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三十六章 我的離去,是你的開始  
   
第三十六章 我的離去,是你的開始

聽到賈詡要走,呂布大驚:"先生欲往何處去?"

賈詡看到呂布心急火燎的樣子,展顏道:"主公放心,文和既然答應輔佐你,就絕不食言,如果你想奪取西涼軍權,也不是那麼容易,因此,我意回牛輔軍中,到時候以為內應,主公以為然否"

呂布遲疑了片刻,問道:"如果先生回去,牛輔是否還會相信先生?不如先生留下來助我,豈不是更好?"

自己今天在大庭廣眾之下,將賈詡帶回大營,如果賈詡就這樣完好無損的回去,就算牛輔在傻也不得不懷疑.

自己不讓賈詡回去,也是出于他的安全考慮,而且今日賈詡為自己所定的戰略,已經凸顯了賈詡作為謀士的最高境界"謀天下",如今對于賈詡,呂布還是不太放心他獨自回西涼大營,如果他出了什麼事,自己到時候怎麼後悔的都不知道.

賈詡見呂布不放自己走,訕訕笑道:"奉先擔心我一去不複返呼?"

呂布急忙辯解:"奉先未有此意,只是擔心先生的安危,僅此而已."

賈詡兩條淡眉一展,一臉訕笑瞬間收起,正色道:"欲成大事,一點困難不算什麼.你不必留我,記住凡事多加小心,而且,董卓並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簡單,我走了,你不必送我".

賈詡說完轉身就走,留給呂布一個背影,而賈詡的最後一句話,也硬生生阻止了呂布想要送他出去的腳步,雖然不了解賈詡,但是經過剛剛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談,呂布逐漸摸清了他的脾性,賈詡決定的事,感覺很難改變.

看到賈詡掀開帳幕離去,呂布沒有叫喚,任由他離去,良久之後呂布才淡淡的歎了一口氣,心中頓時一陣失落.

賈詡前腳剛走,高順就與張繡先後踏就進帳內.

高順看著滿臉愁容的呂布,不解的問道:"主公,剛剛那個人是誰?",主公不是說剛剛那個士子在酒後侮辱他麼?為何不僅沒有殺他,反而放之離去,還帶著愁苦的面容,高順實在想不明白.

呂布感受著賈詡還留下的最後一絲氣息,沉吟道:"伯平,如果我們得到他的相助,別說整個並州,就算整個天下也未嘗不得."

高順聽後,嘴角一撇:"就他?一副寒門士子的模樣,如何能助我等獲得天下?"

看到高順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呂布本來就不爽的心情,瞬間爆發了出來,對著高順就是一腳,怒道:"高伯平,那日我還誇你有大將之風,你自己也說了,不要小瞧任何一個人,就算孩童也亦然,如今你卻這般瞧不起賈先生呼?"

呂布越說越怒,又是一腳提在高順的小腿上:"豈不聞,孫臏的斷腿之殤,韓信的胯下之辱,他們那一個是泛泛之輩?我警告你,如果那一天賈先生投到帳下,爾等必以師待之,否則我讓你們好看."

高順面對呂布的勃然大怒,頭也不敢抬,豆大的汗珠一顆一顆的掉落在地上,心中暗暗思忖:"主公一向對自己都是和顏悅色的,如今卻為了那個寒士對自己如此大怒,想必那個寒士對主公非常重要,自己以後見那寒士之後,自己還是尊重點好"

張繡也驚愕的看著呂布,這還是自己認識呂布以來,呂布第一次發火,看到高順厚實的身體,瞬間就被呂布踢翻在地,也替他抹了一把冷汗.

看著高順黝黑的面容露出知道錯的模樣,呂布心中也不忍,躬身將高順扶起來,關心的問道:"伯平,你沒事吧"

高順立即拱手道:"主公,末將沒事.末將知錯也",高順說完便低下了頭顱,對于呂布剛剛對自己的怒氣,高順沒覺委屈,反而覺得呂布說得有理,將領之怒,最多伏尸幾具,流血十步,而士子一怒,就是伏尸千里,流血百步,甚至千步,萬步.

這也不是誇大其詞,厲害的士子,運籌帷幄,決勝于千里之外,一個計謀,就可以使雙方十萬將士互相攻殺,甚是厲害.

如果那個寒士真如呂布說的那般厲害,今天挨的這兩腳也值了.

呂布看到高順似乎懂得了其中的道理,對著高順說道:"你去叫文遠及眾將來帳中議事,估計我們真的要離開洛陽了"

高順皺了皺眉,詢問道:"難道真如牛輔所說的那般,我們要被調離洛陽?"

呂布遲疑了片刻,果斷的說道:"我想應該是真的,如今這局勢越來越複雜了,我們還需小心行事,否則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你快點去叫文遠他們前來,等議事完畢之後,某便回洛陽,先去探聽此事是否是真的,你們在營中做好萬全的准備,如果此事確切,免得離去的時候發生不必要的麻煩."

高順覺得呂布說的有理,立即朝呂布拱了拱手後,像一陣風卷出了賬外.

待高順走後,張繡上前一步道:'主公,先前那個人是否像主公說的那般厲害?"

呂布看著張繡清秀的面孔,暗歎了一聲他還是太年輕,當下開口囑咐道:’伯錦,我不敢說他有張良厲害,但是卻不輸于韓信,其智謀可以用驚天地泣鬼神來形容.不要小瞧任何人.那樣只會害了你自己"

面對呂布的囑咐,張繡點了點頭:"主公,末將記下了"

......

出了並州大營,賈詡便騎著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馬朝西涼大營走去,這匹老馬還是賈詡在並州馬廄中牽來的,由于賈詡被綁來的時候並沒有多少人發現,所以他便輕而易舉牽出了那匹老馬,還順利的出了並州大營.

當賈詡離西涼大營還有十里的時候,賈詡迅速翻身下馬,緩緩地從懷中抽出一把短刀.

看著發著寒光的短刀,賈詡陰冷的目光里突然迸出決斷之色,只見寒光一閃,賈詡的胸口便被割出了一條血肉外翻的傷口.

也就是那一瞬間,寒光又一閃,賈詡的大腿上赫然又多出了一條傷口,一連幾下,賈詡身上瞬間就被自己割出五條傷口,分布在全身各處.不過卻只有胸口那條最為致命.

賈詡按住血流入注的傷口,迅速從衣襟下擺撕下幾片布,灑上一些藥粉,然後先裹住胸口上那微微有點致命的傷口,其次才是各處.

之後賈詡踉蹌著走到路旁,背靠著一塊岩石緩緩坐了下來,賈詡雖然疼得臉都變得異常慘白,卻始終沒有吭一聲.

休息了一會,看著流出的血開始變少後,賈詡立即起身,身上的傷口再一次撕裂,賈詡疼得慘白的臉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只見賈詡咬著牙走到老馬前,吃力的翻身上馬,身上差不多凝固的傷口,又一次被撕裂開來,疼得賈詡終于忍不住慘叫了一聲,隨即匍匐在馬背上,頓了頓,賈詡吃力的轉頭看了一眼並州大營的方向,嘴里喃喃道:"奉先,你別讓我失望,我的離開,只是你的開始"

上篇:第三十五章 賈詡的爭霸之策     下篇:第三十七章 准備離開洛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