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十三章 董卓的手段  
   
第十三章 董卓的手段

隨著董卓一聲令下,幾個舞姬自內堂翩翩而來.

蕩人心魄的簫聲輕揚而起,那些舞姬便開始舞動著自己妖嬈的身軀,只見她們個個清顏白衫,青絲墨染,彩扇飄逸,若仙若靈.

諸女長袖漫舞,無數嬌豔的花瓣輕輕翻飛于天地之間,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那幾名舞姬猶如綻開的花蕾,向四周散開.

廳內的朝中重臣有髯的捋髯,無髯的則用雙手死死的抓住袖口,雙目呈癡呆之色,一雙雙眼睛皆看得發直,就好像的老虎看到較弱的綿羊一般,

看到此情景,董卓與李儒相視了一眼,皆譏諷的點點頭,這些舞姬都是董卓花重金在整個天下搜羅而來,她們每一個人,都是名動一方的絕世妖姬,董卓此舉,就是為了試探這滿朝文武,看看那個正直,那個迂腐,以便接下來自己好行事,誰該打壓,誰該升官,由此看去,一目了然.

曹操端著酒樽,看著這群丑態百出的王公大臣,在心里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難道這大漢真的回天乏術了麼?隨後一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飲完杯中之酒,曹操便回頭朝呂布看去,想看看呂布面對這些絕色的舞姬,是什麼反應.

就在曹操回頭看呂布的同時,呂布也恰好朝曹操看來,兩人的目光透過撩人的舞姬,在空中相遇.

呂布看向曹操的眼神充滿著警告,曹操見後,微微的皺了皺眉,不明白呂布是什麼意思.

呂布看到滿臉不明所以的曹操,無奈的用食指輕輕的敲擊了一下太陽穴,隨後眼神若有若無的瞟向立于上坐的董卓.

曹操立即頓悟,立即回首過來,用余光偷瞄立于上坐的董卓,只見董卓的目光一個一個掃向群臣,隨後便仿佛決定了某件事一樣,一會扶著虯髯若無其事的點點頭,一會目光又變得異常狠唳,仿佛要食人皮肉.

曹操見後,立即驚得一身冷汗,怪不得自己覺得這些舞姬一個個的都妖豔非常,攝人心魄,原來都是董卓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為了看看那些人內心清明,那些人內心肮髒.內心清明的人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消失在洛陽.

想到這里,曹操也不得不贊歎董卓的手段,居然利用這些通曉魅惑之術舞姬來除掉政敵.

曹操此時內心無比的感激呂布,他想對呂布道謝,但也知道此時不是時候,看到董卓的目光就要掃到自己,曹操立即左手端起酒樽,右手輕撫自己的短髯,目不轉睛的看著舞著撩人舞姿的妖姬,一副饞涎欲滴的模樣.

也就是那一瞬間,董卓的目光恰好落在曹操,看到曹操一副色眯眯的模樣,董卓滿意的點點頭,心中暗暗思忖:"這曹操倒是一個可造之材".

隨後,董卓的目光便越過曹操,看向下一個人.

感受到董卓的目光轉移,曹操終于呼出了一口氣,提著的心也落了下去.隨後便專心致志的看著舞姬跳舞,因為,這些舞姬跳得還真的蠻好看的.

呂布看到曹操有驚無險,心里也暗暗的舒了一口氣,他可不想曹操現在出事,如果沒有曹操,誰來聯絡這十七路諸侯,沒有十八路諸侯討董,自己如何有機會奪得西涼兵權.

看到曹操脫離困境之後,呂布平靜的看著這些舞姬,沒有顯出任何心動之色,因為在他心中,已經有了兩個個女人,一個是身在並州的妻子嚴蕊,一個就是在王允府里的貂蟬.

想到貂蟬,呂布慢慢的陷入回憶,曾幾何時,自己與貂蟬策馬奔騰,共享人間繁華,每到自己出征,貂蟬都會替自己擦拭鎧甲,而如今,有情人卻始終不能相見.

一口飲盡杯中之酒,呂布在心中暗暗發誓,這一世,自己決不能讓貂蟬受任何委屈,也覺不能讓王允在使出連環之計,貂蟬只屬于他一個人的.

呂布想到貂蟬,又想到前世兩人身死兩別,忽然一股惆悵感席卷而來,隨後便一杯一杯的狂飲,目光慢慢的變得朦朧,看著廳中的舞姬也起了變化.

現在在他的眼中,這廳中的舞姬慢慢彙聚成一個人,一個他朝思暮想的人

"貂蟬"呂布夢囈般的叫喚著,想抓住那個惹人愛憐的嬌軀.可是無論自己如何用力,卻始終都抓不住,反而離自己越來越遠,呂布大急,起身想要沖上去.

也就在那一瞬間,呂布頓時感覺一股涼意席卷全身,令呂布腦袋逐漸變得清晰,剛剛眼中的貂蟬逐漸變回了妖嬈的舞姬,呂布心中大吃一驚,心中暗呼好險,剛剛差一點就陷入幻境,無法自拔.

呂布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心中暗暗思忖:"這玉璞到底為何物,不僅讓自己得以重生,還可以滋養自己的心神.".

呂布依稀記得,這玉璞是當年自己年少時,大漢與鮮卑展開互市,母親送給自己十歲的生辰禮物,也就是那日,與大漢展開互市的鮮卑人,匈奴人在深夜時劫掠了整個九原城,自己的母親,姐姐都死于那次戰亂,這也是自己為何如此憎恨鮮卑人的原因.

想到這里,呂布雙手握成拳頭,在心中暗暗發誓:"鮮卑,匈奴,上一世沒有機會屠盡爾等蠻夷,這一世,看某不殺得你們血流千里,某誓不為人."

呂布發完誓,抬頭看向董卓,此時的董卓早已經停止了觀望,在哪里自顧的開懷暢飲.

原來就在呂布陷入了幻像之中,將舞姬看成了貂蟬時,董卓的目光就掃向了呂布的,看到呂布眼神盡顯癡迷之色,董卓放心的點點頭,心中暗暗自喜,就算呂布英勇非常如何,還不是著了自己的道,由此看來,呂布之勇可懼,然心境不明,不足為據.

一時間,董卓心情大好,端起酒樽自顧的狂飲.心中對呂布的忌憚之心,也減少了許多,于是便眉開眼笑的飲酒作樂,欣賞妙歌漫舞.

上篇:第十二章 兩世宿敵     下篇:第十四章 李儒之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