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章 洛陽城外董丁鏖兵  
   
第三章 洛陽城外董丁鏖兵

黎明,像一把利劍,劈開了默默的夜幕,迎來了初升的晨光,只見滿天赤云,紅日猶如一爐沸騰的鋼水,噴薄而出,顯得無比的金光耀眼.

洗漱完畢,呂布在帳內活動一下筋骨,感覺身體沒什麼大礙後,旋即束發戴冠,插上大紅朱雀翎.

剛剛整裝完畢,外面就便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丁原昨晚就收到呂布蘇醒的消息,于是便大清早的前來查看情況,看到呂布早已披甲帶掛,深凹在眼眶的眸子眯成一條縫,旋即便若無其事的踏入呂布的營帳.

看到走進來的丁原,呂布故作慌忙地行禮:"孩兒拜見義父".

在呂布心中,他對丁原沒有多少感情,克扣他軍功也好,在他身邊安排眼線也罷,為了在亂世中生存,這丁原,必須死.

至于如何將他殺死,自然不能像前世那般堂而皇之.吃夠三姓家奴惡名的他,此時正醞釀著一個既能殺了丁原,又能保住名聲的萬全之策

看到呂布向自己行禮,丁原滿意的點點頭,隨後略作關心的詢問:"奉先,身體還有沒有大礙?"

雖然心中對丁原起了殺意,不過臉上卻笑容可掬."全仗義父庇佑,孩兒感覺身體已無大礙"

丁原手捋顎下的短髯:"老夫今日與那董賊厮殺,若身體並無無礙,一會便隨我出征"

"諾!"

呂布旋即雄壯地應諾一聲,丁原點點頭,在呂布的帳內環視一圈,又囑咐一些無關痛癢的瑣事後,便邁出了呂布的營帳,目光凜冽地看著丁原離去的背影.呂布的嘴角劃出了一條美麗的弧度.

"嗚嗚~"

突然尖銳的號角此起彼伏,瞬間就撕破了朦朧的清晨.

"咚咚~"

驚天動地的戰鼓突然如巨雷般拔地而起,響徹整片云霄.

鼓角齊鳴之後,數萬大軍從並州大營開出,除了看守營寨的兩萬士卒,剩下的八萬並州軍全部出動,准備與董卓的西涼軍來一場真正的較量.

八萬大軍並肩而行,漫山遍野的逶迤向前,踩踏得塵土漫天飛揚,軍中旌旗林立,一陣寒風拂過,面面旌旗被刮得獵獵作響,似鬼哭,又似狼嚎,大軍所到之處,踐踏得原野寸草不生.

呂布白馬金羈,與並州軍主帥丁原並綹而行.

一路無話,大軍約行一個多時辰後,便開到了洛陽城下.

洛陽,至光武帝在此建都一百多年以來,一直是大漢皇權的標志,此時的洛陽城牆崇墉百稚,高城深塹,高大寬廣的城牆猶如一條蜿蜒的巨龍將洛陽城圍繞,有氣吞山河之姿,叱咤風云之勢,又有誰能想得到,不久之後,這氣勢宏偉的洛陽城將會變成一推瓦礫.

洛陽城下,旌旗一開,只見丁原拍馬而出,手中的令旗一揮:"擂鼓,挑戰"

丁原話音剛落,頓時"隆隆"的戰鼓聲驟起,雄渾地鼓聲,嗚咽的號角聲,立即喧騰起來,彙聚成一片,呈排山倒海的氣勢朝洛陽城內的西涼軍席卷而去,轟隆隆的鼓聲湧動,沖向整片云霄.

看守洛陽城的守門校尉,看到如此陣勢,早就被嚇得屁滾尿流,直接從樓梯上滾落城下,然後在士卒的攙扶下,翻身上馬,揮鞭直奔董卓的府邸而去.

此時董卓正與李儒商量廢立之事,此時的他尚未被洛陽的繁華所侵蝕,只見他生得體魄魁梧,膀闊腰圓,年紀約莫四十上下,滿臉都是卷曲的虯髯,臉龐黝黑,全身上下帶著一股風塵之氣.

而他旁邊的李儒長得比較平常,身材瘦小,羽扇綸巾,但是一雙詭譎的眸子不時泛出陰冷的光芒.

手捋顎下的山羊胡,李儒低聲沉吟:"董公,廢立之事要速戰速決,恐怕遲則生變"

董卓聞言,緩緩起身,雄壯的身軀在大廳內來回踱步,忽然眼里閃過一絲狠唳:"明早,可令華雄率兩千甲士埋伏于溫明園,以玉玨為號,如果有人膽敢反對,就縛而殺之"

李儒聞言,思忖了半響之後,點了點頭.

"報~"

就在此時,城門校尉剛好奔到董卓府邸,翻身下馬後,狼狽的跑到董卓面前單膝跪地:"報相國,丁原領軍在城外叫陣"

董卓聽後,與李儒對視了一眼,瞪著銅鈴般大小的眼睛問道:"有多少人馬"

那校尉不敢怠慢,思忖半響後,立刻作答::"約莫十萬"

董卓沒有應聲,只是揮了揮手,目光希冀的看著李儒.

李儒撚了撚髭胡,低頭陷入沉思,須臾之後,抬頭展顏道"公如果殺敗丁原,可獲兩利"

董卓驚異了一聲,立即詢問:"不知是那兩利?"

李儒緩緩起身,負手在大廳內踱步,旋即轉身道:"丁原,山野匹夫,不足為懼,然他帳下的並州狼騎皆是熊羆之士,如果董公能殺敗丁原,收其殘部,那公的勢力必會大漲,此一利也,如今的洛陽城內,兵馬不少,東郡太守喬瑁的五百新兵,大將軍掾王匡的西園殘部千人,騎都尉鮑信招募的泰山兵千人,毋丘毅招募的丹陽兵千人,以及袁紹袁術手中的羽林軍,典軍校尉曹操和右軍校尉夏牟所部,這些兵甲都是那些士人的屏障,然而這些都不足為懼,只有丁原所率領的並州軍才是最大的障礙,如果公能殺敗丁原,亦足以威懾朝中宵小."

董卓聞言,喜上眉梢,隨即爽朗大笑,雙手猛拍雙膝"哈哈,文憂之言,令老夫猶如撥云見霧一般."

董卓大笑過後,旋即朝廳外大喊一聲.

聽到董卓的傳喚,華雄立即跨入大廳,對著董卓單膝跪地:"主公有何吩咐?"

看到華雄步入大廳,董卓立即下令:"你去傳老夫將令,令李傕,郭汜領三萬飛熊軍,張濟,樊稠領三萬西涼鐵騎,隨老夫一起出城與丁原老兒一決雌雄."

華雄聞言,頓時精神,一直以來,在天下人的眼中,西涼軍與並州軍同屬于彪軍,難分勝負,如今有機會一決雌雄,怎不讓華雄興奮,華雄雄壯的允諾一聲後,旋即大步邁出大廳,徑直奔出董府.

鷹擊長空,翱翔萬里,那凌厲的目光,透過重重云靄,俯瞰蒼茫河山.凝立山巔,巋然不動,目光如電光火石,掃向四周.

洛陽城外,兩軍對壘,刀槍斧鉞犬牙交錯,高牙大纛遮天蔽空,鋸牙鉤爪,旌旗蔽日,一方是身經百戰的並州狼騎,掛著丁字帥旗,一方是久經沙場的西涼鐵騎,掛著董字帥旗,雙方都是百戰之士,熊羆之兵.

旌旗開出,丁原手提一把長劍,胯下溜須黑鬃馬,走到陣前,指著董卓破口大罵:"國家不幸,皇綱失統,閹黨禍國專權,以至于生靈塗炭,你本是外郡刺史,又無尺寸之功,因賄賂十常侍而討了一個涼州刺史,如此行當還妄想行廢立之事,你想要禍亂朝廷乎?"

董卓在大旗下勃然大怒,回罵道:"你這山野匹夫,出身貧寒卑微,因會寫文章,而獲得了一官半職,你何德何能做那並州刺史?還妄想覬覦三公之位,真是不知廉恥,羞煞你塚中老父"

"哎呀,氣煞我也"

丁原本來就是出身貧寒卑微,因會寫文章,年少時被任用為官吏,後來成為南縣縣吏,每當有賊寇前來進犯時,丁原都會身先士卒,沖陣殺賊,積累了無數軍功之後才升任這並州刺史,武猛都尉,聽到董卓戳穿自己的身世,一股怒火不由得從兩肋竄出,灰白的胡須亂顫,扭頭大喊一聲;"我兒奉先何在?給我斬了董卓那老賊"

"末將領命"

隨著一聲雄壯的應諾,並州軍旌旗開處,呂布立即挺戟縱馬,馳騁而出.

董卓看到呂布一身金甲貫體,墨發潑灑如瀑,兩束五彩斑斕的雉尾迎風招展,身高九尺,身材看著魁梧有力,濃眉闊目,相貌堂堂,一臉英氣,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董卓大驚,回頭詢問:"這是何人啊?為何看著如此彪悍?"

矗立在華雄身後的李肅聞言,立即拱手道:"啟稟主公,此人乃是我的同鄉名為呂布,他有萬夫不當之勇,于萬軍從中取敵酋首級猶如探囊取物"

李傕的部將王方聽後,不由自主的冷哼了一聲:"子武莫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冷斥完畢,王方旋即請命:"主公,某願取呂布首級,獻于帳下"

董卓大喜,隨即令王方出戰.

西涼軍旌旗開處,王方手提一把大斧,直取呂布.

呂布很想笑,這王方他倒認識,前世跟著李傕在長安殺敗自己,算是自己的死敵,今日既然又碰見,豈能讓他活命.

只聽呂布一聲爆喝:"九原呂布在此,賊寇還不授首"

隨後雙腿猛夾馬腹,那棗紅馬嘶鳴一聲,旋即放開四蹄,如他飛燕,載著呂布猶如離弦之箭般沖向王方.

王方大吃一驚,還沒有等他回過神來,呂布的方天畫戟已經猶如毒蛇一般刺過來,王方躲避不及,正中咽喉,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跌落馬鞍.

並州軍見呂布斬了敵將,士氣大振,立即鼓噪吶喊,喝彩助威.

反觀西涼軍,見到本方將領被陣斬,士氣瞬間低落到低谷,董卓面色陰晴不定,他倒不在乎王方的生死,他在乎的只是奔方的士氣問題,看著許多將士皆畏懼的看著呂布,董卓回頭怒吼一聲:"誰去斬了這賊將,老夫賞百金,賜良馬百匹"

董卓此話一出,頓時在西涼軍中炸開了鍋,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只見張濟身後閃出一名白袍小將,挺槍縱馬,來到董卓跟前拱手叩拜"董公,小將願往"

董卓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小將,雖然他長得英武不凡,但是略顯青澀,如果使他出戰呂布,又被呂布斬殺,又該如何,躊躇間,董卓身後又響起一聲雄壯的怒喝:"主公,某願往"

董卓回頭一看,原來是華雄,董卓大喜,急忙令華雄出戰.

西涼軍旌旗再次開處,華雄拍馬舞刀.直取呂布.

那白袍小將見董卓沒有理會自己,失落的朝董卓拱拱手,悻悻的回到張濟的身後,張濟見後,長歎一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在那邊,呂布與華雄早就糾纏到了一塊,馬走龍蛇,刀來戟往,直殺得天昏地暗,馬蹄踩踏得塵土漫天飛揚.

呂布將畫戟揮舞開來,對著華雄一頓劈頭蓋臉的亂砸,連綿不絕的攻勢猶如排山倒海一般,頓時打得華雄毫無還手之力.

華雄此時心中早就驚駭不已:"這呂布果然悍勇,自己才與他走了二十個回合,就已經招架不住了"

面對呂布的狂轟亂砸,華雄心中忽然感到一絲悲涼,看來自己還是小覷天下英雄,依這種形式下去,只怕今日沒法活著離開.

華雄心神錯亂,猝不及防之下被呂布一戟挑飛了他手中的大刀,本來呂布想要斬殺華雄,但想到華雄為人忠義,而且頗有些勇武,以後若想要奪得西涼軍大權,領兵者非華雄莫屬.

于是將刺向華雄胸口的戟頭轉向華雄的肩窩,隨後反轉戟身用戟柄拍在華雄的背部,華雄猛地吐了一口鮮血,旋即跌落下馬鞍,昏迷過去.

這華雄可不比王方,他可是董卓的心頭肉,看到華雄跌落下馬,董卓急忙下令軍士搶奪華雄.

呂布冷笑,揚起手中的長戟,大喝道:"並州狼騎,隨我沖鋒",戟尾輕刺馬臀,馬兒吃痛,拔足沖向敵陣,只見呂布方天畫戟舞動如龍在敵陣中左突右刺,如入無人之地,殺得西涼軍陣角大亂,敵軍見呂布如此威猛,人人心驚膽戰,士氣全無.

看到呂布在敵軍中沖殺,丁原捋須笑道"奉先果然英勇,"

手中的長劍一揮,輕喝道"擊鼓,沖鋒."

丁原話音剛落,並州軍中頓時鼓聲震天,號角長鳴,士兵大喊著,向敵軍沖去,煙塵滾滾,旌旗飛揚.

王方被斬,華雄受傷,兩軍尚未交鋒便先損兩員大將.西涼軍的士氣低落,哪里還有再戰之心.加之呂布在己方軍陣中沖殺,更是令士兵膽寒,紛紛向後退卻,軍陣頓時散亂,時不時有人倒下死于己方踐踏之下.

呂布高喝一聲:"董卓老賊休走."

董卓聽聞呂布高喝,心中驚駭,對著馬卒喝到:"快走快走,"

呂布縱馬直追,董卓見狀,抬腳踢翻馬卒,竟親自提綹揮鞭,用盡力氣拍打在馬臀上,馬兒吃痛長鳴,頓時加快速度,馬蹄翻飛,掀起陣陣塵土,向己方軍陣逃去.

看著已經逃遠的董卓,呂布隨意的舞了一朵戟花,高聲喝道:"主將以逃,降者免死"

西涼軍紛紛驚恐的看著呂布,隨後丟棄手中刀槍,跪地乞降.

目光凜冽地掃向跪倒一片的西涼軍,呂布搖了搖頭,旋即縱馬奔馳到一座山崗上,虎目橫掃整片殘破的山河.

戰城南.

死郭北.

野死不葬烏可食.

呂布一眼望去,只見遼原闊野上,鋪滿了層層疊疊的人尸馬骸,遠處硝煙彌漫,嫋嫋升空,映襯著殘陽,顯得無比的幽暗,被烈火焚燒的枝頭上,成群結隊的烏鴉矗立在上面不停的鳴叫,鮮紅的眼睛映著縷縷硝煙,顯得無比的詭譎,陰森.

破碎的內髒灑落一地,潺潺的鮮血彙聚成積流……無不彰顯著戰爭的慘烈.

看著慘烈的戰場,呂布面色古井無波,雙眼猶如一股深潭,看不見底:"立于亂世,大道皆廢,為了能在這亂世中生存,某就算殺生百萬又如何,沒有吞並天下的野心,遲早會被亂世的洪流所吞沒.某不想重蹈前世覆轍.所以這天下,某勢必要分一杯羹"

夕陽的余暉噴灑呂布的身上,立即迸發出一陣刺目的金芒,兩束五彩斑斕的雉尾迎風招展,雄壯的身軀被包萬丈光芒之中.

無論是大獲全勝並州士卒,還是投降的西涼降卒,均癡癡的看著在余暉下閃閃發光的男人.

上篇:第二章 逢異變呂布重生     下篇:第四章 李肅說呂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