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十章 劉協繼位  
   
第十章 劉協繼位

呂布踢開擋在面前的兩個小黃門,直接仗戟進入了嘉德殿,

他的行為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百官皆錯愕的看著已經進入大殿的呂布,皆暗暗思忖:"這人是誰,怎的如此狂妄.".

不過面對威武不凡,而且又手持畫戟的呂布,沒人敢上前質問,如今這皇城都在董卓的掌控之中,沒有人敢前去招惹這個與董卓一起進殿的人.

呂布面對百官投來的異樣的目光,卻顯得不以為然,自顧的與李儒在哪里交談.

隨後便找了一個末尾的位置坐下,自顧自的微閉雙眼養神.

在殿外,所有人以三公為首,依官職高低為序,魚貫而入.看到立于大殿中央的董卓,皆齊齊施禮,然後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後,也是閉口不言.

過了不久,劉辯在宦官的攙扶下,緩緩從內殿走了出了,一時間,那些剛剛還沉默不語的文武百官紛紛起身,對著姍姍而來的劉辯齊聲叩拜:"陛下,萬歲,萬歲,萬歲"

劉辯看著跪著的百官,目光畏懼的看著立于大殿之上,唯一沒有跪迎的董卓.

董卓看著孱弱的劉辯,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隨後轉身一揮大袖,面向群臣,一臉的凶狠,道:"先帝駕崩,天子即為,無人子之心,舉止輕佻,以失威儀,德行有虧,不宜為君,老夫欲相仿伊尹,霍光廢帝為弘農王,新立陳留王為君,諸位意下如何?"

董卓說完之後,目光掃了一眼大殿之內的百官.

目光所到之處,群臣個個驚若寒蟬.

最後,董卓的目光落在了太傅袁槐的身上,意思十分明顯,就是要袁槐第一個表態

面對董卓凌厲的目光,袁槐顫顫巍巍的站起,目光低垂,盯著嘉德殿的地板,良久之後才無奈輕吐"臣,附議"

袁槐,作為劉辯的老師,是董卓廢劉辯,立劉協最大的障礙,只要絆倒了袁槐,那麼這事情已然成了定局.

果不其然,袁槐話音剛落,天子劉辯身後的垂簾後,既傳來一個女人的啜泣聲,百官知道,那是垂簾聽政的何太後,她的啜泣聲顯得無比哀怨,無助,傷悲.

董卓恍若未聞,目光掃過群臣,厲聲追問:"諸君以為如何"

"呼"

一枚象簡自人群中飛出,直砸向人群中傲然而立的董卓,董卓一把抓住,登時大怒.

"董卓,逆臣賊子,老夫與你拼了"

隨著一聲怒喝,一人越過跪坐的群臣,撲向董卓,眾人看去,乃是尚書丁管.

董卓巍然不動,看著撲過來的丁管,冷哼一聲,臉上露出虎視綿羊的神情,不屑,殘忍,憤怒.不一二足.

丁管剛剛近身,董卓一把抓住他的衣領,低喝一聲,將丁管整個人單手提起,重重的摜了在地上.

然後重重揮出一拳,朝丁管的門面砸去,直砸得丁管皮開肉綻,面目全非,慘叫一聲後,就暈了過去.

董卓起身,接過華雄遞過來的絲帕,擦拭雙手,之後將絲帕扔給華雄,指著躺在地上的丁管,面無表情道:"拖出去,斬了"

董卓此言,好像不是在殺人,好像是在殺雞宰牛,顯得很若無其事.

大殿中本就無人出聲,此刻更是死寂得像沒有一個活人一樣,就連何後的啜泣聲也戛然而止.

董卓滿意的看著群臣的反應,出頭鳥已死,如果他們還不同意,老夫不介意再殺一個.

百官沒有令董卓失望,沒等董卓在揮舞屠刀,繼袁槐之後,太仆袁逢,司空劉宏,司徒王允皆起身來,對著董卓施禮道:"我等附議."

既然有人牽了頭,余下的群臣再也沒有什麼顧忌,在他們看來,連陛下的老師都同意了,他們何必與董卓對著干,而且丁管的下場就是見證.

余下的群臣前前後後,已有一大半同意了董卓的廢立之事,曹操亦在其中

董卓冷冷的看著一小撮仍然不表態的朝臣,隨即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李傕,郭汜何在?"

"末將在此"

在武官一列之中突然傳出異口同聲的爆喝

董卓指著那一小撮朝臣厲聲道:"將這一個個的腐儒,給老夫拖出去刮了"

那群朝臣聽後,嚇得毛骨悚然,立即匍匐在地,唯唯諾諾,表示同意董卓的廢帝.

董卓見後,冷哼一聲:"你們這群貪生怕死的腐儒,士大夫,不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還以為自己能開染房了."

解決了這一小撮朝臣之後,董卓轉身,目光森然的看著端坐在上位的劉辯,幾大步走上前去.

劉辯嚇得急忙蜷縮在地上.他不明白,前幾日還聲稱護駕的董卓,為何不讓自己做皇帝.

董卓看到蜷縮在地的劉辯,伸手輕而易舉的將劉辯提起,然後剮了劉辯的帝服,提著劉辯走下大殿,扔在劉協的面前,讓他行跪拜大禮.

隨後董卓將帝服扔個小黃門,叫小黃門給劉協穿上,待劉協穿上帝服之後,百官一起上前,參拜新帝.

董卓仗劍傲然而立,看著劉協面無表情道:"陛下新立,理當改元,大赦天下."

劉協顫顫巍巍的說道:"將軍所言甚是"

董卓聽到劉協叫自己將軍,眉頭一皺,沉聲道:"老夫擁陛下有功,卻不能只做將軍,從今日起,我為相國,陛下以為如何"

董卓雖然話音是在與劉協商量,不過其中肯定的語氣,容劉協不得不答應.

劉協依然顫聲道:"董卿有擁立之功,可為相國"

董卓聽後,放肆大笑,一時間整座嘉德殿都回蕩著董卓的笑聲,那笑聲猶如雷電奔瀉,震得天子劉協,與跪著的群臣惶惶不安,冷汗淋淋.

須臾之後,董卓的笑聲漸漸停止.對著劉協說道:"啟奏陛下,並州刺史,執金吾丁原不幸身死,執金吾一職關乎京城安危,不可一日或缺,臣舉一人,可保京師安危"

董卓的話,立即令整個大殿內一片肅靜,所有人心里都在沉思,如果執金吾之職也被董卓一方掌控,那麼他們真的毫無翻身機會.

雖然知道如此,但卻沒有人敢反駁.

劉協剛剛即位,又被董卓的殘忍所驚嚇,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目光越過董卓,瞟向下面的百官.

下面的百官見後,紛紛頭顱低垂,不敢直視劉協.

董卓見劉協眼神游虛,抽出佩劍指著劉協勃然大怒:"我在和你說話的時候,你最好認真一點,否則你的下場就和你那兄長一樣."

滿朝文武皆被董卓的舉動嚇了一跳,劉協也不列外,只見劉協被董卓的舉動直接嚇攤到在地,下身黃白之物尿了一褲兜子.

呂布睜開雙目,看到一群寒蟬若驚的群臣以及癱倒在地的天子,譏誚的搖了搖頭,大漢的威儀再也沒有機會重現漢武時的雄風了.

然而這些事都不關他呂布的事,這匡扶大漢,掃清寰宇的豐功偉業,誰要做誰就去做,反正他呂布不想做,也不屑去做,他只想在亂世之中安身立命,又或者,仗三尺青鋒,立下不世之功.

想到這里,呂布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隨後又閉上雙目,自顧閉目養神.

呂布的一切行為,絲毫不差的落在曹操眼中,心中暗忖:"此人到底是誰,生的如此英姿,而且他看到群臣皆被董卓嚇得魂飛喪膽時,露出的那絲譏誚到底是何意?"

最主要的是呂布那日對曹操冒出的殺機,一直在曹操心中徘徊不散,惶惶不可終日.

這時候的劉協才在小黃門的攙扶下坐直身子,對著董卓恭敬道:"相國想舉薦何人".

雖然劉協語言無比的恭敬,但眼中的恐懼卻是顯而易見的.

試想一下,一個九歲大的孩子,經曆了十常侍之亂,生活剛剛安定下來,又被董卓如此對待,縱然是十八歲也不見得能比現在好到那里去.

董卓滿意的看著劉協的表現,聲如洪鍾道:"我舉薦之人乃是原並州刺史帳下主薄呂布,此人才德皆備,足可堪大任."

"嗡!"

此言一落,大殿里立即響起一片低沉的"嗡嗡"聲,嘉德殿內有的人低呼,有的人則低聲討論.

"這呂布是何許人也,我等怎麼沒聽過."

"是啊,我也不曾聽過,你聽過嗎?""不曾聽聞".

"這執金吾乃是要職,一個主薄能擔任嗎?""噓,噤聲,噤聲"

曹操看著議論紛紛的百官,眉頭皺了皺,:"呂布,好熟悉的名字,並州,並州,嘶,難道是他?"這時候曹操似乎想到一個人,頓時古井無波的眼睛一亮.

曹操想到這里,低頭陷入沉思:"如果想要弑董,必須先博得他的青睞,降低其防備,如今機會來了".

此時的曹操無時無刻都抱著匡扶漢室想法,與日後的梟雄不可同日而語.

想罷,曹操立即起身對著劉協叩拜:"陛下,臣附議"

呂布在董卓提出讓自己當執金吾的時候,就已經睜開雙目,董卓的作法,他一眼便知,無非就是讓他呆在洛陽,替他效命,不過這正中呂布的下懷,呂布心里非但沒有責怪董卓不封他做並州刺史,反而還要感謝他,因為這並州刺史只是呂布的一個借口.

如果他當初一開口就要一個留在洛陽的職位,必定會引起李儒的猜忌,所以他才要了一個遠離洛陽的職位,那並州刺史便是首選,這叫以退為進.

這董卓果然沒有令他失望.

看到曹操起身附議董卓的決定,呂布驚異了一下後,便知道曹操的用意.他也不點破,眼神盯著曹操的背影,想要聽他要說些什麼.

王允目光如電,看著沉穩的曹操,頓時知道他的意思,當下假裝疑問道:"莫非孟德知道此人呼?"

王允的話剛落,頓時群臣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曹操身上.

曹操面對文武百官投射過來的目光,沒有顯出一絲紊亂,持著象簡,面色平靜道:"呂布,九原人,其父乃是我大漢的越騎校尉,也算是良家子弟,他勇武過人,被塞外蠻夷稱其為"飛將"."

袁槐聽後,側目詢問:"何為"飛將"."

曹操聞言,對著袁槐施了一下禮,回答道:"只因他作戰英勇,來如風,去如電,殺得塞外蠻夷心膽俱裂.每每見到呂布旌旗就逃,每每聽到呂布之名就竄,是為飛將."

袁槐亦追問:"孟德以後知其名"

面對袁槐咄咄逼人的追問,曹操顯得不以為然,展顏道:"此人在破黃巾時亦有大功,某曾聞,他一人獨擋黃巾張燕部七員悍將,殺其三,擒其一,因此,故知其名"

曹操一語言閉,頓時在嘉德的內引起軒然大波.

想不到這世間竟有如此猛將,眾人紛紛這樣想著.

呂布聽後"噗嗤"一笑,暗笑這曹操話有點誇大了,他說的應該是抗擊黃巾的時候,自己獨戰張燕五員,殺了兩個,生擒了一個,經過曹操的渲染,居然人數增加了一倍.不過呂布也不點破,曹操為他揚名,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劉協聽後,心中也有點熱心沸騰,想不到這大漢亦有如此猛士,當下喜道"呂卿何在?"

呂布聽到劉協的召喚,知道自己是時候該出場了,當下應聲高喊了一聲:"末將在此"

上篇:第九章 洛陽風云     下篇:第十一章 受封執金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