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寒門上位 第十三章 老太太的心思 
  
第十三章 老太太的心思

晚上老太太招呼著兩個兒媳做飯的時候,就覺得大兒媳神情有些恍惚,甚至切菜的時候還切到了手指,從流的一大灘血就能看出了,用的勁不,讓大兒媳回去休息後,老太太自己動手把菜切了.

不過看等看到案板上的一大灘血跡的時候,老太太還是有些不忍.

知道大兒媳是被那兩錠銀子難住了,往日里大兒子在縣城做工,每個月收成多少老太太心里自然有數,除了大部分交給自己的,偷偷給大兒媳幾個銅板當零花錢,老太太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正常,幾年下來,大兒媳手里頭或多或少的也存了兩個銅板,這些老太太心里頭都跟明鏡一樣.

可要兩個銀錠子,大房家是真的沒有的,就是讓老大家砸鍋賣鐵他也湊不齊,這老太太心里頭有數,至于為什麼開口就問老大家要兩個銀錠子,來去,還是因為三房的鐲子.

那鐲子能值一個銀錠子,要長眼力勁,跟當鋪的掌櫃的好好,也能多給仨瓜倆棗的.在加上大兒媳這幾年存的私房錢,湊齊兩個銀錠子也不是不可能.

到底,原本老太太是不相信三兒媳的鐲子是被傑那孩子拿走的,三兒媳平時多仔細那鐲子,老太太心里頭又不是沒有數,老大家的孩子以前就是淘,可也絕對沒有去三房家偷鐲子的膽子.

所以,開始的時候老太太的確是打著把大房這幾年的私房錢炸出來的心思,硬是賴在大房身上.可昨個兒三兒子親自找上門,指名道姓的鐲子就是被大房拿走了.

這情況就不一樣了,如果這話從三兒媳嘴里頭出來,老太太最多只能信三分,剩下七分擱在心里頭,可既然老三親自找上門來了,那老太太就是毫不保留,十成十的信了.

所以這才有了下午去大房家要兩個銀錠子的事情,老太太也知道,老頭子之所以開口就要兩個銀錠子,更多的是一種敲打敲打大房的意思,孩子偷了東西,大人不但不交出來,還跟著瞞,這才是老頭子生氣的真正原因.

原本老太太是信任三兒子的話的,可這會兒看到案板上的血跡,還有大兒媳那木訥的神色,老太太卻有些動搖了,到底是吃了幾十年糧食的老人,見過的,經過的多了,老太太從大房的表情中,多少能看出來大房明顯不對頭.

不像是拿了鐲子的樣子.

這是老太太心里頭的感覺,可另一方面,三兒子信誓旦旦的保證卻讓老太太有些迷惑了,到底是哪邊了謊?

心里遲疑不定的老太太看了眼灶台燒鍋的三兒媳,沉默了很多,沒有平時那麼歡實了,這讓老太太更加願意相信三兒子的話,要是鐲子沒有丟的話,三兒媳不會是這個表情.

端著菜去井水旁洗菜的時候,老太太都是心不在焉的樣子,腦子里一會是大房木然的表情,一會是老大家大子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一會兒又是三兒子信誓旦旦的樣子.

從水缸里掏了一盆水正打算洗菜的時候,突然怔了怔的老太太覺得剛剛好像看到了什麼,猛然回過神,立馬再次朝著水缸看去,果然,一個亮晶晶的東西正躺在水底下.

這會要不是水缸里的水少了,就老太太的眼神,還真不一定能看到水缸里明晃晃的東西.

伸著頭往水缸里頭湊,然後費了好大勁才把水缸里那明晃晃的東西撈上來.

等拿在手里頭的時候,老太太表情有些怔.

恩,是三房的鐲子.

這翡翠鐲子老太太自然認得,在三兒媳手脖子上帶了近十年了.老太太自然能一眼認出來.

"死女人,自己弄掉水缸里了,賴這個,賴那個的,攪的一家人子都不安穩."嘴里頭暗罵一聲的老太太往廚房里看了一眼,隨後便將鐲子放袖口里頭了.

等老太太洗好菜,回到廚房里頭的時候,大鍋已經冒煙,囑咐三兒媳燒鍋炒菜,老太太突然問了一句:

"浩子娘,你的鐲子確定是叫大房拿去了?別是掉哪里了,在好好找找,不定就翻出來了那."

"娘,我就實話跟您吧,那鐲子,就是張傑那死孩子拿的,他拿了,不給他娘,能給誰?娘你也知道,那鐲子是給浩今年蒙學的費用,大嫂這哪里是拿一個鐲子,分明就是不想讓我家浩蒙學."咬牙切齒的劉氏翻著白眼道.

手里頭一邊炒著菜,老太太好似隨意的問了一句:"你看著傑拿的?"

"娘,家里頭除了他,還有誰能像他那麼皮,那時候他燒了麥場的柴火垛的時候,要不是幾個孩子都指認就是他的火,娘您他最後不還是死不承認.那孩子您除非抓個現行,不然他就是死鴨子嘴硬."

忙著炒菜的老太太沒有搭理三房的絮叨,反而越發覺得大房家那子受了委屈.

"莫非,半年前那次火,也像這次一樣,另有隱情?"既然知道大房家的這次是被冤枉的,老太太第一次懷疑半年前的事情,是不是也冤枉那子了.

趁著三房做飯這會功夫,老太太去了堂屋,等把鐲子交給老頭手里頭,然後又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了一遍後,手里頭拿著鐲子的老頭微微沉吟,臉色也拉了下來.

"老頭子,既然冤枉了人家大房,那兩個銀錠子的事情就不能作數了,不然大房就真的砸鍋賣鐵,就算把傑也賣了,也湊不齊兩個銀錠子啊."見老頭子不話,這才想起大兒媳肯定是被兩個銀錠子愁的,到時候要是拿不出兩個銀錠子,大房那邊可別真的做什麼傻事了.

"你這軍旗也真是的,老大不了,讀了二十多年的聖賢書了吧,怎麼還這麼不分青紅皂白的,他這麼一摻和,你看看把一家子鬧騰的."甩了甩袖子,臉色難看的老頭不滿道.

"你也別怪軍旗,要不是浩子娘倒持,軍旗也不會這麼眼巴巴的找上門,我看,到底軍旗還是浩子娘倒持的.晚上我把鐲子給浩子娘送來去,這事也就結了,以後誰都別提了."

老太太正打算把鐲子給三房送去,卻見老頭子一把將鐲子收了回去,隨後板著臉道:"晚上吃飯的時候我給她,看看她還能什麼."

等晚上吃飯的時候,手上纏著白沙的王氏就覺得飯桌上的氣氛很奇怪,老頭老太太好幾次都看著自己欲言又止的樣子,心里頭有些苦澀的王氏只當做老兩口這是催著自己要兩錠銀子那,心里頭愈發苦悶,本就沒有胃口,這下就更不沒有食欲了,匆匆拔了一口飯,正打算回屋,就聽到老頭道:

"老大家的,你也別急著走,正好趁著一家人都在,都是一家人,咱們把事情開了,也就沒有什麼了,老三家的,你看看這個是不是你丟的鐲子?"

著這些話的時候,只見老頭子從袖口拿出了一個明晃晃的翡翠鐲子,然後往三房一扔,老頭的神色就不太好看.

瞧著飯桌上的鐲子,只是打量一眼,劉氏就認出來了,那絕對是自己的,跟著自己十年里的東西了,就是瞎著眼,劉氏也能辨認出來.

不過想著這鐲子居然從老頭子手里拿了出來,這讓劉氏有些摸不著頭腦,所以一時間就不敢相認.

"好像就是這個鐲子吧."放下碗筷的三叔把鐲子拿在手里,仔細打量了片刻,隨後對著身旁的劉氏道:"你看看,就是這個吧."

這個時候劉氏卻不好裝了,接過鐲子裝模作樣的看了幾眼,隨後頭道:"恩,是我的鐲子.爹,怎麼會在您手里頭?"

"你娘在水缸里頭找到的,自己不長心眼子弄丟的,還怪這個,怪那個,你看看好好一家人讓你折騰的,還有個家的樣子啊."當著三兒子的面,這就算是很嚴重的教訓了,板著臉的老頭這時候自然威風至極,即便是劉氏,這個時候也只有低頭認錯的份.

"爺爺,三嬸子家的鐲子找到了,不是那個鐲子是給浩子蒙學的費用嗎,既然鐲子找到了,那我家就不用出兩錠銀子給浩蒙學了吧."

等看到大房家的子睜著眼直直瞅著自己的時候,虎著臉著頭的老頭恩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到底還是不願意看到老三家丟臉,老太太再次圓場道:"都吃飯,以後這事情誰都不要在提了,誰再提別怪老太太我翻臉."

話都到這個份上了,這時候誰要是再敢個不字,那就是真的不知死活了,至于大房間的子被冤枉啦,受到的委屈了,怎麼,一個孩子,難道還要大人給你道歉不成?

悶著頭吃飯的時候,張傑明顯感到王氏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這個婦人現在想的最多的,就是不用為兩錠銀子發愁,至于被老頭老太太找上門冤枉一頓的事情,王氏是不敢想著喊冤的.

這個時候,原本還想著好好道道的張傑在被老太太狠狠瞪了一眼後,只好撅著嘴,不敢在吭聲了,沒有辦法,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里,老頭老太就是土皇帝,'孝’這個字,可不是隨便的.

眼瞅著將鐲子揣進懷里的三嬸子,張傑突然勾起了嘴角,眼神深處,一抹異樣的光芒一閃而過.

吃完晚飯,張傑特意繞著王氏轉了幾圈,等看到王氏那重新恢複了神采的眼神後,這才笑道:"娘,我就那鐲子不是我拿的吧,這次你該相信我了吧."

"恩!"顯然,沒有了兩錠銀子壓在身上,全身都輕松了不少的王氏牽著張傑的手,她的左手切菜的時候受了傷,所以晚飯後老太太特意關照,沒有讓王氏刷碗.

等娘倆回屋休息的時候,三房突然響起了一聲驚愕的尖叫聲.

"你三嬸子家怎麼了?"被嚇了一跳的王氏瞅了一眼門外,臉上滿是奇怪,按理三房找到了鐲子,應該高興才是,怎麼會大驚怪的?正打算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卻被一旁的屁孩一把抓住了.

"娘,人家的家事,咱們就不要跟著湊熱鬧了.你現在去,弄不好人家還得怪你."

"你三嬸子叫的那麼,那麼大聲,我去看看到底怎麼了,別出了什麼事情."原本王氏是想淒慘的,可當著孩子的面這麼有些不好,所以就臨時改了口.

"她能有什麼事,最多就是發現鐲子破了皮,沒有原來那麼光華了,除了鐲子,娘你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三嬸這麼歇斯底里的."

翻了個白眼,張傑將滿臉驚訝的王氏拽回了屋,然後反身就把房門鎖了,等聽到隔壁傳來的鬼哭狼嚎後,嘴角微微勾起的張傑輕聲道:"自食惡果了吧.所以,做人,不能太絕."

上篇:第十二章 怒火    下篇:第十四章 被屁崩死的大聖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