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百零二章 北俱蘆洲殤  
   
第六百零二章 北俱蘆洲殤

三十三天之上,昊天法相莊嚴,無窮威勢,凌天!

這一位諸天之主在此刻所爆發出來的無窮力量,讓盤古世界的所有人都不得不開始重新認識他們眼中,一直低調,甚至有幾分懦弱的昊天上帝!

因為自幼就被玄幻教導的緣故,此生的昊天並沒有經曆玄幻投身洪荒之前,所聽聞的有關于那一位玉帝的一切!既沒有被三教弟子氣得去往紫霄宮中拜求封神榜的舉動發生,也沒有經受刑天舞干戚受難入輪回的災劫!從在玉京山上誕生降世的那一刻開始,再到此時,中間無數光陰的修行積累,其實昊天的實力在這整個天地間,已經是數得上號的了!

不過,在眾生眼中,這一位昊天上帝卻一直都是個溫文如玉君子的模樣!世人從來都不曾見識過他做出過什麼威壓天下的動作!也從沒有任何關于他手段厲害與否的傳聞!相較于遠古妖族天庭,三清道教,西方佛教,乃至于許多閑散修士創建宗門流派來,眾生甚至在懷疑,這一位昊天上帝是否會有配得上他諸天之主的雷霆手段!

不過這一次,所有人都被昊天的手段震住了!

那貫穿了整個三十三天的浩然之氣在將天庭的陰祟都滌蕩乾淨之後,又再化作金光一道從南天門沖了出去,劃破長空,銳氣沖霄!一直從中天位置延伸去北俱蘆洲方向!所過之處,眾生盡數停下了自己的動作,全都顫栗得看著那一道金光!有山門庇護的倒是好一些,還能夠借著山門外的陣法禁制讓自己直著雙腿站在原處,可那些閑散修行.卻是直接就顫抖著跪了下去!神魂不再,瞬間就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意識!

"轟!"

昊天的浩然之氣所化的金光雖然奪去了整個天地的心魄,但最後,在北俱蘆洲和北溟冰洋的交界位置卻只是變成了一朵燦爛的煙火!那浩瀚的元氣並沒有把那偷盜封神榜的人滅殺,反而讓整個北俱蘆洲都成了一團漿糊!地,火,水,風四源交雜.爆出無數光華!好似這個白晝的刹那,那從來都只在北溟的夜空出現的極光,億萬年來,終于打破了慣例,第一次沖出了冰洋,來在了陸地之上!席卷了整個北俱蘆洲!成就從未有過的曠世奇景!

"諸聖為何要阻攔朕除魔衛道!"

"晚了.你來晚了一步了."

昊天威嚴厚重的法音之後.是一個平淡如水的聖音,將北俱蘆洲之上所有的聲音都壓了下去!然後,那綿延無盡的極光之中,便出現了兩個渺的身影!在北俱蘆洲這一洲之地的廣博面前,連渺來都算是誇大了的身影!

一呈帝王相,一呈老者相!兩者身上都是通天徹底的氣勢.讓他們只是渺的身影清清楚楚得出現在天地間每一個人的眼中!如不周山一般頂天立地!好像整個天地,就只剩下這兩個身影而已了!

昊天上帝!太上老君!

至偉!至貴!至尊!至大!

立身之處,便是天地!

"本座會好好得等著你的.看你現在是否還能夠用你得到的力量,把奪了你軀殼的那一位給解決掉,然後把整個天地的秩序都扭轉回去.哈哈哈!你可不要太讓本座失望了哦,要不然,這游戲玩起來可就太無趣了!"看到昊天的浩然之氣成為一朵煙花綻放在了北俱蘆洲之上後.燭龍的聲音終于完全消失,遠離玄幻而去!

"想要挪動自己的位置,也不看看你們自己的屁股是不是夠大,坐不坐得住!狂妄無知的廢物!"玄幻看了看周遭被太上老君和昊天兩人鎮住在當場,已經完全不再管他的身影,心念一動,便帶著老大四人來在了妖族天船之上,站在了太一身旁.

"東皇陛下,想來你應該已經做好了應對那一切的准備了吧."太一早在玄幻到來的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他的蹤跡,可是卻沒有半點反應.就讓他這樣靠近在自己身邊,根本不擔心玄幻會不會趁此機會對他下黑手!現在聽見了玄幻問話,終于慢慢神色複雜得向他看來:"這事,原本不該來得這麼突然的."

"東皇陛下好歹也是曾在無盡的鮮血之中打下來了半個洪荒的霸主,怎麼還會出如此幼稚的話來.不知本座是該認為你東皇陛下記性變得不好了.還是該認為你東皇陛下死過一次之後,連膽子都變了啊."

太一就像沒有聽出玄幻話里明顯的譏諷意味一樣,仍舊凝神看著他:"本宮始終都認定了你才是開啟一切的契機,所以在知道了你的消息之後,本宮就一直都緊盯著你.卻沒想到,引發天機變化的,居然會另有其人."

盡管太一臉色陰沉得有些難看,但是玄幻卻一眼就看出了現在所發生的事根本還在他所能夠容納的極限范圍之內!玄幻可不會相信,太一會將所有的寄托都放在他一個人身上,就算這個太一早已經被他貶得不名一錢!現在的一切都定然還是太一能夠接受的,完全沒觸及到他的底線!

"不止是你東皇陛下,大約這天地間知道內的,不知道內的人都認定了,只有本座的手才可以開啟所有的天機,讓一切的事爆發開來,所以把眼睛都盯在了本座身上.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是怎麼想的,在此刻連天道之力都不能完全主宰盤古世界運轉的狀況之下,居然還會如此天真,生出這般全部依靠天命之人的念頭.真是可笑啊."玄幻迎著太一注視的眼光,口中著幸災樂禍的話,就像現在發生的事完全和他無關一樣!天塌了都砸不到他!

"本宮一直以為那昊天根本不適合做那諸天之主.本宮知他守成有余開拓不足,自他做了諸天之主後,天庭的威名便一去不返.且本宮回轉之後,屢次挑釁,他都不敢接招.實在是軟蛋到了極點.可現在看來,卻是只有他這樣的秉性才真的適合做,在諸聖治世下的諸天之主.韜光養晦,靜修己身.與其去想著爭權奪利,還不如借著那天庭凝結了諸天的氣運自家修行.等到修為高深了,又哪里會有什麼事是不好做的."太一話頭一轉,竟然就將話題扯到了昊天身上,玄幻立刻就變成一個盡職的聽眾,完全不發表自己的意見!

"他是個真正的聰明人,本宮不如他.本宮的兄長也不如他.但他卻有一點不好,平日里習慣了低調,竟然在很多時候都不分場合習慣著選擇低調.就像這一次,他明知道常曦接近他根本沒安好心,他還由著常曦在天庭之中來去,想要將計就計.他哪里會知道.常曦對他才是真的將計就計,讓他一步步得落入了自己的算計,終于在方才被常曦盜了封神榜.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東皇陛下封神榜是被常曦盜了的.要是本座看得沒錯的話,以陛下的神通修為,想要在湯谷瞧見那三十三天的形,卻是不怎麼可能的啊."玄幻口中著不信,但其實已經完全認同了太一的結論!

而且.他此刻已然把這件事和羲和將常曦煉制成身外化身的事勾連了起來!慢慢得,那一個之前他久尋不到的關鍵點,終于要浮出水面來了!

"不用看,本宮就知道那盜取封神榜的就是常曦."

"據本座所知,常曦已經被羲和煉制成了身外化身,所以那盜封神榜的,不是常曦吧."太一眼中驚奇之色瞬間閃過:"沒想到你居然連這件秘聞都知道了.果然厲害啊."

"東皇陛下能夠與本座,羲和到底是在和誰聯手嗎.太陽神宮完全屬于陛下所有,這是不爭的事實,誰也改變不了.本座不相信羲和在太陽神宮待了那麼久的時間.陛下就沒有在她身上看出半點苗頭!"玄幻轉臉朝著北俱蘆洲看去,他已經可以看見,那籠罩了整個北俱蘆洲的極光,此刻正在慢慢散去.然後,有一點淡淡的卻凝實無比的不祥黑色.正在從北溟冰洋之上,慢慢得朝陸地蔓延而來!

"從嫂嫂和陸壓回到太陽神宮的第一天起,本宮就已經知道嫂嫂有些不對勁了.當初本宮也曾懷疑過,嫂嫂是被你動的手腳,可是後來在陸壓侄兒那里聽了一切來由之後,本宮便熄了這個念頭.何況你雖然手段心思多了一點,但是也不至于做出這樣下作的事.不久本宮去北俱蘆洲招攬族人不成,嫂嫂又去之時,本宮才確認,這個嫂嫂雖然是當年的殘魂複生,但是卻和本宮不一樣,她已經長成了另一個人,殘缺的記憶,殘缺的性格,似是而非,她是本宮嫂嫂,她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了."太一的眼光,也落在了北溟冰洋之上已經能夠看見幾分氣象的不祥黑色上面,厲色與期盼的光芒同時閃過,轉瞬又再消失不見!

"不過,因為她一切的打算,都是為了複活本宮兄長,所以不管她做了多少的事,甚至聯合白相把本宮當作無物,本宮也都由著她了.其實也怪本宮私心作祟,她想要把兄長複活,本宮又何嘗不想借著她的手,將那本已經死去的自己找回來."

"北溟封印之下的那一位,剛才襲擊你的燭龍,巫族中的那兩位祖巫,西方佛教,幽冥地府,這世上只要有可能合作的,她都去找過,甚至都達成了共識了.但不管是哪一方,都不過是被她借勢的對象而已,她根本就沒有想要真正與任何一方合作的打算,只要能夠取得最大的利益,她可以毫不猶豫得把與自己合作的人給賣了.她相信的,就只有她自己."

玄幻聽著從太一嘴里出來的,與他認識之中完全不一樣的羲和模樣,沒有半點奇怪.若不是羲和真的變成了這個樣子,老大四人不會對她這個樣子,云水和金玲與她之間也不會是這個樣子,那陸壓和純陽對她,也不可能只是之前的模樣!

"連自己的血親妹子都能夠用來煉制成身外化身,本宮也不知道,由著嫂嫂按著她自己的念頭做事到底是對還是錯了."

"你可以不用去憂心這些事了.你真正該憂心的,現在是那邊."

"轟!"

又是一聲震動了整個天地的巨響在北俱蘆洲之上響起!而這一次給眾生的驚訝,比看見老君這位聖人與昊天這位諸天之主一起出現更多了!

"我看見了什麼!那是祖巫!已經死去了的祖巫!天吶!這是怎麼回事!"

當人群之中有這個聲音出現的時候,一股從心底開始生起的不安瞬間就在湯谷之外蔓延開來!這個時候,就算有人已經從天庭動亂的場面中醒轉過來.現在也都想不起玄幻這個他們初來東海的目標了!那渾身上下的死寂氣息!那猙獰無比的萬丈真身!沒有任何一個人會以為這些已經死去了的祖巫是回來看看這美好天地的!

況且,那些個祖巫,已經開始動手朝著北俱蘆洲之上的太上老君和昊天上帝打了下去!

曾經經曆過巫妖決戰的老人們,現在就好像是看見當初的場面重現一樣!青天坍塌,天柱傾倒彷佛就在眼前!而那些晚生的生靈們,現在終于也清楚認識到了毀天滅地四個字到底是個什麼意思!所有人都被那一個個巨大無比的拳頭嚇呆了!

"大膽孽障!"忽然一道驚天劍氣橫亙在整個北俱蘆洲上空!在那些個拳頭還沒打到太上老君和昊天身上的時候.劍氣就狠狠斬在了那些個拳頭上面!驚天一劍!一劍破萬法!不過在那劍氣斬在這些個拳頭上面的時候,竟然只是把那些個拳頭斬退,然後斬破了一點皮而已!連血都沒有流下一滴!

四大部洲在這個瞬間都陷入了無窮的恐慌之中!但是北俱蘆洲的生靈除了恐慌之外,還陷入了無窮的災難!

先是昊天全力之下使出的浩然之氣全部爆發在了北俱蘆洲之上,那場面雖然看著好看,但是對于北俱蘆洲的生靈來.那每一道光華都是一道催命符!碰著死,挨著傷!他們完全不會帶著其他人看待曠世奇景的心來看那些殺人害命的利器!

而現在這一劍與那些個拳頭的撞擊,更是把這些動蕩的元氣激發得更加厲害!只是方才那麼一下,靠近北俱蘆洲與北溟冰洋交界位置所在的生靈,只要沒成就太乙金仙的,全部都死絕了!便是成就了太乙金仙也都被震成了重傷!只有大羅道境,才能夠保得自己安穩!

但是現在的天地不僅先天靈氣全都變成了後天靈氣.連星辰果樹這個保住盤古世界元氣不竭的橋梁都只剩下殘片!在如此的大環境之下,還能夠修成大羅金仙的又還有幾個!

萬幸現在北俱蘆洲這個苦寒之地只剩下巫妖兩族而已,生靈乃是四大部洲最少,而妖族又因為太一的歸來少了大半,所以在那一刹那死去的生靈來卻也沒有多少!不過,那刹那一過,就再也沒人敢繼續留在北俱蘆洲之上了!紛紛外逃!所有的生靈,不管修為高低全都如此!

除了,巫族!

巫族中央大殿之外,傷重未愈的燭九陰和祝融兩人看著那出現在北溟冰洋之上的萬丈身影.早已經心思搖動,想要去到那些個身影旁邊了!

"看!是祖尊!逝去的祖尊歸來了!吼!"一聲聲驚動天地的吼聲響起!一個個看見冰洋上的那些身影的巫族全都顯現出了自己的巫族真身!十丈!百丈!千丈!瞬間就填滿了已經顯得有幾分空虛的北俱蘆洲!便是那最為熱鬧的南贍部洲,都比不上此時這里的景!

"九哥!你看!那是大哥他們!真是大哥他們!"祝融的傷重之軀若不是被燭九陰拉著,現在哪里還會在這里站著!燭九陰雖然也是一樣的激動,但是腦中最後的一絲清明感覺告訴他.事並不如他們看見的這麼簡單!讓他生生止住了勢頭,還把祝融也一起拉住!

"先等等.""還等什麼!九哥你做了那麼多的事,就連祖殿都讓那些個東西進去了,不就是為了能夠讓大哥他們複生嗎!現在大哥他們回來了,我們的願望終于成真了!"祝融現在所有的心神都已經被那忽然出現的身影攝住了!

這邊祝融被燭九陰拉住,就算再怎麼想動都動不了!可是巫族的那些族人,卻早已經成了脫缰的野馬.紛紛運使本命神通朝著那十個身影所在飛馳而去!一道道驚虹在地面上犁出一條條長長的印記!完全與大眾所行背道而馳!

"祖尊!祖尊!"當一個個大大的巫族奔到那十個出現在冰洋之中的祖巫身前的時候,迎接他們的並不是他們想象之中,同樣熱的祖巫的回應,而是一個個碩大無比的拳頭!

"嘭!嘭!嘭!"

所有人都呆住了!巫族族人呆住了!燭九陰和祝融呆住了!太上老君和昊天呆住了!每一個親眼目睹那些祖巫親手把自己的族人打成粉末的人都呆住了!

虎毒尚不食子!巫族所有祖巫對每一個巫族族人來都與生身父母無疑!而每一個巫族族人對待所有的祖巫,都如父如母一般崇敬!巫族之人間的親密關系在整個盤古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世人從未聽過巫族有兄弟阋牆的事發生!但此刻發生的一幕.直接碾碎了所有人的印象!

"怎麼會這樣……"來在北溟冰洋旁邊的巫族,都神魂不在了!所有人都忘記了思考!忘記了自己是誰!口中喃喃自語,不知身在何地何處!

"嘭!嘭!嘭!"

又是一團團血的塵埃揚起!那些個祖巫下手一次之後,竟毫不停留得再次朝著那些巫族打了下來!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巫族居然哭了!戰天戰地!只敬盤古,從不知輸為何物的巫族,居然哭了!而且.還是千萬巫族聚集在一起!那場面,或許只有當年巫妖量劫之時,因為巫妖兩族的算計而死傷枕藉的人族悲慟天地能夠比擬!

"都回來啊!你們都給我回來啊!"

那拳頭又要再次下來,所有巫族都束手等死,燭九陰想要去擋住那些拳頭已經不可能了,只能邊跑邊喊!想要將那些已經喪失了斗志的巫族叫醒!但是.那些巫族聽見了他的聲音之後,甚至連頭都沒有轉一下,只是呆滯得看著那要落在他們身上的拳頭!分明都已經認命了!

"唉!"一聲歎息,有陰陽太極雙魚出現在那些拳頭之前,終于在最後時刻把那些巫族給保了下來.然後雙魚一動,就將那所有的巫族包裹了起來,送到巫族中央大殿之前.卻是太上老君不想看著巫族一脈.今天就于此處在自家人手上死得干乾淨淨的了!

"嘿嘿嘿!殺!殺!"那十位祖巫終于開口話,可是口中詭異的聲音出來的,卻是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的內容!

"孽障!本座今日就看你們能不能走出這北溟冰洋!都給本座滾回去!"方才一劍攔下十位祖巫的拳頭的通天教主此刻也顯出身形來,手中劍指一揮,便又是一道驚天劍芒朝著那十位祖巫斬了下去!

"殺!"十位祖巫齊齊一吼,二十只手掌一動,便將通天教主的劍芒給抓在了手中!又是一聲怒吼,竟然將那劍芒捏成了光塵!

拳頭捶打著胸口!彷佛十口洪鍾敲響!"咚咚"之音,立時讓已經沒有半個生靈的交界位置成了一片白地!所有的山石草木,都化作了虛無!

"好孽障!"教主面現怒色.終于動了真火!身後忽然四道劍芒排布!劍尖直指!教主心念一動,就朝著那十位祖巫殺了過去!

"吼!"彷佛是察覺到了危險,那十位祖巫身上刹那都亮起了黑色光華!雖是死寂的顏色,但是分明都是他們從前的劫煞之氣!本源之力!帝俊!句芒!奢比尸!強良!天吳!玄冥!蚩尤!蓐收!翕茲!燭九陰!

當十位祖巫全力出手的時候,便是通天教主這位聖人的殺生手段都不能夠遮掩下去他們的鋒芒!

上篇:第六百零一章 時間斬不斷     下篇:第六百零三章 東皇查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