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六十六章 兵發箕關  
   
第六十六章 兵發箕關

一夜過來,帳外已是霜深露重,寒意愈濃,不時還傳來劍雪壓斷樹枝的聲音,驟雪初霽,顯得格外的耀眼.

呂布的親衛統領閻立掀開大帳走了進來,看到躺在矮榻上沉睡的呂布,轉身准備離去.

"何事?"

呂布突然睜開眼睛,轉頭看著准備離去的閻立,朗聲開口道.

在閻立來之前他就醒了,只不過是在閉目沉思而已."

閻立立即肅然道:"啟稟主公,張遼,高順兩位將軍領著三名大漢在帳外求見."

呂布聞言,立即翻身而立,揉了揉發酸的眼睛開口道:"讓他們進來."

"諾"

閻立應了一聲,迅速地踏出賬外.

不一會兒,張遼,高順便領著甘甯,周泰,蔣欽走了進來,對著負手而立的呂布稽首叩拜:"參見主公."

呂布應了一聲,隨後便傳閻立進入大帳:"立即升帳議事."

閻立作為呂布的親衛統領,他除了要保護呂布的生命安全外,還要負責將呂布的命令傳達給各個將領.

領了呂布的軍令,閻立立刻安排親衛士卒將呂布的命令傳達至各營各寨.

由于各營盤都駐紮在滎陽城外的要害之處,呂布的軍令來回傳達大概需要一柱香的時間.

趁著這個空當,呂布看著甘甯,周泰,蔣欽三人展顏道:"如何,這北方的冬季與南方相比有什麼不同?"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一個問題,呂布笑了笑,上前踏了幾步開口道:"南方的雪很柔美,很飄逸,而北方的雪凜冽,飽滿,少了份詩意,多了份實在,就好比人一樣,南方的人多了一份細膩,而北方人卻多了一份實在,所以你們要盡快的熟悉這營中將士的脾性,免得到時候領軍作戰的時候,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呂布內心就是想培養三人成為獨擋一方的戰將,悍將,可是自己的並州士卒都是北方人,而甘甯等人都是南方人,怕他們性格不和得不到並州將士的擁護,因此才用雪來比做人,示意他們要盡快的熟悉這並州大營的事物.

而且呂布已經決定,此次出征甘甯三人一定帶上,讓他們在戰場上殺敵,以獲得並州軍的威望.

三人知道呂布的用意,頓時一股子暖意竄如胸口,在寒冷的冬天里,三人依然感覺到暖洋洋的.

就在呂布與幾人閑扯時,陸續的有人到達,當看到甘甯等人陌生的面孔,頓時就知道這是呂布下揚州之行招攬的人才,當下紛紛朝甘甯等人抱了抱拳,以示敬意.

甘甯等人也紛紛回禮.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呂布一眼掃了過去,除了程昱,大部分人已經到齊.

呂布思忖了半響,有食指敲了敲額頭苦笑道:"漢升,去叫仲德前來議事."

昨日程昱剛剛投效,而且抓程昱來是秘密進行的,估計閻立還不知道這號人呢.

趁著黃忠去請程昱的空當,呂布將甘甯,周泰.蔣欽三人介紹給並州諸將認識,鑒與三人剛剛投效,呂布也不敢過多給予高官,只是封了三人校尉之職,三人也明白呂布的意思,雖然心中有點失落,但是他們也知道,呂布封他們做校尉已經足夠了,畢竟他們也沒有什麼軍功,要知道一將終成萬古枯,想要做將軍,自己拿軍功來換,當下三人立即拜謝.

片刻的功夫,只見便將程昱引了進來,程昱看到帳內站滿了人,臉色一紅朝呂布作揖道:"主公,仲德來遲,望主公責罰."

"仲德?莫非是泰山捧日的程昱程仲德"聽到程昱自報家門,一旁的鄭渾驚訝的說道.

而陳宮問鄭渾所言,也為之而側目.

"請問你是?"居然有人認識自己,程昱不解的詢問,因為在他的印象中,並不認識鄭渾.

"滎陽鄭渾,子文公,久仰仲德大名."鄭渾立即對著程昱作揖施禮.

"原來是王室之後,程昱失禮了."雖然程昱不認識鄭渾,但是憑滎陽姓鄭,也不容程昱小覷,當下立即還禮.

"好了,開始議事吧"對這些士子的繁文縟節,呂布有點傷腦筋的笑道

兩人聞言,也不敢耽擱呂布的時間,當下依次坐落在呂布左下方的席位上.

"關于兵發河南迎戰白波軍,諸位還有什麼別的看法沒有,如果沒有,日中我們便領軍出發."呂布看到文武以坐畢,立即開口詢問.

"主公,敢問這是怎麼回事?"坐在左下方第三個位置的程昱納悶的詢問.

呂布笑了笑,便將昨日所商議的事都給程昱說了一遍.

程昱聽後,沉思了一小會,抬頭笑了笑:"主公,此次出兵人數越少越好,最好是五千人即可"

程昱此言一出,立即引起帳內一片嘩然,陳宮也是謀士,他仔細咀嚼了程昱話中的深意,須臾之後眼睛頓時一亮,佩服的看著程昱.

而鄭渾卻不明所以,要說這治理一方百姓,那鄭渾最拿手,可是說起這智謀,他卻有點相形見絀.

黃忠上前一步走出行列,朝著程昱稽首道:"先生,此次白波賊可是出動了六萬大軍,如果我們之派五千人迎戰,這是不是難以取勝啊."

程昱搖了搖頭:"將軍,冬日起兵已犯了兵家大忌,而白波賊偏偏又行之,這是為何?"

經程昱這麼一說,黃忠一時語塞,他們光顧著想要打仗了,卻忘了此時是冬天,在冬天行軍打仗,除了要考慮糧草的調度問題,還有士卒,馬匹是否能抵得住這嚴寒的問題,所以一般冬日都是不動刀戈不動兵的.

"望先生解之."既然程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肯定知道原因,黃忠立即稽首詢問.

"縱觀此次白波軍攻打河東,河南,劫掠的都是牛,馬,羊以及糧草,顯然糧食不夠他們渡過冬季,他們已經劫掠了兩河,糧草已經充沛,為何還要攻打箕關,我估計他們是怕董卓派兵追擊他們,西涼軍多是騎兵,而過了箕關就是一馬平川,更適合騎兵野戰,而白波賊又多屬于步卒,所以他們攻打箕關只是為了有條後路,阻擋董卓的追擊而已,我敢肯定,如果他們打下箕關必定會派少人許駐守,不會兵出箕關徑,如果主公大軍出征,只是白白浪費許多糧草而已"

"啪啪啪"呂布立即撫掌大笑:"先生之言,猶如讓某撥云見日一般"

程昱則謙虛坐在哪里閉口不語.

呂布起身,一揮大氅喝到:"張遼甘甯為何在?"

"末將在"

張遼與甘甯立即應聲出列

"令甘甯為先鋒,周泰為副將,領騎兵三千為我摧敵峰于正銳,斬驍將于陣前."

"末將領命"周泰與甘甯伸手接過呂布遞過來的正副先鋒大印,高聲應諾.

ps:同志們==我明天要離開學校了,因此深夜碼出一章,等我回家之後在補給他家.希望大家原諒.

上篇:第六十五章 幸得明主,仲德願意效命     下篇:第六十七章 箕關之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