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穿越異界當駙馬 第495章 人馬調侃  
   
第495章 人馬調侃

穿越異界當駙馬

第495章 人馬調侃

沈鴻宇被莫雅仙子那迷人的小樣勾的心癢癢的,看著她離開床沿著急的問道:"你們可是我的小心肝,我怎麼舍得欺負死你呢!你要去哪呀,不要跑啊!"

"人家都是你這大**的妻子了,怎麼能跑出你的魔掌呀!我是去給你准備洗澡水,回來之後渾身髒兮兮的,不洗一下豈不是髒死了.┠& &&★ &┨"莫雅仙子笑著說道,幸福的感覺溢于言表,那還有當年冷如萬年寒冰的那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傲.

"既然大老婆忙著為為夫准備洗澡水,不如就由小老婆陪著我先樂呵樂呵吧!"說著沈鴻宇起身就要去抱坐在床沿的蕭雅琴公主,嘴巴朝著她嬌嫩的粉臉就親去,就像是撲向小白兔的大灰狼.

嚇得蕭雅琴公主趕緊躲開了,一邊跑還一邊笑道:"大**,不洗乾淨之前,我和姐姐是絕不會讓你碰的,我去給姐姐幫忙了,你快點過來."

媳婦都走了,沈鴻宇一個人躺在床上還有什麼意思,起身進了浴室,准備一起洗個**.來到浴室一看,莫雅仙子和蕭雅琴公主都已經將一切准備好了,兩人也換上薄如蟬翼的紗衣,在那等著服侍沈鴻宇洗澡.

沈鴻宇一看她們的樣子,感覺都要美出鼻涕泡,在他心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已經很久了,在九嶷山的時候因為天尊和兒子都在身邊,不方便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現在回到升龍幫他們自己的地盤,當然要好好的感受一下這種美人伺浴的感覺.

看著沈鴻宇看著她們癡迷的樣子,莫雅和蕭雅琴心都是非常滿足,莫雅開口說道:"相公,這些年來你在外面風餐露宿,委實辛苦了,今天就要我們姐妹好好服侍你,讓你徹底的放松一下."

沈鴻宇心是求之不得,連忙點頭答應,按照她們兩個的吩咐進到池,兩位美女一左一右服侍他洗澡按摩.此處掠去一千五百字,雖然人家是合法夫妻,經異界婚姻辦公室認證的,可是咱們窺視他們的夫妻**生活也是不對的,小心看多了被河蟹掉,那就不好了.

沐浴過後,該是上床就寢的時候了,這一夜分別多年的三個人自然是好一番**,翻天覆地,翻江倒海,整個升龍幫都感覺是搖搖欲墜.最後在沈鴻宇好一番耕耘之後,三個人都到了快樂的云端,兩大美女在雨露均沾之後,都是滿足的睡了過去,沈鴻宇看著兩人甜美的容顏,一左一右將她們摟在懷,也是閉上了眼睛.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憂,管那麼多干嘛,好好享受生活,摟著老婆睡大覺才是王道,天塌下來當被蓋而已.接下來的日子,沈鴻宇在嬌妻陪伴之下,心情漸漸開朗,那曆練路上的不快也已經淡了,同時也已經和兩位妻子把事情的經過都說了,兩位妻子對他是絕對的支持.

不管她們夫君做什麼,在世人眼是對還是錯,在她們的眼都是正確的,她們都會義無反顧的支持,雖然看起來有點癡愛,但也正是這樣的愛情才最感人,才讓沈鴻宇愈發的割舍不下.

沈鴻宇在家休假半個月之後,他那幾個得到消息的結拜兄弟就過來,眾人幾百年沒見了,都是親熱的很,又是好一番熱鬧,尤其是蕭鼎他們更是開心的.這位沈鴻宇和蕭雅琴當年在本事不相上下的,見了沈鴻宇和蕭雅琴好一個高興,只是可惜的是當年兩人同時喜歡蕭雅琴,可是最後蕭雅琴還是跟了沈鴻宇,這讓蕭鼎著實是唏噓不已.

不過蕭鼎現在也只是感歎一下子了,他也早已經是有媳婦有孩子的人了,當年那不成熟的初戀只能埋在心底了.就這樣沈鴻宇有妻兒有兄弟相伴的日子過得是逍遙自在,沒事的時候去蟠桃園吃幾個桃,帶著老婆孩子出野炊,或者去禦馬監在體驗一把弼馬溫的感覺,找幾匹好的天馬去溜溜馬,當真是樂趣無窮.

沈鴻宇這邊情況如此,過得逍遙快活樂不思蜀,我們自然不必多說,卻說戰狼偏聽偏信,趕走了沈鴻宇之後的境況吧!現在都是戰狼攀鞍上馬,煙水寒前邊開路,尹君浩挑著行李擔子跟在後面,三個人還是一路北上.這一日他們來到了白虎嶺,就見前面一道山林丘陵,林子里藤攀葛繞,柏翠松青,看著陰森森的有幾分慎得慌.

沒有沈鴻宇在這,戰狼心難免沒底,對著兩徒弟叫道:"煙水寒尹君浩,山路崎嶇,很他姨的難走,而且林深草密的,一定要小心仔細,別再有什麼妖魔鬼怪的,咱們仨可不夠看的."

你看那呆子這時候顯擺起來了,精神抖擻,叫尹君浩挑好行李牽好馬,他掄起丈八蛇矛槍前面開路,領著戰狼就進入松林之內.

三人走了一會,那戰狼**凡胎當先扛不住餓了,停住馬對煙水寒說道:"煙水寒,我今一天其實早就餓了,現在實在是走不動了,你看看到哪去找些齋飯來給我吃吧?"

沈鴻宇不再這了,煙水寒也不得不擔起重任,點頭說道:"老大你先下馬,在這里等著,本帥哥去找些食物回來."

戰狼一聽高興壞了,心說別看老煙平時好吃懶做,到了關鍵時刻還真能撐起來.戰狼下了馬,尹君浩放下了擔子,從哪些破衣爛衫些破家當里取出缽盂,遞給了煙水寒.

煙水寒接過飯缽子,說道:"老大,你們先歇著,我去了."

戰狼擔心問道:"這荒山野嶺的,煙水寒你到哪里去化緣呢?"

煙水寒大包大攬的說道:"老大,這個你就不要管了,你就在這等著吃飯就行了.我這次出去,就是鑽冰取火,壓雪求油也要給你弄會來吃的."

戰狼被煙水寒感動的眼淚的都快下來了,人們往往都是這樣,有人天天為你付出,你卻毫不感恩,甚至把這一切當成了習慣,覺得他關心你愛護你是應該的,是理所當然的.

當別人偶爾為你做點小事幫一點小忙,你就感恩戴德,甚至一輩子都記著人家的好.孰輕孰重,孰對孰錯,如何評論?歸根到底,這也許就是人的賤根**!

煙水寒出了松林之後,往西走了十余里地,也沒找著一個人家,實在是有狼虎無人煙的去處,殺人越貨的好所在.

那呆子走了這麼遠,感覺辛苦,心內沉吟道:"想想沈鴻宇在的日子里,小戰同志要吃飯的時候轉眼就有了,今日輪到我老煙的身上,卻是這麼的犯難.當真是當家才知柴米價,養子方曉父娘恩,想要化點齋飯都不容易呀!"

煙水寒又又走了一段路之後,瞌睡勁也上來了,尋思道:"我現在空手回去不是個事,對戰狼說沒處化齋,他也不會相信我走了這麼多的路.有必要多等個一時半會的,然後才好去回話.不如就在這草地上睡一覺,睡醒了再回去."

煙水寒本想在這小睡一會,可是他趕了一天路,剛才還走了十多里地,身體自然疲憊的很,躺下之後直觀鼾聲如雷,哪還知道睡了多久.煙水寒在那睡覺就先不說了,話說還在林子里等著的戰狼餓得都快不行了,頭暈眼亂,兩只眼睛前面直冒火星子.戰狼對著尹君浩問道:"老尹,煙水寒去化緣怎麼還沒回來,我都要快餓得不行了."

"老大,你再忍忍吧,二哥比不上大少,他可是要靠兩條腿走,化來齋飯自然需要的時間就多."尹君浩嘴上勸說著,心卻道小樣的這幾年你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習慣了,現在才知道沒了大少日子不好過吧!

聽了尹君浩的話,戰狼無言以對,只好乖乖的繼續等,兩人坐在那里又傻等了一個多時辰之後,尹君浩也坐不住了,對著戰狼說道:"老大,你在這稍作片刻,我去尋找二哥,你千萬不要到處去,免得妖怪把你掠了去."

"知道了,你快去吧,再不去,我真的要嗝屁啦!"聽到尹君浩的囑咐,戰狼趕緊答應,不管怎麼樣,只要尹君浩他們找回來齋飯就好.

再沒有沈鴻宇的日子里,煙水寒懶得要死不去頂事,尹君浩是想去頂事結果頂不起來事,現在讓他們去化個緣要個飯都搞不定,把他戰狼一個人晾在那里喝西北風.

現在尹君浩也被派出去尋找煙水寒去了,就還剩了個白龍馬和戰狼兩個喘氣的了,戰狼閑著無聊對著白龍馬說道:"喂,三太子,你說現在要是蹦出來個老妖怪怎麼辦?會不會直接把我們吃了?"

白龍馬打了個響鼻,一雙深邃的馬眼看了戰狼一眼後也不說話.戰狼接著說道:"我說三太子,你雖然現在是匹馬,可是也算是我的半個徒弟,要是真來了妖怪,你可要保護我呀!"

白龍馬還是不說話,甚至連頭都轉到一邊去,連看都不看戰狼,還真是好大的脾氣.戰狼一看這年頭他混的,徒弟跑了也就不說了,就連馬都懶的搭理他,可見他慘到了啥地步.

戰狼來氣了,對著白龍馬罵道:"我和你說話呢,你聽見沒,你聽見了倒是吱一聲呀,別老是裝啞巴成不成,你又不是真的不會說話的畜生."

戰狼這麼一說,白龍馬還真的很給面子,對著戰狼"吱"了一聲.戰狼聽了差點沒被這牲口給氣死,丫的讓你吱一聲,你就這麼給爺吱一聲呀,你還真是太有才了!

戰狼被氣得夠嗆,高聲叫罵道:"你他大爺的給我說人話,再不說話,我就買包啞巴藥給你吃上,讓你徹底成啞巴!"

"你以前不是不讓我隨便說話嘛!"白龍馬氣沖沖的說道,不讓說話的是你,讓說話的還是你,這丫的還讓不讓人活了,不對是讓不讓馬活了,好像也不對,是還讓不讓龍活了.

當真是修行者落了平陽被馬欺,居然連白龍馬也和他甩臉子,誰讓現在是用人之際,他戰狼忍了,笑著說道:"這不是此一時彼一時嘛!現在我不是又讓你說話了嘛!現在就咱們兩人在這,閑著無聊,咱們兩個嘮會嗑唄!"

"嘮啥你說吧,我聽著呢!"這一會,兩個家伙都跑東北哪噶達去了,白龍馬也是一口東北口音的說道.

"那你就說說為師最近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真的做錯了?"戰狼現在心是一團漿糊,忍不住對著白龍馬詢問道.

"我說老大呀!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白龍馬一會的功夫,說話的腔調變了三變了,現在模仿著岳云鵬用河南的口音說道.

"還當講不當講,有什麼話就講."戰狼爽快的說道.

"老大呀,以這幾天你的所作所為來看,你就是一個傻比呀,而且還是純牌的!"白龍馬直言不諱,直接說到戰狼的根上.

"我靠,你這樣說也太不給為師面子了吧,即使真的是這樣,你也要把話說的委婉一些呀!"戰狼氣呼呼的說道,這丫的也太不給他面子了.

"委婉?就你那厚臉皮,我說的委婉能管用嘛?"白龍馬高聲反駁道,一人一馬就這樣吵吵起來.

最後戰狼怒氣沖沖的說道:"行了,我不跟你吵吵了,說這麼多都沒什麼意義,反正事情已經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了.我到處轉轉,順便找找煙水寒和尹君浩,你在這里看好行李,回來要是少了什麼,我和你沒完."

白龍馬也不答話,躲到一邊吃草去了,現在變成馬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肚子的問題容易解決了,不用吃飯了,吃草就可以搞定了.

戰狼看了一眼吃草吃的很香甜的白龍馬,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感覺肚子更餓了,要不是知道他不是吃草的那種動物,估計他現在早就趴下跟著一起吃草了.

戰狼強打精神,取下戴的斗笠,插定了錫杖,整一整僧袍,也進到了林子里去了.林子里滿是野草山花,處處是歸巢的鳥噪叫之聲.原來那林子內都是些草深路小的羊腸小道,戰狼現在情思紊亂,又是路癡一個,沒轉了幾個彎就走錯了.他一來也是要散散心,二來也是要尋找煙水寒和尹君浩.不過他兩個徒弟走的是直著往西的路,而他轉了半天之後,卻走向南邊去了.

?

?

上篇:第494章 賢妻溫柔     下篇:第496章 被逆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