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六章 玄幻布胎膜  
   
第五百九十六章 玄幻布胎膜

"這兩個人是哪兒來的!"那嬌的人影在經曆了最初的驚嚇之後,看見玄幻和不周山靈兩人,一個渾身血淋淋,一個彷佛木頭,倒也慢慢得安靜了下來!心翼翼得從那宮殿之上走了下來,來在兩人身邊,試探著向玄幻靠近過去!她也不是什麼籠子里的金絲雀,沒見過風雨刀劍!

"還活著啊."查探到玄幻身上還有生命氣息,那嬌的人影又轉身朝著不周山靈靠了上去.可不周山靈早已經自封元神于紫府,完全是一個死人模樣,就連燭九陰那幾個人都拿他沒有辦法,這人離著那幾位的本事差著十萬八千里,憑著不周山靈現在的表象,她又怎麼可能知道面前這人並沒有死!

"唉."可憐一聲之後,這人已經在心頭對玄幻和不周山靈兩人的身份有了自己的猜測,也不多想,轉身朝著扶桑樹頂上宮閣飛了過去,不過片刻就拿著一個晶瑩的玉瓶落回玄幻身邊,打開瓶口,將其中的東西往玄幻身上倒了下來!

月桂流漿!太陰星聖物!

在前一秒,羲和才取了一瓶給白澤,讓他給云水和金玲吊命.沒想過到現在,玄幻這個當師傅的也享受到了!

這流漿一落到玄幻身上,便讓他身上所有的傷口都開始愈合起來!可這面上的傷雖然是好了,但玄幻體內的傷卻不是那麼容易好的!那畢竟是混沌之氣肆掠之後所留下的痕跡,又哪里是月桂流漿能夠修複的!就算這是太陰星聖物也一樣!

不過,這流漿到底讓玄幻從昏迷之中醒轉了過來!

看著面前這個有些熟悉的身影,玄幻尚未開口便已經聽見那人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已經把你的傷治好了,你再調息一會就帶著你同伴的尸身趕快離開吧.湯谷乃是妖族禁地.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闖進來的,但是我勸你最好不要留在這里,要不然的話,被太陽神宮知道了,你就完了."

"妮子.怎麼這麼久了,你還是連嚇人都學不會啊."

那人直接被玄幻的話嚇了好大一跳!在她這一生之中,這樣稱呼過她的人,只有一個!

"你怎麼從太陰星上下來了."玄幻看著面前這個戒備非常的玉兔,那眼中一半相信一半懷疑的模樣,無聲一笑."當初在太陰星上,本座告訴你月桂樹能夠救活這扶桑樹和你家十個主的事,沒騙你吧."

看著玄幻臉上還是那樣熟悉的笑意,聽見他出這件就連常曦都不知道的秘聞,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當初那一個道人會變成現在這個人身蛇尾的妖相,玉兔終于還是把面上的戒備收了起來.但是.內心之中,仍然保留著一份戒心!她已不是當年太陰星上那個傻傻搗藥的兔子了!

這瞬間玉兔心里的變化,玄幻自然是看在了眼睛里.玉兔雖然學會了人心險惡,可在玄幻這等老妖怪面前,那點心思根本藏不住!不過玄幻也不奇怪,看了玉兔一眼之後,就向不周山靈靠了過去.從巫族中央大殿開始到現在.玄幻根本都還沒來得察看不周山靈到底是個什麼狀況了!

"他,他已經死了."玉兔之前在自己心里早已經描繪好了一副可歌可泣的悲壯場面.不周山靈被人擒住,玄幻為救好友拼命相搏,到最後雖然把不周山靈救了出來,哪知道不周山靈卻早已經死了!若是讓玄幻知道了玉兔心頭的想法的話,大約是要感歎,她沒被人賣了數錢真是幸運了!

玄幻來在不周山靈身前,根本沒管玉兔些什麼,伸手放在不周山靈天靈之上,慢慢閉目.玉兔見到玄幻這樣子.也識趣得把要的話收住.

許久之後,玉兔才看見玄幻把手放了下來,雖然沒有看見玄幻正面的神,但就只是看著背影,玉兔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悲傷氣息!"他一定很傷心吧.拼了命才把這人救出來.可這人已經死了.能這麼對自己的朋友,看來他也不是一個壞人啊."

雖然玉兔和玄幻曾經有過一面之緣,但是當初玄幻根本沒有告訴玉兔自己是誰,而對于和玄幻見過的事,玉兔也從來沒有向旁人起過,更不可能從別的地方打聽到玄幻的身份.只有當初羲和匆匆趕回太陰星的時候,讓她確定玄幻和自家大娘娘認識.而在她的印象里,能和自家大娘娘認識的,都不是普通人.

"妮子,要是本座記得沒錯的話,自當日扶桑離開之後,這湯谷可就被完全閑置起來了,你怎麼又會想著過來.放著好好的太陰星不住,偏偏到了這麼一個偏僻的地方,本座可看不出來,這地方有利于你修行啊."玄幻沒有轉身,眼光始終還是停留在不周山靈身上.現在天上地下的生靈,甚至許多早已經隱世的老怪物都在找他,他考慮了許久才把不周山靈帶到了這里來!他不允許有半點意外發生!對玉兔,自然也是要心一些的!

"因為……"這是了兩個字,玉兔就再也不下去了.不過玄幻卻已經將她那點心思看了個透徹,知道她對自己和不周山靈在湯谷的事不會有半點阻礙,便就由著她留在這里了!

"你要是不想那就算了.本座還沒淪落到要如此去逼迫一個後輩的地步."玄幻擺了擺手,從身上掏出一副卷軸,"妮子,要是你怕生的話,就先回那宮中待著."

"不用了,你要做什麼事就做吧,我不怕的."玉兔聽出了玄幻要再弄幾個人出來,但看著玄幻沒有趕她走的意思,便也就選擇留了下來,畢竟這里已經是她最後的一處容身之所了!

玄幻聽了,便不再管她,將手中卷軸一揚,就有三個身影落在了面前.老大!老二!老四!漢鍾離!鐵拐李!韓湘子!他曾經的弟子!被天地二書靈性奪了軀殼之後的他,親手所殺的弟子!天數便是如此變化莫測!誰能想到.這三人的轉世之身會是他此生的三個室友!

老大三人落地之後,還有幾分晃神,直到看見面前玄幻的身影之後,才確定自己已經從那卷軸之中的世界里面出來了.三人相互看著,並沒有立即開口.忽然醒來的前程往事,並不是那麼好接受的事!

"你們怎麼決定的,都吧."聽著玄幻開口,老二忽然眉頭一皺,不僅沒有立即回答,反而緩緩問道:"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老大和老四也瞬間反應了過來.齊齊向玄幻看去.而三人這時候才發現,不僅是玄幻受了重傷,在玄幻身前還坐著一個他們十分之熟悉的人!

"不周師伯!"三人身形一動,便來在玄幻身後一步位置,然後同時一驚,"師伯怎麼會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沒有絲毫生命氣息!

"燭九陰,祝融,太一,羅睺,覆海五人用大哥為餌.在巫族中央大殿伏殺本座.本座把大哥救出來了之後,大哥就一直形如枯木.方才本座查探,大哥早已是重傷未愈,在巫族中央大殿的時候還被燭九陰和祝融用未知的手段把他肉身融去了一些,況十分不妙.而大哥元神也完全被他自己封于紫府之內,才會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玄幻淡淡得著,語之間.本座二字,又讓老大三人相互瞧了一眼!

"此處乃是湯谷,本座在巫族中央大殿之時,已經身受重傷,現在天上地下不知有多少人再找我,所以就在這里躲了過來.外面是個什麼地方,你們也都熟悉,想走還是想留,都隨你們自己決定."玄幻著話,便用那卷軸將不周山靈收了進去.然後身子一動,也跟著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只有那一副卷軸靜靜得落在原地上.

老大三人沉默片刻之後,忽然相視一笑.老二上前將卷軸拾起:"我們還真是命苦啊,從生到死.從死到生,輪回里轉了幾回都擺不脫云夢澤的印記.還是乖乖得認命咯.""你想死也不是這麼找死的."老大瞥了老二一眼,轉而看向玉兔,"這位想必就是現在湯谷的主人了吧.敢問谷主,我等想借貴地暫住一段時間,不可谷主可否允許."

玉兔早已經驚呆了!

玄幻的名字是比上洞八仙的名頭嚇人,但是這玉兔就認識上洞八仙卻不認識玄幻啊!雖然老大三人都已經變了模樣,可他們手上那天底下獨一無二的看家法寶,玉兔卻是不會認錯的!畢竟,上洞八仙和太陰星之間,還是有些機緣的!

"不是傳這三位已經魂飛魄散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了!"玉兔根本沒聽見老大問了些什麼,完全陷在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這好像,是太陰星上的玉兔."老四忽然朝著老大和老二到,眼中一陣精光閃過,立刻就緊了緊手中碧洞簫.老二狀似不在意得一揮手:"既然是師尊把她留了下來,那就明她沒有問題,你擔心個什麼勁兒."

"師尊知道了?"

"不管師尊知不知道,他做了決定就夠了."

老四思忖片刻之後,終于慢慢得將手中碧洞簫放了下來.而那玉兔卻不知道,在這麼短短時間之中,她已經在鬼門關上轉了一圈!雖然玉兔修為也有些修為,但是在太陰星上養出來的太乙金仙,又怎麼會是曾經去過紫霄宮,拼殺了無數的老大三人的對手!就算他們三人才覺醒不久時間!可這些天的收獲,殺她已經綽綽有余了!

玄幻帶著不周山靈進到卷軸之後,對于外面發生過的事自然不是就一無所知了!聽見老大三人的話,他只是淡淡笑笑,便重新凝重得看向不周山靈.老大三人能夠做出這個選擇,對玄幻來是一個好消息,但是不周山靈和他自己現在的狀況,卻足以讓他把這個好消息放在一旁!

不周山靈的狀況,比他剛才對老大三人的還要嚴重!依著玄幻的查探,不周山靈的肉身本來就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他之所以會選擇將元神封于紫府,便是因為他的肉身已經承受不住自己的元神了!若是元神多留一刹那,他的肉身就會徹底毀去!

而因為不周山靈自封紫府.所以對于不周山靈元神的況,玄幻也不甚清楚.但是,據他自己推測,不周山靈的元神比他的肉身可能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不周山靈繼承盤古意志,其心之堅.世間無人可比!心堅則意強!不周山靈元神根基之穩固堪稱洪荒絕頂!其出世極早,觀天地成,看萬靈生!觀盡盤古世界衍化,道基早成!而傳承自盤古的修行之法,就連玄幻都不清楚,只是知道自家這位大哥修為通天.便是他的道行都遠不能與其相比!不周山靈的元神之強,早已經到了旁人無法想像的地步!

何況,不周山靈手上還握有盤古劈開混沌之後,演化天地道理的傳承!那更是連天道都忌憚的神奇!

可這樣的不周山靈都被逼得將元神完全封于紫府,那他元神所受的該是多嚴重的傷勢!

若不周山靈的傷勢不是這樣的重,就算之前燭九陰和祝融動用了那麼多的手段!甚至連後土都從中出力.他們也休想在那麼短的時間之內,化開不周山靈的肉身!

玄幻將不周山靈在卷軸之中安置好了之後,身上星珠顆顆掉落,一個盤旋,便在他們周遭布下陣法,星光灼灼,這卷軸之中也瞬間出現一片浩瀚星空.與之輝映,一股玄妙氣息瞬間在這卷軸之中彌漫!玄幻將那鏤空球緩緩祭起,當其升至他眉心之時,他那神魂便從肉身之中慢慢飛出,被那球帶著,往不周山靈飛了過去!

他就算再有辦法,在沒見到不周山靈元神之前,他也不敢隨便下手!不周山靈的肉身根本禁不起半點折騰了!

來在不周山靈紫府之前,看著那一道死死封閉的大門,玄幻神魂就慢慢得從那球之中走了出來.直接伸手按了下去!光芒一閃,玄幻神魂立刻被吸了進去!留下那個球,悠悠得照在好像一直都是死寂的大門之上!

"來了啊."

當玄幻走過一條幽靜的徑,來在那個翠綠包裹之下的竹屋前,看見那一個對他話的人的時候.肝膽俱裂!

他在猜不周山靈元神亦然遭受重創!卻哪里料到會重創到了這個地步!

一塊塊碎片拼湊成的身子!一條條無法愈合的猙獰痕跡!如果不周山靈的肉身是處在崩潰的邊緣的話,那不周山靈的元神就是一件被粗劣手法粘合在一起的瓷器!雖然完整,卻是破碎之後再歸于完整的!不周山靈的元神,分明已經破碎過一次了!

"大哥!"玄幻哪里還能夠忍得住!他知道不周山靈這一身傷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如果不是因為他,以不周山靈的手段,便是諸天六聖齊聚,也別想把他傷到這個樣子!

不周山靈慢慢抬起手臂,向玄幻揮了揮手:"哭什麼,我不還沒死嗎.過來坐著."玄幻依上前,不周山靈艱難得打量了一眼之後,看著這個已經變了模樣的人點了點頭:"不錯,不錯.我就知道你能夠回來的.回來了就好了,回來了就好了."

玄幻身上忽然一陣元氣湧動,有四萬八千點光芒亮起,不周山靈手臂一按,雖然沒有半點力氣,依然把玄幻的動作阻止了下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我這是好不了的了,什麼法子都是無用的.何況你自己身上還有傷,還是早點把你自己的傷養好為妙,現在這時候,你怎麼可以傷上加傷."

"大哥,我有混沌之氣,可孕天地,你讓我試試,未必就不能把你治好."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身傷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當初我能從不周山出來,免了半途夭折的運數,但那是我用護衛洪荒大地周全換來的.現在洪荒大地破碎,我又怎麼可能安生得了.混沌之氣雖好,但是天地已毀,就算混沌之氣也不能令天地恢複啊."不周山靈話的時候,臉上根本看不到半點悲傷之色,反而帶著玄幻熟悉的笑意,彷佛受傷的乃是別人卻不是他!

"大哥,都怪我!"

"怪你干什麼,難道這世間世演變還是你一個人能做主的.許久之前我就應該隨著不周山倒塌而逝去的.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還多活了這麼些年月.該是大哥謝你才對."

不周山靈每多一句,玄幻心中悲意便多一分!

封神一役!四聖大戰!洪荒大地破碎!星空紊亂!地星重現!這一切一直都在玄幻的腦海中!

而玄幻所追求,便是大地破碎,地星重現.完成自己心中的執念!對于不周山靈的事,他也曾經想過,可惜對于一件早已經注定不能兩全的事,就算他再厲害也找不出半點解決之道來!他曾經想過,以不周山靈深不可測的實力,或許事發生的時候.不用他出手不周山靈自己也會有解決之策!可是以他的性子,他又怎麼可能放任自己看著這件事發生,去賭那個未知性!

但從來天不遂人願,在玄幻還沒有想出一個萬全之策的時候,就在湯谷之外發生了那一件大事.接著,玄幻就為應對此事做下重重准備.甚至他自己都還沒有把自己的事安排完的時候,天地二書靈性便就凶猛反撲,逼得他自斬己身!

"若不是因為我,大哥也不會被那個家伙一掌打成重傷.否則就算天地破碎,大哥也一定能夠有辦法擋得住的."

"那一掌怎麼會是因為你.那個家伙頂著你的身子出現的第一刻,我就已經知道他不是你了.不過我看你瞞著我做了那麼多的事,知道你已經有了准備.就不想亂了你的算計,由著他去胡亂折騰.後來看他實在鬧得不像話了,才出手攔一攔他.可沒想到結果卻是我托大了.一個不留神就中了他的算計,受了重傷.怪我."

聽著不周山靈虛弱卻堅定的聲音,玄幻徹底無了,變成一副認真聆聽的模樣.但連不周山靈都知道,玄幻現在心里絕對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這麼老實!

"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沒有把天地二書的真相告訴你嗎.當初那碎片作孽,從茫茫未知之處把你帶到洪荒,都是因為我一時不察,才讓他有此可趁之機.你本來是不用經曆這一切的.許多的殺戮.許多歲月的孤寂你其實都不必承受的."

玄幻始終還是靜靜得聽著,不見半點動作!

"那天地二書靈性也算是厲害,把你帶來洪荒之後,直接就附在了當時還未成形的祖神尾椎之上.我見他做完這些之後,還是沉睡在那碎片之上.沒有對你有多的動作,便也想看看他到底打算用你做什麼,便沒有下手.哪知到了後來,見你破殼而出,煉化橫骨,褪去老皮,一天天長大,我已經下不了手了.他真是厲害,知道我孤寂無量時間,有了你這麼一個寄托,不僅不會毀去,反而還會百般保護,不讓你陷入別的危險.我成了今天這個樣子,輸得心服口服,不怪別人,只怪我自己心志不堅,中了別人的算計.你真的不用管我,你我之間,不過一場交易.你之苦難因我而生,我給了你一生平安,你給了我一生歡樂.是我欠你,你不欠我什麼."

時間忽然凝固!

在不周山靈自己的紫府之中,他都沒有發覺玄幻在第一動手之後,並沒有就此收手,而是悄無聲息之間,將手段慢慢布下,直到這一刻驟然爆發!

天地二書!開天之後包囊盤古的完整模樣!

被玄幻用混沌靈氣悄然布在了不周山靈的紫府之中,將他完全禁錮!

混沌靈氣驟起!越積越多!積攢到後來,把不周山靈的紫府整個填滿!一切不存!只有玄幻和已經被禁錮起來的不周山靈元神!彷佛回到了天地未開之時!

"大哥,我不知道當初孕育祖神的混沌胎膜是個什麼樣子,我只能弄出來這個三分像的天地胎膜而已,保住你元神安穩,但你放心,只要我知道了完整的天地胎膜的模樣,一定能夠治好你身上的傷.就算是刮了他,我也不會讓你有任何意外的."

上篇:第五百九十五章 星辰破神煞     下篇:第五百九十六章 玄幻布胎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