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七章 隱修養重傷  
   
第五百九十七章 隱修養重傷

"嘭!嘭!嘭!"

破碎的聲音不斷響起!在將不周山靈元神封禁之後,玄幻在外面的肉身和在不周山靈紫府之中的元神同時破裂開來!之前那混沌之氣的反噬雖然只在他肉身,但這一次玄幻強用重傷之軀再施超出自己所能夠掌控的極限的神通,沒有瞬間丟了性命也算是他命長了!

混沌之中,混沌之氣處處,混沌靈氣卻少!一主殺,一主生!將混沌靈氣納為己用之困難,遠在混沌之氣上!玄幻在巫族中央大殿之時過量使用混沌之氣都會落得那般下場,現在再禦使混沌靈氣,完全就是找死的行為!

"大哥,有這殘缺的天地胎膜所成之結界在,這混沌靈氣卻是傷不了你的元神的,只會化作天地初始之氣將你孕養.你放心,既然我回來了,那一切就都將結束了."

玄幻身影慢慢變淡,直到完全消失,那被封禁的不周山靈忽然緩緩一歎,終于將一直以來都睜大著的雙目閉了起來!他那番話,何嘗不是為了讓玄幻放棄救他的念頭!他知道玄幻或許真的會有法子救他,但若是有法子,那這法子定然是直接和洪荒天道之力對抗的!就算玄幻完好之時,他都不會讓玄幻這樣做,何況玄幻現在比他的狀況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當玄幻神魂回到自家肉身之上的時候,就是一口精血噴出!可在刹那之後,這卷軸之中原本已經被他激發的玄妙氣息,忽然將他完全包裹,讓他蒼白的臉色慢慢扭轉,把他身上更加猙獰眾多的傷口緩緩撫平!

許久之後.玄幻才終于把這口氣緩了過來!看著眼前還是和枯木一個模樣的不周山靈肉身,玄幻念頭一動,這肉身便被移轉到了卷軸空間深處,被重重黑暗禁制陣法掩蓋!

"幸好啊.要不是還有這副卷軸在,今天可就真的要在陰溝里翻船了."玄幻緩緩盤坐而下.身上四萬八千點光芒,身外三百六十五顆星辰,再外道道虹彩劃過,為了自己身上的傷勢就在這卷軸之中直接閉關修行起來!

刹那,完全安靜!

"九哥,太一那邊到現在都還沒有什麼消息傳來.你看,是不是我們自己出去找那玄幻啊."巫族中央大殿之中,雖然大殿上被玄幻破開的那個頗大的缺口已經被修複好了,但是這整個大殿上的厚重凝實氣息直接少了五成!比之當年巫妖大戰之後還要沒落!

聽著祝融的問話,與其相對而坐的燭九陰深吸了一口氣才睜開雙眼:"玄幻若是想躲,就算諸聖聯手都不見得能夠找得到他.何況他現在受了重傷.必然把自己藏得更加隱秘,想找到他,又豈是靠太陽神宮那群廢物這樣在天上地下的找就能行的.十一,我現在就去北溟邊上等著,到時自然會有人來告訴我,玄幻此時的蹤影的."

"誰?"

"准提聖人."

"嗯!他怎麼會知道!"

"哼,六聖就在北溟之中鎮守封印.雖然我們有些手段可以把他們暫時瞞過去,但是祖殿畢竟離著北溟那麼近,而且已經鬧得那麼厲害了,又怎麼可能一直瞞得住他們.玄幻當初離開之時定然已經被六聖看在眼中了.盡管三清和女媧現在不會對玄幻下手,可也不會為他攔著另外兩位聖人.那准提聖人此時肯定還在思量著怎麼才能把玄幻的消息傳出來,卻又不失風范,我送上門去正好."

"九哥,你不是過與聖人合謀,乃是與虎謀皮.巫妖量劫之中便是准提的算計,讓一切開始.現在你又去找他.""十一,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有那一位和玄幻在前面擋著,那些聖人算計不到我們身上來的.如果他們真的算計到我們身上來了,我們也不見得就會吃虧."

"十一,你安心在家養傷.我去去就回."

燭九陰因為躲得快,在玄幻那一擊之下只是受了點擦傷,傷勢並不嚴重,可是祝融被玄幻接連打擊,要是現在還不趕緊把那傷勢治好,對祝融來,不得就會像被混沌靈火弄傷的時候一樣,留下致命隱患!

"九哥,從前你算計無雙,布局天下,便是那玄幻都要忌你三分.現在你的手段和神通雖然是比從前更加厲害了,可是我巫族此時要的,不是絕對的力量,而是可以指引前路的靈慧啊."直到燭九陰離開這大殿之後,祝融才把這句話吐了出來.看著身下確實有了幾分起色的往生血池,祝融一臉隱憂,卻是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拜見師尊."天庭之上,兜率宮中,老君化身坐于八卦爐前,金銀童子相伴,有道人從宮外而來,拜在老君座下,卻是那鯤鵬分身,南華真人!

"東海之中,將有異動,你去旁邊守著,別讓那風**及到陸上去了."老君完,依舊輕搖手中芭蕉,南華沉吟刹那,恍然問道:"是否將曹師弟帶著一起."老君手中動作不停:"准.""遵法旨."南華又再退下,宮中一切,始終如一.

"道友歸來,想必是已經有了萬全之准備,可是為何仍不見老師法駕啊."

"白澤見過童子."媧皇宮外,白澤正托著云水和金玲往宮門方向行去,剛至半途,便又被靈珠子攔了下來."我之前便已經給白相了,娘娘法旨,不准任何人打攪云水和金玲在媧皇宮中清修,白相不聽我之,現在把他們兩人弄成這個樣子,真的以為娘娘會饒了你太陽神宮."

面對靈珠子的質問,白澤面不改色,云水和金玲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別是他,就連靈珠子心里都早已經有了預料!乃至于現在這一遭,白澤也早已經料到!既然他在明知會發生這些事的況下,還敢奉了羲和的命令前來媧皇宮,那他就沒有擔心過這些後果!

"好叫童子知曉.兩位上人之所以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絕對不是我太陽神宮的緣故.之前白澤前來媧皇宮拜會兩位上人的時候,童子也是在場的,白澤只是將羲和娘娘掛念兩位上人的話給了兩位上人知道,送上問候之禮.可沒有半點僭越啊."靈珠子深深得看向白澤:"白相能出這話,真不愧是曾經執掌億萬妖族生死的妖相大人.好,既然你家羲和娘娘如此看重同門之誼,那白相就把這兩人帶回太陽神宮,交給你家羲和娘娘照看吧."

白澤臉色瞬間為之一滯!他哪里想得到靈珠子會忽然出這麼一句話來!

"童子莫不是在玩笑吧.兩位上人乃是女媧娘娘欽點,把他們留在媧皇宮中修行的.不見娘娘法旨,兩位上人怎可隨意在宮外滯留太久.雖然羲和娘娘顧念同門之誼,但卻也不會為此斷了兩位上人修行道途的."

"玩笑?我可沒有跟白相開什麼玩笑.當日娘娘讓他兩人留在宮中修行的時候便已經了,若是他兩人能一直在宮中安分守己,便會一直庇護他們,可若是他們膽敢私自離宮.便永不再讓他們踏足宮中半步.白相讓他們留在宮中,不僅會將他們送上死路,而且還會冒犯娘娘,一無所得.我相信,白相是不會做這麼蠢的事的."靈珠子與白澤對視,竟然分毫不輸于這個心思通透到了極點的老妖怪!

"童子非得要如此."白澤此時終于將臉上客氣顏色收斂,不管靈珠子的話是不是真的.只要今天云水和金玲能夠進去媧皇宮,他就不相信,女媧娘娘會真的放任兩人不管!可若是今天兩人進不去媧皇宮的話,那就算是靈珠子的是假話,也會變成真的!這對于太陽神宮和羲和來,決計不是什麼好事!

"不是我要如此,是你家羲和娘娘逼得我如此.媧皇宮向來不管世間一切紛爭,可是有些人就是不知足,非得要把媧皇宮拖進漩渦才甘心.娘娘宅心仁厚,不會計較與這些人計較.可是我靈珠子人心,沒學到娘娘能容納天下的胸襟,不願意做人手上那把刀!"

殺氣!凝成實質的殺氣!

連白澤這個見慣了殺伐的人都被靈珠子身上的殺氣嚇了一跳!

"靈珠子師兄何必要如此不近人.云水師兄和金玲師姐身受重傷,雖然我手中月桂流漿能夠保住他們性命不失,但靠我的這點手段卻也不能將他們身上傷勢治好.還要多靠媧皇宮中造化手段,才能令他們兩人複原.靈珠子師兄若是將他們推出門外,可就白費了女媧娘娘當初好一番苦心了."忽然一個淡雅的身影出現在白澤和靈珠子之間,清清淡淡一句,就讓那劍拔弩張的氣氛煙消云散!

"滾!"可是,對于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羲和,靈珠子甚至連對于白澤那種流于形式的客氣都沒有!就只是一個字,震蕩了周遭萬里的元氣!

羲和也不動怒,依然清淡的顏色,靜靜得面對靈珠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我知道靈珠子師兄不想見到我,可是師兄卻萬萬不能因此就遷怒到云水師兄和金玲師姐身上,還請師兄念在兩位師兄師姐身受重傷的份上,行一行方便,讓他們進去媧皇宮."

"滾!帶著他們兩個一起滾出媧皇宮!三息之後,如果你們還不消失,我就親自送他們兩個上路!看到時候你這副兄親妹恭的模樣,還能找誰來和你演!"靈珠子身上殺氣再起!傾蓋而下!綿延萬里!驚飛這媧皇宮外無數的仙禽靈獸!

羲和直接看得眼睛一縮!

"師兄難道就不怕娘娘動怒."

轟!

這一次靈珠子已經沒有開口話了!直接把頸上金鎖摘下,朝著羲和四人所在就壓了下去!

地火水風湧動!碾碎了百里天云!

等到那金鎖被靈珠子收回的時候,羲和四人已經消失不見.自然不是真的被他抹殺,而是全數離開了!

"師兄,你難道就不怕她真的會把云水和金玲兩人推出來,干脆讓你殺了."女娃忽然出現在靈珠子身邊,看著那漸行漸遠的四個人靜默良久之後才開口問到."她不敢.道君已經回來了.她只要還想活命,就不會做出這樣的蠢事.而且,便是方才我真的把云水和金玲殺了,還有大老爺在,我去求大老爺就是了."靈珠子得毫不在乎.但若是仔細看他的神,就可以看到,在他的臉上居然透露出了一絲遺憾的顏色!為了剛剛那一招,沒有把羲和四人留下而遺憾!靈珠子剛才,是真的動了殺心,下了殺手的!

"她還會回來的."靈珠子忽然就出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女娃再次神游太虛,直到再也看不到羲和四人的影子才對著靈珠子道:"父親傳信,讓我即可趕往東海,師兄你是否要與我同行.""東海?大老爺這麼著急讓你去東海干什麼!"話未完,靈珠子便自己停了下來!

伏羲已經許久不管世間之事,那能夠讓他忽然之間有所動作.而且還是讓女娃這個女兒去辦的,現在還能是什麼事!

"師兄猜到了啊.我雖然沒問,但是想來也是差不了的了.除了道君之外,我想現在也沒什麼事能夠讓父親動念了.便是之前天地鬧得那麼厲害,父親也都是不聞不問的."女娃著,就看向靈珠子,"師兄可要一起去東海."靈珠子搖了搖頭:"不了.娘娘讓我守護宮中.沒有娘娘吩咐,我還是不去湊這個熱鬧了.而且,要是我現在走了,剛才離開的那幾個可就又要來了.沒我攔著,羲和的算計可就又要成了.倒是你真的要心一些,雖然大老爺讓你去,是對你放心,但是你也莫要太過大意,中了別人的算計.道君歸來之後,這天地已經開始不穩.此去東海,萬事以保全自身安危為要."

"我明白了."女娃糯糯的口氣答應了一聲,便化作一道精光朝著東海方向飛逝而去!"東海?莫非當初那件事真的有四海龍宮的份兒,否則道君怎麼就選在了東海."

洪荒大地破碎之後,北俱蘆洲就成了離北溟冰洋最近的地方.燭九陰從巫族中央大殿出來.不過短短時間就來在了冰洋邊上.剛剛站了一刻光陰,他所等候的那一位就出現在了他身邊.

准提!

"祖巫今日,倒是好興致,居然舍得離了自己祖殿,到此處來玩賞.""聖人不也是如此.有鎮守北溟封印如此重任在身,今日也忙中偷閑,到處閑逛."

早在兩人察覺到對方的存在的時候,兩人就已經有了默契,決定了今天將要發生的所有事了!不要懷疑這兩位是否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里面做到這一切!以他們兩人的算計,能夠做到的事,只有多沒有少!

"北溟雖有極光絢爛,但是到底是苦寒之地,以景而論,四海之中,只能敬陪末座.""哦,四海景致之論,某家倒是第一次聽見,聖人若是有閑,可否為某家仔細道道.""本座倒也想為祖巫細細道一番,可惜今次化身出來,乃是因為教中有些事非要本座親自去處理,確實耽擱不得.不過,本座以為,不管他人得有多好,到底還是要祖巫自己去親自看看才是最佳.祖巫若是真的有閑的話,不如先去東海看看.東海乃是四海之首,有萬千氣象,現在又將有亙古不遇之奇景現世,定然會讓祖巫收獲頗豐.告辭了."

"聖人走好."

已經足夠了.要是燭九陰還聽不出准提話中之意的話,那他也沒資格去打玄幻的主意了!

"祖巫還請暫留腳步."燭九陰剛剛轉身,便聽見身後又有聲音傳來,而且,依然是個熟悉的聲音!

"沒想到某家隨意出殿一次,竟然就有如此運數,不僅遇見了准提聖人,還有幸遇見妖師鯤鵬大人.""祖巫能夠遇上本座,卻不是祖巫的運數,而是本座早已經在這里等著祖巫了."看著鯤鵬那標准笑面虎的模樣,燭九陰心思微微一提,接著又再度放下.雖然鯤鵬素有智名,但是離著他還是差了一段距離!他倒是不怎麼忌憚這位妖師!

"哦.那不知道妖師在這里等著某家又是為了什麼."

"就只是想要勸祖巫一句,東海風景雖好,但是對于祖巫來,未免風浪太大.若是祖巫去了,本來一片歡喜之心,可到頭來卻落下什麼病痛的話,就得不償失了."鯤鵬冷冷一笑,話中完全威脅之意!雖然太一和巫族有了合作,但是他鯤鵬連和太一之間都合不來,更不用這一位妖族的死敵了!

"某家修行肉身,從出世到現在倒是從沒沾染上過什麼病痛,若是今次有幸,能夠試試病痛的滋味,未嘗不是一番別樣的幸運啊."燭九陰不為所動,根本未將鯤鵬的威脅放在眼里!"當初云夢澤尚在的時候,本座曾經從玄幻道君那里聽過一件事.的是貴族祝融祖巫,祝融祖巫肉身修行至高,洪荒無數神兵大寶皆不可傷,可就是在太陽星核之中受了些傷痛之後,留下永不可複之隱患,時時擔憂受人鉗制.有此前例在前,本座倒是很想知道,燭九陰祖巫哪里來的勇氣敢這句話啊!"

"要是某家記得沒錯,他玄幻和你妖師的交,真的算不上好,值得你冒著得罪我巫族的風險來如此幫他嗎."燭九陰臉色一沉,都已經這樣欺上門了,他怎麼可能還裝作不知道!"而且,你方才也已經看到,連准提聖人都現身算他,那想必諸聖都是默許了這件事的.你如此做了,不僅要得罪我巫族,還會開罪諸天聖人,就真的值得!"

"現在的巫族,本座真的沒什麼怕的.本座冰宮就在此地不遠,你燭九陰要是有膽子,現在就去把那道場毀了.至于准提,他之決定也就只能代表佛教兩位聖人而已.諸天聖人?哼!祖巫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好!好個妖師!"燭九陰混沒想到,他並不十分重視的鯤鵬會讓他生出棘手的感覺來!他借聖人之威威脅鯤鵬,卻反被鯤鵬借著祝融威脅于他!若是他真的敢離開北俱蘆洲前往東海,鯤鵬絕對會向只身一人在巫族中央大殿之中養傷的祝融動手!

"既然妖師大人東海與某家命數不合,那某家便聽妖師勸,不去東海了.不過,現今東海風景秀麗,想必四大部洲之中,很是有些修士會去看看的.現在東海還不甚熱鬧,只是因為他們消息閉塞,還不知道東海之中已有曠世奇景出現.某家便做個功德,告訴他們這個消息.想來,妖師是不會阻止如此造福天下的事的吧."

鯤鵬陰陰一笑,隨即消失在了燭九陰面前.

"想當年巫族執掌洪荒大地,逼得億萬萬妖族只能躲在天上不敢落地沾塵!威勢滔天!沒想到現在竟然淪落到了要和昔日生死大敵同流合汙的份上.真不知道,你們還哪里來的臉敢自稱自己是盤古血裔!哈哈哈!可笑!可笑!"

"啟稟陛下,適才巫族傳來消息,玄幻道君已經避禍東海之上.此事已經盡傳天地,所有修士都往東海趕過去了."太陽神宮之中,又是白澤來向太一稟報.因為羲和的命令和媧皇宮那一遭,白澤在來面見太一的前一秒都還沒有遵照太一的命令,前往地星守候玄幻."好!傳本宮命令,四部人馬全部前往東海!本宮隨後就到!此次,一定要將玄幻抓來我太陽神宮!"

太一意氣風發,彷佛將玄幻抓住的場面已經觸手可及了!

白澤依然無動于衷得告退,來在了羲和的宮閣.

"娘娘,此次天地眾修齊聚東海,就算陛下禦駕親征,也不見得就能夠如願."

"把他們兩人帶著,我們一起去東海."羲和伸手一指,白澤便看見了那只是被吊著性命,仍舊昏迷不醒,傷勢不見半點好轉,要死不死的云水和金玲兩人!

上篇:第五百九十六章 玄幻布胎膜     下篇:第五百九十七章 隱修養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