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十七章 百鳥朝鳳槍  
   
第十七章 百鳥朝鳳槍

面對著呂布劈來的大刀,華雄怒吼了一聲,持刀迎了上去.

"哐"呂布近身的那一刹那,他手里的大刀也劈在了華雄迎來的刀把上,刀與把之間發出了一聲金屬交鳴的轟響.

華雄本來就不是呂布的對手,加上呂布是至上而下揮出的大刀,縱使華雄用盡了全力.也被呂布的力道劈跪在了地上.

呂布眉毛一挑,刀鋒擦著華雄手里的刀把朝下劃向華雄握刀的手.

"噌"的一聲,一串肉眼可見的火花,擦著刀身劃向華雄.

華雄見後,立即放開握刀的手,呂布的刀順勢而下狠狠的劈在地上,用大理石鋪成的地面被硬生生的被劈出一道溝豁.

看著地面上的那條深可見底的溝豁,華雄暗呼一聲:"好險",可是還沒等華雄反應過來,呂布的第二刀已經揮至.

只見呂布旋轉刀鋒,將整把大刀在自己的腰間環了一圈,然後左手提刀把,右手提刀頭,自下而上劈向華雄.這就是關羽的第二刀"龍抬頭"

華雄心中暗呼一聲不好,呂布揮出的這一刀,根本不給華雄喘息的機.華雄大急,立即橫刀闊于胸口,想擋住呂布的這一擊.

"鐺"的一聲,又是一聲金屬交鳴的聲音,華雄的大刀伴隨著響聲被劈到空中.

看到已經落敗的華雄,呂布並沒有收手,而是直接揮出了第三刀,一瞬間,那刀就已經直沖華雄胸口而去,遼闊曠野間,呂布的刀就好像刮起了一道死亡的旋風,朝華雄席卷而去.

看到已經近在咫尺的刀鋒,華雄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然而等了良久,也沒感覺呂布的大刀劈下,于是緩緩的睜開眼睛.

只見呂布含笑的看著華雄道:"子健,我們只是切磋而已,又不會真的殺你,你干嘛那麼絕望."

華雄聽後,卻沒有答話,因為,他的腿麻了,不僅如此,他還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被冷漢完全打濕了.

就在剛剛呂布揮出第三刀的瞬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降臨,雖然他知道呂布不會殺他,可是他還是感到很絕望,不是因為人,而是刀勢,呂布揮出的刀勢讓他感到絕望.

呂布攙扶著華雄起身,感受到華雄在顫抖,呂布囑咐道:"子健,天底下使刀的高手不在少數,你以後要小心才是."

華雄蒼白的臉上勉強的露出一絲微笑:"今日與奉先切磋,讓某感受到了何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雖然被你兩刀就給擊敗,不過我不氣餒,日後我定能接下你的這三刀"

華雄已經打定注意,過了今日,自己便苦練武藝,雖然不能擊敗這個如戰神的男人,但是接下他的這三刀還是有希望的.

呂布聽後,笑了笑,將華雄扶坐在台階上,然後轉身對著張繡展顏道:"伯錦,我們開始吧"

張繡早就等得不耐煩了,剛剛看到呂布刀法凌厲,心中早就竄出了一股子戰意,只見張繡提槍來到中央,手中的長槍挽了三朵槍花,隨後單手向前一點,虎虛龍步,長槍橫與胸前.

看到張繡的動作一氣呵成,呂布贊賞的點點頭,隨即將大刀插回落兵台上,然後又將落兵台上的方天畫戟抽出,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雖然沒有自己的"盤龍方天戟"重,但是勉勉強強可以使用.

隨即看了看張繡展顏道:"伯錦,我要來了"

"來吧"張繡看著呂布正色說道,面對呂布,他絲毫不敢大意.

呂布目露精光,隨後輕喝一聲,健步朝張繡沖了過去,呂布出手快如閃電,腳動似風雷翻滾,勢如疾風暴雨,狀似獅虎發威,異常凶猛,手中長戟揮舞開來,猶如出海的蛟龍,刮著勁風朝張繡摜了過去.

張繡絲毫不敢大意,看著來勢凶猛的呂布,張繡大喝一聲,幾大步迎了上去,只見張繡走法勇猛,似閃電,如雷霆,槍法渾厚,似猛虎,似蛟龍,手法精妙,變幻莫測,殺法銳利.

須臾之間,兩人就纏斗在一處.呂布長戟飛舞,變幻莫測,卷起的層層浪花猶如驚濤駭浪一樣朝張繡卷了過去.

面對呂布的攻擊,張繡並沒有顯出一絲紊亂,而是從容不定的見招拆招,上下格擋.

呂布與張繡出手如狂風驟雨,不一會就戰了十幾個回合.

兩人的纏斗,看得華雄雙眼放光,同時心中還有一絲落寞,看到張繡槍法精湛,氣貫長虹,這時才知道,自己的武藝還不如張繡.

不過,華雄雙眼一凜,現在自己已找到了目標,那就是能夠在呂布手下走十個回合,要求不多,就十合亦足以.

想到這里,華雄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又朝廣場中央纏斗的兩人.

張繡感覺自己最多在堅持幾個回合就會落敗,當下怒吼一聲,手中長槍卯足全力,將呂布的長戟向外崩了出去.隨後張繡手中的黑槍抖出一團團幽暗的槍花刺向呂布,他要使用他師傅教他的槍法絕技"百鳥朝鳳槍".

看到張繡刺來的長槍,呂布眉毛一挑,揮出長戟磕了上去.

張繡見後,大喜,他只不過是虛晃一槍而已,而真在的殺招在後面.

當呂布的長戟磕到張繡的長槍時,感受到張繡的槍法綿綿無力,他才知道自己中了張繡之計,但是他卻並不慌張,他倒是想看看張繡的殺招.

只見張繡前後弓步倒換,重心倒換,旋出旋入,紮槍刺向呂布心窩.

一向波瀾不驚的呂布終于露出了嚴肅的神色,這張繡到底在何處學得如此變幻莫測的槍法,真的是厲害無比,與當初公孫贊帳下的白袍小將有得一拼.

不過面對張繡的槍法,呂布自有拆解之法.

只見呂布將戟翻過頭上,單手提戟,隨後全身向左微偏,向前上方上沖猛的刺了過去,直取張繡喉顎.

張繡見後,大驚失色,對呂布他不得不佩服,自己這一槍乃是"百鳥朝鳳槍"中的殺招"鳳棲榆木",不過卻被呂布輕而易舉的給破了.當下張繡不得不回招遮擋呂布的戟鋒.

張繡的槍法講究崩,點,穿,挑,撥,軋,攔等,槍法展開運轉起來深得纏繞圓轉的槍法要領,就好像一直鳳凰不斷盤旋在半空中,時而用爪,時而用喙來攻擊敵人,槍法運作起來氣貫長虹,猶如狂風驟雨,連綿不絕.

呂布很好奇,這張繡的槍法是何處學得,竟然如此凶猛,想必將他槍法的人,定是一個武藝超群的能人,至少不比自己差.

張繡看到已經盡在咫尺的戟鋒,不敢觸其鋒芒,頭顱微偏,呂布的長戟刮著冷風幾乎是擦著張繡的鼻尖從張繡的門面劃過.

張繡暗呼"好險".隨即抖擻精神,懵哼了一聲."百鳥朝鳳槍"揮灑開來,冷冷的長槍奔著呂布的咽喉如同流星劃過一般刺了過去,呂布眉毛一挑,揮舞長戟,一記斜劈,卸開了張繡的長槍,同時心里也暗暗吃驚,這張繡突然使出的槍法,居然已經在自己手下走了五十多回合,此子可堪大用.得想辦法把他拉攏過來.

可伶傻傻的張繡,還在不遺余力的與呂布纏斗,卻不知呂布已經開始算計他.

張繡見呂布彈開了自己的攻勢,立即舞了三朵朵槍花,奔著呂布的咽喉連刺三槍,每一槍都如白蛇吐信,刁鑽迅疾,槍槍致命.

呂布臉色一喜,心中對于張繡越發的喜愛了,張繡這一槍,包涵了槍法奧義,他這一系列動作虛實交雜,槍頭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讓人防不勝防,只有摸索到了槍的真諦的人,才能做到如此嫻熟,這如何不讓呂布興奮,稍加以時日,此人的武藝定能擠入一流之列,甚至更高.呂布更在心中發誓,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得到他為自己效力.

呂布心里雖然那樣想,但是手里卻毫不含糊,只見他雙手運戟,腰腿同時發力,起步如風,戟尖直射,點向張繡門面,瞬間就拆了張繡的攻擊.

卸開了張繡的攻擊,呂布展顏道:"伯錦,你小子居然深藏不露,這下我可要盡全力了".

本來兩人切磋,呂布只使用了七分力道,不過看到張繡槍法凌厲,呂布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只見呂布一聲輕喝,舞著畫戟迎了上去,身隨戟走,只見戟影重重籠罩向張繡.

張繡面色凝重,但卻不慌不忙,只見他沉腰坐馬,揮槍直畫,撥上呂布的戟頭.

"叮"的一聲,戟槍交擊,呂布穩穩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張繡則被戟槍交擊產生的巨大反震力擊退.

還沒等張繡反應過來,只見呂布以奇異的方式運作長戟,戟身呈詭異的角度直刺張繡的咽喉.

反觀張繡,看到呂布刺來詭異的長戟,猶豫了一下,直接槍長槍往地上一扔,沮喪的說道:"我認輸了."

呂布灑然一笑,持戟的手往回一拉,收回了刺出的長戟.

看著沮喪的張繡,呂布誇贊道:"伯錦,你不必沮喪,你的槍法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但是力道還差了一點,你現在還年輕,只要把力量練上去,稍加以時日,你定能擠入一流武將之列,甚至更高,至少今日切磋,我也用了十分力."

"是啊,奉先與我切磋,只用了三合,就將我擊敗,你可是與他戰了五十多回合,奉先說得對,你還年輕,還有進步的空間".

坐在台階上的華雄看到張繡沮喪的樣子,恨不得上去拍死他,在呂布手下走了四五十回合,居然還不滿足,當下起身對著張繡酸溜溜的說道.

感受到華雄話語中的酸意,呂布與張繡兩人同時放聲大笑.

張繡一掃先前的沮喪,對著呂布抱了抱拳:"多謝呂將軍的指點"

呂布擺了擺手,示意張繡不必客氣,隨後抬頭詢問:"伯錦,你的槍法如此凶猛,不知師從何處?"

華雄聽後,也朝張繡看去,他也很好奇,張繡的槍法在何處學得,竟能在呂布手下走了四五十回合而不落敗.

張繡遲疑了一下:"這……",並非他不願告訴呂布與華雄,而是他出山時童淵交代過,不許在外人面前提起他的名字,也不想忤逆他師傅的意思.

看著張繡為難的樣子,呂布也不想逼他,展顏道:"如果伯錦覺得為難,不說便是."

張繡聽後,朝著兩人抱歉的說道:"並非我不願,只是師傅他老人家不讓我在世人面前提及他而已."

呂布也見怪不怪,他知道,高手一般都潛心于練武,希望自己更上一層樓,不願出現在世人面前,但是他們偶爾也會下山收兩三個徒弟,讓自己武藝得以傳承下去,而張繡的師傅,便是此列.

呂布明白,但是華雄卻不明白,看張繡不願意說,微微有點不悅:"怎地伯錦,還怕我去尋你那師傅學藝不成."

華雄一席話,令張繡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微微的歎了一口氣後,便一聲不吭的矗立在哪里.看到張繡一臉的無辜,華雄登時大怒,指著張繡准備破口大罵.

呂布見後,急忙拍了拍華雄的肩膀說道:"伯錦也是秉承師命而已,子健何必如此逼他".

呂布可不想讓自己以後手下的兩員大將產生間隙,當下拍了拍呂布的肩膀,低聲勸慰.

華雄聽後,冷哼一聲,便扭過頭去,不在看兩人.

呂布見華雄如此,也微微有點不悅,幾步上前拉著張繡的手,對著偏過頭去的華雄冷冷道:"既然子健雄不歡迎我與伯錦,我等告辭"

說完便拉著張繡准備離去.

華雄見後,頓時大驚失色,急忙上前去攔住兩人,賠笑道:"奉先為何如此啊,我只是與你兩開玩笑"

素知他為人的呂布也灑然一笑:"華子健,某要罰你一百杯".

華雄楞了一下,隨即放聲爽朗大笑:"一百杯怎地夠,我要與你兩痛飲三百杯."

呂布與張繡聽後,與華雄對視了一眼,三人同時放聲大笑.那笑聲回蕩在整個後院之中,隨後伴隨著秋風飄散在華府各處.

"請"須臾之後,華雄才漸漸的收住笑聲,對著呂布與張繡做出了請的姿勢.

呂布上前邀住華雄與張繡,開口道:"一同前往"

就這三樣,三人一路擁擁抱抱回到了宴席之上.

這場酒宴從巳時一直喝到午時草宣告結束,然後呂布與張繡辭了華雄,朝洛陽城外走出,因為呂布要帶著張繡去參觀並州軍營,然後在找機會說服張繡.

張繡不比華雄,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軍侯,而且他所在的軍隊歸他叔父掌管,就算他不在西涼軍當值,有他叔父在,也出不了什麼大亂子,而華雄則不同了,華雄本來就是西涼軍的統領,而且還是董卓的心腹愛將,所以,華雄唯有徐徐圖之.而張繡當下便可以收為己用.

況且,說服張繡還有另一層用意,如果以後收了西涼軍,管理起來相當麻煩,以前只有華雄,現在又有了張繡,那麼,日後說服張濟來投也是鐵板釘釘的事.

想到這里,呂布轉頭看著一臉清秀的張繡詢問道:"伯錦,汝姑父為西涼軍的將軍,想來伯錦的職位也不低,卻不知現居何職?"

上篇:第十六章 關羽的刀法     下篇:第十八章 歸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