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百零三章 東皇查燭龍  
   
第六百零三章 東皇查燭龍

十位祖巫之中,有九位都是准聖巔峰級別的高手,便連那令一個燭九陰都是如此!只有蚩尤一人,因為乃是後生之祖巫,當初巫妖量劫的時候,力量都只是達到了斬卻兩尸的准聖的地步,現在從死而歸,無用進步,仍舊停留!

當這十位祖巫一起動手,身上滔天煞氣湧動,本源之力發散,把個冰洋海天完全帶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里面!面對通天教主的驚天劍芒!誅仙四劍劍意而成的神通!那十色光華所組成的死寂光幕,直接就將那四道劍芒完全凍結起來!然後十位祖巫齊齊一吼,便將讓四道劍芒瞬間湮滅!激起無數風波!

"嗖!"教主劍芒被湮滅之後,那十位祖巫之中的帝江立刻就消失不見!穿梭虛空,發出一陣殘忍的笑聲,帶起驚天的浩蕩來在教主身邊!一拳轟下!打得大氣震蕩!空間破碎!

看見由帝江帶頭所引發的十位祖巫本源神通的爆發,玄幻微微凝神之後便對著太一道:"不知道東皇陛下接下來是個什麼打算,是要繼續等下去,直等到你認為合適的時機出現,還是要與天地眾生合流,一起出手對付那些不祥之物."太一眼中神光閃爍不定!一時之間,居然無法做出最後的決定!

"東皇陛下打的什麼主意,本座也是知道一些的.而且,本座也能夠理解,東皇陛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畢竟此乃人之常.其實不瞞東皇陛下,早在許久之前,本座就已經知道巫妖量劫之中的亡魂都沒有消失了的事了."太一不敢置信得朝玄幻看來,然後就再聽到玄幻低沉的聲音響起.

"這卻也是偶然的事.當初本座與兄長在貴族江州坊市遺跡之上.發現整個洪荒都已經消失得干乾淨淨的傳送陣法居然在那地方還有存留,心中驚奇,便將那陣法運轉.沒想到經由那陣法竟就去到了一個巫妖兩族亡魂仍然存世的世界.而東皇陛下也在里面,因此,本座才會那般篤定.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個殘魂而已了."

太一凝神聽著,看著那北俱蘆洲之上越演越烈的場面,心中天人交戰!照著這形,要不了多久的時間,整個四大部洲全都會被牽扯進那邊的風波之中!不管是誰,不管有什麼理由.只有這一個結局!妖族,顯然也無法躲開!

"而且,除了東皇陛下之外,本座在那世界之中還看見了燭九陰祖巫."聽見這句話,太一忽然瞬間愣神了片刻,然後再次驚訝得朝著那十位祖巫看去.果真看見了燭九陰的身影!方才的一切實在太過震撼,還沒人來得及發現,有兩個燭九陰的事!

"怎麼可能!"

玄幻自然知道太一的驚訝是從何而來的.巫族只修肉身不修元神,靈魂在修行之中就已經融入到了身上每一寸血肉之上!肉身死,則生機滅!此乃萬古至理!可是燭九陰的肉身早已經毀在了巫妖量劫之中,那十位祖巫之中會有燭九陰的存在更證明了這件事!那他既然已經死了,後來巫族中央大殿之中的那一個燭九陰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後羿以巫族之身生出元神的事乃是巫族唯一的特例!難道現在還要加上一個燭九陰!

"本座最開始知道燭九陰未亡的時候.也覺得這件事十分奇怪.可是想到當初燭九陰與燭龍之間有過許多交易,他能夠做到這個模樣,本座慢慢也就接受了.畢竟燭龍乃是混沌魔神之一,他的手段誕生在混沌之中,或許他就真有什麼我等無法想像的神奇手段,讓燭九陰能夠做到這一步."玄幻著話,看見臉上終于生出了一點不同顏色的太一,心中莫名一歎.

太一能夠借殘魂歸來,乃是因為有混沌鍾鎮壓著他最後的一絲氣運,不像帝俊一樣.河洛圖書都成了別人的東西,氣運破碎一空,沒這命數!若是再給太一一點時間,玄幻甚至覺得,他真的能夠借此將自家殘魂完全修複.

太一現在與羲和不同.兩者雖然都是殘魂歸來,可是太一現在仍然還是一個殘魂,就算他有許多生靈,窮其一生都只能仰望的手段和神通也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可是羲和卻已經是一個完整的生靈了!前生殘魂只是成了她此生重走道途的支撐,卻不能影響她所有的一切!

可惜,現在整個天地都起了浩大風云,太一是沒有那個可以將自己殘魂修複完全的機會了!

"燭龍!"太一輕聲念著這個名字,就像這個名字忽然有了神奇的魔力一樣,讓太一此刻的精神變成了實質,完全能夠看見他心中強烈震撼的心思!"本宮現在就回轉太陽神宮,緊閉宮門,不讓任何族人離開太陽神宮搗亂!"

太一話音一落,四部人馬立即禦使天船朝著太陽神宮飛去.留下玄幻帶著老大四人靜靜得站在原地."師尊,這位東皇陛下此刻選擇緊閉宮門,卻是不怎麼明智啊."老二現在也已經從一切的變故之中反應過來,甚至聽著玄幻和太一之間的對話,在這瞬間從複雜的天機中理順了一些別人尚未看明白的事!

"他不過是起來給人聽聽的而已,哪里能夠當真."玄幻看著那堅決離開的妖族天船,眼中歎息更多了!"現在這場面,注定了所有生靈都將被牽扯進里面,無一例外.太一現在把他的四部人馬帶回太陽神宮,不過是不想在第一時間就被人當成炮灰送上了戰場,給自己爭取一點有利時間罷了."

老大四人聽著點了點頭,他們卻是不知道,玄幻還有一句沒出來的話壓在心里,不然,他們現在看待那些天船的眼光就不會僅止于此了!

玄幻將燭九陰的事起,可不是為了讓太一去感歎他和那位祖巫同人不同命,而是為了給他另外一個希望.玄幻知道太一的心思.在太一知道了當初死去的人尚還在世間存在的事之後.他便想把那死去的靈魂給複活過來!所以才會有了與燭九陰合作,縱容羲和算計他的事發生!

可是現在的況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他想要借著之前的兩條線達成目標的可能性變得之又!現在聽到玄幻把燭九陰因為燭龍的手段,可以連祖巫之身毀去都不真正死去的秘聞之後,燭龍這個混沌魔神便順勢成了他另外一個更佳的追逐目標!

玄幻雖然感歎太一命途多舛.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算計太一!燭龍的存在對他來是個真正的意外!而且燭龍嘴里透露出來的消息,出乎玄幻意料的人,除了他之外,還有更多!可是此時,玄幻並沒有多大的精力去查探那些事了!天地二書靈性已經動手.十位祖巫只是一個先鋒而已!更多的恐怖立馬會接踵而至!玄幻不可能對這些事置之不理!所以,太一這個有心思有手段的人,就成了他此時最好的利用對象!

借他之手,借他之心,查探燭龍及他背後的消息!或者,還能將這些個隱在暗處的人給逼出來!而且太一做這件事.還有一個比玄幻更便利的條件,羲和!玄幻就算知道羲和身上的不對勁,讓他對羲和下手仍然不可能!但太一卻絕對能夠下得了這個手!

"師尊,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

"先回地星."

玄幻身子一動,領著老大四人就朝著域外天空飛去.老大四人相互看看,便無跟在了玄幻身後.盡管他們都想要知道,玄幻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離開這房天地回去地星.但是玄幻絕對有他的理由,這就足夠了!而在此刻天地間的況之下,還想著要阻殺玄幻大發橫財的人,已然沒幾個了!

玄幻五人剛剛飛出這方天地,那已經出現在了北俱蘆洲之上的元始天尊,女媧娘娘,接引,准提,連著之前便已經和十個祖巫動了手的太上老君三人都轉臉朝他們看了過來.各自臉色不同,但是都選擇了同一個應對的方法,便是不予理會!

"天地震動不安,天庭決不可無人鎮守,陛下還是先回去天庭吧."老君忽然開口朝著昊天道.昊天想了刹那,便朝著六聖施了一禮,先行離開.他們都知道現在的狀況不過只是一個開頭,接下來還將有浩浩蕩蕩的攻勢襲來!若是在外亂紛雜的時候,再加上內亂無窮的話.這天地的勢可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師尊,要不要把那幾個尾巴給砍了."出了大氣之後,老二朝著身後瞥了一眼,便出這等殺氣騰騰的話,玄幻頭也不回,身上忽然一陣光芒閃過:"理這些蒼蠅作甚.他們自己都已經朝不保夕了,就算本座不料理他們,他們也自然會有應劫的一天."話音一落,五人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哼!"到底還是進過紫霄宮聽講的人執著!便是現在天地大變發生的狀況之下,仍然還有幾人要錢不要命,追在玄幻身後趕了過來,想要伺機動手!"算你跑得快!貧道就不相信,你玄幻從此就不回來了!""道友急什麼,現在北溟封印終于出了問題,玄幻怎麼可能躲得了.我們還是先找個好地方,等著這場風波到了極致的時候再出來,坐收漁人之利.那可是玄幻啊,他的身家,只要能得上千萬分之一,也足夠你我成道之用了!"

當玄幻從那兩界分離大陣進到地星范圍之後,立刻就查看了一番身後的陣法.現在天地亂象已現,地星卻是決不能夠被卷進那亂象里面的!

"嗯!"國舅忽然驚咦一聲,他在此刻才發現,自己大羅金仙的修為在進了地星的兩界分離大陣之後,竟沒有絲毫的降低,還是保持著應有的水平!

"走吧師弟,師尊已經走了,等真的到了地星之後,你有的是時間倆吃驚."老大拍了拍國舅,便轉身朝著玄幻跟了過去.國舅看了看老大三人混不吃驚的模樣,心中明白,大約這陣法和自己的師尊是脫不了干系的了!

玄幻領著老大四人進到地星大氣之後,直接就領著他們往昆侖山飛去.十位祖巫出現北俱蘆洲,震驚天地的景象.對于地星來沒有半點影響.天依然藍,風依然輕,云依然白!甚至地星修行界的人都沒有半點的感受!所有的修士都好像還沉浸在前不久玄幻震蕩了整個修行界的余波中!

"要是讓地星陷入到了那混亂之中,真不知道這些修行和凡人怎麼能夠度過得了.但願地星可以始終置身事外才好."國舅忽生感歎.地星現在的模樣,對他來卻是陌生得緊!對于國舅的話.老大三人同時朝著身前的玄幻看了一眼,就都不話了!

世上無不孝之神仙!他們三人此生傳世凡俗,自己的父母親朋皆在!他們自然是不希望地星也陷進去那一場風波之中的!可是有玄幻在,他們也知道這個念頭大約是不怎麼可行的!他們只求有玄幻的手段,可以將波及到地星之上的風波降到最低!

當玄幻帶著老大四人來在昆侖山外百里的時候,就已經看見姜子牙和純陽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子牙就知道道君要來昆侖了."姜子牙對著玄幻淡然微笑.就像他也不知道北俱蘆洲之上的事一樣!

"師尊!""純陽師兄!"姜子牙之後,又有純陽這些個弟子相互問候,玄幻一概冷淡對之,等到所有人都算見過之後,便與姜子牙一道往昆侖山後而去."老大,你們把那些事給他詳細.然後在昆侖山上等著本座出來."

純陽這五個弟子是怎麼交流的,玄幻根本沒在管.等到與姜子牙在之前的位置坐定後,便開口向姜子牙問道:"本座想要知道,與燭龍聯手的混沌魔神都有哪些."姜子牙臉上笑容不變,看著千萬年都見不到的玄幻的著急模樣道:"道君如此著急,飛熊都快要認不出道君了."

姜子牙想要和玄幻轉那些彎彎道道,玄幻卻根本不和他閑扯.直接就將自己的籌碼擺在了桌子上!

"道友若是能夠告訴本座,本座就把靈湖秘境之中鎮壓著的那一塊石板取來給道友."

"嗯!"玄幻清楚得看見姜子牙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明白,自己的籌碼對這一位相爺還是有相當的吸引力的!"那一塊石板就放在靈湖秘境之中,飛熊若是想要取來,或許並不見得就一定要借道友的手才行.""要是不管什麼人都能夠隨隨便便得把那塊石板得到手中的話,想必道友早就已經取來了,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可是現在那一位已經在北溟發飆,若是誰敢在此時把那一塊石板拿在手中的話,定然會引來那一位的瘋狂打擊的.""修行之路.從來都不是和風細雨,這些事,道友與本座心中都明白.何況,有不有那一塊石板在手,道友想要達成自己最後的目標.都一定要與那一位撞上的.道友何必要用這話來當作借口."

玄幻,直接就掀了桌子!就只給了姜子牙兩個選擇!姜子牙告訴玄幻他想要知道的事,玄幻就去把那塊石板拿給他!如果姜子牙不告訴玄幻他想要知道的事,玄幻不介意現在就把他給扯進北溟之上的禍患中去!

"好!不過飛熊卻是要見到那石板之後,才把道友想要知道的事告訴道友,道友不要見怪才好!"玄幻應了一聲,便起身朝著昆侖山外而去,竟是立馬就去取那一塊石板去了!

"難道他已經察覺到你與我們之間的關系了."在玄幻離開之後,忽然有另外一個聲音出現!只聞聲不見人,卻也能夠將這昆侖山秘境的天象影響!

"察覺到了又怎麼樣,沒察覺又怎麼樣.既然事都到了現在這一步,就算他知道了,也都不可能把已經發生的事給逆轉回去了.你只要去做好你們的事就行,不用多操心我的事."語氣堅決如斯,大約姜子牙當初伐紂封神的時候,都不曾有過!

"你!"

"我了,我的事我自己做主,用不著你們多嘴!你要是真的擔心他知道了你們的存在,我勸你還是快一點離開的好!到現在為止,我都還沒弄清楚地星之外的兩界分離大陣是怎麼回事,要是被那陣法發現了你的存在.你自己活該就算了,要是就得不到我的東西,誤了大事,你們可別後悔!"

"哼!"

當玄幻帶著老大,老二,老四,純陽和國舅五人回到靈湖秘境所在之地的時候,竟然發現此地已經多了幾個在地星之上修為算是絕頂的人在守著了!全部都是裝作尋常凡人在湖邊休閑的模樣!玄幻瞧了一眼.直接帶著五人大張旗鼓得落在那些人面前!

"拜見道君!"

玄幻幾人一落地,便有一座遮掩陣法將整個靈湖掩蓋起來,然後那幾人立即來在玄幻身前拜了下去!

"修的五雷正法,你們都是地星鎮守一脈的."

"是!"

"既是鎮守一脈,那不去守護各地管轄之地,擅離職守.來此處干什麼."

"回稟道君,我等乃是奉了上界法旨前來拜見道君的."

"哪里的法旨."

"火云洞."

玄幻聽到這里,總算是低頭朝著那幾個人看了過去.不止是他,就連身後純陽五人也都看向了其中一人手中托著的卷軸!

"拿來吧."

"是."那人恭恭敬敬得把手中之物送到玄幻掌上,然後便齊齊告退,退到了這陣法之外.隨時待命!

"師尊,這."火云洞是誰的道場,純陽幾人心中清楚得很!而那一位和玄幻之間是個什麼關系,他們也清楚得很!可是早在玄幻大變之前,火云洞不知何故就已經和玄幻斷了來往,在玄幻大變之後,火云洞更是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除了在媧皇宮中還能偶然見到那一位的子嗣外.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都看不到那一位踏足天地了!現在怎麼會突然給地星傳下法旨,轉交玄幻!此時早已經錯過了玄幻現身之初所有人都忍不住要來看一看玄虛的最熱時機,真不知道該這十分符合那一位的性子,還是該那一位來得實在蹊蹺!

看見純陽五人都將目光落在了那卷軸之上,玄幻直接就把那卷軸收了起來!根本不管這卷軸在此時此地出現,會不會有是那一位算到了天機想要阻止他進去靈湖秘境的可能!

"走!"

隨著玄幻的腳步,那靈湖之上便有點點水華凝聚,彙成一朵蓮花,然後一座牌樓從蕊中升起!等到玄幻來在牌樓之前的時候,那靈湖秘境正好完全打開!

對玄幻來.這靈湖秘境他雖然只是來了一次,可內中路徑已經是了然于心.而對于親手布置靈湖秘境的純陽和國舅來,自然也是輕車熟路.只是對于老大三人來,之前那一次短暫而難忘的旅程,並不能讓他們將此處的景致都看進去.許久都不曾見過云夢勝景.他們現在只能在這里緬懷一下從前的時光!

當純陽與國舅看著玄幻帶著他們來在一處空蕩所在的時候,心神一震!在他們神識感應和記憶之中,此處都本該有三座島嶼才對!可是眼前分明只有一片碧波!正在兩人不知究竟之時,便看見一道印記被玄幻打在了半空之上!然後,那三座島嶼便出現在了他們面前!不過這三座島嶼,卻不是他們神識感應和記憶中的樣子了!

"這是誰動的手腳!"純陽和國舅一齊驚呼!靈湖秘境可是一直都在他們的注視之下!他們從來都不知道,這秘境之中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地方!

"你們不用猜了,在這里動手腳的人,你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你們想要發現他的蹤跡,還早了點."話間,玄幻就領著五人朝著那先天三才大陣之中走了過去.而這一次卻是沒了之前那許多的變故了,六人風平浪靜得來在了那一個水潭旁邊.

玄幻徑直棄了五人複又將手伸進了那水面,輕輕一抓,便將那石板抓在了手里,然後直起身子,就這樣把那石板給取了出來!

上篇:第六百零二章 北俱蘆洲殤     下篇:第六百零四章 天人有五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