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八章 六徒偶相會  
   
第五百九十八章 六徒偶相會

當知道了玄幻就匿藏在東海之中,天地間許多修士都往東海趕了過來的消息的時候,水晶宮中的龍族都驚坐而起!這醞釀許久的風浪,難道要從東海而起了!

"哼!真當我四海龍族是好欺負的嗎!要是這些人真的不知進退,敢在我四海之中肆意妄為的話,我龍宮的便宜也不是那麼好占的!"是日,水晶宮中有莫名浩大氣勢一閃而過,壓得龍宮眾人連喘氣都覺得困難!

雖然傳出了玄幻就在東海之中的消息,但是玄幻到底在東海之中的什麼地方,卻就要靠這些人自己去找了.盡管有了東海這麼一個還算得上是明確的目標,可東海何其大也,就算把洪荒之中所有生靈都鋪到東海來,也不能夠把東海上下全部填滿!而想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從東海之中找出玄幻的蹤跡,龍宮這個地頭蛇自然免不了就成了所有人的頭號選擇!

而龍宮早在知道這消息的第一時間便已經在周遭密布了水族兵將,如臨大敵,四海大陣浮沉,若是有人膽敢越雷池一步,定然會招致雷霆一般的打擊!但龍宮所做的一系列准備,卻並不能夠封住其他人的心思!

當有第一個人頂著那綿延無盡的人馬踏進龍宮的時候,龍宮之外早已經候著的許多人的心思瞬間就活絡起來!等待許久的出頭鳥終于出現,既然這位都能安然無恙得走進龍宮,他們還擔心什麼!那些自認為和龍宮扯得上幾分交的,甚至連等多等片刻也不願意了,直接就追在前人身後,陸陸續續得進去了龍宮之中!

那些和龍宮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也不願意就此落于人後,眼睛一轉,心中一狠便拉攏著幾個身邊一樣和龍宮無甚關系卻又想要進去的人一起,朝龍宮走了過去!

"轟!"

那原本直立的兵刃瞬間齊齊落下!刀鋒所向!直指這些個狠了心腸的人!

"抱歉了諸位,我家龍王有令.今日龍宮宴客,只歡迎龍宮朋友前來,別人素不接待!"一個帶著幾分輕佻的聲音從一眾寒刃身後傳來!眾人齊齊一滯,然後瞬間喊道:"今日我等前來,都是為了一樣的目的,龍王如此行徑.難道是想龍宮一家霸占最大好處,帶著與你龍宮交好的人雨露均沾,讓我們白跑這一趟!"此,卻不是對著面前龍宮之人的,而是對著那後面更多的心思動了,身子卻未動的人的!

大家的念頭其實都差不多,只要能有一個理由.所有人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應和!不管如何,他們可是真的擔心龍宮會聯合那些個與他交好的人物,霸占利益!那可是玄幻,便是得了他身上的一根汗毛,都可以受用無窮的存在!面對如此驚天的好處,沒有任何人會甘心放棄!

"對!龍宮想要吃獨食,也不怕自己被撐死了!"如浪潮一般的喊聲瞬間響起.那幾個被龍宮寒刃指著的人瞬間成了先驅者一樣的人物,臉上一絲笑意閃過,根本不見半點害怕!要是今天龍宮敢向他們下手的話,龍宮可就犯了眾怒了!就算龍宮是四海地頭蛇,也別想好過!

"諸位莫惱.我家龍王了,等到宮中宴會結束之後,便會親自出來與諸位相見,到時候諸位想要知道的事,龍王自然會全部告訴諸位."那寒刃之後的聲音再度響起,話中的內容立刻讓所有叫喊之聲停歇下來."諸位還是掂量掂量,是在這里安安穩穩等上片刻劃算,還是冒著被我四海大陣滅殺的危險,用命來換那片刻時間."

這些人終究還是安靜了下來.盡管他們也知道,現在龍宮之中那場宴會之上.進去了龍宮中的那些人定然先他們一步從龍王那里得到了想要的消息,但是龍宮既然都已經明確的表示了自己的態度,要是他們還不知足的話,可就是個一拍兩散的局面了!

龍宮有四海為依,對陣他們雖然會有些損失,但那損失絕對在龍宮可以承受的范圍之內!而他們的損失,可就是別想知道玄幻的消息,以及自己的命了!

在場的都是知道趨利避害的人,沒誰有那麼傻,會想要在今天把自己的命賠進去!

"老大,這幾天外面可不平靜啊."湯谷之中,扶桑頂上宮閣,老大三人並排而坐,不見玉兔蹤影.當日知道了老大三人的身份之後,玉兔卻是怎麼都不願意再和老大三人待在一起了.幸好這宮閣夠大,不然玉兔可就只有躲在扶桑樹上去才行了!

"師尊就在這里,這里怎麼可能平靜得了."老大搖了搖手中芭蕉,看向那被供在一旁的卷軸,"不知道師尊此次療傷要多久時間才能出來,要是我們運氣真的不好,被人找到湯谷里來,知道了師尊的蹤跡,到時候只憑我們三個卻是應付不了那麼多人的."

"能進來湯谷的人再多也多不到什麼地方去的.這湯谷之外的陣法乃是帝俊所布,後來師尊又加了點料在里面,當年我們前來東海之時,可是親自試過這陣法的厲害的,最後要不是咱們那一位好師妹出手的話,連我們都進不來,更不用別人了."老二晃了晃手中杯盞,玉兔那妮子雖然不敢和老大三人待在一起,但是卻也盡其所能得把宮里的好東西都給他們三個拿了出來.其中便有從上古妖族天庭之時存在這里的玉液瓊漿!"麻煩的,只有那些能夠進來湯谷的人,沒准兒,我們還能看見咱們那一位好師妹啊."

"唉.冤孽啊,冤孽啊."老大輕輕一歎,忽然抬頭朝湯谷之外看去,臉上一陣錯愕,"老二,你可真是烏鴉嘴啊,剛到咱們的好師妹,人家可就來了."

"走吧,咱們去接接她唄.算起來人家才是這里的主人.咱們在這里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現在主人來了,避而不見像什麼樣子."老二把手上杯中之物一放,便抄起那副卷軸放進胸口.托著酒葫蘆就往宮外走去.老大,老四兩人神色一凜,各自把手中法寶握緊,跟在了後面.

此次與羲和相見,他們可不以為會是一場朋友許久不見之後的親熱場面!

羲和身邊就跟著一個白澤而已,避開了所有人往湯谷飛來.並不是她知道玄幻就在湯谷之中,是因為現在玄幻蹤跡不明.東海之中聚集了無數修士,在這時候,她還不願出現在人前!且還不止是這個時候,如非必要,她一直都不會現身幕前,只會躲在暗處落子算計!湯谷這個地方便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

一個就在東海之中的真正僻境之所.再沒有比此處更適合她待在其中算計別人的地方了!

看著眼前層層陣法,羲和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身子一動,便輕車熟路得領著白澤走了進去.可當她進入了湯谷,看見面前出現的三個人的時候,臉色瞬間忍不住一陣變化!

老大三人一等到羲和和白澤進到湯谷之中,立刻就將他們兩人包圍了起來!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羲和和白澤瞬間都反應了過來,他們無意之中竟然就真的找到玄幻的蹤跡了!

"沒想到這麼短短時間之內,我們三人就可以和羲和娘娘這樣的大忙人見上兩面,我們還真是和羲和娘娘有緣啊."老大站在羲和與白澤的正對面,笑起來的神完全看不出他這話到底是真心高興還是譏諷!

"我也沒想到,不過只是來湯谷之中躲躲清閑,居然就能夠遇上三位師兄.看樣子,三位師兄已經盡知前生諸事,實在可喜可賀啊."羲和還歸清雅之姿,就像方才所受的驚嚇根本不存在一樣!

"師兄之名.羲和娘娘還是不要再提了.我們何德何能,哪里能夠做娘娘的師兄."老二站在羲和與白澤右側,懶懶一,一點都不給羲和面子,"來.這湯谷還是在太陽神宮治下,娘娘才是這湯谷的主人,今日我等便借花獻佛,在湯谷之中款待娘娘一番.娘娘,白相,請."

接著,老四就當著羲和和白澤的面兒,把手中碧洞簫往湯谷之外的陣法上面拋去!一陣碧綠光華閃過,那陣法之中便添了一分碧綠的顏色!"我們三人也與娘娘有許久未見了,大家便一起安心會兒閑話,別讓旁人打攪了."這手腳動得那叫一個大張旗鼓!完全沒顧忌羲和和白澤的感受!

羲和不動聲色,隨著老大三人的指引往扶桑之上那座熟悉的宮閣而去,白澤亦然緊跟羲和的腳步.這兩人都是心思深沉的人,在還沒有摸清狀況的時候,他們是不會選擇和老大三人翻臉動手的!

"呀!大娘娘!"就在五人快要走到那宮閣門口的時候,忽然一個驚恐的聲音響起,五人轉眼看去,卻正是那玉兔!羲和眼神之中當即精光一閃:"我還以為你這兔兒跑丟了,沒想到竟然是躲到這湯谷來了."那玉兔早已渾身發抖,根本不敢回話.

老大身子一動便來在了玉兔身前,將這妮子扶起:"你還傻在地上干什麼,我們三個可了,要用你的好東西借花獻佛,來招待你家娘娘,你還不快點去把你那些好東西弄出來,是想讓你家娘娘看我們三個的笑話怎麼的."

羲和臉色有那麼一刹那難看到了極點!她以為老大三人和玉兔之間的緣分,只是因為這一次在湯谷初識,有一面之緣而已!卻沒想到老大三人居然就當著她的面兒給玉兔撐起腰來了!她可不會認為這三人是出于義氣之爭,才出來這番話來的!今日湯谷一行,對她來還真是諸事不順啊!

玉兔在被老大推回宮閣之後,也想明白了老大是個什麼意思.抹了抹忽然奪眶而出的眼淚,就朝著宮內走了進去:"二娘娘,玉兔從此就真的和太陰星沒什麼關系了."

不提眾人因為玉兔忽然興起了些什麼心思.當老大三人以主人姿態,與羲和,白澤分坐兩旁,玉兔奉上香茗的時候,眾人臉上已經看不出半點異樣了.甚至羲和眼看著玉兔退到老大身後站定,規規矩矩的丫頭模樣都是一副笑臉!

"前時見到三位師兄.還是地星之上的時候.那時三位師兄還是剛剛脫凡,只有點滴淺薄法力,現在才一轉眼,我就已經看不清三位師兄的深淺了,實在讓我刮目相看."羲和完全沒有被脅持的自覺.侃侃而談,開口就試探起老大三人的底細來了!

"這便是師尊的神通手段了."老大毫不避諱,直接就把玄幻抬了出來!"我等三人去輪回之中打滾,往日修為居然都沒有風消云散,反而積攢了起來,此次醒轉.我們直接就把那些給取了回來.還是師尊厲害,讓我們也享受了一次佛門弟子才能享受的待遇."羲和眼睛眯了眯,她並不是被老大三人的話給嚇到了,而是被這話背後隱隱顯示出來的事給嚇到了!

若是老大三人真個彷佛佛門弟子一樣,在輪回之中的轉世,也只是修行的一部分!輪回之後不僅絲毫無損.反而修為道行更深厚一層的話,那玄幻此次醒來,又會是怎麼樣!是不是也如他們一樣比之從前更加厲害!羲和可是一直都清楚,玄幻大變之後就不再是他了的絕密的!

"哦,既然三位上人皆有如此際遇,那想必翠竹上仙也不是真個死了.歸來之期,定然就在不遠了吧."白澤忽然插嘴.老大三人齊齊面色一變!

"當日翠竹師兄和三位師兄一樣殞身在了師尊手上,我們原以為四位師兄已經魂飛魄散了,卻沒想到我還能有再見三位師兄的一天.既然三位師兄都能夠無恙,想必翠竹師兄也是能夠歸來的吧."羲和不動聲色之間,中忽然飛出兩道光芒,落在地上,卻是那重傷的云水和金玲二人,而且,已經醒了過來!

從見到老大三人的第一刻起,羲和就已經施法讓重傷昏死的云水和金玲慢慢醒了過來.她根本不在乎云水和金玲是否會因此而加快死亡的速度.就算死了,有老大三人在面前,云水和金玲的死對她來價值也已經夠了!何況在太陽神宮上的時候,她已經在這兩人身上傾注了足夠多的月桂流漿,將他們心脈護住.好確保這次東海之行,不會隨隨便便就把他們折騰死了!

"云水師兄,金玲師姐你們怎麼就醒過來了."羲和一臉驚色,驚得那般順其自然,假得根本看不出她是做假的!

"沒想到你們死了一次之後,居然還是如此愚鈍,竟還認那人為師!師尊!哼!心你們的命又再葬送在了他手上!咳!"云水迷迷糊糊之中,將老大三人和羲和之間的對話聽了個完全,心中怒火早已經積累無數,直到羲和將他放出來的前一秒,瞬間爆發,然後就從羲和中強飛了出來!他可不認為自己之所以會醒是羲和做的手段!

"師兄!"金玲比云水受的傷要輕上不少,經過羲和的手段之後卻是還能夠勉強站起來.看見云水忽然咳血,立刻就把云水靠在了自己身上,"師兄,你身上傷勢這麼重,你就不要再自己找罪受了.等到女媧娘娘回去媧皇宮後,我就立即帶你去媧皇宮,就算是死,我也要求娘娘把你身上的傷治好."看來,羲和和靈珠子在媧皇宮前的沖突,他們兩個也是知道的!

金玲看也不看老大三人一眼,只是全身心得注視著云水,珍之又珍得掏出一個玉瓶,倒出一粒藥丸給云水喂了進去:"吃了翠竹師兄煉制的靈藥,師兄你就靜養著吧.我已經想通了,那人的手段是我們永遠都比不上的,我們何必還要去自尋死路.不管從前發生了些什麼,只要我們能夠活下來就夠了.我們不找那人報仇了好不好.""不行!濤哥的仇!鴻哥的仇!你的仇!我的仇!翠竹師兄的仇!這麼多的血仇,我就算死也要報!如果真的報不了,我甯願死在他手上!"

云水現在的樣子,純乎一個陷進了仇恨里的瘋子!哪里還聽得進去旁人半句話!

"還真是窩囊啊."老二慢慢得從座上朝云水金玲走了過去,口中一聲感歎,立刻讓云水的銳利目光朝他刺了過來:"我窩囊!你有什麼資格!你前世命喪在了他手上,現在轉世歸來居然就當從來沒有過這件事一樣繼續跟在他身邊!你這樣不要臉,還敢我窩囊!""嘿.你以為是誰話大聲誰就有理了不成.你和我嚷嚷什麼."老二已經走到云水身邊,居高臨下得看著這個昔日的同門.

"當年死的人可是我,不是你云水.你一個沒死過的人,和我什麼死後的事.何況,我在輪回之中經受萬般磨難的時候,你云水怕還是在繼續頂著昔日云夢澤弟子的名頭在這天地間逞威風吧,現在又弄得這麼熱血干什麼.是知道你的威風逞不下去了吧,所以就又用一副為了大義的姿態,來找師尊殺了你,好給你一個圓滿的結局,證明你云水始終都沒有過錯,是一條鐵錚錚的漢子,錯的從來都是師尊,是他對不起你.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能活到現在是因為什麼.不是因為你云水上人神通無敵,而是因為你曾經是云夢澤的弟子."

老二每一句話,云水的臉色便白上一分!等到最後一句話聽完,急火攻心,就是一口精血噴了出來!剛才金玲給他喂下去的靈藥直接白費了!

"你之一生自從拜見師尊門下那天開始,到今時今日,一直都是在師尊的庇佑之下.若是沒有師尊,你豈會有今日.別師尊對你沒有半點錯處,就算當年那些事真是出自師尊本願,你居然敢對師尊下殺手,你以為自己就是對的了."金玲被云水的模樣嚇到,趕忙又再取出靈藥給他,並且擋在了云水身前,讓他不必和老二對視.

"金玲,我知道因為當年金鵬心神被蒙汙你法身的事,你心中有怨,但僅以此事而論,你卻怨不上師尊的."對于金玲,終歸是個女子,老二卻是不像對云水那樣咄咄逼人了."你知道什麼!那混賬金鵬乃是堂堂天鳳之子,有功德護體!如果不是他動手,金鵬神志怎麼可能被蒙蔽,做出那樣該遭天殺的事來!"

可惜老二讓人,金玲卻是分毫不讓!對于自家貞潔,金玲卻是比凡人女子看得更重!而且,她對玄幻的怨恨,其中的緣由,還並不止于此!

"我原以為金玲你還算是個明白人,只不過因為要顧著云水,所以才會如此行事,卻沒想到,你也是個糊塗蟲啊.也罷,也罷.既然在巫族中央大殿之外,師尊沒有親手殺了你們,那定然是師尊認為你們倆還有繼續活下去的必要,我也饒了你們.看看你們到死的那一天,是不是能夠開了心眼,重複清明."

一旁的羲和,看著這一場兄弟阋牆的場面,臉上雖然無甚表,但是心中早已經滿意非常!她知道玄幻現在定然就在左近,若是由著這般場面繼續發展下去,玄幻定然會出現!她知道玄幻是個什麼樣的人,對于自己的弟子是個什麼樣的感,單看之前巫族中央大殿之外,云水和金玲忤逆弑師他都沒有下殺手就已經可見一斑了!而等到玄幻出現之後,她自然就會有自己的應對之法.這湯谷,畢竟是她羲和的行宮!

"玄幻!你出來!我知道你在這兒!你少在我面前做這些假惺惺的模樣!讓幾個不要臉的東西來彰顯你的寬容大量,你什麼時候也這般下作了!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不然,你永遠不要指望我會有原諒你的一天!出來啊!"

"啪!"一聲脆響!云水直接被一記耳光扇出了宮閣!

"本座什麼時候,也需要你來原諒了.廢物東西."

上篇:第五百九十七章 隱修養重傷     下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太陰兩相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