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百零五章 金烏再行空  
   
第六百零五章 金烏再行空

"天人五衰真是好嚇人的名頭本宮還從來都沒有見識過那只存在于傳之中的東西燭龍大人若是不嫌棄的話,不如現在就讓本宮見識見識,燭九陰身上掉落下來的殘毒到底有多厲害,居然會讓你出天人五衰幾個字,還有信心可以毒倒玄幻"

忽然此處隱秘空間被一架猙獰天船破開,然後太一的聲音便在此處響起,讓羲和與燭龍兩人盡皆色變對視而燭龍在看見了羲和臉上不似作偽的驚駭模樣之後,兩人之間忽然生出的敵意才被平息下來燭龍是知道羲和是怎麼樣在和他合作的現在卻是擔心太一是被羲和專門找過來對付他的

"怎麼,燭龍大人方才還得那麼熱鬧,現在見到本宮,忽然就啞巴了"太一看也不看羲和一眼,只是直直得盯著燭龍"哼,旁人給你太一面子,叫你一聲東皇陛下,可在本座面前,你卻是沒那個資格來裝模作樣的別你現在只是個落魄殘魂,就算當年你在世之時,在本座眼中,你也不過了了"玄幻之前能夠把太一打得那麼慘,燭龍自問自己現在不在玄幻之下,自然是不會把這一位東皇放在眼里

"不過了了?好,那本宮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宮到底是如何不過了了的"

北俱蘆洲之上,當十位祖巫出現,六聖齊聚之後,這地方便立即成了此時整個天地中最為危險的所在連那本為世間生靈無窮助力的靈氣現在都成了殺人的利器只要在靠近北俱蘆洲與北溟冰洋交界萬丈之距內,便只是一道微風,現在都可以讓人身死魂消

"不對勁啊本座始終覺得,這十個穢物只是為了把我們拖在此地而已"准提凝重非常他沒想到自己之前一次的疏忽,讓常曦帶著封神榜進去了那封印之後會讓形變成這個樣子現在還只是出現了十個已經死去的祖巫,就把他們六個聖人全都牽制在了這里,而真正被封印在封印之中的那一位可是還沒有現身的

"哼這還要你來"通天教主手中劍氣一蕩,蕩開手段越來越利的祖巫神通,沖著准提就是一聲怒哼要不是准提的疏忽形又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們幾位可還在猜測,那個疏忽是准提自己故意弄出來的准提現在話,不過是讓其余幾位心頭加怨忿他而已你既然敢把這場面弄出來,那你就使出手段把這場面給收拾了

"我兄長已經出了火云洞,往北溟來了"女媧娘娘自從來了北溟封印之後就一直不怎麼話,雖然這對聖人來也是正常的事可是在其余五位都大特的況之下,這就有些不正常了現在娘娘一開口,竟然就把那一位和她一樣少有出門的伏羲天皇給扯了出來,立即就讓其余五聖變了變臉色早在玄幻大變之前,伏羲不管大事都已經不離開火云洞,可只要走出火云洞那就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的信號了

在封神榜被盜出天庭的瞬間,這盤古世界的天機就已經混亂了起來,就算他們是聖人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如從前,所以他們才對眼前的狀況頗為憂慮而伏羲乃是世間演算天機的第一人,雖然此時天機混亂,他也定然可以推演出天機現在他走出了火云洞那自然是因為他算出了一些不妙的跡象這可不是諸聖希望看到的事

"嘿嘿嘿怎麼樣和本座的這些個屬下玩得還算愉快"就在六聖因為伏羲的消息有了一刹那的分神的時候,一個帶著無窮惡意的聲音忽然響起,然後一個人影就出現在了十位祖巫的萬丈真身之前譏笑得看著六位聖人,眼中滿是殘忍

"哼玄幻若是你現在就自己回去封印之中,本座還可以網開一面,饒你一命如果你仍舊執迷不悟,膽敢禍亂天地,本座今日可就對你不客氣了"不知什麼原因,准提看見那個一身藍袍的身影之後,心中怒火立即就往他身上傾倒了下去可是天地二書靈性只是把嘴角扯得高眼中蔑視都已經成為實質根本沒有把這一位聖人看在眼里

"不客氣好,本座就看看,你能對本座如何不客氣"伸手一揮身後十位祖巫身上的煞氣就被天地二書靈性直接牽引,凝成一只巨大無比的手臂,朝著准提砸了下來只聽"轟"的一聲刹那之間,准提就算已經反應過來了,也被這一拳給打飛了出去

盤古真身雖然那只是一只手臂,但是所有的聖人都已經清清楚楚得看到了,那就是盤古真身的手臂

此刻,所有的聖人都震驚了當年巫妖決戰之時,若不是後土早早身化輪迴,燭九陰又孱弱不堪,巫族最後召喚出來的盤古真身已經少了半數以上的威力,那場決戰的結果絕對不會是兩敗俱傷場面而現在聖人治世的發生,也不見得就會是如此的順利那盤古真身的威力,簡直就是莫測

"嘿嘿嘿看見了本座的這點手段,准提聖人你打算如何對本座不客氣啊"天地二書靈性笑意惡劣至極但是眾聖也就只能由著他笑在況未明的時候,他們也不想貿貿然出手,不然得不償失,壞的可就是整個盤古世界的天地大勢了而且,他們也想借此機會看一看,准提那個疏忽是否真的是和這一位有關系

"唉"接引心中一歎,剛想要把准提從獨自奮戰的漩渦之中拉出來,就已經看見准提二十四首一十八臂的金身出現在了面前現在的金身恢宏博大威能滔天不知比之前地星之上與玄幻動手時那一尊匆匆用香火願力凝煉而成的厲害了多少倍去

可又只是一拳這准提金身便被那只手臂打得殘破不堪比在地星之時敗在玄幻手下的那一尊也不遑多讓

"嗯"眾聖此時再也壓不住心中驚訝雖然之前他們要六人齊聚鎮壓北溟封印,確實是因為天地二書靈性手段神通厲害無比但是,那時節的他絕對沒有此時這樣的厲害准提分明已經用了全力,竟然還擋不住他隨意的一拳,這是何等的恐怖便是道祖鴻鈞來了也不會有驚人的場面了

"好,這樣一來本座可是放心了,只要能把你們拖在這里,其他的事就都好辦得多了"眾聖聽著對面天地二書靈性的話,心中瞬間就生出不妙的預感來然後他們就眼睜睜得看著,兩只展翅遮天的三足金烏,從北溟冰洋之中飛了出來身上帶著熊熊烈火雖然身上死寂的氣息和十位祖巫別無二致但那太陽神火的氣息卻比生時加凶猛

北溟冰洋之上,億萬年不化的玄冰,現在也都紛紛化作雪水,融于海中本來好好的一個晶瑩冰雪世界此時卻是全部毀了

眾聖還來不及感慨,那兩只金烏便已經從他們身邊飛了過去,直接降臨到北俱蘆洲之上一切,好似回到了巫妖決戰之前,那十只金烏肆虐的時候萬物銷融消失得無聲無息把個本來就已經成了白地的北俱蘆洲,立刻燒成了黑色的荒漠冰冷非常

那十只金烏當年初出湯谷的時候可還是連太乙金仙的道行都還沒有肆虐洪荒也只是仗著身上太陽神火無物不燃,無可披靡而現在禍害天地的,卻是他們帶著准聖中期修為的父輩不僅修為越了那十只金烏,就連身上的太陽神火也遠不是那十只金烏可比的這造成的災劫,自然,可以禍亂天地

"哼"天尊手中如意一閃,就要朝那兩只金烏打過去但是身邊忽然一陣勁風刮起,天尊立即閃到一旁,然後就看見那一只把准提打得沒了脾氣的手臂,正好從他方才所站的地方收回去"本座不是了,那些事不是你們能管的,你們為什麼就不聽呢"看天地二書靈性的模樣,他竟然是要一人獨斗諸天六聖

當玄幻被那三色神雷所成的巨浪卷進水潭之後,玄幻就隨波逐流,根本不去自己掌控,水流到哪里他便到達哪里而受了無妄之災,被他拖進這里面來的人,見了潭中景象,卻是驚訝非常雖然他知道羲和在這先天三才大陣里面做了手腳,讓他的布置變了模樣但是他卻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能夠亂了他在這水潭里面的布置

"怎麼,是在奇怪這些東西怎麼還不炸開,把我炸成碎片嗎看看那東西,你就知道是為什麼了"一身藍袍的天地二書靈性立即就隨著玄幻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道黑色龍影,蜿蜒盤踞,眼睛正冷冷得盯著他們兩人"那是什麼東西"這龍影身上的危險氣息,天地二書靈性立即就感到一陣陣心驚等到他這一句話吼完,那道龍影已經朝著他和玄幻電射過來

玄幻身子一動,忽然就變了隨波逐流的方式,朝著身下深的地方游去天地二書靈性也想要躲開,可是他已經被那道龍影死死盯住,他還沒有動作,那道龍影已經來到了他身旁一抬龍頭,對著天地二書靈性的腦袋就咬了下去一擊即中,隨即遠遁被咬之人想要把那龍影抓住,可是還沒動手,那龍影便已經朝著玄幻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哼你以為你就能夠躲得了啊"天地二書靈性被那龍影咬後,還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便以為那龍影真正目標乃是玄幻,知道錯了對象之後,所以就沒把它應有的威力發揮出來想著這里,他竟想要嘲諷玄幻兩句可是刹那之後,他直接就不出話來了

"好啊真是不得了啊竟然連這種東西都有本座倒是想要看看,想要坐收漁利的你們,憑著這些上不得台面的齷蹉手段,是不是就真的能夠成功"天地二書靈性眼中完全嗜血光芒狠話落地之後,便緩緩消失在了這水潭里面連一點渣兒都沒剩下來

玄幻一見到那動龍影的瞬間,就覺得心中不喜,知道那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他卻沒感覺到那龍影對他有什麼致命的威脅所以他便順勢將那道龍影引到天地二書靈性身上現在頂著他軀殼的天地二書靈性本尊,正在北溟之中與六聖斗法,此時此地出現在他面前的,自然不是真正的天地二書靈性而那一道龍影對真正的天地二書靈性來,或許連一陣風都比不上但是對于和玄幻一起被卷進這水潭中的那一位來,這龍影的力量可就不只是如此而已了

落進這水潭深處不過眨眼時間,玄幻就發現那道龍影竟然已經出現在了他身後不遠處"真是廢物啊,得了我的身外化身之法,弄出來的東西竟然還是這麼不堪一擊,你可還是用了太古龍漢初劫的死人的"玄幻嘴角一瞥也不再繼續前進,直接就停了下來,立身遠處,看著那越來越近,然後一口朝著他咬了下來的龍影忽然伸手一指,那龍影的嘴巴就被他死死撐住不管怎麼掙紮都甩不開

"嗷"那龍影掙紮了片刻在看著好像已經放棄了的時候,脖頸處竟然瞬間又長出了一個腦袋,猛張著大嘴朝著玄幻撐起第一張嘴巴的手指就咬了下去可這猛得一下,受傷的卻不是玄幻,而是那龍影這重長出來的腦袋,直接被崩散了

此時,那彷佛死蛇的龍影忽然就把嘴巴張得出了方才被玄幻所撐出的極限然後化作一張滔天巨口想要把玄幻整個吞下去

"想得倒是挺美的,可惜,你遇上了你祖宗"玄幻身上混沌之氣一湧,身後直接就有一條巨蟒化出,一下就把那道龍影給吞了進去然後,玄幻就閉上了眼睛,開始查看那被束縛起來了的龍影來片刻之後,才慢慢睜開了雙眼,然後他身後的巨蟒再一次張開了嘴巴,將一團黑色的血肉吐了出來

"燭九陰你到底已經成了個什麼東西,竟然會長出這樣的血肉來"玄幻對于燭九陰的熟悉,甚至過了燭九陰自己在把這團血肉從那龍影里面煉化出來的刹那,他就已經認出來這團血肉的來曆可這上面的氣息,不祥陰祟詭陰死便是當初那在方丈島上出現的第一具僵尸都要比這團血肉顯得祥和

而就在這時候玄幻忽然發現,在他進到這水潭里來之後一直都沒有動過的三色神雷,忽然開始不穩了起來

"轟"當那兩只金烏飛遍了半個北俱蘆洲之後,終于在巫族中央大殿之前被攔了下來現在整個巫族之地已經空無一人,就只剩下燭九陰和祝融兩個,還站在大殿之外

當那兩只金烏飛到大殿之外千里的時候,就被兩只巨大無比的腳掌狠狠得從天上給踩了下來燭九陰動手的卻不是祝融這個習慣于暴力解決問題的祖巫,竟然是燭九陰而且這一位動起手來,居然比祝融還要野蠻

"九哥,唉,何必呢"祝融看著不讓他出手,一個人行動的燭九陰,心中歎氣不斷他知道燭九陰為何會變得這般暴戾,不管是那忽然出現的十位祖巫,還是那被死在自己人手上的許多巫族,都早已經讓燭九陰心中無限憤慨,積怒在胸最後看見那十位祖巫中的另一個燭九陰的時候,他完全就失去理智了

這已經讓他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懷疑就像玄幻一樣,此生歸來之後,在沒得到自己的記憶之前,他始終在懷疑自己是真還是假而燭九陰此時亦然當初巫妖決戰之後,他忽然從燭龍手上醒了過來,然後就回到祝融身邊,經曆世間的一切,他從來都是認為自己是被燭龍保住了一條性命,沒有死去可是現在,那一個和其余九位命喪在巫妖決戰之中的祖巫一起出現的燭九陰,與他毫無二致的神通手段全無差別的本源氣息分明是在明明白白著,他已經死在巫妖量劫之中了

那他,又是怎麼來的

"吼"心智堅定的人,從來都不會因為別人的舉動而亂了自己的算計可若是他自己亂了陣腳,開始自我懷疑的話,那卻是比旁人因為受到別人的影響而心性大亂加可怕就像玄幻一樣,當初知道了天地二書靈性的存在之後,他甚至可以在一夕之間,做出斬盡自身的決定來而且還是在沒有完成他來到洪荒之後,一直為之奮斗的目標之前

燭九陰現在,已經瘋了

噠噠的馬蹄聲劃破長天當混亂中的生靈抬頭朝天上看去的時候,忽然一陣安甯從心中生起然後都盡皆停住了手中連他們自己也不知其意義的動作,呆立半晌,就都往自己心里的歸屬而去既然北俱蘆洲那邊有諸天六聖頂著,而現在他們也還沒有聽見諸聖傳出的法旨,那他們暫時還用不著自己亂了分寸

"連伏羲陛下都出來了,那北俱蘆洲到底是亂成什麼樣子了"北俱蘆洲之上的畫面,在諸聖齊聚的時候就已經消失在了眾生眼前,就算那些個目力能夠看遍九天黃泉的人,也都已經看不見北俱蘆洲此時的模樣了只能夠看見無數的元氣交雜然後凶光處處,神光處處就逼得他們收回了目光他們還不想被破了神通

"走,還是先回去把道場的事安排好看伏羲陛下還在巡察天地而不是立馬趕往北俱蘆洲,想來那邊的況也不至于太過糟糕"眾人雖是這樣想著,可是眼中的擔憂卻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若是北俱蘆洲的況真的不怎麼緊急的話,避居火云洞許久,一直都不曾管過天地之事的伏羲,又為什麼要出來現在巡察天地,不過是為了安撫人心,順便強壓下心思叵測之徒不讓大危機降臨的時候,再徒生許多內患

"啟稟陛下,地上人皇祭告天地,請問天地之亂"凌霄寶殿之上,昊天和瑤池坐鎮,身上無盡天威四溢,讓一眾位于禦座之下的仙神終于第一次真正在這兩位諸天之主面前,收起了自己心中的傲氣

聽見李長庚的話,昊天直接賜下一掛禦旨落在長庚手上:"卿家便將朕之旨意傳于地上人皇"長庚領旨下去,昊天瞬間又看向殿前一眾仙家,見到眾人面上無法壓抑的憂慮,心中也是一歎現在封神榜被盜,雖然還沒有什麼意外狀況發生,可是如何能夠讓這一干真靈寄托在封神榜上的仙神安下心來

盡管現在昊天和瑤池不再掩飾自己高得嚇人的修為,讓這一干仙神依然不敢忤逆天威,可生死之事為大,就算昊天自己現在都有些心思浮動,如何還強求讓這些仙神放下性命之憂,去為天庭效力,穩固天地

"聞仲,朕命你帶齊雷部眾神,趕赴北俱蘆洲之外,築起天羅地網大陣,封鎖整個北俱蘆洲,你可願意"昊天回到天庭之後,便直接把昊天鏡祭起在了三十三天之上,照得整個天庭不見一絲陰暗眾神只以為這是昊天安穩人心的舉措,卻不知道這乃是他保住天庭不亂的手段

"臣,領命"聞仲直接從一干仙神之中邁步出來眉心天眼一怒,雷光閃閃,朝著昊天瑤池拜了一禮,便直接出了凌霄寶殿片刻之後,就聽見整個天庭都響起了滾滾雷音浩浩蕩蕩,降妖除魔,萬法辟易

"轟"當玄幻回過神來,所面對的,便是三色光華流動的雷霆在他眼前搖晃這一瞬間,整個水潭都成了三種色彩交織的模樣不經意間,還有道道紫色流動,噶沉,甫一出現,立刻就又消失不見

這一刹那,玄幻就算是想要把身邊的爆炸的雷霆擋下來也已經來不及了直接就被那無窮無盡的雷霆之力淹沒了過去

上篇:第六百零四章 天人有五衰     下篇:第六百零六章 紫宵神雷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