可動搖!在巫族中央大殿這個龍潭虎穴中如履平地!

但在他走過燭九陰和祝融剛剛眨眼時間後,這一次他竟自己停了下來!

看著面前緩緩顯出身形來的人,玄幻一聲譏笑:"你終于舍得出來了啊.我還以為你要讓燭九陰和祝融兩位祖巫一直把這個蠢蛋當下去啊."

"看戲看夠了,還不出來干什麼.不過.我還是那句話,你真的以為自己有夠厲害了還是怎麼的,居然就這樣大張旗鼓得從這大殿門口走了進來.你家大哥雖然要被燭九陰和祝融兩個煉化肉身了,但這不是還沒到最後一刻嗎.我要是你,就算真的要進來也要在找不到更好的對策的時候才進來.那時候也能認命一點不是.像你這樣什麼都不做就被我抓住了,心里多遺憾."

"你倒是對我的事一門清啊."

"你有你的手段,我有我的本事.再,方才羅睺可是把發生的事都告訴我了.怎麼樣,找回記憶的感覺不錯吧.你也是何苦來哉,你我生來一體.就算你斬下那一份記憶,讓自己暫時忘掉一切,難道還能真的斷了你我之間的聯系,真的讓這些事從未發生過.而且你現在又重新把那份記憶找了回來,我若是你,就不會多此一舉."

"是不是真的斷了我和你之間的聯系.你自己還能不知道."玄幻譏笑一聲,那方才還一副泰然之色的天地二書靈性就被這話直接噎住!

"這巫族中央大殿,全部是我原身結成,現在你在這里面,話還是心一點的好.要是惹得我心不好,心你的下場會比你想象中的淒慘."

玄幻再一次把嘴角一扯嗎,忽然慢慢得抬起手來.舉到自家身前:"你看看這是什麼."

"不可能!"一聲驚呼從兩人身後傳來,卻是燭九陰和祝融兩大祖巫被玄幻手中顯現出來的東西嚇到了!

混沌之氣!

鴻蒙之後,萬物初始!

絕對不可能被洪荒眾生以為殺生手段的神物!

所有人都知道混沌之氣的厲害,可是盤古世界之中就連見過這神物的東西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資格老一點的前輩修行,還曾在蓬萊,方丈,瀛洲三島上面見過些許蹤跡,而其他的生靈就只剩聽了!而這些個代表了洪荒天地修士修為,道行最深的人物,不管是仙妖魔鬼,當面對如此神物的時候,都是避之不及!至于其他的念頭,只要生起.就會自己立馬掐了!生了無法達成的念頭,那完全就是在自毀道行!

但現在,燭九陰和祝融竟然在這里看見,洪荒所有生靈都無法達成的事,竟然被玄幻做到了!

"看來.剛才我在殿外看見的東西,不是我看錯了啊."燭九陰臉已經黑成了鍋底!玄幻的實力越高,對他來就是越壞的消息!尤其現在,還是在他巫族的中央大殿里面!接下來要是打起來了,天知道這中央大殿會變成什麼樣子!那兩個人,可都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角色!或許天地二書的靈性還會有所顧忌,但是玄幻,想也知道,他一定巴不得把這中央大殿給拆了!

"你竟然還真的做到了."看著從玄幻手中飛出來的那一團混沌之氣,天地二書的靈性收起了所有的表.這才是他真正該有的模樣!本無所念!哪里來的那麼多的閑逸致!與人笑!

"都是拜你所賜,若不是你執意要毀了星辰果樹,我也不可能會有成就這一天的時候."

"你利用我."

"你能利用我,我為什麼就不能利用你."

"不錯,心腸果然夠狠.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這世間眾人包括我在內都以為那星辰果樹是毀在了我手上,沒想到到頭來我也只是你手上的刀."

"彼此,彼此.若不是你太急了,我也不會賭這麼大."

"你這樣就以為你真的贏定了."

"當然不,你手上還有那麼多的倚仗,我只有這麼一個可用之物,怎麼可能比得過你.不過,我確實要比你好上一點.如果你敢動手,那諸天六聖和一干大尊都不可能會放過你,到時候等到你們打得兩敗俱傷,我再坐收漁人之利,以逸待勞,豈不美哉."

"別以為你得了混沌之氣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我從前種種作為.已經將你玄幻的名頭搞臭,諸聖不可能會與你聯手,你手中握有利器也還是白搭.而且,世間眾生視你為敵的多不勝數,只要你出現在外面.你以為你的下場能比我好到什麼地方去."

"那也要比你好啊.至少,如果我不動手的話,照現在的形,也沒什麼有分量的人會來找我的麻煩.而其他的人來了,我一手接下就是,能夠花費多大的力氣.倒是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才是真的啊.要是再不動手的話.等著我先去把事做了,那不管你再做些什麼可都已經來不及了啊."

那邊燭九陰和祝融兩人早就已經不出話來了!

聽著玄幻和天地二書靈性之間的語交鋒,就算以燭九陰的見識和智慧,也都忍不住頭皮發麻!這兩人已經不止是要在巫族中央大殿里面打了!是要讓整個天地都陷入一場大混亂之中!就連諸聖都會被牽扯其中,那該是怎樣的腥風血雨!

龍漢初劫,還只是未成就聖人的道祖和羅睺插手.就已經讓洪荒百族死了個精光!巫妖決戰不周,諸聖只在幕後算計,不曾現身幕前就已經讓那煞劫席卷了整個洪荒,血海高漲!封神一役,四聖大戰,從盤古開天之時起就傳下來的天地被生生打裂!現在,諸聖都將被牽扯其中.那又將是怎麼一個場面!

若是燭九陰知道玄幻兩人都沒揭穿的底牌的話,他預想的嚴重程度也不會僅止于此了!

"你我之間,真的有必要鬧得這麼僵嗎."

"你呢.我們之間注定了是仇人,沒有聯手的可能,所以鬧到什麼程度我都不會覺得過分."

"好,那我就試試,你能把這混沌之氣發揮出多少的威力來.若就只是將混沌之氣弄到我面前來的話,那我還是趁著現在就把你殺了為妙,省得你真的變成心腹大患."

天地二書靈性伸手一揮,燭九陰和祝融兩大祖巫立即被遠遠甩開.只能眼巴巴得這邊兩人看著動手.

"啊!"祝融口中怒喝,就是因為現在這個模樣,他那時候才會甯願動用整個大殿的力量來對付玄幻,也不願讓天地二書靈性出手!巫族中央大殿從開天到現在,就是關系巫族傳承的神聖之地!不容任何人侵犯!但現在.卻成了天地二書靈性手中的玩物!偏偏他還根本不能反對,奪回他巫族的尊嚴,只能看著一切發生!

"走."燭九陰忽然一聲招呼,轉身就朝後殿走去,"不管他們兩個今天會不會有結果,馬上就會有大變發生,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天地二書靈性的手段簡單到可笑!只是力量的直接碾壓!沒有任何花俏的地方!純粹至極!凝練到令人發指!

"盤古殞身之後,以周天星辰為基,布下滅世大陣.就連鴻鈞都以為這陣法是盤古為了磨滅太陽黑死之氣一類可能危害整個世界的穢物而留下的手段,卻不知道他是想要借著周天星辰自成之陣法,牽引浩浩混沌之力,將我徹底殺死.可惜,世間生出了一株星辰果樹,可以掌控周天星辰.更可惜,讓我把你找了過來,讓他的算計成空.現在周天星斗混亂,那滅世大陣早已經毀在了盤古自己的血脈手上,星辰果樹也已經死了.只要再把你殺了,這盤古世界就完全和混沌斷了聯系,誰還能夠奈何得了我."

"你的表,真的讓人想吐."

玄幻身上星珠早已經全數掉落,分布周遭,星光灼灼,將那碾壓的力量擋在身外,沒受半點影響.

"當初你自斬己身,不帶半點力量歸去,這麼短的時間里,就算你手中握有混沌之氣,你又能夠積攢到什麼地步.接下來,你就試一試盤古留下來對付我的滅世大陣吧."雙手壓下,那包裹玄幻的力量,瞬間一分為二,一上一下變成了個磨盤,把玄幻籠罩在了里面!

"我能學會這滅世大陣,還真的要多感謝你.要不是你悟出幾分玄機,這盤古用來對付我的東西,怎麼可能會被我用來對付你們這些盤古傳承."

"轟!"時間和空間開始轉動!彷佛整個盤古世界的重量,在這一刻都朝著玄幻壓了過來!無量量重量!無量量威能!對抗天地二書的靈性,便是在對抗整個盤古世界!

"嗡!"玄幻身外星珠忽然大放光華!竟也開始轉動了起來!這是天地二書的靈性從玄幻身上學去的東西.他又怎麼可能不會!

"你還真是自以為是啊."那天地二書的靈性看著玄幻的動作,依舊把自己的力量擋在身外,冷然一聲,忽然一手翻轉!玄幻身上重要驟然再加百倍!"你之所知,不過滅世大陣的點滴皮毛而已.怎可與我相比.還是將你此生新學會的本事使出來讓我看看吧."

而在這時候,燭九陰和祝融已經來在了後殿血池旁邊.看著池中那個始終屹立的身影,燭九陰緩緩得從懷中掏出了一支玉瓶拿在了手上."九哥!現在時候未到,就算用了這東西也不見得就能把他的肉身化開.老幺花了那麼大的代價才有了這麼一瓶,如果沒了,老幺可就再也拿不出來了啊!"

祝融知道燭九陰為什麼會這麼急躁.可是,這並不表示他就會同意燭九陰這麼做!

"那一位今天是絕對勝不了玄幻的,若是再等下去,讓玄幻到了這里,我們就更沒有機會可以化開他的肉身了.到時候,老幺一番苦心依然白費.現在雖然時候未到.但是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燭九陰將那瓶蓋緩緩打開,一股血的光芒就從那瓶口冒了出來.用凝重壓下心中忐忑,燭九陰將那瓶中的物事緩緩傾瀉而下,直到將池中不周山靈完全淹沒,才慢慢停住.而這時候,那玉瓶里面也已經空無一物了.

"十一,你隨我運轉大殿陣法.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就算最後大殿有損,可是能夠將他的肉身化開也是值了."燭九陰身上光芒一閃,萬丈祖巫真身當即顯現!祝融無聲一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心頭再多的話,也都只能全部壓了下去!

這邊燭九陰和祝融兩人剛剛將陣法運轉,世間萬物劫煞之氣就朝著這巫族中央大殿彙集了過來!天地眾生驚動!

陣法運轉之時,正是那天地二書靈性在玄幻身上加諸百倍重壓的瞬間!玄幻尚未有所動作,那百倍重壓就已經自己消失!

"這兩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廢物!"天地二書靈性的臉上都忍不住湧出了怒色!這巫族中央大殿乃是天地二書碎片所化,他對這殿中發生的事只要心念一動.便可以盡知!方才他全心全意都關注在玄幻身上,想要看玄幻對于混沌之氣的掌控到底到了什麼地步,把燭九陰和祝融兩人推開之後,就再沒有管過那兩人到底在做些什麼!現在一看,兩人已經斷了他今天想要試出玄幻底細的念想!

這巫族中央大殿雖然是天地二書的碎片而成.可到底還是巫族的傳承之地!那一位對這地方的掌控,卻也不是那麼絕對!

"等到盤古之心完全枯竭的時候,我看你們還拿什麼來抵擋我.哼!你們壞我好事,還想要把不周山靈肉身化開,變成你們滋養盤古之心的養料,想得倒是美!"看了後殿方向一眼,天地二書靈性忽然就收了一切力量,深深得看著玄幻,"你我之間,你死我亡,但願你最後不要後悔."

"後悔,我還能怎麼後悔."玄幻看著已經消失不見的曾經模樣的自己,一步跨出,就走出了正殿!然後那血池中的形,立即就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九哥!我去把他攔著,你不要管!"玄幻剛剛踏進後殿,燭九陰和祝融兩人就發現了他的到來!可是現在他們不惜犧牲整個巫族中央大殿的力量來運轉陣法,要將不周山靈的肉身化開,已經停不下來了!機會只有一次,他們沒那本錢可以賠了!非得要一個人維持陣法才行!

祝融不待燭九陰開口,直接就攔在了玄幻面前!

死火一燒!

現在,誰都不會再客氣了!

上篇:第五百九十三章 云水來弑師     下篇: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周山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