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五百九十九章 太陰兩相殘  
   
第五百九十九章 太陰兩相殘

看見忽然出現在面前的身影,老大三人躬身施禮,口稱師尊,心中都齊齊松了一口氣!雖然他們方才得那樣斬釘截鐵,毫無畏懼,但是今天的事,真的不是靠他們三人的力量就可以妥善解決的!自己傷到了他們倒是沒什麼,可若是耽擱了玄幻療傷,那事可就會變得無法收拾了!

而金玲根本沒管玄幻出現,早已經拖著重傷之身,朝云水追了過去,飛得顫巍巍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掉下去一樣!

那羲和和白澤看見玄幻現身,眼神都是一亮,然後盡都齊齊壓下.羲和心念一動,就要將此宮閣暗藏的手段動用.可就在這時候,玄幻已經走到了他們面前:"本座原以為羲和娘娘害怕觸景傷,從此再也不會踏足湯谷了,沒想到娘娘道心卻是如此堅定,本座,甚是佩服啊."看著玄幻那淡然的神,羲和忽然心中一突!沒來由就想起了之前在太陽神宮之中,那一句莫名的感歎來!

"既然湯谷得蒙道君看重,成了道君臨時的道場,那羲和就先行告退了."羲和與白澤直接起身,作勢就要離開.老大三人臉色一動,就要把這主仆二人留下來,可是玄幻卻沒有這樣做,只是輕輕得看了羲和一眼:"娘娘既然要走,那本座也不多挽留了.不過本座這里倒是有一個的謎題想要讓娘娘猜猜,娘娘若是有閑,可願聽聽."

"道君但無妨."

"娘娘你猜,當初本座掌斃幾個弟子的時候,是否就真的不是出自本願."

羲和最終是被玄幻嚇走了的!玄幻最後那一個謎題,實在是太嚇人了一些!

天地一干生靈,包括諸聖之中的幾位.都認定了玄幻大變之後依然是他,那一切的孽障都是他自己親手做下!而類似羲和,東華,女媧娘娘和太上老君這些人,因為不相信,所以認定了玄幻大變之後就已經不再是他,那一切的事都與他無關!

但玄幻現在這個問題.卻是直接打破了羲和許久以來的想法!大變之後的他,確實不再是他了!但是,所做的那一切,又全部都是他自己的意思!羲和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便把一切就此下了結論!而接下來,她又把自己在太陽神宮之上的那句感歎響起!瞬間遍體生寒!哪里還敢多留!

老大三人雖然也聽見這句話.但是他們卻沒有像羲和一樣想得那樣無邊無際.他們之所以相信玄幻,甚至在被玄幻親手掌斃一次之後,依然會選擇相信玄幻,卻是因為他們和羲和這一類認定了玄幻大變之後就不再是他的人有根本的不同!

他們對于玄幻的相信是毫無保留的信任以及認同.不管玄幻大變之後所做的事是否出自他的本意,對他們來並沒有什麼分別!他們相信玄幻,相信的是玄幻不會害了他們這件事!就算之前因此而死.但在死之前,他們心頭依然堅定著這件事!認定了他們的死,絕對不是真的結束!哪怕當時他們真的永遠都回不來了,那他們也會抱著這樣的信念死去的!從當初他們跟著陽和一脈弟子一起去到云夢澤的時候,這一切就已經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了!

純陽對于玄幻的相信,都根植于他的命是玄幻給的基礎上.他雖然表現得那般堅定,不願意相信玄幻大變之後的所做的事是出自玄幻本意.但是,他自己確實懷疑過!而在老大三人身上,就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師尊,你讓他們走了,你在湯谷之中養傷的消息只怕立刻就會傳得沸沸揚揚.雖然湯谷之外有陣法守護,但是那麼多人一起動手,這谷外的陣法想來也支持不了多久的時間,還請師尊早做安排."老大完這話之後,忽然看見玄幻轉臉過來一副揶揄的神色:"三年,本座整整叫了你三年老大.你你是不是應該給點表示啊."

老大聽見這話,臉上表精彩到了極點!旁邊老二更是直接噗哧一下笑出了聲.老大聽了,瞬間惱怒,指著老二就喊到:"師尊你不是也叫了這家伙三年的老二,你要是罰我.他也得跟著一起!"老二笑容為之一滯,剛要開口,玄幻的聲音卻已經響了起來:"要是你覺得當老二好一點,那本座便也不要你什麼表示了,只要接下來讓本座叫你三年老二就行了."

老大,老二瞬間啞口無,只剩下老四一人笑得前俯後仰.看著三人的模樣,玄幻臉上終于出現了一絲真正的笑容.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老大三人還願意認他,都讓玄幻覺得心中感動非常!對他而,此生二十余年的生活,早已經深刻在了靈魂之中.與老大三人短短三年的相處,甚至比他洪荒之時,與老大三人前生相處的千萬年時間更值得珍惜!

"若是我不是玄幻,也不知道你們是否還會有這麼一番際遇."

忽然一陣哭聲從宮外傳來,老大三人齊齊朝著玄幻看了過去.羲和與白澤走了,卻把云水和金玲留了下來.依著他們三個的意思,怎麼著都還是要去給云水兩人收拾一下的.雖然這兩人在他們眼中真的無知了一點,但畢竟都是云夢澤里出來的,看著他們死在面前到底是不過去.可是因為方才那一巴掌,玄幻沒有開口,他們倒也不敢隨便決定.

面對老大三人詢問的眼光,玄幻轉臉就朝著玉兔看了過去:"妮子,你現在能夠告訴本座,你為什麼要在湯谷里面躲著了吧."玉兔看著玄幻,此刻心中的驚訝遠非認出老大三人的時候可比!她已經從老大三人的話中聽出來了玄幻的身份!

"玄幻道君!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他不是因為為禍天地,被諸天聖人鎮壓在了北溟里面了嗎!"玉兔避居湯谷,在玄幻等人進來之前,她從來都沒有和外人接觸過!對于外界的消息仍舊停留在自己進來之前的時候!

"妮子,本座問你話呢.本座觀方才你家羲和娘娘看你的眼光.知道你這妮子定是闖了大禍才會躲起來的,要是你不想被太陽神宮收拾了,那現在就把你的事來聽聽.看在你與本座有緣的份上,不管你闖的禍是大是,本座都做主幫你擔下來了."之前老大三人當著羲和的面兒給玉兔撐腰的事.玄幻自然是知道的.現在又再把這件事起,自然不是想要把自己弟子做出的承諾推翻,而是真的想要從玉兔這里問出一點事.要不然的話,以他的身份和修為實在是做不出這等威脅加利誘輩的齷蹉之舉來!

之前玄幻問過玉兔避居湯谷的原因,可惜玉兔不肯開口,玄幻念在這妮子就算待在湯谷也不妨礙他療傷.便也由著她去了.但方才再見到羲和的時候,他竟然在這兩人身上看見了一些糾葛的氣息!蹊蹺非常!隱隱讓他覺得玉兔避居湯谷的原因可能與天地二書靈性有關!這就由不得他繼續去裝作不知道了!

可誰知道這一次玄幻一開口,玉兔直接就跪在了他身前,讓他立即發現,自己那一些威脅加利誘的話實在太過多余了!

"道君!婢知道道君神通廣大!婢求求道君,救救我家二娘娘吧!道君若是答應救我家二娘娘.不管道君有什麼要求,婢都一定辦到!"誰能知道,此刻開口向身上背著禍亂天地的臭名的玄幻懇求的玉兔是下了多大的決心!這可是表示,她已經做好了成為和玄幻一樣,被天地眾生唾棄仇視的人的准備了!若不是她真的已經走投無路,依著她的性子,大約躲都來不及.怎麼還可能和玄幻話!甚至是這樣的內心話!

"你家常曦娘娘不是好好的在太陰星上待著嗎."玄幻眉頭微皺,好似抓住了什麼苗頭,可就是還有最後一層窗戶紙捅不破!

"道君!我家二娘娘已經被大娘娘煉成身外化身了!"玉兔慟哭!而包括玄幻在內的其余四人都齊齊一驚!

"什麼!"玄幻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妮子,這話可不是胡亂的.當年巫妖大戰的時候,你家羲和娘娘對你家常曦娘娘把太陰星至寶送給巫族,最後害死你家九個主的事那麼怨忿,最後都只是把你家常曦娘娘關在太陰星廣寒宮里而已.既然當年都沒動手,現在怎麼可能動手."

"道君!是真的啊!就在百年之前的一天,婢從宮外回去的時候.正好撞見大娘娘把二娘娘困在陣法之中煉化.這些都是婢等到大娘娘離開,偷偷去見二娘娘時,二娘娘親自告訴婢的啊!"玉兔對于羲和和常曦兩個太陰星神來,或許一直都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直到發生了巫妖大戰,常曦被壓回太陰星之後.在無可奈何之下才漸漸和玉兔開始親近!但在玉兔心里,羲和和常曦的地位,卻是重要得無與倫比!當看見自己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兩個人成了那般你死我活的場面,可想而知,玉兔那脆弱的心腸若何承受得了!

老大三人瞬間沉默,心中無數疑問,齊齊看向玄幻.玄幻得沒錯,當年巫妖大戰,常曦做下那樣的錯事,羲和也都只是把她關在廣寒宮里而已!羲和真的要殺常曦,當年就不會顧念姐妹之,已經把常曦殺了,等不到現在!而且,把常曦煉成自己的身外化身這件事,已經不止是殺人兩個字這麼簡單了!

"你家常曦娘娘可還告訴了你什麼別的事."玄幻低聲問到,玉兔根本沒有發覺自己所的話給面前四人帶來了多大的震撼,隨著玄幻的問話搖了搖頭:"二娘娘就只是告訴婢,她快要被大娘娘煉成身外化身而已,然後就讓婢立即離開太陰星,遠遠得躲起來,永遠都不要出現.二娘娘,她是在還債,這些都是她欠大娘娘的.要不是為了見婢最後一面,她根本不會等到那個時候,大娘娘一動手,她就會讓大娘娘把她煉化的.婢走了這麼久了,二娘娘肯定已經被大娘娘煉成身外化身了!道君!我家二娘娘真的是個好人啊!她不該受此磨難的!道君你就救救我家二娘娘吧!"

玉兔哭訴完這話之後.直接就昏了過去!心力交瘁許久,今日終于發泄了出來!

"去把那個廢物東西帶進來."玄幻讓老大把玉兔送去別處休息之後,就讓老四去把云水和金玲帶了進來."師尊,雖然玉兔羲和已經把常曦煉化成了身外化身,但這到底只是她自己的推測不能確定.事,未必就真的會是這個樣子."

玄幻對著老二搖了搖頭:"況絕對比你想得嚴重得多.而且,常曦也未見得就真的像這妮子的那樣,心甘願被自家姐姐煉化.她要真是想要還債的話,這妮子根本不可能從她那里得到半點消息.在羲和動手的第一時間,她就該放棄抵抗了.何況常曦想要見最後一面的人.絕對不是這妮子,沒有見到她想要見到的人之前,她哪里可能會讓自己死."

"師尊的意思,常曦是故意借玉兔的口把她被羲和煉化成身外化身的事傳出來,然後讓人去救她."

"想來在玉兔從太陰星逃出來之後,常曦就放棄了抵抗了.讓常曦把她煉化.不過她自己的元神必然還沒有消亡,而是用最後的力量藏了起來,好等待脫身的那一天."玄幻眼睛看著那太陰星方向,好似已經把那廣寒宮中的景象完全納于眼底了!"動了真的女人所具備的力量,絕對比你我想的可怕."

玄幻話一完,老大和老四已經回到了宮閣之中.老大一不發,直接站到了玄幻身邊.老四在將云水放下之後,卻是在原地站著沒動,就那樣把云水和金玲盯著.並不是怕他們倆現在這副模樣還能再做出什麼弑師的舉動,而是不想看著他們倆在歧路上面越走越遠!

"哼!"云水臉頰通,足以媲美地星之上陸壓被玄幻甩了幾巴掌的程度.死死看著玄幻,若是視線可以殺人的話,他已經把玄幻渾身上下刺穿了無數個洞了!

"咦,本座看你方才那熱血的樣子,還真以為你云水已然成了個無所畏懼的斗士,怎麼現在就變慫了."玄幻的話輕飄飄得飛到云水耳邊.直接就讓這位飽受打擊的弟子再次血氣上湧!

"你!"

不過,到底還是有個分得清好歹的人在,金玲把云水一攔,就免了他再吃眼前虧的結果!

"道君.您是世間大能,高居眾生之上.在您面前.我們只是兩只螻蟻,當不得道君半點掛懷.還請道君慈悲天心,高抬貴手,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定然銘感五內,至死不忘道君恩德."金玲一副完全公式化的模樣,卻只換來玄幻冷冷的回答.

"你們是什麼心思,本座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放了你們可以,就算現在把你們身上的傷勢治好,然後再讓你們伺機前來伏殺本座都行.只要你們回答本座幾個問題,如果讓本座滿意,本座就准了你的請求."

"多謝道君開恩.金玲定然知無不無不盡."金玲甚至連抬頭看玄幻一眼都沒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看見玄幻的模樣之後,會忍不住,保持不了這副恭敬的模樣!

"這些年,羲和都讓你們干了些什麼."老大三人眉腳一抬,瞬間就想到了從玉兔嘴里知道的事,然後看向云水兩人的眼光變得更加不對勁了起來.

"難道太陰星上的事,這兩個還去摻和了的!"

"沒有.羲和娘娘從來都沒有讓我們去干過任何的事."看來,云水和金玲兩人跟羲和之間的關系,也不是那麼好啊!

"哼.就你們這點腦子,用得著她直接開口讓你們去辦事,只要她開口旁敲側擊幾句閑話,你們還不是就乖乖得被她牽著鼻子走了.自以為是你們自己的決定,到頭來還不是羲和的主意.好好想想,羲和這些年都告訴了你們些什麼事."玄幻蔑視的口吻,差點又讓云水動了起來!現在的云水,卻是已經完全看不到從前那集云夢澤一方云水之氣于己身的通透靈性了!

金玲身子一顫,似是想到了什麼,又好似是因為身上傷勢堅持不住了而已,最後終究是搖了搖頭:"除了今次道君出現之後.羲和娘娘讓白澤妖相前來媧皇宮送信之外,她就再也沒告訴過我們任何事了."

老大三人眉頭一皺,金玲那一瞬間的表現根本瞞不過別人.雖然她後來做了補救,可是那般拙劣的演技,又哪里瞞得過面前這些人的眼睛!"看來.金玲是真的犯渾了啊."

玄幻淡淡得看著面前這個明擺著是在謊的弟子,一直就那樣看著,不久之後整個宮閣的氣氛都被完全凝結了起來.云水強犟著的腦袋也低了下去,金玲本來就已經夠低的腦袋更是就快要觸到地面了!沒有人敢話!連老大三人也被這氣氛震住!

"你們走吧."玄幻開口之後,氣氛卻並沒有半點轉好,反而變得越來越恐怖!而那云水和金玲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也只能承受著身上無比的重壓,慢慢直起身來,往宮外挪去!不過每動一下,便會倒下一次!三次之後,兩人根本就站不起來了!只能艱難得往宮外爬去,在身後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這兩人心中對玄幻的恨意.卻是已經到了傾四海之水都無法洗清的地步!不過,玄幻對他們也是越發得失望了!云水和金玲向他動手,他真的沒什麼奇怪,不然的話,依著他從來的習慣,敢向他伸手的,只要有一絲可能.他就會讓對方形神俱滅!不留後患!云水和金玲兩人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現在兩人這個窩囊的樣子,卻是讓他有了一絲淡淡的哀傷!

云水之前讓老二奚落了那麼一番,在玄幻看來,那話卻是完全中了云水心中所想!云水之所以會來找玄幻,不過是為了一全他在天地眾生心中的形象!至于為了他嘴里那麼多人報仇,倒是只占了極少一部分的原因!要是云水的血性真的這麼重的話,他現在就不會選擇如此屈辱得離開,而是會像他話中所的那樣,報不了仇就死在玄幻手上!

世人惜命,玄幻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但云水若真是惜命.就不會在明知道自己不是玄幻對手的況之下,還敢出現在玄幻面前!而且還那般大放厥詞,開口就把玄幻得罪到死!

云水窩囊,金玲也是不堪!她眼中就只有這個窩囊廢,不管做什麼都照著他的念頭.從不考慮對錯!玄幻真的懷疑,這兩個人還是不是他親手教出來的!

"老四,外面有人到了,你去把他們接進來吧."云水和金玲木然得往前爬著,老四從他們身邊走過,心中雖然想過要為他們求,但是這念頭剛起,便被他自己掐滅.玄幻看事絕對比他深遠,既然玄幻開口讓他們走,偏偏還多此一舉,要讓他們這樣離開宮閣,定然有他的理由!而且老四還相信,玄幻這樣做必然是為了云水和金玲兩人好!各自業障各自承擔!他不可能去破壞了玄幻,或許是最後一次對云水和金玲的教導了!

等到老四從那陣法之中出來,看見玄幻所的來人之後,臉上也不禁閃過一絲意外.沒想到在羲和離去之後,最先趕到湯谷來的會是這兩位!

南華真人!曹國舅!

"韓湘子見過南華師兄."看著面前這個手執碧洞簫的陌生身影,南華與曹國舅也是心中一驚.方才他們偶然聽到有人傳玄幻就在湯谷的消息,立刻就趕了過來.現在玄幻還沒見到,就見到了老四這一個意外的人!

"師兄歸來了!"南華從來都是個淡漠的性子,老四也沒指望能從這位人教二弟子身上得到回應.聽見曹國舅的話,只是微微一笑,應了一聲,然後便向南華道:"師尊已經在湯谷之中等著南華師兄了,師兄請隨我進去."

"師尊?看來,本座的這些個師弟們也不全是傻子嘛."

上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太陰兩相殘     下篇:第六百章 牝雞竟司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