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百零四章 天人有五衰  
   
第六百零四章 天人有五衰

"你既然都已經放棄過這石板一次了,現在又為什麼要把它給取出來了.此舉,實屬不智啊."那石板一離開水潭,便有第七個聲音在這陣法空間之中突兀響起!純陽五人瞬間戒備得朝著那忽然出現的人看去,看了一眼,頗為複雜!

"你以前頂著我的軀殼在洪荒里攪風攪雨也就罷了,現在你已經打算和眾生翻臉,最後定然會和我對上,那時候再頂著這模樣總是要讓人你一些閑話,是不是應該換一換了."玄幻隨意得將石板拿在手里,平靜得看著身邊的天地二書靈性."換什麼,反正我都已經用這肉身做了那麼多的事,貿貿然變了模樣的話,那些人估計才會真的不習慣.你之前可是一直都沒過要讓我換個模樣的,怎麼,難道忽然之間就變得愛惜羽毛了."

"你想要這塊石板嗎."玄幻和天地二書靈性之間的對話,根本聞不到半點火藥味,但是,純陽五人在一旁卻是戒備得更加厲害了!要知道,許久之前,就算猜測到玄幻大變之後,可能已經真的不再是他了,在面對被天地二書靈性奪了軀殼的玄幻時,他們幾個也都從來沒有動過手的!便是老大三人,也都是等著那致命的一掌打在身上!

"我想要,你就會給我嗎."玄幻與天地二書靈性竟就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起閑話來了!"如果你能給出讓我滿意的東西來,就算把這石板給你,也不是完全就沒有商量.""我這里能讓你滿意的東西可是不多了,偏偏那些每一個還都是我舍不得的.這買賣,不怎麼樣.""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何況與這塊石板相比,我想要的東西未必就會讓你覺得不值.""來聽聽."

玄幻到這里,忽然將那一直在手中把玩著的石板收了起來,然後盤膝坐了下去:"這個交易進行之前.你還要和我點事才行.等把話完了,我們再談這筆買賣.""你這算盤倒是打得精.好,那我便聽一聽,你還想要從我這里知道點什麼東西."

玄幻這話一出口,就顯得他想要和天地二書靈性做交易的心思十分之不誠懇了!若是玄幻想要的東西,就是他問出來的這幾句話的答案的話.那天地二書靈性豈不就是虧大了!但是天地二書靈性根本不在意這些明擺著的隱憂,直接就挨著玄幻坐了下來!看模樣,竟是真的准備把玄幻想要知道的事,在他不付出任何代價的時候就告訴他!

"這地方的手腳到底是誰做的."玄幻看著面前深深的水潭,雖然現在里面已經少了卡俄斯石板的存在,但是內中幽深的姿態還是保持著原樣.不見任何的改變!"你不是已經猜出來了嗎.""我猜是一回事,事實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我猜出來的東西真的和事實差不多的話,那也只是我自己推測出來的真相而已.我是想要看看,和真正的事實之間,我的推論還有多大的差別."

"這地方的手腳,是我讓羲和做的.不過你這位弟子的心思實在太大了點,在得了我的好處之後.居然還敢再接別人的好處,然後還在我布下的算計里面弄出許多的貓膩,打算讓你和我兩敗俱傷,她則和別人做一做黃雀."

"是什麼時候弄的."

"就在你的三個弟子把云夢澤殘余的那些島嶼安置妥當了,離開之後,她就來了."

純陽五人臉色劇變!這事卻是和他們所有人的印象不符了!純陽和國舅乃是這件事的親手完成者,老大三人也已經從國舅那里聽了當初他們殞身之後發生的事,所有的人都認定了羲和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那方天地到地星來!現在從天地二書靈性嘴里出來的話,直接就將這個認知打破!她到底是用什麼手段做到這件事的!

"難怪師尊會那樣問國舅了."

"倒是個麻煩啊."玄幻輕輕一歎,聽不出這話中究竟是什麼意味."你教出來的弟子里.總得要有個過得去的吧.羲和不錯,夠狠,有心思,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就是修為太低了一點.要不然的話,不定現在天地的局勢還會變得更加複雜."純陽五人瞬間臉耳赤,這句話豈不是除了羲和之外,玄幻其余所有的弟子都是草包了!雖然心中很不服氣,但是他們卻也沒有想要去和天地二書靈性理論,畢竟,這話起來也不是完全就沒有道理!

"那些個落在你手里的亡魂,到底還能不能活過來."玄幻略過羲和的事不,立刻就又將純陽五人的心提了起來.這問題,可是關系著現在整個天地大勢的重要事!句不客氣的話,這件事的結果,或許就能夠決定盤古世界的未來!

"你呢.都是已經死了的人了,魂飛魄散,點滴不存,連六道輪回都收不了,怎麼可能還活得回來.你的手段已經算是整個盤古世界最為厲害的一個了,憑你的手段也都只能借著殘魂再造人身,那些個死人可是連殘魂都沒了的,又哪里來的契機,讓他們可以活過來."玄幻眼眸深處,有精光閃動,對天地二書靈性的話,他自然不可能盡信的!

"那你且不是就騙了天底下所有的人."忽然純陽的聲音響起,內中帶著一分怒火與埋怨,問得好像一個從來都沒有經曆人心險惡的人!聽得玄幻眉頭微微一皺!"嘿,我知道你子是個什麼意思,不就是為了羲和抱不平嗎.你這可就錯了,這事又不是我逼著他們相信的,他們會怎麼樣都是他們自找的,死活都怪不到我頭上來."嘿嘿一笑,純陽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卻是怎麼都不能繼續下去了!對羲和,他現在又還有多少的資格去關心!甚至.他現在還能以什麼樣的立場去關系羲和!

"地維世界之中那麼多的亡靈,你怎麼就讓十個祖巫打了頭陣.一動手就全力出招,這可不怎麼明智啊."

"怎麼可能不明智.要是我不這樣的話,那六位聖人從北俱蘆洲離開了,我可不知道又要花多少功夫才能把他們一起引到北俱蘆洲去.現在的狀況多好.六聖已經被那十個蠻子在北俱蘆洲纏住,他們想要抽手解決其他地方的事,可就不怎麼容易了."

天地二書靈性臉上終于露出了一貫以來殘忍的笑意,看著玄幻,幾多囂張!"怎麼樣,聽到這個消息是不是覺得很不妙啊.你也不想想.我花這麼多的時間陪你在這里閑話,讓你拖延時間,怎麼可能沒有半點自己的目的."

"天庭仍在,只要有天庭鎮壓諸天氣運一日,盤古世界就一日亂不起來."玄幻篤定得看著身邊之人,那面前的水潭忽然就開始動蕩了起來!

"天庭鎮壓是能鎮壓諸天氣運不假.可是現在的天庭已經沒了封神榜在手,天庭又是哪里來的人手可以派往四處消災解難."

"封神榜在你手上,那打神鞭可沒有在你手上."

"那又如何.你不要忘了,封神榜是什麼東西幻化而成的.對我來,有不有打神鞭在手,意義都不大,我照樣可以禦使封神榜.何況.現在打神鞭已經到了我手上……"話未完,天地二書靈性忽然愣住!然後不可置信得朝著天外看去!臉上寫滿了驚駭!

"看來,打神鞭的事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順利啊."那潭水越來越洶湧,玄幻臉上的戲謔之意越來越多,直接就讓天地二書靈性坐不住了!"不可能!"一聲怒喝,天地二書靈性忽得站了起來,眼睛只是瞥了一眼玄幻,就繼續看著之前的方向."沒什麼是不可能的,要不是這一位的話,我也沒手段湊齊三千道先天三才寶劍的劍意.徹底斬去你留在我記憶之中的痕跡啊."

天地二書靈性把牙咬得嘎嘎作響!早在玄幻恢複記憶,而他卻沒有半點感覺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留在玄幻記憶里的手段在悄無聲息的狀況下已經被破了,但是,他卻沒有想到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那第十二個禍害.總算是現身了.好!好!好!既然他敢現身出來,也省得我去四處尋找,擔心意外發生了!"天地二書靈性連呼三聲,任是誰人都聽出了這話中滔天的怒火!"不過,我勸你也不要太過高興了.那第十二個禍害雖然現身,但是對你來也不見得就有什麼好處!他有他的算計,不會和你聯手的!"

"你知道太一的混沌鍾被我拿給誰了嗎."天地二書靈性忽然呆了一呆,玄幻在此時問出這句話,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是什麼原因!"看來是猜出來了啊.你覺得我都已經用第七尊聖位和他做交易了,他還會不跟我聯手嗎.而且,我之所以會忽然回到這里,把這塊石板取出來,也是因為要將這塊石板交給他.你,在得了第七聖的成道之寶,和這塊天地胎膜碎片之後,加上他混沌魔神的底子,他能夠走到哪一步去,又會不會和我一直聯手呢."

"哼!"

終于,表面的和平被瞬間打破了!

兩人翻臉來得是那樣快!快得就算純陽五人已經做好了准備,還是被嚇了一跳,躲閃不及,淋濕了衣衫!等到他們五人扭頭朝面前看去的時候,玄幻和天地二書靈性已經不見了蹤影!兩人都被方才忽然爆發的水浪卷進了那潭里了!

"好!那兩個家伙都已經被困住了!"昆侖山秘境之中,姜子牙一個人靜靜安坐,身前擺著一口鍾,鍾上有瑩瑩光芒浮動.暗處聲音傳來的時候,同時也照射來一道對這鍾**裸的覬覦目光!這口鍾,也不是姜子牙想象之中那麼好煉化的!

忽然聽到這個狂笑的聲音,姜子牙眼也不爭得道:"那先天三才大陣對于那兩人來沒有任何的秘密可,你的那點拙劣布置也肯定是瞞不過他們的.那他們竟然還會被你的算計困住,想也知道,他們是為了把你引出去而故作的姿態."

"你也不用如此挖苦本座,本座不比你笨.知道他們的打算.本座布置那些東西的初衷就是為了讓他們故作姿態,好把本座引出來.嘿嘿嘿,本座的算計如果真是誰都可以用來將計就計的話,那也太對不起本座自己了!"

姜子牙眼皮跳跳,到底還是沒有睜開!

卡俄斯石板浮沉的深潭.乃是此地先天三才大陣的陣眼位置!生機最重,殺機也是最重!天地二書靈性布置出來這麼一個所在,就是為了在玄幻走進這陣法空間的時候,把他困在里面,所以潭之中沒有半點的好!每一滴水都是一顆神雷!這一潭水深不見底,神雷之數是數值不清的了!而且.此地有先天三才大陣鎮壓,空間凝實無比!天地二書靈性算定了,不管玄幻歸來之後有了什麼樣的手段,以他全盛之時而論,就算他熟知先天三才大陣,然後再有空間神通護身.面對這等布置,也不可能逃得了!

何況那神雷有整個陣法吸收靈氣持續鑄就,可以是無窮無盡!就算玄幻行下下之策,想要硬抗下去,等到神雷耗盡也都沒機會!

但是,在他讓羲和來做件事的時候,這個布置就已經注定了不可能照著他的本意完成了!卡俄斯的石板在玄幻斬盡自身之後就直接從他的元神世界之中掉落了出來.連天地二書靈性都沒有察覺,便被人直接奪去,然後交給羲和鎮壓在水潭之中!除此之外,羲和還遵照旁人的吩咐,在那雷霆所化的水潭之中加了一點東西!讓這水潭成了所有人都不敢靠近的禁區!

當年域外星空,奧林匹斯眾神所在的星球之上,玄幻為了將卡俄斯收服,借用從後土身上取得然後精煉過的祖巫精血,才無驚無險得進去了翕茲所布之雷霆電網.天地二書靈性用神雷所成之水潭,相較于翕茲的神通來.要厲害了千萬倍去!一則,當年翕茲力量層級不夠;二則,翕茲所布之雷霆不管有多厲害,都是盤古世界本源之力而成,沒有超脫盤古世界的局限!但這水池之中的神雷.卻是泛著玄幻熟悉非常的三色光華!隱隱深處,還帶著一分紫色!

三光神水!紫宵神雷!

曾經玄幻的掌上淨水缽!三光一彙,威壓洪荒,比擬開天神雷的手段!現在,竟然被用來對付玄幻自己了!

玄幻趁著天地二書靈性被姜子牙的出現弄得心神震動的瞬間,直接就把他一起拖進了那水潭里面!甫一進去,鋪天蓋地的神雷就朝著他們兩人滅殺而來!

"你也該履行你的諾,讓我夫君活過來了."羲和看著面前白袍人,臉上顯出一絲慍色!她親手殺了自己的妹妹,然後將常曦煉成身外化身,前去天庭盜取封神榜,現在終于得手,常曦也落進了北溟冰洋深處,和她完全斷了聯系,不知下場!她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完成了她與燭龍所定承諾中自己的責任,現在這一位居然開始和她敷衍起來了!

"娘娘也看見了,現在只是那十位祖巫出現,帝俊道友可還沒有現身呢.本座與娘娘所定之約定,乃是在帝俊道友現身之後,本座才要讓他複活,並不是娘娘將封神榜盜出之後,本座就立馬需要辦到這件事啊."燭龍臉上掛著一分笑意,根本沒有把羲和的不愉看在眼里!羲和左右逢源,腳踩幾只船的事他早就看在眼里,只不過因為他還需要羲和為他辦事,所以就當作不知道.現在他需要羲和辦的事已經完結,雖然以他的性子還做不出出爾反爾,食而肥的事,但是,他卻也沒有那麼著急了!

"你!"羲和雌威一展!看著面前那張毫無所謂的臉,心火起了又滅,滅了又生!憑她現在的養氣功夫,都是片刻之後才將那火氣給壓了下去!

"我這里卻是有些好奇,想要問你一件事.""這倒是舉手之勞,娘娘但無妨,只要是本座知道的,本座定然據實以告.""我從天庭盜取封神榜之後,在天庭之中竟然沒有受到半點阻攔,敢問這是為何啊."

羲和鳳眼帶煞,燭龍面不改色:"那是本座推算出來最為穩妥的時間.其時,玉帝和王母正被玄門三代弟子堵在凌霄殿,一干天兵天將都守在外面,生恐大戰爆發,無暇四顧.而最有本事也有可能將你攔下的老君化身,又再兜率宮中遇上了點事,無法分身.本座做了那麼多的准備,就是為了讓娘娘把封神榜盜出來,本座是不會讓任何意外發生的."

"那四靈大尊呢.雖則這五位也要分神鎮守北溟封印,可是他們本尊乃在天庭,整個天庭結界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只要他們動動念頭,我別是從天庭全身而退,就算是在盜取封神榜的瞬間,也都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敢問,四靈大尊他們為何會放過我."羲和冷冷得注視著面前燭龍,她為了達成目的所失去的東西已經夠多了!誰也別想再無所付出得拿走任何,屬于她的東西!

燭龍臉色依舊不變,甚至連話的口氣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本座原以為你要把這件事出來還要過段時間才行,卻沒想到你現在就開口了.既然你問了,那本座就告訴你,守衛天庭結界的那五位就是因為和本座合作,所以才那樣干脆得把你放出了天庭."帶著一分戲謔,一分譏諷,一分好笑,一分蔑視的眼神,直接就刺穿了羲和的靈魂!

羲和心比冰冷!

"看來,你是真的覺得我就算知道了這件事也拿你們沒什麼辦法啊."

"你能有什麼法子.他們五人之責是守護天庭結界,卻不是守護天庭,只要天庭結界完整,他們就不會受到任何懲罰.現在鴻鈞又在鎮壓天地二書,也根本沒空來管這些事.至于諸聖,此時更要靠他們五個一起解決北俱蘆洲上面的麻煩,就算知道了這件事也不會和他們翻臉.你,你有什麼辦法."

"別忘了,現在玄幻道君可是已經回來了."

燭龍嘴角微不可查得抽動了一下,然後看向一派嚴肅的羲和:"要是本座記得沒錯的話,此次他回來之後,你已經和他見過數面,對于你這個叛師之人,他可是連半句好話都沒和你過,甚至之前湯谷之中,你還被他給攆了出來.你現在去找他,他會不會見你都是未知.而且,你現在能不能見到他都還是兩啊."

羲和聽見燭龍話中有話,想了片刻之後,忽然臉色一變,終于沒了冰山女神姿態:"你讓我在那水潭之中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你若是在放那東西之前問本座,本座是定然不會告訴你的,可是你現在問本座,本座就看在你辛苦一場的份上,給你一,免得你日後遭了因果,還不知道是為什麼."對于羲和這麼快就想到了地星之上的事,燭龍也不驚奇,被調動了全部力量的女人的神奇,他早已經見識過了!

"當初本座讓你放在那水潭中的,不過只是一點加速衰亡的東西.你也和燭九陰合作得那麼深了,定然也知道他在本座這里得了天大的好處,才有了現在那般的時間神通.而那點東西,就是燭九陰當初融合本座給他的好處之時,從他身上剝離出來的殘毒."

"毒!"

"不錯.此毒之神奇,不在毀人肉身元神,不在滅人生機法力,此毒只有一個功效,那便是勾動他人的天人五衰.不過玄幻道君由死轉生,神通更勝以往,想必這點東西對他來,定然算不得什麼麻煩,也就只是會讓他多費點手腳罷了."

"天人五衰!"

上篇:第六百零三章 東皇查燭龍     下篇:第六百零四章 天人有五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