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世無敵邪尊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二百零六章 土神斧  
   
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二百零六章 土神斧

('

而這個時候,古妮雅終于從沉思中解脫出來,眼睛里放著明亮的光芒.她湊到了長風的耳邊輕輕的道:"把這張弓拿走,這張弓是以前風神用過的弓,是主神器風神弓."

長風聽到古妮雅的話,心跳迅速的增加了許多,就算是他這樣冷靜的人都有些掩飾不住內心的震驚.他看向了古妮雅,而古妮雅無比肯地的向他點了點頭,長風終于肯地,自己手上的這張弓居然是風神弓.[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看著自己手中已經斷了弦,並且黯淡無光的風神弓,長風的神色有些複雜.有對這張弓被蒙塵的悲哀,也有對自己能夠得到風神弓的慶幸.要知道,他也是擁有風系魔力的人,而大陸上的風系元素的修煉方法早就已經失傳,要不是長風有極為特殊的機遇,恐怕他也不會擁有風系魔法元素.

而這個世界時,也只有他一個人能夠使用風系的魔法兵器,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也只有他一個人能夠用風神弓.

這也難怪這麼多年過去,並沒有人能夠使用風神弓的原因了,甚至連發現都發現不了.而古妮雅經曆了光明主神的傳承,也同時繼承了一些遠古的記憶,而對各大主神所擁有的神器也是了解的,當然也認出了風神弓.

正在這個時候,遠處的金走了過來.金來到了長風的身邊,但是卻是有一種欲言又止的感覺.

長風疑惑的問道:"有什麼事嗎?金."

金猶豫了一下,還是道:"我想要這個."說罷,把手伸了出來,露出了手里的一樣物品.

那是一個項鏈,一個由獸牙組成的項鏈.彎曲的獸牙上暗淡無光,而表面上卻是鮮紅的血絲,透漏著難以言語的猙獰和血腥感覺.一串鏈子上有五顆獸牙,相互串連在一起,而中間的那枚最大,兩邊的要小一些.

雖然長風並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但是長風卻知道這件東西對金非常的有用,不然他也不會如此的求自己.

于是長風笑道:"好啊,剛好三件了,大家沒有什麼意見吧."眾人都說沒有.而金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是他的心底是感激長風的.

"你們選好了?"那個帶他們進來的導師問道.

長風點了點頭,表示他們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于是把手中的兩樣東西遞了過去.當然,那一個巨大的斧子是在胖子的手里,而他在後面非常吃力的扛著那巨大的斧子.

那導師看到這三樣東西一陣無語,夠特立獨行的了.看看他們選的這三個東西吧,其中有一個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斧子,而這個斧子到現在也沒有被任何人參透,除了那龐大的身軀和不知道是什麼材料的制材這個斧子幾乎說是沒有人能夠用的了,這也是這把斧子一直放在這里的原因.

而那個導師看到胖子氣喘籲籲的扛著個巨大的斧子,頓時讓他感覺到眼角一陣的抽搐,這樣斧子也能夠用的了?好像這小子連扛都扛不住了吧,還談什麼用呢.不過他不會拒絕他所選擇的東西,在他的眼里,他們選的越不好就越好.他是這個藏寶庫的守衛者,這里面的東西他都研究過,每一個都像是他的孩子一般,當然不希望讓幾個漠不相關的人拿走.

而長風幾人拿走的這幾個物件,都是他研究不了的,也是在他眼里非常雞肋的,所以見到長風幾個人拿了這些東西他還挺高興的.

而長風拿的那張弓更是詭異,還是一把斷了弦的弓,而且還是一把永遠安不上弦的弓.像這樣的弓對他來說有意義嗎,那個導師非常的懷疑.

唯一讓他感覺到正常的就是那個獸牙項鏈,那是一個古老的物品,而上面的能力也非常的有特點,是一種能夠讓狂化變的保持理智的東西.要知道,大陸上除了獸人也是有狂戰士的,而狂戰士在戰斗是時候會失去理智,得到這樣的一個獸牙項鏈無疑是非常好的.

順便那個導師還問道:"你是一個狂戰士嗎?"

金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那個導師恍然道:"那最好了,這個項鏈能夠讓狂戰士的狂化保持理智,這對于狂戰士來說可是一個神器啊."

金一愣,讓後點了點頭,就不在言語.

那個導師拿出了自己的魔法杖,讓後在自己的身前劃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魔法符號,長風估計是為了解開這些東西上的印記.

一陣光芒閃爍後,幾個魔法裝備上的印記終于被消除掉.而胖子也終于能夠放下斧子,並且把那巨大無比的斧子放在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面.而一放進去,他就發現自己的空間戒指里已經達到了上限,可見這個斧子所占空間的巨大.

長風招呼大家道:"走吧."于是,眾人在那個導師的帶領下都魚貫而出.

來到外面,胖子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那巨大的斧子,看著那巍峨的斧子,胖子絞盡腦汁,如何才能用呢.

長風來到了胖子的跟前,道:"這個斧子剛好適合你,我看你就用這把斧子吧."

胖子哭喪著個臉道:"雖然我也覺得這個斧子和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聯系,但是你讓我如何使用他呢,讓這個東西使用我還差不多."

而這個時候,古妮雅輕聲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斧子應該是土神的武器,土神斧.和長風拿的那張弓一樣,也是主神神器."

這一次,連長風都掩飾不住心中的震撼,失聲道:"不會吧."

眾人也被這樣的消息打蒙了,要知道土神的武器那可是主神神器啊,全大陸上也只有六個而已,而此時居然在一個藏寶庫里出現了兩個,而且這兩個東西都沒有當做重要的東西處理,頓時讓長風感覺到不可思議.

古妮雅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記憶是沒有錯的,這個斧子就是傳說中的土神斧.只不過我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斧子好像被封印住了,也可能是在那次大戰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創傷沒有恢複.而土神斧之所以形成了這樣的原因還有就是土神已經隕滅,這把斧子已經沒有了靈魂.因此這土神斧莫大的威能都沒有顯示出來,也因此被那些人給錯過了."

看著這巨大的土神斧也是一陣唏噓,他是知道以前的事情的,也就是說土神的死亡也讓土神斧失去了靈魂所在.要知道,神器級別的兵器是和主人相通的,而主人死亡,那土神斧的神器之魂也會受到重創或者消失,很顯然,這個斧子就是遇到了以上的這些狀況.

胖子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斧子,喃喃自語道:"沒想到我的命這麼好,居然還弄了個如此強大的斧子.不過我如何使用呢?"胖子又繞到了自己的老問題上.

而古妮雅回答道:"土神斧是沒有如此巨大的,也就是說,神器級別的武器基本上都能夠自由控制大小.長風的那張弓也一樣,不過長風那張弓明顯受到的打擊更加的巨大,甚至連弓弦都斷了."

長風拿出了那張大弓,看著那沒有弦的弓默然無語.他突然覺得,這張弓已經殘缺不全,但是那種悲涼的氣息依然能夠感染他的心神.

眾人相視一眼,都無話可說,這一次去哪個藏寶庫,居然弄了兩件主神器出來,要知道這個幾率有多小.雖然是兩個殘缺不全的主神器,但是眾人卻也知道,這樣的主神器是非常的難得的.

在眾人鮮豔的目光中,長風收起了那張弓,而胖子卻走上前去,而他的眼睛里也似乎出現了迷茫之色.胖子一步步走到那土神斧的斧刃處,伸出右手,手掌在斧刃上用力的一劃,頓時,鮮血流淌而下.

眾人都沒有說話,因為他們發現,胖子這樣做似乎是有目的的.古妮雅也緊緊的盯著羅浩看,她已經知道,要想得到土神斧的認可就要這樣做,不過古妮雅卻奇怪胖子是怎麼知道的.

而胖子此時的目光完全是灼熱的,仿佛根本就不知道疼痛,也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眼睛里就只有這一把斧子.他將他的手撫上了土神斧上那古樸的花紋,從花紋的開始,按照紋路的順序緩緩撫摸,讓他手上的鮮血完全沾染在那花紋之上.

眾人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那紋路是如何行走的,但是眾人看得出來,每當胖子的血流淌在那花紋之中,那花紋就會迸射出一陣光芒,土黃色的顏色中摻雜著紅豔豔的光芒.

但是那斧子太大了,紫塗抹鮮血時極為仔細,沒有放過任何一點紋路.而他那紅色的鮮血,在融入到土神斧身上的紋路之後,竟然被直接吸了進去.而那土神斧也在由原本的暗淡無光逐漸發生蛻變,土蒙蒙的黃光也逐漸從斧刃上展現出來.

隨著鮮血的流失,胖子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但他的神情卻極為專注.眾人也想阻止他繼續下去,但是眾人卻也知道.這個時候,是不能停下來的,一旦停下來,那就是前功盡棄.

上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二百零五章 藏寶庫     下篇:第三卷 聖域七帝 第二百零七章 風神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