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九章 洛陽風云  
   
第九章 洛陽風云

董卓與李儒在帳內商量許久後,連夜率軍趕回洛陽城,然後點齊兵馬,迅速的掌控洛陽城各條街的主要干道,令軍士把守城門,明日只許進,不許出.

而呂布歸營後,也迅速的安排各營將士好准備,明日開進洛陽城,一時間,整座並州大營磨刀霍霍,殺氣凜凜.一場暴風雨,就要來臨.

如今的大漢帝國,就好比一顆參天大樹,外貌雖然繁茂,可是內部卻被腐蝕一空,只需要一股強風,就可以將其吹倒.而董卓便是這一股風,而且還是一股暴風,他將以摧枯拉朽之勢,斬斷支撐大漢的支柱.

清晨,天空一片陰霾.滿天都是厚厚的,低低的的濁云.南風嗚嗚地吼叫,肆虐地在曠野地奔跑,它仿佛握著銳利的刀劍,在灰暗的天空中揮舞尖叫.

呂布挺戟縱馬,放綹慢行,其後跟著黑壓壓的並州狼騎,他們踏著整齊的步伐,卷起一片塵埃,朝洛陽城席卷而去.

大軍開至洛陽城下,呂布縱馬飛馳到城前,手中畫戟一揚,指著把守城門的西涼軍大喝:"開城門".

守城的校尉得到士卒的稟報,迅速的來到城牆上,把頭探了出去.這一看不要緊,看了後立即被嚇得魂飛魄散.只見洛陽城下,密密麻麻的站滿並州軍,一群群黑甲貫體的士卒,猶如一層烏云壓在城頭,他們手持刀槍,陳列在洛陽城下.一股無形的殺氣自然而然從他們身上溢出

為首一人,身高九尺,渾身金甲,胯下一匹猶如炭火般的神駒,手提一杆一丈三的方天畫戟,那胯下寶馬四蹄翻騰,有騰空化龍之狀,那人的身邊豎著一杆牙旗,牙旗上繡著龍飛鳳舞的"呂"字.

守成校尉躲在城垛後,揚聲大喊:"城下可是呂布將軍."他早就收到了董卓的命令,如果呂布引大軍前來,就立即打開城門,放呂布進入洛陽.

呂布眉毛一挑,答道:"正是,速速開了城門"

守城校尉聽到來人正是呂布,將頭畏懼地探了除去,開始細細打量,然後碎念:"金甲,赤兔馬,方天畫戟,想來是呂布不假"

認定是呂布率軍前來後,那城門校尉朝身後喊了一聲:"開門,放行"

隨著守城校尉一聲令下,吊起洛陽城的兩顆粗大的鐵索發出"嘩啦啦"聲,然後寬大的城門緩緩落下,立即砸起一片埃土.

呂布一騎當先,手中的畫戟揚起,大吼一聲:"全軍進城~".

隨著呂布一聲令下,幾萬並州鐵騎踏著整齊的步伐開進了洛陽城.

擦掉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校尉心里暗忖:"這並州鐵騎果然名不虛傳啊,光是這氣勢就夠嚇人的",與此同時,呂布率領並州軍進入洛陽的消息,不脛而走,迅速的傳到各方勢力的手中.

袁府

袁府的廳堂內站著四人,分別是太傅袁槐,太仆袁逢,以及袁逢的長子袁紹,次子袁術.

只見袁紹生得儀表堂堂,相貌偉岸,他的頭發梳得一絲不亂,用金簪別住,漂亮的胡須明顯經過精心修飾,每個眼神每個動作,盡顯國士無雙,而他旁邊的袁術則顯得差很多,只見袁術面容清癯,黃須短髯,一雙豆大的眼珠不停亂轉,盡顯猥瑣之氣.

袁槐此時在大廳內,來回踱步,焦灼不已.

"你說,你們說,那……那丁原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不僅丟了性命,自己的大軍都讓董卓給吞並了,真是愚蠢至極,愚蠢至極."袁槐越說越氣,一揮衣袖,將桌案上的竹簡掃了一地.

袁逢捋了捋他的胡須,亦憤怒道:"這村野匹夫,全盤打亂了我們的計劃,如今董卓手里擁有大軍二十萬,僅憑本初與公路的那點禁軍還不夠他塞牙縫呢"

袁槐轉身指著袁紹和袁術說道:"當務之急,你們兩個要牢牢的握住手中的兵權,如果連你們的兵權都讓董卓給奪了,讓董卓掌控了整個洛陽的話,那麼我們袁家仕途也到頭了"

"諾"

袁紹與袁術齊齊弓身應諾,他們也深知此時不敢大意,這件事關乎到袁家的未來,他們並沒有在暗中較勁,而是選擇了一致對外.

尚書府

盧植,皇甫嵩,朱儁三位抗擊黃巾的老將與司徒王允正討論並州軍進入洛陽的事情.他們旁邊立著一個二十七八的中人.

那中年身材短小,細眼長髯,一雙睿智詭譎的眸子在眼眶里不停的轉動,仿佛永遠看不見底的深淵.

盧植等人並不因為他的年輕而小覷他,反而非常倚重.

盧植仰天長歎了一聲:"想不到丁建陽也敗與董卓之手,而且還讓董卓收了他的十萬並州軍,這該如何是好啊"

幾人聽後,皆搖頭長籲短歎.

良久之後,盧植似乎下定了某樣決心,開口正色道:"如果董卓真的廢了陛下,立陳留王為帝,老夫就與他拼個魚死網破".

然後轉頭對著那中年說道:"孟德,老夫若有個三長兩段,請孟德答應我一件事."

那中年便是現為典軍校尉曹操,掌握著皇城內的禁軍,身為西園八校尉之一.

如今的曹操,心中還是心向大漢,他無時無刻都抱著上安國家,下安黎民,願以一己之力,欲扶大廈之將傾的想法.

聽到盧植在喚自己,曹操立即拱手施禮道:"盧尚書但說無妨."

盧植見曹操答應之後,遂開口道:"蹇碩死後由袁術掌握上軍,他的兄長袁紹掌握中軍,鮑鴻掌握下軍,你掌控典軍,趙融為助軍左校尉,馮芳為助軍右校尉,夏牟掌左軍,淳于瓊掌右軍,除此之外還有濟北相鮑信,董卓想要掌控洛陽城,首先要做的就是將西園八校尉收入帳下,吞並禁軍,因此你只需要在董卓招降你的時候,你就假身事董,一有機會你便手刃董賊,還大漢一個郎朗乾坤,不知孟德你敢不敢?"

曹操聽了之後,奮力起身,大義凜然說道:"有何不敢,只恨當初何進不聽我言,以至于造成今日之禍"

曹操真的很恨,當初袁紹給何進建議召外兵進京誅殺宦官時,他就不同意,可惜何進無能,非但不聽勸,反而嘲笑自己是宦官之後,這讓曹操憤恨不已.

皇甫嵩晃了晃手無奈道:"如今事已成定局,怪誰也沒有用了,今日董卓又邀請我們去溫明園議事,估計又要行那廢立之事"

盧植猛了拍了一下桌案,冷哼一聲:"他如果真的想廢長立幼的話,這尚書之職,老夫辭了便是."

"如果他非要這麼干,我與公偉兄亦與子干一同辭官."皇甫嵩亦憤憤不平

盧植眉頭緊蹙,開口輕吐:"那朝中之事?",然後眼光瞟向王允.

感受到眾人目光都投向自己,王允才緩緩抬頭,對著盧植施禮道:"這朝中之事,我就先扛著,至于孟德,我會在暗中幫助他!"

其實王允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也應該辭官歸鄉,先保重性命再說,但是思前想後,還是否決了這個想法,自己深受先帝恩澤,如果在最關鍵的時刻逃避現實,日後九泉之下又有何臉面見列祖列宗.

"好,就這麼定了"盧植猛的起身,決然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某不成身便成仁.",說完便抽出佩劍,將桌案斬掉一角.

就在各方勢力在商議該如何面對並州軍投靠董卓的時候,此時的呂布已經將大軍開到了皇城.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占領進入皇宮的各個大門.在此期間,與西園的禁軍發生不小的摩擦.不過在並州軍與西涼軍的聯合打壓之後,董卓逐漸控制了整個洛陽皇宮.鮑信看形勢不妙,領著自己的大軍出了洛陽城,直奔泰山而去.

董卓看形勢已經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便領著李儒,呂布及兩千甲士來到溫明園.吩咐甲士埋伏在四周後,董卓便領著呂布與李儒進入大廳.

步入大廳,呂布的目光就在大殿內快速搜尋曹操.果然沒有令他失望.在武官一列的西北角,曹操端坐在那里閉目沉思.曹操此時正在閉目分析眼下形式,忽然感覺有一道凌厲的目光射向自己,其中還帶著一股殺氣.曹操睜開雙目看了過去,兩雙犀利的眼睛在空中發生激烈的碰撞.

當看到呂布的時候,曹操頓時眼睛一亮:"好一個猛將,真乃神人也"

,可是曹操隨後又皺了皺眉,在心里暗忖:"我與他素不相識,可他為何對我有殺意"

他當然不知道,他與呂布是兩世的宿敵,呂布恨不得殺了他以絕後患,呂布也時常問自己,如果有機會能殺掉曹操,自己會不會立即殺掉,以報上一世殺身之仇.呂布在殺與不殺之間徘徊許久之後,覺得還是先不殺,至少在他還沒聯絡十八鎮諸侯討伐董卓之前是不能.

呂布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殺意壓下去,對著曹操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曹操怪異的看了呂布一眼,他不明白剛剛還殺意凜凜的呂布,為何突然之間又對自己發笑,不過,呂布對他冒出的殺意像一個疙瘩一樣種在了自己心里,曹操心中暗暗發誓:"以後對此人還是小心為妙"

曹操面對自己有害的人或物,時常都保持著一顆警惕心里,以防殺身之禍,而呂布剛剛對他冒出的殺意,也讓曹操將呂布列為對自己有害的危險人物,心中對呂布生起了警惕之意.

董卓進入大殿,席地于首座,看著百官差不多到齊,董卓含笑的開口:"前日,我與諸位說的事,諸位覺得合公道否?"

百官聞言,都不說話,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懷心事,都不願意當那個出頭鳥.董卓見百官都不答話,低頭一笑,隨即甕聲甕氣的說道:"既然如此,那……"

還沒等董卓把話說完,一個憤怒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只聽那人說道:"董卓,你本是外郡刺史,從來都沒有參與過朝政,安知這朝中大事,還妄想學伊尹,霍光行廢立之事,古人云:"有伊尹之志則可,無伊尹之志則篡也."

呂布循聲望去,只見那人面容清癯,一身布匹,滿頭的灰發用木簪簡單的別在一起,顯得非常的樸素,盧植,對于盧植,呂布還是有點陌生,並不了解,不過他竟敢在董卓擁有二十萬大軍,獨霸京師的時候與董卓叫板,就沖這份膽色,呂布心中對盧植的欽佩之心油然而生.

盧植聽到董卓又提出廢立之事,當下再也忍不住了,猛的起身,大聲責問董卓.董卓臉部肌肉一抽,亦起身拔出腰間的佩劍指著盧植大罵:"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在此大放厥詞,今日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百官急忙上前替盧植求情,董卓才慢慢的將手中佩劍插入鞘中.盧植冷哼一聲,從懷中取出官印,狠狠的砸向董卓,董卓躲閃不及,那官印正中董卓腦門.

"哎呀,痛煞我也"

董卓趕緊捂住腦門,絲絲鮮血順著他的指縫間流出,嚇得李儒趕緊找了一條白布將他腦門上的傷口綁住.

盧植見後放聲大笑:"董卓,你欺君罔上,定會不得好死",說完大手一揮,正氣凜然的踏出溫明園,埋伏與溫明園的西涼軍見後,紛紛魚貫而出將盧植圍了起來.

盧植見後,重重的冷哼一聲,面不改色的看著這股殺氣沖天的士卒.

董卓不僅被盧植羞辱,還被盧植用官印砸得頭破血流,當下勃然大怒,欲提刀殺了盧植,說話間,董卓便抽出腰中佩劍,朝著盧植沖了過去.

後面的李儒見後,急忙上前拉住董卓的臂膀,朝著董卓搖了搖頭,在董卓耳邊輕吐:"大事未定,不可妄動殺戮"

董卓喘著粗氣,平複一下心中的怒火後,將佩劍高高舉起,雙目通紅的掃了一眼殿內的群臣,猶如一頭激怒的猛虎:"當今天子暗弱,不足以奉宗廟,老夫欲廢帝為弘農王,立陳留王為帝,今日未時,實行禪讓一事,那個在敢多言,老夫殺了他九族."

百官被董卓嗜血的目光嚇得戰戰兢兢,皆低著頭不敢說話.

袁紹本來想在百官前惡心惡心董卓,然後賺點名聲,好在日後以成大事,不過看這架勢,如果自己在多說一句話,估計就會身首異處.

不過,袁紹已經打定注意,如今洛陽已被董卓掌控,如果他廢立成功的話,自己呆在洛陽也沒有什麼意義了,呆會散筵之後,自己便領著中軍退回汝南,別圖大計.

袁紹這樣想著,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好友曹操,只見曹操仍端坐在哪里,目光微閉,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董卓掃了一眼百官,目光盯住了當今天子的老師,太傅袁槐,袁槐看到董卓看向自己,心里一顫,這董卓為何這般看著我.

只見董卓緩緩走到袁槐的面前,袁槐寒蟬若驚的朝董卓拱手施禮.

"哐"的一聲.

董卓猛地一刺,將劍刺穿了袁槐面前的書案,裂開嘴笑道:"太傅,廢立之事,你以為如何?"

袁槐被董卓動作嚇了一跳,他還以為董卓要殺自己,因為自己身為當今天子的老師,如果董卓要廢帝,那麼自己就是他最大的威脅,當他聽到董卓問自己廢立的事時,袁槐舒了一口氣,朝著董卓拱手施禮:"董公所言極是".

董卓聽後,眉開眼笑的將佩劍從案桌中抽了出來,快速的插回鞘中,須臾,董卓終于忍不住像洪水沖開閘門似的"嘩"地放聲大笑起來.

這笑聲是發自肺腑的笑,曾幾何時,他董卓身為五郡良家子弟,受了多少冷眼;曾幾何時,他董卓面對這朝中重臣如何低眉順眼;曾幾何時,他董卓為了保住官職,處處仰人鼻息.

皇甫嵩,朱儁.盧植,你們可曾想到在黃巾之亂,涼州之亂時你們對我的羞辱,而今日,我站在了人生最巔峰,就是你們看不起的良家子,就是你們看不起的董卓,今日站在了人生的最高峰,而你們,現在在我眼中只不過是一群螻蟻.隨時可以捏死你們.

董卓越想越開心,隨後仰天大笑出了溫明園.屬于他董卓的時代,已經來臨了,李儒也很開心,他輔佐了董卓十多年,如今大事終于成了,看著身旁的呂布展顏道:"奉先,我們走吧"

李儒說完便與呂布同時走出了溫明園,留下了一群驚魂未定的百官.

董卓回到西涼大營,立即令眾將前來商議要事,諸將聞訊,迅速的來到董卓的大帳,聽完董卓將事情說完之後,諸將皆單膝跪地對著董卓叩拜:"恭喜主公"

董卓臉上止不住笑意,伸出雙手,往下輕按:"好好好,如今大事已成,諸將皆功不可沒,待廢了當今天子,立陳留王為帝之後,諸位都可以加官進爵,封妻蔭子"

諸將聽後,皆喜上眉梢,對著董卓就是叩拜,董卓目光落在了呂布的身上,遂收住笑容,走到呂布的身邊,展顏道:"今日,全仗奉先之威,待大事成後,這並州刺史非奉先莫屬"

呂布聽後,臉上露出欣喜的樣子,急忙朝董卓拜謝.

之後,董卓在西涼大營,大擺筵席,犒勞所有軍士,整座大營呈一片喧囂.

午時.

嘉德殿外,董卓魁梧的身材穿著寬袖朝服正行走在去往嘉德殿的路上,只見他步伐穩健,顯得穩重如山,氣勢如虹,走在他面前的朝臣見後,紛紛避讓,恐躲避不及.

呂布緊跟在董卓身後,旁邊的李儒一邊走,一邊替呂布介紹這皇宮的各殿各院.

他們的身後的人分成了兩列,一列是張遼,高順為主的並州將領,一列是李傕,郭汜為主的西涼將領.

呂布一邊聽李肅說話,一邊用眼神看向西涼軍那邊.終于,在西涼軍末尾的幾人之中,呂布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賈詡.

此時的賈詡名聲不顯,只見他面容清癯,身材略顯瘦小,長須短髯,一身士子服飾盡顯普通,不過就是這樣一個平凡的人,日後卻攪得大漢天翻地覆,血雨腥風,就是這樣一個平凡的人,卻有著經天緯地之才,腹內藏了兵甲百萬.

就在此時,悠揚的鍾磬傳來,打斷了呂布的沉思.

呂布放眼望去,只見一個小黃門敲響了上朝的鍾聲,董卓大袍一揮,穿著鞋子,腰懸佩劍直接進入大殿,不像其他官員又要脫鞋,又要交劍.

百官看著董卓如此蠻橫,皆敢怒不敢言,不過眼神卻起了變化,在沒有董卓的情況下,他們看著董卓變成了嘲諷,不屑,就像是看著沐猴而冠的人一般.

呂布見後心里暗自搖頭不已,這些頑固不化的士大夫,日後你們就知道董卓的殘暴了,想到這里,呂布眉開眼笑,面對著給自己脫鞋的小黃門以及想要取自己方天畫戟的小黃門.呂布兩腳踹了過去,然後一身金甲,手持畫戟,踏入嘉德殿.

上篇:第八章 並州刺史,執金吾     下篇:第十章 劉協繼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