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 第十一章 詐尸,密密麻麻毒蟲陣 
  
第十一章 詐尸,密密麻麻毒蟲陣

在我們所有人驚恐的注視下,死去不久的胡油然,拖著沉重的軀體朝這邊走來.

他的小腿部分被尸鼱啃噬乾淨,留下了無數咬痕的白骨,上面掛著血肉絲,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上身還披著我們蓋上去的布,黏黏嗒嗒的血和肉一路灑落,當有光照到他的臉上時,只見細細的黑色茸毛長出來,僵直鐵青,近黑色,眼睛鼓脹得像金魚,幾乎要掉出來.

他張著牙齒,雪亮,但是嘴唇里卻是黑紅的鮮血,不住地湧出來.

這血滴了一路.

我心一緊,這是詐尸了吧?

什麼是詐尸?傳聞是說胸腹之中還有一股氣,不舍人間,如果被貓鼠之類的野物沖了,就會假複活.但是這一口氣完全不能支撐起生命,只會讓複活的尸體野獸般的胡亂追咬,最後那口氣泄出來倒地,才算徹底死了.有人會問,完全死了,怎麼還能動?其實是可以的,比如雞,腦袋都沒了,還可以滿地亂竄許久,甚至回到雞窩里面去.

詐尸一說由來已久,沒有道德的西方宗教人士就是根據這一原理,煉制的喪尸.

我們本來准備改日折返回來,收拾他收尸的.沒想到他居然能夠詐尸,一路追趕而來.顯然,這里面肯定是矮騾子搞的鬼.

有個戰士沒看清楚,膽兒大,見他走得艱難,湊上前去喊小胡,小胡,以為胡油然本來就沒死.我一把拉住他,大喊一聲快跑.這傻小子還拼命扯我,想過去拉已經是尸體的胡油然.我一巴掌拍在他後腦門上,說這個胡油然變成僵尸了(其實不是,僵尸是尸體埋葬于極陰之地,經年日久,風水轉移而成,有部分生前意識,俗稱粽子,這個剛死,算是喪尸),你不怕被咬?

我燈光一照,他這時才看到胡油然這恐怖模樣,大叫一聲"媽呀",轉身就逃,跑得比我還快.

這血肉模糊的胡油然見到了這麼多活人,一下子也像打了雞血一樣,發足狂奔而來.我跑在最後面,吳隊長落後一點,一邊跑,一邊問我怎麼辦?我說你們不是有槍麼,用微沖把他的腳骨頭打斷,讓他追不起來.他大罵,說他怎麼能夠毀壞兄弟的尸骨?我抽空摸了一把糯米往後撒,一點效果都沒有——這個時候要是有一只黑貓,就好了.

我說好吧,不開槍,那你們就等著變成他一個樣兒吧!

所幸胡油然的腳只剩下了骨頭,本也跑不快,一時之間也追不上.跑到了第一個岔路口時,突然聽到前面叫了一聲,然後好幾個人都停了下來.我刹不住腳,一下子就撞到了前面的一個兄弟,我奇怪,探頭一看,前面密密麻麻好多蟲子出現,有蜈蚣,蠍子,多足爬蟲,紅頭蟑螂,蚯蚓,毛茸茸的大蜘蛛……布滿了整個岩壁上,地上黑黢黢的一層,足足鋪了好幾厘米.

十來個帶著紅帽子的小矮個兒在跳躍,蹦來蹦去.

它們就是矮騾子,在指揮蟲子——天知道它們哪里弄來的這麼多毒蟲子,身具朵朵的我,自然能夠看出,這並非錯覺.

前有萬蟲陣,後有詐尸追,怎麼辦?我大喝一聲,罵了隔壁的,你們這些槍是拿來展覽的嗎?經我這麼一提醒,他們幡然醒悟過來,拿手槍的,拿微沖的,一個勁地往前掃射.我大叫,打戴帽子那個,打戴帽子那個……吳隊長這個人我並不喜歡,但是槍法確實不錯,64式手槍的七發子彈三秒鍾打完,有兩頭矮騾子中槍倒地.其他人槍火齊開,幾乎一瞬間就掃清了近半的矮騾子.

我正個高興,突然聞到後面一陣腥風撲來.這風有凶又臭,我來不及回身去看,甩了一大腳,一招黃狗撒尿,感覺自己的腳一下子好像蹬到了輛摩托車上面去,又麻又酸.我回頭一看,果然,這是死去的胡油然追了上來.這一腳力大,胡油然也被我踹開,我右腳一著地,手就往背包里摸.什麼能夠克這驚詐的尸體呢?我腦中瞬間想到三件東西:上好的檀香燭,油炸三天的桃木刺,長到二十斤的茯苓經三伏天曬後磨制的粉.

這三樣東西,我只有檀香燭,但是已經沒有點燃,讓其氣息揮發鎮甯靈神的時間,沒辦法,只有揮著砍柴刀,去砍它(變成詐尸,已然不是人類)的腳骨頭.它不管,撲著朝我咬來.我久受肥蟲子溫養,多靈活啊,哪里能被他咬到,又是一大腳,踹飛.

然而這兩踹完畢,我的體力也消耗不少,正在這時,砰砰響的槍聲全都停歇了,原來吳隊長他們剛才驚慌,忘了節奏,一下子把子彈打完,這會兒正在快速裝彈呢——到底不是野戰軍,居然犯下這種錯誤.我來不及查看他們的戰果,只聽到劉警官喊快退,這些蟲子爬上來了.我扭頭一看,擦,只見那幾頭剩余的矮騾子多在轉角處"唧唧"地叫喚,然後那些黑壓壓的蟲子,像流動的水,緩緩地壓了上來.

那場面,我現在回憶起來,都是一陣雞皮疙瘩,渾身發麻.

拿著槍,男人或許不怕猛獸,但是卻仍然害怕毒蟲.蟲子小而不受力,只有那噴火器或者殺蟲劑來滅殺,沒幾個人會想去享受萬蟲噬心的痛苦,所以他們連著退後.突然又聽見一聲慘叫,我一看,卻是那個劉警官一不提防,大腿被那個胡油然給撲住咬到,慘嚎了起來.劉警官痛,一下子就把手槍的子彈抵住胡油然的頭,"砰砰砰"連開數槍,彈頭全部都灌進了腦袋中——然而胡油然卻並沒有松嘴.

我也顧忌不了吳隊長他們的兄弟感情了,提著砍柴刀,插進他們兩個之間,刀刃對准胡油然的脖子,咬著牙,死勁地一割,被磨得雪亮的刀子一下子把胡油然被轟得稀爛的頭顱給割了下來.胡油然的軀體終于倒下,手不斷往上面抓,但是頭顱卻仍然咬在了劉警官的右腿上.

跑,跑,跑……

吳隊長這下反應過來,和另外一個人架著大聲慘嚎的劉警官,往回路跑去.

胡油然稀爛的腦袋吊在劉警官的大腿上,一晃一晃的.

我們狂奔了幾百米,劉警官說他堅持不住了,在發現毒蟲陣暫時沒有追來之後,氣憋足了,終于卸了一口氣.我讓他們幾個把燈光聚齊,我蹲下來,看見胡油然的頭顱依然緊緊地咬著劉警官的大腿.我用手抵住著腦漿膿血到處漏的頭顱額頂處,念了一段平心靜氣咒,超度亡靈.我念得很快速,用心體會,能夠感覺到一股戾氣隨著我的咒文,漸漸消散.

終于,胡油然的嘴松開了,砸落在地上.我不管這個,也叫他們幾個離遠點,免得沾到了穢氣,把劉警官破開的褲子撕開一個口子,看見傷口處血肉模糊,牙印很深,咕嚕咕嚕往外面冒黑血,熏臭,被撕裂的肌肉組織開始變得僵硬,毛發粗硬——糟糕,又中尸毒了!

我問他感覺怎麼樣?他回答我說不痛了,麻麻的,但是冷,非常冷,感覺心往下面沉,頭昏.我連忙把背包里面剩余的糯米全部拿出來,先用我水壺里面的淨水沖洗傷口,然後把糯米敷上去,拔毒.吳隊長緊張的看著,然後問在前面警戒的戰士,蟲子上來沒有,回答是沒有——他說這話,聲音都在顫抖,顯然是嚇壞了.我見這糯米迅速就變黃變黑,知道還是有些效果,于是又用水壺的水把黑色的糯米沖乾淨.

水沒了,我問誰還有水?一個戰士把水壺遞給了我,我掂量了一下,丟開一邊去.他撿起來問我怎麼啦,我說你倒出來自己看,問吳隊長的水.

這個戰士把瓶蓋打開,一倒,又全部都是粘稠的蠹蟲湯汁,無數微末的白色蛆蟲翻騰爬行,嚇了一跳,問怎麼回事.

我腹中疼痛,翻滾,一邊用吳隊長給的水清洗傷口,一邊說:"進山前的那個羅老頭,有問題."——我中蠱了,是疳蠱,這是一種用蜈蚣和小蛇,螞蟻,蟬,蚯蚓,蚰蠱,頭發等研末為粉,置于房內或箱內所刻的五瘟神像前,供奉久之而成為的毒藥.中者鼓脹,腹瀉,虛弱至奄奄一息.然而我身具本命金蠶蠱,雖然沉睡,但本身卻不懼怕這毒藥,只是發作起來難受,需要時間克服而已.

兩抓糯米過後,劉警官好了一些,臉色沒有那麼鐵青了,灰白色.

可是我帶的糯米,灑了不少,然後又敷完了,問他們還有沒有糯米,都說沒有,他們帶了武器,哪里還想到要帶什麼糯米?外面那個向導倒是背得有,但是出不去.這也奇怪,我們一跑進洞,毒蟲陣也就沒再追來,不知是何原因.總這麼堵著也不是個事,看著劉警官開始漸漸顫抖的臉,我心中沉悶.問吳隊長,他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劉警官看著我,哭了,拉著我的衣袖,說陸大師你是個有真本事的人,救救我吧,我結婚都沒幾天,婆娘都沒有熱乎過幾次,娃崽都沒有一個呢……

他說得聲嘶力竭,極盡悲涼.

我看著外面黑乎乎的岩洞口,心中一動.

上篇:第十章 矮騾子的迷轉宮    下篇:第十二章 破陣子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