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世無敵邪尊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九十九章 執著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九十九章 執著

('

長風拿起龍蜒果,並沒有看上一眼,而是和金一樣首先看向九尾風狸的那個地方.對九尾風狸來說,龍蜒果的效用根本不大,相比之下,他現在挖掘的才算是好東西.

金和長風都湊了過去,卻發現九尾風狸的小嘴邊上有一圈白色的液體,宛如牛奶一般.[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在仔細一看,只見那龍蜒果根部的地方居然流出了這樣乳白色的液體,似乎龍蜒果就是依托在這乳白色液體上生長的.

金和長風同時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發現了驚訝,這樣的事別說是看,就連聽都沒聽過.

龍蜒果的底下到底是什麼從來沒有人知道過,也沒有人仔細的去看過,在龍蜒果的誘惑下又怎麼會有人去注意那種小的東西.

只見那小東西似乎是吃飽喝足,居然揚起小腦袋興奮的呻吟了一聲.毛發變的更加的光滑亮澤,而眼睛也似乎更加的晶瑩剔透.這小東西吃飽喝足之後,就化作了一道青光再一次的回到了風痕之中.

金似乎並沒有驚訝那小東西的來曆,也沒有去關注長風的那把刀為什麼會當做九尾風狸的住處.只是眼光炙熱的看著九尾風狸吸允過後,龍蜒果根部生長的地方.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長風問道.

金眼睛中的火熱絲毫沒有散去,有些激動的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大地精髓,是在大地山峰吸收了無數的精華而產生的里產生的一種物質,而這大地精髓是經過千萬年才沉澱而成,是萬中無一的天材地寶,甚至比龍蜒果都要強大."

"那還等什麼,趕快把這東西弄出來啊."長風似乎比金都要著急,趕忙動手.

長風手中的風痕刀一轉已經出現在手中,沒有停留,手中的風痕刀化作一道虛影快速的向地下削去.

隨著岩石層面的消失,那大地精髓也出現在了兩個人的眼前.那大地精髓只不過是半碗大小,在成碗狀的岩石層中微微的蕩漾,散發著迷人的香氣.

誘人的香氣傳遞到長風和金的鼻子中,頓時讓兩個人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輕了不少,連傷勢都似乎沒有那麼嚴重了,沒想到這大地精髓只是聞一聞就起到了如此顯著的效果.

長風趕快從懷中掏出一個玉質的瓷瓶來,溫和光滑的瓷瓶,承裝著個大地精髓是再好不過了.

但是大地精髓極為寶貴,就算長風把地皮都挖開了三尺,也不過收集了一瓶而已.但是已經有了一瓶,在加上那龍蜒果,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兩個人對著裝滿大地精髓的瓷瓶相視而笑.

緊接著,兩個人就開始討論起來.

"我們的傷勢還是比較嚴重,尤其是我的,現在以我的身體狀況來看,根本無法動用武力,一旦遇到危險的時候,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而你現在的左臂又不能動,外傷也不少,傷勢看來也和我差不多,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出不了索伯爾山脈."金這時沉重的道.

長風也無奈的道:"我們現在根本無法快速的提升實力,也無法恢複在自己的體力,而且我敢說,經過一段時間,那些高階魔獸肯定會發現地獄黑龍已經死亡,那時候來是魔獸就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了."

金這時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你把龍蜒果趕快吃掉,而我用大地精髓恢複我的實力."

"好!"長風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那痛快的聲音,金不由一愣,道:"你不怕我獨吞那大地精髓?"

長風笑了笑道:"這有什麼可怕的,只不過是身為之外罷了,對兄弟來說,這點根本不算是什麼,如果你真是那種人,用大地精髓來測一個人的人心,也足以."

長風擲地有聲的話深深地震撼了金,在從幼年的時候就沒有朋友的他來說,這句話代表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許這一刻,他把長風當做了真正的兄弟,哪怕付出生命.

金別過頭,道:"這大地精髓只需要一點點就足以讓我恢複,而且還對我的身體有極大的幫助,如果用多的話反而對身體不好."

長風點了點頭,道:"那現在開始吧."

說罷,長風已經把另一個取出來,放在手中.紅色的果實晶瑩剔透,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如果不是真正的見到過,那你一定不會相信,而被他迷人的外表所震撼.

長風端詳了一會,就快速的一口吞了下去.不知道為什麼,長風總是覺得有一個聲音在提醒他要把這個龍蜒果吃掉,也許是潛意識作祟,但是長風需要他卻是不應質疑的.

當龍蜒果入口那一刻,居然直接化成了一股清流快速的流淌在長風的嘴里,那舒適的感覺一輩子也忘不了.龍蜒果入口即化,瞬間化作了清流流淌到了長風的肚子里,一道暖流霎時間傳遍了四肢百骸.

長風的臉上出現了健康的紅暈,而他的左臂開始發出陣陣的龍吟,而大部分的清流似乎都流進了左臂上,而左臂的龍吟聲也越來越大.長風就那樣坐在那一動不動,很顯然已經進入了入定的狀態.

而金看到長風的入定,沒有似乎的大意,在這個時候,無論怎麼樣都不能打擾長風的入定,不然一切都前功盡棄.而長風得到的好處一定非常的多,那一聲聲嘹亮的龍吟也越來越有震撼力了.

當長風再次醒來的時候,他似乎覺得自己某個地方改變了,又似乎是多了些什麼,但他卻說不清,道不明.

金有些擔憂的看著長風迷惑的雙眼,終于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龍蜒果到底有沒有效果啊?"

長風這時候才回過神來,道:"我也不知道,似乎我是身體有了些改變,但是我卻怎麼也感覺不到."

金解釋道:"大概是現在的時候還沒到,你現在的力量不足以感覺到這股力量,等到你的實力變強自然會知道吧."

長風也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解釋.然後道:"現在該你了,我現在的實力已經大部分恢複,左手雖然還是不能動武,但是活動似乎沒什麼問題了,現在我去給你大盆水."

一盆清水出現在眼前,長風的空間足夠大,帶個盆自然不是什麼大問題.

拿出那裝有大地精髓瓷瓶,長風打開蓋子,一陣芳香撲鼻.

長風在木盆里倒了六滴大地精髓,只見那盆清涼透明的清水瞬間變成了乳白色,和那大地精髓一模一樣.于是對金道:"好了,你現在可以療傷了."

金沒有猶豫,這樣是事情可是千古難得的.露出黃金般耀眼的身軀來,金快速的越進了木盆中.

進入木盆的金頓時顫抖了一下,盡管很細微,但是長風依然看到了.要是按照金巔峰時刻的身體自然是沒什麼大問題,但以金現在這樣的身體,能不能承受住大地精髓的力量,就要看他自己的了.

乳白色的液體微微蕩漾,輕柔的拂過金的身軀,而金就這樣快速的吸收著大地精髓的力量.大地精髓是天地異寶,自然不會就是這樣的作用,居說他有生死人肉白骨的作用,而且還能夠伐髓洗經,而這只是其中的作用而已.

隨著時間的推移,木盆里的乳白色液體變得越來越淡,似乎漸漸的形成水的原貌.而金的身體狀態也越來越好,皮膚越來越紅潤,連傷口都已經愈合.

而金在那乳白色的液體中感覺到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疼.那種抽筋拔骨般的疼痛讓人根本無法思考,而他必須要讓自己的力量運行,吸收那乳白色的液體.

每一次的蕩漾,都帶來撕心裂肺的疼痛,要知道以金的身體程度那是何等的強悍,居然也對這個伐髓洗經的痛苦感覺到支持不住.但是他必須要堅持,因為他知道,只有用自己的本身來接受這個伐髓洗經的過程,才能把效果發揮到最佳.在他的眼里,沒有後路,失敗就意味著死亡,他必須要變強!

他不會用自己的防禦技能,也不會使用斗氣,他就要用自己的身體去堅持,不論如何,不惜一切代價,他都要變強.

隨著乳白色液體的逐漸變淡,長風知道,金離成功不遠了.長風無法感覺金到底遇到了多大的痛苦,但他能開出來,那種痛苦不是常人能夠忍受的.能讓一個如此堅韌的男人皺眉頭,那代表著普通人疼痛的死去活來.

有時候,執著也是一種力量.執著的力量沒有極限,可以說的執著能夠讓你把自己的力量開采到最大,你永遠也不知道自己的潛力在哪里.

他會執著于一件事,一個人,甚至是什麼東西,但他執著的這種東西一定是他內心出最重要的,也是最堅硬的.

他可以為了一個簡簡單單的執著去努力,去拼命.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因為自己的執著喪命,也有多少人因為自己的執著而成功.

他是一把雙刃劍,至于如何去控制他的劍柄,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金執著于實力,長風執著于武道,兩個人都是有大部分的相同,但也有大部分的不同,這也許是他們成為兄弟的原因.

因為他們夠執著.

上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九十八章 龍蜒果     下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一百章 風魄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