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百章 牝雞竟司晨  
   
第六百章 牝雞竟司晨

"娘娘,我們現在又怎麼做,是否把玄幻道君正在湯谷之中的消息傳出去嗎."

白澤跟在羲和身後,一直到離開湯谷很遠了才開口話,羲和腳步立即就停了下來:"太一此次帶了多少兵馬前來東海.""神宮四部人馬,都被太一陛下帶出來了."白澤心中剛剛閃過羲和為什麼會問起這件事的念頭,就被羲和接下來的話把注意力轉移開來.

"不夠,只是現在的四部人馬,根本不夠把東海的水攪渾,更別把他從湯谷之中逼出來了.白相,你先讓神宮人馬把他就在湯谷之中的消息傳出去,等到東海之上有半數以上的人都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再傳消息,他在巫族搭救不周山靈之時身受重傷,現在只剩下天仙修為."

白澤眼中光芒一閃,又再問道:"娘娘,之前從巫族流傳出來的消息,就已經了道君身受重傷,能來的,該來的人都已經來了,就算我們再傳此事,不見得就能夠引來更多的人.""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太一的混沌鍾已經在他手上了."羲和輕輕一,視線終于往來時的方向看去,"太一丟了混沌鍾,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就算是因為地星特殊,不好下手,他的應對也實在太安靜了一點.安靜得讓我有了一些不安."

"是."白澤心頭一顫,眼光瞬間低了下去,好似根本不敢再看羲和的身影一樣!

南華和國舅被老四帶勁扶桑之上的宮閣之時,云水和金玲離著門口都還是差著一半距離.而此時,這兩人都已經只剩下了機械的動作,呆滯的模樣完全是只記得要從這里爬出去而已,其他的思想好像已經全部死去了!南華見了.只是瞟了一眼,就看向那不遠處穩如泰山的身影,根本不為云水兩人有一刻停留.而國舅卻是看得臉色一變,得到老四示意別管之後,才艱難得扭過頭.看向與南華一樣的目標.

"經年未見,道君可還安好."南華絕對是玄門三代弟子之中最為特立獨行的一個,對于諸天六聖及所有前輩大能始終不如其余弟子一般恭敬!除了太上老君之外,便是面對身為師門長輩的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和女媧娘娘也都是如此!偏偏還從來都沒有任何一個聖人因此而治他大不敬之罪!這天地間獨一份的待遇,也讓南華成了玄門三代弟子之中最難接近的一個存在,就算玄都**師也都比他受歡迎!

可是在玄幻這個被諸聖鎮壓.被眾生仇視的禍亂面前,南華竟然表現出了比面對太上老君之時還要多的熱!南華面對太上老君時,是對自己師尊的敬畏,可是對玄幻,除了敬畏之外,還有一份絕無僅有.從無人見識過的熟絡!

"暫時是死不了."玄幻看著南華出現,既不疏遠也不親近,南華也不見怪,把國舅從身後拉到身邊:"道君當面,曹師弟難道還認不得自家師尊了."國舅立即就要行禮,哪知玄幻伸手一攔:"免了.本座的名聲早已臭不可聞,連自己的弟子都忍不住要為天地除魔衛道.他和本座只不過掛了個名頭而已.你還是不要害他了."

曹國舅,當年的福祿壽三仙之中的祿仙,因為玄幻看他道性深厚,福分不淺,當初東海初見之時,便已經決定要度他進門,一全八仙之數.可是等到他舍得放下三仙分的時候,時間已經晚了,那時候玄幻能夠抽空把他收進門中,把早已經為他准備好的法寶給了他.已經是最大的極限,哪里還有更多的時間給他什麼教導!國舅與玄幻,卻只有師徒之名,全無師徒之實,要是曹國舅不認玄幻這個師尊了.真的不會有人他半句不是!

"弟子拜見師尊!"擲地有聲的拜見!國舅方才一時間的愣神,是因為初見玄幻實在太過驚訝,就算他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准備也是一樣!現在回過神來,根本用不著別人提點!

玄幻受了這一拜之後,也不再管國舅,抬頭看向南華.國舅臉上卻是一道喜色閃過,知道自己算是再一次被玄幻認下了!

"師弟還不起來干什麼."老四來在國舅身邊,輕一聲就將他拉了起來,"恭喜師弟,重歸師尊門下."國舅還有一分拘謹,先是心看了玄幻一眼之後才開口對老四道:"師兄終于脫了輪迴之苦,恢複己身,這才是真的值得恭喜的大事.""還有兩個呢."國舅隨著老四的指點看去,才發現玄幻身邊竟然還有兩個出乎意料的人正在對他點頭示意!

"鍾離師兄!拐李師兄!"若不是因為玄幻和南華在,國舅現在是已然驚呼出聲了!

"你來,是太上聖人讓你來的,還是你自己做主來的."玄幻看著南華悠悠問到,南華無聲一笑:"道君以為,沒有兜率宮法旨的話,在這時候,我還能夠出現在東海之中.""也是."玄幻了然得點了點頭,"那這樣的意思是,太上聖人知道北溟封印之下那個人的來曆了.""雖然不知道那一位到底是什麼來曆,但卻是能夠肯定那不是道君就是了."南華到這里,臉色也忍不住慢慢凝重起來,"這事兜率宮早已經有了定論,只不過因為許多事都糾葛到了一起,逼得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那一位就是道君,所以這定論也就只是停留在兜率宮中而已."

"不用和本座這些事,那些事既然他們都已經接手了,那他們自己就必須把那些事辦完.本座要做的,就只有解決掉北溟封印之下那一位這一件事而已,其他的事都和本座無關."玄幻一開口就把南華接下來要的話給堵了回去!有些事,只要對方開了口,不管你答不答應,你都是要去辦到的!這些手段玄幻早就已經是耍得爐火純青了的!

而南華只是笑笑,自己也停了下來.他對自己此來任務的認識.卻也不是拼命也要完成!他只要做過就行了,至于能不能完成,那就不是他擔心的事了!

"問句不該問的,道君在巫族中央大殿受了那麼重的傷,現在才過去短短時間.難道道君已經完全恢複了."結束了太上老君吩咐下的事,南華就開始做起自己的事來了.巫族中央大殿的動靜鬧得那麼大,鯤鵬也不是瞎子,而且還隔得那麼近,自然是看見了的!

"巫族中央大殿已經破敗,就算是受了傷.還能重到什麼地方去."南華聽了玄幻的話,眼睛立刻毫不掩飾得打量起玄幻來.片刻之後,才收回了目光:"道君果然厲害.我現在相信,道君此次歸來,能夠解決掉北溟之下那一位的事了."

"你知道,羲和已經把常曦煉制成了身外化身的事嗎."

"什麼!"南華忽然驚坐而起!那邊國舅也被驚得轉過頭來!都不敢置信得看著玄幻!

"這事是玉兔那妮子告訴本座的.想來是假不了."

南華緩緩坐下.眼中神光閃爍不定,長籲了一口氣之後,才轉向了玄幻:"當初太一忽然帶著混沌鍾與消失的太陽神宮回歸,北俱蘆洲之上的妖族立刻就去了大半,只有些老家伙還留在原來所建的城池之中.後來太一來了幾次,都被擋了回去,便熄了自己的念頭.可太一死心了之後.那羲和竟然來了,而且直接就找上了白澤.在和白澤談了一夜之後,白澤就帶當年幸存下來的幾位妖帥跟著羲和一起去了太陽星."

"白澤回去之後,雖然還是領了妖相之職,但對太一沒有半點恭敬,倒是把羲和當作了太陽神宮真正的主人.雖然當年在天庭的時候,我和羲和接觸不多,但是也知道這位昔日的天後娘娘性子溫婉賢德,寬以待人,對權柄之事從不放在心上.而這一回竟然變了本性.牝雞司晨,莫非道君重造之時,出了什麼差錯."

"不是."玄幻聽著南華著這些他不知道的內,思慮之時將自己所想也都慢慢了出來,"若是本座的法子真的有差.純陽也定然是要與她一樣的.既然純陽沒有,那就只能是有什麼外人不知道的天大事發生,才改了羲和的本性."

"羲和可曾與北溟之下的那一位接觸過."玄幻視線掃過面前所有人,可每人想了想之後都搖了搖頭."當年道君變化之後,就被諸天聖人與天地大尊時刻不停得監視,期間有任何一人與他接觸,都不可能瞞得過去.我卻是從未聽過她做過這件事.如果真的做過,那就只有是在道君變化之前."

"那個靈湖秘境,是誰弄出來的."玄幻又問,老大三人齊齊一怔,先是看向南華,然後又隨著南華的視線看向國舅.

"當初師尊發生變化,掌斃幾位師兄,親手毀了云夢澤,弟子等不忍見師尊一番心血空流,在一切平息之後,就將尚算完整的島嶼收集了起來,想要另覓地方安放.可是在云夢澤外陣法禁制被師尊打開的時候,那許多人都已經被澤中島嶼上的景致晃花了眼.雖然有不周師伯坐鎮,但當時不周師伯已被師尊重傷,只能暫時擋住那些心思叵測之徒,所以,弟子就與陸壓師兄,純陽師兄商議,將那些島嶼放到地星上去,絕了他們的念想."國舅將一切細細著,唯恐有什麼遺漏,壞了玄幻的判斷!

"不可能."玄幻親自進去過那靈湖秘境,自然知道那秘境布置的手法是自己這一脈的人做出來的,不過那封印卡俄斯石板的島嶼,就有些蹊蹺了!先天三才大陣,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不周山靈和那天地二書靈性知曉!而那島嶼除了是先天三才大陣之外,還摻雜了一些布陣之人自己的手段!乃至于還把卡俄斯的石板封印在了里面!這就有些令人費解了!

若是那一切都是不周山靈布下的話,那玄幻在那秘境之中就絕對不可能會見到那個天魔.不周山靈雖然當時身受重傷,卻也不會留下如此疏漏!可若是這一切都是天地二書靈性做出來的話,他又為什麼要把卡俄斯的石板封印在里面!那是他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得了之後便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他為什麼不用!

且玄幻當時自斬己身.留下的肉身殘缺不堪,足以和現在不周山靈的肉身相比!並還元神破滅!紫府坍塌!天地二書靈性就算再厲害,那時間里最重要的也是先把那肉身修補完全!他根本沒時間,沒可能親自去做任何事!連驅使那些死人都不可能!

當初在靈湖秘境之中見到那個天魔之前,玄幻記憶斷點.曾還在懷疑那一切是否他自己親自做下,可後來見到那天魔之後,卻是又懷疑羅睺是否從別處知道了他的布置,所以才派人在那里等著他自投羅網.但是現在玄幻已經知曉那不是他的布置,也知道羅睺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立場,這個推論自然被全盤推翻!

"真就只有你們三個動手."

"當時不周師伯也在.還是他吩咐讓我們做的那樣的布置."

"除了吩咐你們弄出來那個秘境,然後安放云夢澤里殘余的島嶼之外,還有吩咐別的事沒有."

"沒有了."

"那其他人呢.他們當時在干什麼."

"當時羲和已經覺醒前生記憶,所以和純陽師兄,陸壓師兄待在一起總是不便,所以就留在不周師伯身邊侍奉.云水師兄和金玲師姐,當時已經離開了.至于孔宣師兄和金鵬師兄.他們當初做下了糊塗事之後,就已經回去天南不死火山修行,一直都沒有離開過."

"羲和在你們回來之後,有沒有獨自去過地星."在一干弟子之中,玄幻現在卻是只懷疑羲和一個人!

"等弟子等從地星回來之後,羲和就與陸壓師兄直接去了太陽星,根本沒離開過這方天地.而且那秘境之外有弟子等人的神識附著.任何人想要進去都不可能瞞得過我們."

純陽兩大分身被斬之前,乃是貨真價實的准聖中期道行!陸壓也已經用金烏真身斬了一尸!國舅雖然差點,但也是處在將破未破的地步!加之又有云夢澤秘法在身,想要瞞過他們三人的神識,還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至少單憑一個羲和是絕對做不到的!

"羲和自己做不到這件事,除非是有別人幫忙."玄幻慢慢想著,腦中無數影像浮動,好像就快要找到這件事和常曦被羲和煉化成身外化身之間的相關點了!

"轟!"但就在這時候,湯谷之外傳來一聲巨響!然後整個湯谷都跟著震動了起來!

玄幻眼光一瞥,谷外景象就全都被他看進了眼里.立即從座上站起,對著南華道:"你從那邊出谷吧.這事你現在就出面還是不怎麼適合."南華雖然看不見外面發生了些什麼事,但是也已經猜到了,明白現在不是他出面的最佳時機,點了點頭.就朝著玄幻所指的方向而去.南華一離開湯谷,玄幻便朝老大吩咐:"你先去把那妮子帶在一起,我們出去之後不一定還會回來這里."

"師尊,那他們."老四瞧見玄幻打算從湯谷離開,終于還是替那邊就快要爬出宮閣的云水和金玲了句話."就讓他們先留在這里吧.湯谷乃四海生機彙聚之所,內中生機無窮,他們留在這里,還能保住一條命."玄幻罷,見老大已經回到他身邊,當即就領著四徒往湯谷之外行去.經過云水和金玲身邊之時,徹徹底底得不再多一絲的關注!

"唉."四徒只能在心中無聲歎息.云水和金玲雖是事出有因,但是那些事到底是怪不到玄幻身上的.玄幻沒有殺了他們,實在已經仁至義盡了!

他們已經看見,在云水和金玲爬了這麼一段路徑之後,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了!

"哼!沒想到你玄幻還真的躲在湯谷里面啊!堂堂玄幻道君,從前威壓洪荒,現在為禍天地的大能狠人,現在怎麼成了喪家之犬了啊.都要躲到我妖族的地盤來了!"當玄幻和四徒走出那陣法之後,便看見從天上到海底,密密麻麻堆滿了人!中間氣勢最盛的,自然就是太一領著的太陽神宮四部人馬!

"廢物."面對太一威勢凜凜的挑釁,玄幻只是輕輕吐了兩個字.便不再看他,接著就打量起面前趕來湯谷圍堵他的人來.

"你怎麼敢!"面對玄幻如此直接的無視,太一差一點就又要再動手!可是想到之前巫族中央大殿之外那一遭,最後還是把心中怒火壓了下來!雖然這模樣有幾分丟人,但怎麼都要比在眾目睽睽之下.讓玄幻再把不久之前那場面再演一次強吧\他已經從巫族那里得到了玄幻重傷的消息,可是當真的看見玄幻的時候,心里還是覺得發怵!

"倒是有不少老朋友啊."玄幻掃了一圈,除了許多四大部洲新興的修行高手和與玄門三代弟子同輩的修士之外,他還看見了不少曾經進去過紫霄宮聽講的老怪物,雖然這些人都做了掩飾.但在玄幻眼中,那點遮擋根本不管用!至于玄門三大弟子,不管人闡截三教,還是已經改換門庭拜見佛教的,卻是一個也沒有!

"太一,你是哪里來的勇氣.又敢到本座面前叫囂.是之前的教訓還不夠嗎."面對玄幻又一次的挑釁,太一雖然再次怒火上湧,可是這一次只用了比方才更短的時間就把怒火壓了下去,他已經把玄幻從湯谷里面叫了出來,可不想再做苦力了!既然周遭這些人想要連他的主意也一起打,那他便不可能讓周遭的人坐享其成!

"本宮此來,乃是為了給諸位帶路.現在玄幻已經從湯谷里面出來,諸位欲要如何,便請自便了."太一大手一揮,那已經有了幾分規模的妖族天船便直接退後,將中間位置讓了出來!這些個天船,卻是存在太陽神宮之中的幸存者,才躲過了當年巫妖決戰那場大劫!

眾人看著太一的舉動,都是心中咒罵不已!"你太一要是真的只是為了給我們帶路的話,現在還留在這里干什麼,還不快點滾回去太陽神宮!人!"雖然怨恨不休.但是有膽子當著太一的面兒把這話出來的倒是真的一個也沒有\知道他已經沒了混沌鍾在手,可看著那一條條猙獰無比的天船,他們也沒有了那個勇氣!

當太一退後,由別人填滿了那部分空缺的時候,面對著玄幻.竟是一個敢開口話的人都沒有了!場中瞬間就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玄幻積威已久!老人知道的,是當年玄幻執掌紫霄宮法令,橫行洪荒,可與聖人媲美的威名!新人知道的,是玄幻為禍天下,逼得諸天聖人與天地大尊合力才能封印的凶名!不管是哪一個,想一想都心肝亂顫,就算聽了玄幻身受重傷,只剩天仙修為的傳聞,也沒誰想去當這個試水的人!要是一不心,丟的可就是自己的命了!

"都是廢物啊."就在眾人踟躇不定的時候,玄幻譏諷的聲音忽然響起,眾人雖然憤怒,可是看見那一張似笑非笑的臉,就又都敢怒不敢了!

"既然道君開口,那若是我等不動手的話,但是要讓道君失望了.在下不才,今日就想要試試道君的手段."就在這時候,又一個聲音響起,眾人轉臉看去,卻是個從未見過的男子,身穿一身白袍,看著十分年輕的模樣.那修為看來倒是很高,大羅金仙的修為,已經足以勝過在場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可在玄幻面前,這點修為又哪里夠看!

眾人看向這白袍男子的眼光瞬間就變成了兩個極端,一邊是在看用命去賭成名的傻子,一邊是在看暗藏玄虛的高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那般無知,但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那般深沉!

玄幻同時也看向了這個開口向他邀戰人,就真的是個純粹的大羅金仙,不見半點隱藏!

那人迎著無數的目光,身子一動,就朝著玄幻飛了過來!一手成拳,直直殺向玄幻!

這一拳,在所有人眼中都不認為能構成對玄幻的威脅!但,就是這一拳,在下一個刹那,讓所有人都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因為,玄幻被這一拳,打得吐血了!

上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太陰兩相殘     下篇:第六百零一章 時間斬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