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七章 投靠董卓的前奏  
   
第七章 投靠董卓的前奏

呂布大步跨出營門,看到一身縞素的李肅,心中冷笑,這丁原與李肅毫無瓜葛,他也並非並州將領,這樣的打扮真的讓呂布忍俊不禁.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看到李肅前來吊喪,呂布立即做出相迎的姿勢,嘶啞的喊了一聲:"肅兄".

李肅很機靈,幾大步跨過來,一把扶住呂布的肩膀,臉上帶著哀容,好像生怕呂布看不到他的雙頰上的淚痕一般,舉袖拭淚,悲聲勸慰道:"奉先何必多禮,我等同為並州人,今日建陽公不幸辭世,作為舊臣,我理應前來吊唁,待愚兄祭拜過建陽公在與賢弟交談".

李肅說完,放開扶著呂布的雙手,身體搖搖晃晃的步入靈堂,然後跪在了丁原的靈柩前,嚎啕大哭:":嗚呼丁公,不幸辭世,我心實痛,酹酒一觴;君其有靈,享我烝嘗!嗚呼丁公!生死永別,嗚呼痛哉"李肅說完又伏地而哭,淚如湧泉,哀慟不已.

呂布看到李肅哭得肝腸寸斷,茹泣吞悲,心中唏噓不已,想不到這李肅別的不行,唯有演技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如果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為丁原的死而悲痛,不過深知他為人的呂布,便站在那里如無其事的看著他把戲演完.

呂布看到李肅哭得情真意切,心里冷笑連連,這李肅原本就是丁原的部將,在並州的時候與他一起殺過鮮卑,一直得不到重用,後來董卓在河東招攬人才,他便辭了並州之職,前往河東投靠董卓,如今撈了一個虎賁中郎之職.

李肅哭了半響,抬頭看到呂布譏誚的冷笑,作勢的抹了抹眼角的淚水.

隨後雙方你來我往,把客套話說盡之後,兩人才奉賓主坐定,切入正題.

李肅知道如今呂布已經掌控並州大軍,所以說起正事來,也就沒有先前那般的謹慎與擔心.

他說的還是如昨日說的那般,只要呂布投入董卓的帳下,高官厚祿,千金饋贈,一樣都不會少.

"這個~"

呂布面露難色,沉吟道:"我非不願,今日丁原死于西涼軍之手,並州軍恨不得食董公的肉,況且今日某已經許下宏願,縱然上刀山,下火海也要為丁原報仇,因此才獲得諸將的支持,如果轉眼就投靠董公,我估計並州軍就會散去大半."

呂布這一番話,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如果此時就投靠董卓話,確實不好交代.

李肅仿佛早就知道呂布會這樣說,笑呵呵的拍了拍手.

門外的侍從聽到李肅的召喚,旋即端著一個錦盒走了進來,將錦盒放在桌案上後,又迅速退了出去.

李肅朝錦盒揚了揚手,示意呂布打開.

呂布見後,擼了擼衣袖,隨即打開錦盒.

當看到錦盒內所裝之物時,呂布雙眉緊蹙,抬頭看著李肅不滿的詢問道:"李肅,你這是何意?"

李肅聽出呂布話語中帶點慍怒,當即起身指著錦盒內血淋淋的人頭憤怒道:"賢弟勿惱,此人便是射殺丁公的逆賊,董公說了,這是他送給賢弟的大禮."

李肅說完,便陰惻惻盯著呂布,露出狡黠的笑容.

呂布敢肯定,在自己射殺丁原的時候只有李儒與董卓看到,而且還是自己故意而為之,李肅這樣看自己想必是只是猜測而已.

呂布面色從容不定,起身一揮大氅,朝著李肅拱手道:"董公贈送如此大禮,布無以為報,今日董公替奉先報了大仇,布當以死相報,然布雖然願降,但恐怕並州諸將不服,所以還勞煩子武兄一起相勸."

李肅看到呂布如此鎮定,眼珠子轉了轉,難道自己猜錯了,丁原真的不是呂布所殺.

當下干咳了兩聲:"自然,這是自然."

......

並州諸將受到呂布的傳喚,迅速的來到中軍大帳,看到呂布下座的李肅時,諸將皆拔刀欲殺李肅,被呂布冷淒的目光掃了一眼,諸將紛紛冷哼一聲將佩刀插回鞘中.

反觀李肅,絲毫沒顯出一絲紊亂,仍氣定心閑坐在那里,不時捋須,不時抬起酒樽獨自斟飲.

看到李肅行為自然,呂布心中也對李肅的膽色蠻欽佩的.

呂布環顧四周,看到人差不多都齊,潤了潤喉道:"我欲投于前將軍董卓帳下,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

呂布的話剛說出口,頓時在主帳內掀起軒然大波,眾人皆不解的看著呂布,這西涼軍與並州軍已經成為了死敵,他們想不明白,為何呂布會做出如此決定.

"我不同意"

郝萌當先起身,指著呂布破口大罵:"呂布,你這忘恩負義之徒,主公剛死于西涼軍之手,你後腳便想領著並州軍投靠董卓,我郝萌第一個不答應".

本來眾人推選呂布為主,郝萌心里萬般的不爽,如果自己不是做為細作潛伏在呂布的帳下,自己早就成為並州軍中的二號人物,于情于理,這並州之主應該由我來做,何時輪到他呂布.

看到呂布在丁原身亡不到一天就投靠死敵,郝萌感覺絆倒呂布的時機來了,當下大聲以湮滅大義的大帽子扣到呂布的頭上.

郝萌說完,便得意洋洋的看著呂布,他猜測肯定會有人附和自己,反叛呂布.

可是,等了良久,郝萌驚愕的發現,四周一片寂靜,好像,似乎並沒有人應聲.

郝萌轉頭看向後面的諸將,見諸將雖然面目雖然有點氣憤,但是卻不為所動,郝萌噔時大怒:"諸位,你們為什麼都不說話,難道你們都要跟著呂布叛敵不成?"

"郝萌,你此言何意,什麼叫反叛?"高順上前一大步,指著郝萌高聲喝道:"我們既然奉呂布為主,他的話就是軍令,我們做將領的只管服從便是,如果你膽敢在胡言亂語半句,休怪某的大刀無情",高順說完,便將佩刀拔出鞘半截,目光凜凜的盯著郝萌.

郝萌低估了呂布在並州諸位將領心中的威望,也低估了諸將對呂布的忠誠.

看到張遼等人似乎都贊同高順所言,在回頭看到呂布森然的目光.頓時,郝萌好像掉進了冰窖里,從心頂涼到了腳尖,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郝萌知道如果再不走的話,恐怕性命堪憂.

郝萌冷哼一聲:"爾等與呂布都是一丘之貉,如果你們要去投董卓,那就請便,某不奉陪"

話音剛落,郝萌便迫不及待的轉身想要離去,他想要盡快的遠離這是非之地,郝萌每走一步,心都繃得緊緊的.

看著快要走出大帳的郝萌,呂布冷哼一聲:"想要走,得看看我同不同意",話音剛落,呂布就轟然起身,然後猛的一腳,踢飛擋在面前的書案:"某得猛士何在"

"唰"的一聲

高順,張遼,成廉等人紛紛拔出佩刀,惡狠狠的盯著郝萌高聲道:"末將在"

"將郝萌給我拿下,砍下頭顱,懸掛于都門,以示三軍."

"諾"

隨著幾聲雄壯的允諾,諸將便手提鋼刀,將郝萌團團圍住.

郝萌聽到呂布的命令,嚇得兩眼發直,又驚又怕,雙腿也不聽使喚像篩糠似的亂顫起來

回頭對著呂布顫聲道:"呂布,就因為我不願與你們同流合汙投身于董卓,你就要殺我,我不服",郝萌豁出去了,反正都是死,索性將心一橫,開口大聲的責問呂布.

呂布眉毛一挑,冷笑道:"你不服,那今日我就讓你死的心服口服"

隨即朝賬外大喝了一聲:"將東西呈上來"

呂布話音剛落,親衛便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那托盤之上層層疊疊堆滿了竹簡,呂布大步走到親衛身邊,將托盤中的竹簡拿起來一份,在手中掂量了一會後,砸向郝萌:"你看看這是什麼?"

郝萌驚懼地拾起地上的竹簡,當看到里面的內容時,眼睛因為恐懼而睜得溜圓,渾身哆嗦,渾然不知所措.

看到郝萌的反應,眾人都很錯愕,剛剛還大義凜然的郝萌,為何看到信件之後變得如此恐懼.

呂布將眾人的表情盡收眼底,他朝親衛揮揮手,示意將托盤中的竹簡拿給眾人觀看.

親衛點點頭,然後挨個挨個的將竹簡遞給諸將.

高順等人接過竹簡,當看到里面的內容時,諸將立刻瞪起眼睛,眉毛一根根豎起來,臉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

尤其是張遼,高順,兩人眼里閃爍著一股無法遏止的怒火,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好似兩頭頭被激怒的獅子.

呂布看著諸將的反應,心中一喜,看來已經達到預期的效果,幸虧我早有准備,否則還真不好收場.

"諸位"

呂布話一出口,諸將便紛紛將竹簡收起來遞給呂布的親衛,等待呂布的指示,郝萌也不列外,他也乞憐的看著呂布,希望呂布能饒他一命,他很後悔,後悔自己今日的沖動.

"大家都知道,我至從跟隨義父以來,殺敵建功無數,為何卻只做了一個主薄?是他"呂布突然轉身指著郝萌厲聲大喝:"是他屢進讒言,害我英雄無用武之地,大家說,這樣的人該不該殺"

"殺!殺!殺!"

帳內的人紛紛舉刀大喝.

呂布冷冷的看著郝萌:"你還有什麼話說",他希望郝萌能將他與丁原合謀的事統統說出來,讓丁原在並州諸將的形象降低到最低,這樣有利于自己投靠董卓創造有利條件,這也是呂布的最終目的,所有的證據都是他在丁原帳內搜刮出來的,而郝萌也沒讓呂布失望.

郝萌恐懼的看著大帳內義憤填膺的眾人.

"噗通"一聲跪下

"奉先,不,不是,是主公,主公饒命,主公饒命,諸位饒命",郝萌突然痛哭流涕,朝著眾人挨個挨個的叩拜:"我也是身不由己,都是那丁原老匹夫安排的,諸位饒命"

失望,諸將眼里皆閃過失望,並州男兒向來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像郝萌這樣磕頭乞命的少之又少.

張遼大怒,幾大步上前一腳踢翻跪在地上郝萌怒道:"我們並州健兒,向來都是甯願站著死,不願跪著生,如果你不乞命,或許我等看在幾年同僚的份上,為你替主公求情,如今你卻是這般慫樣,死到臨頭還想侮辱丁公,今日留你不得",張遼說完,舉刀就朝郝萌劈去

嚇得郝萌立即翻爬滾打跑到呂布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道:"主公,我沒有說謊,當年主公之父身亡,主公領著越騎校尉部投到丁原帳下,起初丁原沒怎麼在意,但是後面主公屢建大功,在並州的威望漸漸的有超過丁原的趨勢,因此他才委派我蟄伏在主公帳下,將主公所做的一舉一動都報給他的,諸位你們相信我吧,我沒有說謊."

眾人聽到郝萌所言,心里猶如一塊巨石砸在了平靜的湖面上,久久不能平靜.

而且看郝萌的樣子,也不像是說謊.

看到眾人還不相信,郝萌立即補充:"諸位如果不信,可隨我去到帳中,丁原給我的書信我依然保存著,以示我的清白"

眾人聽後,齊刷刷的看向呂布,等呂布發話.

呂布一腳踢開郝萌,大氅一揮,率先踏出賬外.面色顯得非常難看

諸將看到呂布面色不善,紛紛不敢說話,試想一下,為丁原立下無數的戰功,最後差點被鳩殺,換做是誰也接受不了,看到呂布漸行漸遠的身影,眾人押著郝萌急忙跟上去.

呂布及眾將陸陸續續走進郝萌的軍帳,不等呂布發話,郝萌自覺地跑到床榻旁,掀開鋪著的毛氈,將幾卷泛黃的竹簡取出來遞給呂布.

接過竹簡,瞟了一眼里面的內容,呂布臉上的肌肉在憤怒地顫抖著,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厲的目光,目眦盡裂地將竹簡摔在地上,怒吼道:"丁原匹夫,安敢欺吾".

看到呂布大發雷霆之怒,高順眉頭皺成一條直線,立即彎腰拾起地上被摔成幾瓣的竹簡,細細觀看,當看到里面的內容後,縱然是古井無波的他臉上也顯出了一絲慍怒.

張遼從高順手里取過竹簡,須臾之後也是長歎一聲.

諸將也依次閱覽了這竹簡中的內容,看完之後無不義憤填膺.

這竹簡是丁原寫給郝萌的密信,內容是叫郝萌緊緊盯住呂布,如果呂布有什麼異動,就迅速報給丁原,必要的時候可以先殺後奏.

呂布看到諸將都面帶怒色,隨即又下了一記猛藥,只見呂布捶胸跺腳,珠淚偷彈:"想我呂布甘為駑馬供丁原驅使,想不到他卻如此對我,心痛,痛煞我也",呂布說完,立即咬破舌頭,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搖搖欲墜.

眾將見後,盡皆失色,張遼,高順迅速上前扶住呂布,勸慰道:"主公何必憂傷,如今丁原已經身死,已經得到懲罰,主公何必為他如此哀傷"

李肅也添油加醋的說:"是啊,奉先,我亦想不到這丁原竟是這般妒賢嫉能的人,賢弟不必為這等人哀傷,如今之際應該想想今後賢弟的路該怎麼走"

呂布穩了穩身形,蕩開張遼,高順扶著的手,上前幾步,咬牙切齒的說道道,:"兄長說得對,不過在此之前,我首先要做一件事,成廉何在?給我斬了郝萌!"

"末將在此"

站在郝萌身後的成廉答應了一聲,突然拔出佩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看向郝萌的後頸,刀鋒到處,一顆人頭滾滾落地.

呂布看成廉斬了郝萌,又下令道:"成廉,傳某將令,集合三軍,然後將郝萌頭顱懸于都門,以示三軍"

"諾"

成廉雄壯的允諾一聲,彎腰提起郝萌的頭顱迅速退出軍帳.

呂布頓了頓,回頭詢問諸將:"我意投于前將軍董卓帳下,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

經呂布這麼一問,諸將的臉色表現不一,張遼,高順,成廉,曹性,魏續,宋憲面容堅定,均表示願意跟隨呂布投靠董卓.

唯有薛蘭有點躊躇,他其實也不是不想跟隨呂布去董卓的帳下,只是他已經厭倦拼殺,厭倦了勾心斗角.

薛蘭深吸了一口氣,朝呂布拱手揖禮:"奉先,非我不願與你一起馳騁疆場,上陣殺敵,只是我已經厭倦了殺戮,所以,我想解甲歸田,望奉先成全."

薛蘭說完,便朝呂布跪地而拜.

呂布見後,急忙上前扶起薛蘭:"我與茂長相識多年,豈會強留茂長,不過,茂長離去之後什麼時候想回來,並州軍大營隨時為你打開."s深知薛蘭為人的呂布知道,薛蘭只要決定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況且,日後薛蘭有可能會像前世一般戰死沙場,今日離去,也未必不是好事.

薛蘭感激的看著呂布,隨即起身朝著呂布一拜,然後又朝張遼等人拜了拜,眾人也朝薛蘭一一施禮,滿臉不舍,同行十幾年袍澤,這情誼豈能割舍.

薛蘭抹掉眼角的淚漬,隨即一揮赤袍,扭頭道:"諸位保重,茂長去也",薛蘭說完之後,便踏出了軍帳,漸漸消失在眾人眼中.

李肅見事情已經敲定,再呆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旋即辭別:"既然賢弟已經答應,此事我應當快點回去稟報董公,愚兄先行告退."

"兄長,請便,待我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後,就前往西涼大營拜見董將軍."

李肅笑了笑,朝呂布施禮道:"那我與董公就恭候賢弟大駕"

李肅說完便轉身離開.漸漸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待李肅走後,呂布環顧了一下眾人,展顏道:"諸位一定很好奇我為何要投靠董卓吧?"

眾人聞言,皆點點頭,表示不解.

呂布輕撫顎下的胡茬子,狡猾笑道:"我就偏不告訴你們,但是你們要記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並州軍的將來,所以,我希望你們能竭盡全力的輔佐我."

眾將立即叩拜,異口同聲的答道:"我等皆願供主公驅使,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呂布滿意的點點頭,心里暗忖:"今日,自己才算真正的掌控並州軍,也有與諸侯一爭的實力."

寒夜的天幕

半個月亮斜掛.

無邊的黑夜,正在蠶食天空中那微弱的星光.

董卓此時正在營門口焦急的來回踱步,目光不時的掃向遠處.旁邊站著李儒,李傕,郭汜,張濟,樊稠,李肅以及帶傷的華雄.華雄前日被呂布打傷,休息了兩日之後,身體漸漸恢複,聽聞呂布來投,也不管身上有傷無傷,也起身相迎.一直以來,他只佩服董卓一人,如今又加了一人,那就是呂布.不為其他,因為呂布的武藝已經讓他折服.

董卓走了片刻,回頭嚴肅的看著李肅詢問:"你確定呂布會來?".

董卓的話里充滿了對李肅的質疑,他在這里足足等了幾個時辰,可是連一個鬼影都沒有,更別提身高九丈開外的呂布.

聽出董卓的不滿,李肅不敢怠慢,立即拱手道:"啟稟主公,呂布今日已經答應來投,看他的樣子不像是說謊"

李肅的話還沒說完,早已等得不耐煩李傕冷哼一聲,打斷李肅的話:"如今他掌握了並州十萬大軍,豈會屈身于主公帳下,你是不是立功心切,所以想誆騙主公"

還沒等李肅反駁,旁邊的郭汜也應聲附和.

李肅聞兩人所言,冷笑道:"李稚然,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恐怕是擔心呂布來投之後,奪你軍權吧"

李傕聽後,勃然大怒:"李肅,你休要胡言"

李肅剛要反駁,那邊的董卓立即吼道:"行了,行了,你倆要是想吵,就給老夫滾一邊去吵去."

見到董卓發怒,兩人均不敢在言,互相瞪了對方一眼,便各自扭頭,不在說話.

人群中的李儒驚異了一聲,指著遠方的樹林思索道:"主公,剛剛那邊似乎有人影閃動,是不是呂布來了."

"哦?"董卓大喜,順著李儒所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如李儒說言,當董卓看過去的時候,只見呂布領著一個人朝董卓等人走來.

只見呂布身高九尺,身著暗灰色的勁裝,雖然是黑夜,也擋不住呂布那英武的氣息.

&nbdian.>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

上篇:第六章 掌控並州軍     下篇:第八章 並州刺史,執金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