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 第八章 破尸陣,得絲帛 
  
第八章 破尸陣,得絲帛

我望著天,陰沉沉,颼颼的涼風在冬天的青山窩子里刮過.

也不知道是幻覺還是真實,耳朵邊上聽到"刷"的一聲,就像西部電影里,拔刀砍人的呼嘯,直接印入我心里.

接著,所有的景象往上面躥,我重重地跌落下地來,屁股著地,而剛才舉托著我的那七八雙手的主人,被最凶猛的那個跳尸"邦邦"幾下,給大力摜飛去.我就地一滾,仍然有許多尸漿濺起,灑落在我身上,還有許多尸蟲子掉落下來.這些我都沒在意,朝人影少的地方突圍而去.剛跑出兩步,就被一個一身黑毛的腐面僵尸給拉住了腳,有金蠶蠱在,我的膽氣也增加了不少,俯蹲下身子,結"大金剛輪印",口吐"鏢"字,狠狠地印在它腦門上.

這一印拍出即中,我立刻感覺到空氣中,都有震蕩感,無形的波紋在虛無的空間回蕩開去.

太意外了,這震蕩感居然是我一手弄出來的.

這就是"炁",道家的組成根本,念力具象化的表現形式.

"鏢"一字,由神海念起,經上中下三丹田,過腹髒,肺部擴張,喉結,鼻腔共鳴,與空氣萬物呼應,一舉而成.口中吐字,印法呼應之,攻擊力全部集中于手部.然後我手掌立刻一陣灼熱,暖洋洋,自己沒感到燙,反而是被我拍中的活死人,"嗷嗷"地叫喚著,悲鳴著到地而去,動彈不得.

它沒有再次爬起來,我能夠感覺到它殘余的魄,被我拍散.

《子不語》有云:"人之魂善而魄惡,人之魂靈而魄愚,魄主宰人身,當魂離開人體,便會淪為惡鬼僵尸."

活死人,無魂有魄,若將魄再拍散,則就變成了死得不能再死的死人了.這是一種高級的除尸方式,也簡單粗暴,適用于有氣感,有道行的有道之士,比如……我,嘿嘿.此外還有符咒來鎮壓,禁錮,布陣,棗核七枚……等緩和的方式,以及終極的火燒——放火燒之,嘖嘖之聲,血湧骨鳴.

能感受到"炁",說明我已經有了氣感,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

這進步讓我欣喜若狂,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顧不得身上的傷勢和周遭的惡臭,與追擊我而來的白毛,黑毛等種類的僵尸,厮打起來.這打斗姿勢並不好看,像街邊的潑皮打架,掐脖子扯臉的.然而我心中卻無所畏懼,唯一的惡感,也只是嫌棄這對手太髒太臭,邋遢得很,汙穢了我的手掌.然而見慣如此,我也只有咬著牙,強忍著.

與此同時,那頭叛變的厲害僵尸,手起爪落,居然拍飛了好幾頭同類,有一頭,居然被一掌拍裂,碎成了六七塊腐臭的肉塊——好厲害的掌勁,這位仁兄生前莫不是學過傳說中的"降龍十八章"?我痛,大腿上被咬了一大口,血肉模糊,也不知道是否中毒,身上至少有七八道血淋淋的傷口,但是我卻也不跑了,咬著牙,與沖上來的僵尸周旋,躲閃,抽冷子就大喝一聲"鏢",印腦門上將其殘魄拍散——虧得這些僵尸個兒都不高,我拍得也順手.

僵尸到底是故去的活死人,動作略緩慢,讓我受到的攻擊范圍減小,也活動得開.

地翻天等人見到局勢如此逆轉,均乍舌不已,又見最厲害的那頭僵尸另投了門庭,站不住腳了,紛紛圍上來,有持桃木劍的,有持紅符繩的,有拿黃紙符貼腦門的……一時之間,八仙過海,一擁而上.那個拿散彈槍的絡腮胡子,求饒似的朝我呼喊:"哎!陸小弟,陸小弟,手下留情,莫不都拍散了喲……我們留著還有大用的呢!"

人多自然力量大,沒多時,僵尸們定的定,死的死——這死,指的是煙消云散的死——唯剩下了那一頭長得像科學巨人的跳尸,正在奮力地撕扯著已經失去魂魄的尸體,大卸八塊,血肉飛揚,搞得場面十分血腥.王家人全部圍上來,神情複雜地看著這頭他們原本引以為傲的跳尸,地翻天嘴唇輕抖,默念著安息靈魂的咒語,然而卻一直無用,溝通不上,最後無奈地看著我.

顯然,他是明眼人,看得出來是我在搗鬼了.

然而金蠶蠱這肥蟲子,大部分的時候都不聽我使喚,任性得很,我心里也沒底.

不過在此時此刻,我唯有裝逼,不看那頭作亂的僵尸,盯著地翻天,說那法門呢?他沉默了一會兒,其間還瞅了一眼他爺爺,最後長歎道:"我給你,我給你,只盼你別毀了這小黑天,這可是我們家傳承多年的尸寶,還指望著一直傳下去呢!"我點頭,他轉身往屋子里走去,一分鍾後,他拿出一卷黃色的絲帛,走到我面前,遞給我.

我接過來,攤開,這絲帛有兩張a4紙大小,里面有密密麻麻,幾千字的蠅頭小楷.從右到左,從上到下,右邊起頭,用魏碑體書寫了四個大字——《鬼道真解》.

地翻天說指著這絲帛,有些不舍:"這冊卷子,是我爺爺與幾個同行在解放前,從明代一個白蓮教楚南舵主的葬墓里面,翻出來的.那墓十分凶險,過程自不必說,弟兄都死了大半,足以見其珍貴之處.我煉制五鬼搬運術的法子,也來自于此.這里面,就有三魂還剩兩魂的鬼魂修煉的法門——也有拓本,但是你今天也吃了些虧,這真本,就當是給補償你吧……"

我盯著他,問這是真的麼?莫哄我啊!

他苦笑,說你也是個高人,他這次眼拙,得罪一次哪敢再得罪二次?江湖人,闖蕩四方,講究的就是個招子敞亮,此事過後,再也不敢了.一筆勾銷吧?

我點頭,說可以.

視線移到了黃帛上,我在黑色的蠅頭小楷中找到了"靈體修煉"的寥寥幾字,然後把它卷成一團,收到褲兜里.交易完畢,我朝那渾身都是腐臭血肉的跳尸喊一聲收工了,它還真給我面子,這一句話莫名的靈驗,它停住了,僵直地站了起來,眼睛往下斜,一動也不動.然後,從它後面飛出一條肥蟲子,金色的身體上沾染了些黑色血漿,髒乎乎,難看得很.

這小東西飛到我面前,一雙黑豆眼盯著我,搖頭晃尾,頗為得意.

狗東西!

我不願讓地翻天他們多見金蠶蠱,伸手把這賣弄風騷的家伙揪著,聞了一下,嗯——臭死了!我讓它自己去洗澡,然後回過頭來,指著一地的尸體,問怎麼收拾啊?地翻天眼睛還瞅著跑到他家廚房去洗澡的金蠶蠱,擔心得很,見我問起,苦著臉說他養的十二尸巫,如今壞了六成,損失大了.我氣憤地笑,說你們家煉制的僵尸,自己都制不住,還把我連累了一番,虧得我還是有些本事的,要不然,恐怕已經命喪黃泉了……

他訕笑,說怎麼會呢,一看就知道我是福大命大之人.

見我瞪眼,他無奈了,說今天的天氣,日子,時辰都不對,他們剛才也是沒有了法子,想著先讓我沖一下那受驚僵尸的戾氣,等緩些再將其一一鎮壓……我懶得聽他鬼扯,問這麼多尸體是哪里來的啊?他坦言,說不要多想,都不是他殺的——有的是從墓里面翻出來的,有的從火葬場里買通工作人員,狸貓換太子弄來的(反正骨灰只是一坨灰渣,家屬也看不出來)……

我歎氣,說都什麼時代了,你們還煉制僵尸,能派什麼用場?

他笑,說都是老手藝了,閑著也是閑著,留著看家護院嘛.

我沉默,不知道他在隱瞞什麼,但是也不想深究.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讓別人知曉的秘密.大家都是旁門左道中人,我本就沒有立場,站在道德的高度去指責他們,他並不是我的犯人,僅僅只是跟我做了一個交易,自然不能管得太寬.

況且,這里面我並不處于優勢,那個絡腮胡子手上可是拿著一把槍呢.

這散彈槍的威力電視里面倒見識過,二十米的范圍內,中一槍,身首立刻分離,一地碎肉沫子,全身馬蜂窩,里面的鉛彈要拿鑷子挑,足夠一個壯勞力忙活一上午.

事已至此,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聞著身上這尸臭,沒法趕路,問有沒有地方可以去洗洗.地翻天很熱情,他要留下來收拾現場,趕尸回洞,叫來他那二女兒,引我去洗澡間洗澡.別看這里偏僻,但是設備還齊全,熱水器還是太陽能的,雖然這幾天陰,但是熱水也有.我把衣服脫光,站在花灑下面淋,把皮膚搓紅,幾乎快掉了一層皮.

再一聞,還是臭,熏!——我終于知道為什麼這家成年人身上都有味兒了.

正洗著,金蠶蠱鬼鬼祟祟地從氣窗溜了進來,想爬進我嘴巴里.

我捂住嘴,一巴掌扇丫的——這家伙沒心沒肺的,確實惹人喜歡,但就是有一個缺點,太不愛衛生了,老是喜歡和髒東西打交道,還樂此不疲.也不知道是不是蠱的天性.我可以容忍它寄居在我體內,也容忍了某一段時間里它的出入方式,但是某一天我猛然醒悟,這小東西是半靈體了,何必老走谷道?

這個臭毛病,必須得改改!

妥妥的!

一番沉重的思想教育,肥蟲子妥協了,委屈地看了一下我,黑豆子眼睛里好像還溢出淚水來,可憐巴拉的,像個孩子.過了一會兒,嗡嗡飛,圍著我轉圈,後來又附在我胸口的槐木牌上,把紅繩子絞來絞去.我知道,這小家伙,也想朵朵了.

其實,我也是.

洗完澡,地翻天的二女兒抱來一套衣服,普通的樣式,老款,是她小叔的(內衣褲,襪子我自己包里有).我隔著門拿進來,發現小丫頭居然還想偷看我一眼——夠膽大的!我幾乎沒有一點兒的心思停留,穿好衣服出了門,地翻天過來找我,問走了啊?我說是,他吭吭嗤嗤猶豫半天,我說有話就直說吧.

他點頭,問我沒有給這家里面下蠱吧?

顯然他是擔心剛才火爆亮相的金蠶蠱從中作梗——畢竟在湘西,蠱毒之名如雷貫耳,沒人敢在這方面掉以輕心.我說放心,你不仁但是我不能不義,我跟蕭克明有生死的情誼,他的朋友,我怎麼都是要高看一眼的.不過,如果給我的那卷帛有問題,那麼就另說了.

他斷然說不會的,這方面絕對可以放心.

他說找人送我,我拒絕了,告辭,往來路走去,走了好遠,我都有一種被人偷窺的感覺,轉過頭來,只看到二樓的窗戶,有一張漂亮的臉.那是地翻天的二女兒,一個學土木工程的大一學生,旁門養尸世家的子弟.

我無暇猜測她那明亮的眼睛後面,代表著什麼情緒,只是走,歸心似箭.

懷中有一團幾千字的絲帛,有了它,朵朵後面的道路,就有了希望.

上篇:第七章 十二尸追,金蠶蠱現    下篇:第九章 鬼道真解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