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成蛇 第六百零六章 紫宵神雷閃  
   
第六百零六章 紫宵神雷閃

"唳!"北俱蘆洲忽然一陣大火連天!然後一尊萬丈高下的巨人瞬間跳起,逃開那火焰燃燒的范圍!濺起漫天的灰塵!

兩只巨大無比的三足金烏高高飛起,一雙火焰死死得盯著那萬丈巨人,雙翅一展,天上便有火焰降臨,合著那地上的火焰一起,將那萬丈巨人包圍在了中間!

"哼!"燭九陰嗤了一聲,身上神秘幽光閃爍,將一半天空都染成了與他一樣的顏色!與那兩只金烏的火燒天不分伯仲!直接就以硬碰硬的方式朝著那接連天地的火焰鋪了過去!

"我掌時間長河!時間聽我號令!過去的,就永遠過去!"便是面對此生的玄幻,這時間神通都不曾發過威!今天,終于在帝俊和太一身上露出了冰山一角!

當時間降臨之後,一切就都隨了燭九陰的意志!

時間停止了流轉,那兩只金烏瞬間就被凝固在了時間的夾縫之中!無始無終!無老無生無死!靜止不動!就像他們天生就存在在那地方一樣!什麼凶唳的嘶鳴!什麼凶狠的火焰!都失去了它們應有的光彩!就那樣靜靜得停留在了過去的時間里,再也不能影響到現在了!接著,一陣水流的聲音響起,那被凍結了的兩只金烏,竟然就要往冥冥之中的未知所在而去了!

"嘭!"忽然琉璃破碎!那禁錮住了兩只金烏的神通只是隨著他們翅膀的揮舞就宣告瓦解!燭九陰身上血氣忽然上湧,若不是他壓制得快,這一身的血氣可就要脫口而出了!被人破了神通的滋味,卻不是那麼好受的!

燭九陰現在雖然也是准聖巔峰層級的力量,但是憑他的力量壓制這兩只帶著准聖中期修為.身上還有被死亡重新造化的太陽神火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燭九陰心中凶性一起,手中神通就要再來!他方才是感覺到了一陣巨大無比的力量從那兩只金烏身上傳來,因為來得太過突然,竟然讓他有些措手不及,所以才被帝俊和太一如此輕易得破了神通!已經有些不智的燭九陰.竟然只是把他神通被破的原因歸結于他自己的不心上面!根本就沒有想過,會是那兩只金烏憑借他們身上的力量將他的神通打破的!換之,他竟然都還沒有察覺,這兩只看上去只是擁有著准聖中期力量的金烏,並不是他這個准聖巔峰層級的時間祖巫能夠收拾得了的!

當時間再來,兩只金烏眼中死寂火光一閃而過!然後便有無數道神火從他們身上飛出朝著燭九陰殺了過去!神火過處.竟然將時間都無視了!直接穿越了時間來在了燭九陰面前!燭九陰心神巨震!當即逃開,險之又險,總算沒被那一連串的打擊傷到!然後這位祖巫震驚得朝著那兩只金烏看去,竟然發現,此時的帝俊和太一,根本就不怕他的時間神通!彷佛時間已經在他們身上失去了作用!若是他要和那兩只金烏動手.或許肉身神通還要有用一點!

"這怎麼可能!這兩只金烏又不是祖神盤古,怎麼可能超脫時間的掌控!"燭九陰無法相信,自己費了千辛萬苦才得來的神通,第一次出手竟然就是這樣的結果!

北俱蘆洲與北溟冰洋交界位置!那一陣陣浩蕩元氣的中心!現在已經不是准提一個和天地二書靈性對招了!除了老君與接引之外,所有聖人都已經上了戰場!而天地二書靈性也已經不是只憑一只盤古真身的手臂對陣了!左右開弓!相互呼應!只他一個和四位聖人交手卻還沒有落得下風,反而還有一點壓制的意味!簡直不可思議!

准提除了早已經顯出的金身之外,七寶妙樹也都已經提在了手上!天尊手中把著三寶玉如意.每一擊都打得地火水風湧起!教主劍指不斷揮舞,誅仙四劍劍意縱橫交織,但斬在那兩只手臂上面,甚至連白印都不能留下一個!也不知為何,教主到現在為止都還沒用將四劍劍意相合過!娘娘豐姿綽約,動起手來也是儀態萬方,每次動手,都是直接瞄著那十位祖巫身前的天地二書靈性而去!比其余三位聖人都要來得凶險!可到了現在,娘娘沒有一次用手中繡球砸到過那的身影!

"道友,可曾看出此人身上破綻了."接引本來就是一張愁苦面容.現在更是愁眉不展了!他和老君兩人之所以到現在都還遲遲不肯上去與四聖合力,抹平那一點看上去多了他們就能夠直接扭轉戰局的契機,並不是因為他們兩人就要自持身份一點,而是因為就算他們兩人現在上去了,結果也不見得就會好到什麼地方去!

之前准提一人對戰.教主直接就動手加入其中!可是在教主加入其中之後,那戰局依然是兩人不敵那盤古真身手臂!那時之形便如現在,兩人雖是不敵,可是天地二書靈性的優勢也高得有限,彷佛只要再多一人出手,就可以直接將戰局扭轉!僵持片刻之後,天尊又再擎著三寶玉如意下場,可是多了天尊,形依然如此!只要再多一人,占據便可扭轉!

眾聖都不是傻子,哪里還看不出這是天地二書靈性故意弄出來的局面!剩下三聖當即不動,直接就打算在一旁打量,看是否能夠在准提三人與天地二書靈性的交手之中找出他的破綻,好一擊即中!不再多做無用功夫!

可是,他們精明,天地二書靈性也是不笨!三聖看了還沒多久,另一只盤古真身的手臂就伸了出來!直接就讓准提三人的勢變得危急起來!見此模樣,娘娘自認眼光不敵老君和接引,便將繡球一祭,立即就加入了戰局!然後又讓形回到了之前那樣,將要誘使第五個聖人動手的時候!此時距離娘娘動手加入那戰局中,已經有了一會兒時間了!若是接引和老君兩人還沒找出個結果,那不得他們兩人就必須要有一個出手了!

"不曾啊."老君聽了接引問話,直接就搖了搖頭!老君卻不是有什麼另外的算計.所以才沒找出面前天地二書靈性的破綻的,而是他真的沒有尋到!

"召喚盤古真身,便是當年十二祖巫在時,使來都有些晦澀斷續之處.後來後土身化輪迴,十二祖巫不全.那晦澀之處更是厲害.可此人既不是巫族之人,現在十二祖巫之數也是不全,他使出這門神通竟然比當年十二祖巫還要***,根本沒有半點疏漏可.老道,實在是看不透啊."

接引聽了這話,也是贊同得點了點頭.雖然因為和老君立場不同.一為道教,一為佛教,為了各自的教派,兩人之間的關系來並不算和善!但是,他卻不會因此就否定了老君的看法!

"巫妖量劫之時,南天門外.老師擋了十二祖巫召喚出來的盤古真身三拳打擊,那已經是有數的幾次盤古真身現世之後,威能最為博大的一次了.觀此時這兩只手臂的威力,卻是比那時候一整個盤古真身都還要厲害.莫不是因為此人只是召喚出了兩只手臂,所以力量更加凝實,然後才更加厲害.又或者是因為十二祖巫不全,他只能召喚出兩只手臂.召喚不出盤古真身,所以對這兩只手臂構造比構造整個盤古真身還要詳細,故而才讓這兩只手臂如此厲害."

天地二書靈性並沒有給老君和接引更多的考慮時間,就在接引完這話之後,四聖那邊已經需要更多的人進去幫忙了!接引身子一動,直接就朝著那邊飛了過去:"道友眼觀諸天,俯瞰天下,還望道友快快找出此人破綻才好,否則,毀掉的.可就不止是北俱蘆洲一處,而是整個天地了."

老君看著那越戰越勇的天地二書靈性和始終保持原狀不見怎麼發威的聖人,眉宇之間的不解之意越發重了!"道友,為何到現在你都還不出現啊."

北俱蘆洲和北溟冰洋交界處的陸地,現在已經整個後退了三千里!若不是諸聖收斂著自己的手段未用全力.還把天地二書靈性的破壞都壓在北溟之中,現在北俱蘆洲所倒退的,可就不止是三千里的位置了!

當那將天地眾生驚恐之心安撫下去的天馬車架終于來在北俱蘆洲之外的時候,聞仲已經帶著雷部眾神架好了無邊無際的天羅地網!"聞仲見過伏羲陛下!"一看見那天馬車架到來,聞仲直接就趕了過來拜見.對于伏羲,他甚至比在面對昊天之時更加恭敬!不管是有封神榜的時候,還是現在昊天展示出了他那深厚無比的修為之後!聞仲都對他都沒有過如此的恭敬!畢竟,聞仲亡故之前,乃是人族!而伏羲正是人族的天地人三皇!人族真正的王者!

赤尻馬猴駕著馬車,看見聞仲前來便將馬車順勢停下,對著聞仲示意之後,就朝著車內通報一聲:"老爺,北俱蘆洲到了.""嗯."伏羲順勢就從那車駕之中走了出來,還是那樣超然物外的模樣!

"你便在這兒等著吧."伏羲吩咐了赤尻馬猴一聲,便下車飛到聞仲身前:"天庭雷部眾神都在這里了."

"是."

"昊天是什麼吩咐."

"玉帝降下法旨,讓我等封鎖北俱蘆洲,不讓任何邪魔離開北俱蘆洲一步."

"你雖有天眼在身,生來可變正邪,但也需心一點,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遵命."

"這是本座所煉制的八卦鏡,留在你手上,若是看不清,就用此寶照上一照,自可分辨."

"謝陛下此寶!"

伏羲從身上拿出面青銅寶鏡交給聞仲之後,閃身就進了天羅地網,那陣法對他根本沒有半點阻攔!

當玄幻再次從昏迷之中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邊的雷霆仍在不停爆炸!滅了又生,生了又滅!根本沒有真正停歇的時候!只不過現在,他好像已經適應了這些三色神雷了一樣!就算那些神雷在身邊炸響,對他來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再也不會昏過去了!

"呃!"玄幻剛剛動了動念頭,就從身上傳來一陣錐心的疼痛!從頭到腳.從內到外!不管是肉身還是靈魂,無一例外!在這個刹那都陷入了無比的疼痛之中!比擬之前被那三千道劍意狠狠插在眉心的疼痛分毫不讓!

只是短短瞬間,玄幻的牙齒已經深深陷入了嘴唇之中!而那血液剛剛離開玄幻身體,就被這無數的的神雷吞沒,血光一閃.直接消失不見!而這一道血液的出現就像是一個信號一樣,伴隨著那刻骨的疼痛,玄幻渾身上下都開始往外冒起血液來了!不過這些血液在離開玄幻身體的霎那,都一樣得消失不見!

玄幻恢複意識的惟一一個作用,好像現在就已經變成了來感受自己的死亡!

"想要我的命!你們還不夠!"玄幻心神一動,就要動用自己的手段!但這時候.玄幻忽然發現,不止是他的血液,就連自己的靈魂都開始慢慢得從身子里面,一點一點得往外面去了!

"這是!"瘋狂到了極點的疼痛之中,玄幻居然還保持著最後一點清明,讓他在如此崩潰的邊緣.還能夠脫離自己的存在來想事!現在的場面,忽然就讓他覺得有些熟悉了起來!好似什麼時候見過一樣!清楚得好像就在不遠之前!

"是了!"初時玄幻只是一個熟悉的印象,但在眨眼之後,他終于從自己久遠的記憶中,把這場面翻了出來!北溟冰宮,太子金龍,淨水缽中.魂消形散!玄幻現在所經曆的一切,分明就是和當初他在北溟之上,用淨水缽把金龍太子刮骨煉血時一個模樣!

"沒想到,我居然也有經曆這場面的一天!還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啊!可惜,在我自殺之後,報應這種事,我就已經不相信了!"當玄幻在那疼痛之中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候,這一位的眼睛忽然變成了一雙豎瞳!然後那唯一一點清明就成了他現在最後的依靠!

馬拉大車!當玄幻用那最後的一點清明,來推動他已經被三色神雷精煉得只剩下手臂大的靈魂的時候,便是如此的艱難!紋絲不動!面對玄幻自己的念頭.他的靈魂甚至連半點應和的跡象都沒有!完完全全,彷佛已經不是他的了!

"我從死而生!為的,是要打碎那膽敢算計我的人的野心!為的,是讓那些膽敢愚弄我的人灰飛煙滅!我承受了無數的痛苦,我死了一次又一次!整個天地之力都沒能殺了我!何況是一個淨水缽!我.不是任何東西可以毀滅的!啊!"

當玄幻這最後的一絲清明就要變做癲狂的時候,一點不同尋常的凝重忽然從他靈魂深處慢慢浮了出來!似天高!似地厚!似海闊!似山偉!這凝重的氣勢一出,玄幻立即從那癲狂的邊緣被拉了出來!然後玄幻忽然發現,自己的肉身和靈魂慢慢得都停止了消失的勢頭!慢慢得,他終于得回了自己掌控自己的權力!

而那一絲從他靈魂之中生起的凝重,卻遠沒有因此而止住!在將玄幻身子整個填滿之後,竟然就從玄幻身上冒了出來,然後緩緩長大,漸漸把整個水潭充斥!

"這是!"玄幻看清楚這凝重之後,直接連自己現在是個什麼況都不管了!全部的心神都落在了那拯救了他性命的神奇之上!那凝重每增一分,玄幻心中驚訝便多一分!到了後來,甚至連那這水潭之中有點點血色往他身上聚集,他都沒有時間去注意了!

盤古印記!除了一生平安之外,不周山靈給玄幻最大的饋贈!而玄幻除了從這印記里面得了盤古傳承,完善自己修行道途之外,就再也沒有動用過這個遭忌的神物了!因為不周山靈的緣故,玄幻對于這印記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如非必要,絕對不去動它!且在最開始從里面得了盤古傳承之後,玄幻心里便覺得自己已經得了這印記最為精華的東西,悄然之間,這神物在他心中的象征意義就大過了實際意義!久而久之,他就將這印記直接埋在了心底!

便是在湯谷之外,此印記化作盤古在他元神世界之中化作盤古開天辟地,助他推演道路,玄幻也沒有覺得這印記有什麼神奇之處!或許也有過,但是隱隱間,玄幻卻是不想要去知道,這印記之上到底還有多少厲害的地方!而在今天,這個他狂放了心性的時候,此印記,居然就自己動了起來!一動之間,就將玄幻從那般苦難的境地解脫了出來!

"咚!"當盤古印記把這整個水潭都填滿了的時候,玄幻忽然發現那印記變成了一個蜷曲著的巨人,而他也跟著一起,變成了與那巨人一般的模樣!他之所在,正就是這巨人心髒的位置!他的存在,就代替了這巨人心髒的存在!隨著他自己心髒的每一次跳動,這整個水潭都隨著一起跳動!每一次跳動,這整個水潭中的三色神雷就融合一次!九次之後,這整個水潭之中的三色神雷就完全變成了紫色!

"師兄!你們看!那是怎麼了!"在玄幻和天地二書靈性被卷進了水潭中去之後,純陽五人一直守在潭外.雖然他們每一個人都想要進去水潭里面看玄幻到底是個什麼樣子了,但現在自然不可能是每一個人都能夠進去的.而就在他們都商量好了誰進去,誰守在外面防止意外發生的時候,那水潭之中的神雷已經爆發!便是他們站在潭外都感覺到一股滅頂而來的巨大壓力!他們哪里還敢進去!當即倒退!看著那水潭不斷往外冒著三色光華!心中憂慮不已!

現在終于看見那三色光華變化,五人立即都緊張得看了過去,想看一看事是不是有了轉機,或者玄幻是不是出來了!可當他們看清楚那一潭的紫色之後,渾身上下瞬間開始冷汗直流!

紫為諸色最貴!和這顏色扯上了關系的都不是什麼事!

"怎麼會這樣!"五人沉默片刻之後,純陽先就開始驚呼起來!然後是老大三人!最後才是國舅!這五人都不是什麼菜鳥,而是真正經曆過洪荒天地最驚心動魄的時刻的老資格!便是紫霄宮中開講都聽過!看著那水潭之中濃重的紫色和那懾人心魄的雷光,他們立即就想到了那一個只存在在傳中,讓人驚恐的東西!

"紫宵神雷!這門神通不是一直都被道祖收在紫霄宮里,從來都沒有流傳天地嗎!怎麼會出現這里!"

紫宵神雷!高居諸天雷法之上!混沌開天神雷不現,此法便是極致!此法之絕密,只有當初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法的人,才在道祖的只片語間聽過這門神通的存在!余者更是連聽都沒聽過!而且就算是從道祖那里知道了這門神通的存在的人,也都從來沒有見過這門神通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有多麼的厲害!

但,這並不妨礙眾人對于這門神通的猜測!因為,諸天六聖和玄幻以及一干根性深重的修行從道祖有關于紫宵神雷的只片語中自悟出來的雷法,都已經充分證明了一切!

"轟!"

羲和神色複雜得看著面前已經打出了真火的兩人,她沒有料到一直被她所輕視的太一,竟然會這樣厲害!羲和是知道太一是個什麼底細的!對于這個只是殘魂之身的叔子,不管太一在外面闖出了多大的名頭!甚至在眾生傳聖人都默認了太一是第七聖的人選之後!羲和都始終沒把太一當成一回事!

不過一個殘魂,再厲害也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又有什麼前途!而且太一歸來之後,對羲和特意的放縱姿態,更是讓她認為自己這個叔子已經變成了沖動無腦的莽撞之徒!所以,她才敢那般毫不掩飾得對待太一!可是今天短短時間發生的一切,讓她知道,自己才是那一個最笨的人!

"太一!本座今天就將你這殘魂打散!看你還是不是能再活過來!"

上篇:第六百零五章 金烏再行空     下篇:第六百零七章 真正的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