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八十一章 陷陣突陣,張繡揚威  
   
第八十一章 陷陣突陣,張繡揚威

張繡目光凜冽地看著前面嚴正以待的敵軍,雖然初次指揮陷陣營戰斗,但是張繡絲毫沒有顯示出一絲紊亂,反而隱隱有一點激動.

"陷陣營,出擊"

張繡騎在馬上,揚起手中的長槍大聲咆哮.

"陷陣!""陷陣!"

八百陷陣營同時迸發出雄渾的吶喊,一股自然而然的殺氣卷向鮑忠的軍陣.

看著前面列成一塊方形的黑甲洪流,鮑忠握刀的手都有點瑟瑟發抖,雖然對方人數看著不多,但是其氣勢猶如山洪暴發,似欲要湮滅一切阻擋的敵人.

"放箭,快給我放箭"

看到對方離己方只有百步之遙,鮑忠急忙令弓箭手放箭,准備用弓箭射住敵人的陣腳.

一時間飛箭如梭,如蝗似雨,漫天的箭鏃朝著陷陣營撲面而來.

可是甯鮑忠意想不到的是,所有的箭矢射到敵軍的時候只發出"叮叮叮"的聲音,並沒有破開它的防禦,就仿佛有一面無形的銅牆鐵壁,擋在了他們的前面.

張繡看到鮑忠軍射出了第一輪箭雨,趁著敵人還未射出第二輪,立即揚起手中的長槍,指揮著陷陣營變陣.

在張繡的操控下,陷陣營猶如一台龐大的機器在運轉,只見前排的盾甲兵扛著盾牌迅速散開,然後從方形軍陣內湧出一股持著統一弓弩的黑甲士卒,他們快速的結成陣列,手中的弓弩呈四十五度仰望角,瞄准了鮑忠的軍陣

"放!"

隨著張繡一聲令下,陷陣營的士卒紛紛扣動了弓弩上的扳機.

"咻!""咻!"

成百上千的弩箭帶著刺耳的破空聲朝鮑忠的軍陣飛了過去,無數的箭鏃,一片片,一團團,密密麻麻,仿佛蝗蟲過境一樣.

"噗嗤!""噗嗤!"的聲音此起彼伏.

陷陣營的弩箭瞬間就穿透了鮑忠軍的軍陣,箭鏃射穿鎧甲的聲音接連不斷,伴隨著絕望的哀嚎,鮑忠軍的軍卒不時有人倒地斃命.

"咻"的一聲.

破空之聲從鮑忠的耳邊瞬間劃過,直刺得鮑忠耳膜生疼,也就在那一瞬間,鮑忠只感覺面部一熱,立即伸手擦了擦,隨後攤開一看滿手都是猩紅的血汙.

這時候鮑忠才感覺一股鑽心的疼痛從自己的耳部傳來,鮑忠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可是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耳朵沒了,隨即發出了殺豬般的嚎叫.

"將軍小心!"

正當鮑忠疼的快要抓狂的時候,一只弩箭直奔著他的門面而來,剛剛勸說鮑忠死戰的那名親衛見後,口中急忙驚呼,同時身軀快速的擋在了鮑忠的前面.

"噗!"的一聲.

弩箭從這名親衛的後腦勺貫穿而入,隨後箭頭從他口中穿出.他的下顎動了動仿佛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發出來的盡是"咳咳"聲,鮑忠看到這一幕,憤怒的哀嚎一聲,看著身邊的軍卒一個一個的倒在血泊之中,鮑忠眼角流出了兩行清淚,都怪自己急功冒進,以至造成今日之禍.

鮑忠絕望之時,仰天嘶吼了一聲:"蒼天啊,你助賊不助我."

聽著耳邊傳來不絕入耳的慘叫,鮑忠目眦盡裂咆哮了一聲,隨機提刀縱馬,冒著箭矢朝著陷陣營沖鋒.

張繡冷冷的看著疾馳而來的鮑忠,大手一揚,阻止了陷陣營的第二輪箭雨,隨後挺槍縱馬直取鮑忠.

兩馬相近,張繡悶哼一聲,手中的長槍猶如白蛇吐信直搠鮑忠的咽喉,鮑忠措手不及,被張繡的長槍貫入咽喉,兩馬交錯之際,張繡順手扭轉槍頭,鋒利的槍刃生生將鮑忠的脖頸絞斷,鮑忠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瞬間斃命.

張繡拔出長槍,頓時一股血水就從鮑忠的咽喉處湧了出來,失去了掣肘的尸體也隨之嗒然墜地.

主將已忘,就算泰山健兒有多麼大的勇氣,此時也是士氣低迷,張繡翻身下馬,抽出手中的佩刀將鮑忠的頭顱割了下來,隨後揚在空中:"主將已死,何不早降."

果然,當看到張繡手中的人頭時,以勇武著稱的泰山軍頓時士氣大跌,皆驚恐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哐當"一聲.

隨著一個軍卒扔掉手中的兵器,頓時這個聲音此起披伏響徹整個戰場,泰山軍余下的一千來個士卒紛紛扔掉手中的兵器跪地乞降.

張繡滿意的點點頭,其實他也不想過多的殺戮,既然泰山軍投降,就沒有必要趕盡殺絕,將鮑忠的人頭懸于馬鞍上後,張繡立即翻身上馬,提留扭轉馬頭喊了一聲:"鳴金.收兵"

成廉看到張繡指揮若定,頗有大將之風,贊賞的點點頭後,隨後領著五百精騎迎了上去,兩人合兵一處像趕羊群一樣將降卒趕進了虎牢關.

......

入夜三分,燈火通明,並州大營一片喧囂.

"恭喜兩位將軍旗開得勝."

呂布的中軍大帳內,無論是新進之將還是並州老將亦或者是西涼戰將,無不捧酒祝賀,因為今日成廉和張繡給他們展示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仿佛使得他們也置身于戰場之內.

高順看著紅光滿面的張繡,眼幕微微低垂,隨後起身端著一斛酒向張繡走去,張繡見後急忙起身恭敬的站在哪里候著高順,因為高順不僅是他的主將,更像是老師,張繡打心眼里尊重他.

大帳之內,無論是文臣亦或者是武將,目光都聚集在了高順的身上,他們想看看這位陷陣營真正的主將想要說些什麼.

高順走到張繡面前,親自將他的面前的酒樽倒滿了烈酒:"伯錦,恭喜你今日斬將立功.來,請滿飲此杯."

高順將倒滿酒的酒樽端起來遞給張繡.

張繡道了一聲謝後,接過高順遞過來的酒樽仰頭一飲而盡.

高順笑了笑,眼角的魚尾紋清晰可見:"我總有一天會老去,而你還年輕,希望你把陷陣營帶好,陷陣營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破陣斬將,易如反掌,希望有一天你能帶著陷陣營為主公披荊斬棘,攻城拔寨,讓天下諸侯都知曉陷陣營的威名"

"將軍,我……"

還沒等張繡把話說完,高順伸手打斷了他的話:"我縱橫沙場十數載,未嘗一敗,只因為我知道避嫌遠疑,所以無誤,貶酒闕色,所以無汙,所以我希望你能像我這樣帶著陷陣營"

高順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看到張繡被一個小小的勝利給沖昏了頭腦,而且還暢飲無度,他心中暗自替張繡擔心.

"避嫌遠疑,所以無誤,貶酒闕色,所以無汙."諸將都細細咀嚼著高順的話,當明白此言深意的時候,都感覺無比的汗顏.

賈詡陰冷的目光看向高順的眼神滿是贊賞,如果呂布帳下的將領都像高順這樣,何愁天下不得,大事不成.

張繡聽出了高順的意思,目光正色的看著高順.

"唰"的一聲

張繡抽出腰間的佩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砍斷了面前的桌案:"某在此立誓,某若在飲酒,就猶如此案."

ps:電腦一不小心,屏幕被摔得稀碎,用我哥哥的電腦打了一早上的字,下午拿去修修,有沒有人會做封面的,能不能給我做一個封面啊.

上篇:第八十章 虎牢關首戰(下)     下篇:第八十二章 華雄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