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九十五章 兵發虎牢關  
   
第九十五章 兵發虎牢關

眾諸侯看到袁紹昏倒,急忙上前搭救,同時也很好奇錦盒里裝的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把袁紹給嚇昏咯,于是眾人便把腳步移到放著錦盒的桌案,打開盒子一看,赫然是兩顆血淋淋的人頭,而這兩顆人頭他們也認識,一個是太傅袁槐的,一個是司空袁逢的,一個是袁紹的親爹,一個是袁紹的養父,怪不得能把袁紹給嚇昏咯.

眾諸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把目光移到了袁術的身上,感受到眾人的目光,袁術立即癱倒在地,放聲嚎啕大哭:"痛煞我也,此痛猶如剜心之痛."

袁術把話說完之後,便用衣袖掩面而泣,惹眾人又是好一番安慰.

就在這個時候,主位之上的袁紹悠悠轉醒,用絹布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雄壯的身軀高高站起,大手指著虎牢關的方向凜然大喝:"傳我將令,十七鎮諸侯准備好糧草器械,大軍克日啟程,兵發虎牢關,誅殺董賊,以謝天下."

"諾!"

除了曹操低頭不語外,其余的諸侯皆紛紛應諾.

看到曹操不吭聲,袁紹冷冷的看著他:"孟德,你為何不說話?"

曹操搖了搖頭,對著袁紹拱手揖禮:"袁盟主,孫文台將軍新敗,此刻不宜出兵."

袁紹聞言,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曹孟德啊曹孟德,你妄稱熟讀兵法,豈不聞兵法有云:"趁其不備,出其不意?",就因為孫將軍新敗,董卓必定會認為我們延緩進軍,如果我們在這個時候突襲虎牢關,必能得手."

曹操還要想說什麼,袁紹立即伸手打斷他的話:"孟德不必再言,吾意已決,克日兵發虎牢關."

袁紹說完,便一揮大氅離開了大帳,離去的時候還不忘叫人將袁槐,袁逢的人頭裝好,差人星夜送回汝南安葬.

聯軍大營,曹操大帳.

"豎子!,豎子!"

曹操一把掃掉桌案上的竹簡,起身氣憤地大聲吆喝:"他袁紹就是一個無謀之輩,什麼趁其不備,出其不意,不過是他出兵的借口而已,可伶那些諸侯被袁紹利用了都不知道."

曹仁上前一步疑惑的詢問:"大哥,此話怎解."

曹操轉頭看著曹仁,然後譏誚一笑:"袁槐,袁逢是現在袁家的一把手,二把手,如今卻被董卓一刀給剮了,汝南袁家勢必群龍無首,而袁紹,作為袁家年輕一輩的長子,又是此次伐董大軍的盟主,是汝南袁家家主的最佳人選,他此刻著急出兵,一,是為了獲得名望;二,是為了報二袁的仇,好得到汝南袁家那些老不死的支持,做上袁家的家主之位!"

曹操說完,緩緩地踏出大帳,目光詭譎的看著天空中那只不斷盤旋的雄鷹:"而呂布又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陽春三月,煙波縈繞.

遠看大山像一道巨大的綠色屏障,在藍天碧野之間巍然屹立,溝谷幽深.近看兩旁虯松林立,亦有青竹數株,朦朧細雨中,一切皆散發出詩意的芬芳.

在虎牢關與洛陽城的官道上,有一支五萬大軍的隊伍在緩緩前行,只見這支大軍的中軍處是一輛豪華無比的馬車,這輛馬車四牡騑騑,六轡如琴,黑楠木車身,雕梁畫棟,巧奪天工,花草皆為金葉,寶石花心.豪華得不能再豪華了.

不過此時,這輛馬車內正發出女人的嬌喘和男人的吆喝,兩人的聲音交織在一起,給這輛豪華的馬車增添了一縷糜亂的氣息.

而兩邊的將士好像對這樣的場景見怪不怪,唯一馬車旁的一個文士,一邊催馬而行,一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最後實在不能忍受這個聲音後,那個文士干脆一揮鞭,縱馬馳騁于官道之上,漸漸的離馬車越來越遠.

感受到春風還夾著一絲冷意,李儒縮了縮脖子.

"駕!"

李儒一路縱馬馳騁,與大軍的距離逐漸拉遠.

不知跑了多久,或許是因為是馬累了,又或許是李儒本人累了,一人一馬在一面山坡上停了下來.

李儒翻身下馬,瘦小的身軀負手矗立在山坡上,雙目陰冷的看著群山喃喃自語:"晨風鳴北林,熠耀東南飛.願言所相思,日暮不垂帷.明月照高樓,想見余光輝.玄鳥夜過庭,仿佛能複飛.褰裳路踟躕,彷徨不能歸.浮云日千里,安知我心悲.思得瓊樹枝,以解長渴饑."

看到董卓整日的沉迷于酒色,他除了干著急,其它的卻無能為力,不只是董卓,還有他的西涼下屬們,以前在西涼那股子干勁已經不在了,有的只是夜夜笙歌.

"文優,何故在此獨吟別詩?難道文優要辭別相國了嗎?"

正當李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時,後面冷不防地傳來一個人的聲音,嚇得李儒急忙轉身."奉先,你怎麼在這里?"

李儒轉身,當看到來人的時候,不由得驚訝了一下.

呂布聞言,朗聲大笑:"文優,此地離虎牢關不過十里,我到此是為了迎接你和董公,某倒是想問問你怎麼在這里,你為什麼沒有和董公的車架一起,獨自跑到這里來了?"

李儒尷尬的笑了笑:"一時馬快,先行到此,奉先,在下有一事相求!"

呂布高大的身軀一凜,洞無城府的看著李儒說道:"文優請明言,某若能辦,在所不辭."

李儒抬頭看著呂布,感受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真誠,李儒心中一暖,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記得上一次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奉先,今日在下詠別詩之事,希望奉先能替我保密!"

心中雖然有離開的打算,但是李儒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因為董卓還有希望,他想放手一搏,他不能讓自己輔佐董卓二十幾年的辛苦白費.

"文優放心,某豈是那種嚼人舌根的小人?"

呂布聽到李儒的請求,不禁朗聲大笑,同時心中也在暗自高興,這李儒的智謀不比賈詡差,如今聽到他獨吟別詩,隱隱約約有離開董卓意思,這如何不讓呂布高興,只要能把李儒拉倒自己的陣營,再加上賈詡,陳宮,程昱,這天下哪里去不得,縱然曹操有郭嘉,某又有何懼.

李儒聞言,立即持扇作揖:"如此,就多謝奉先了."

呂布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客氣,隨後朗聲開口:""文優,我們下山去吧,既然你已經到了,想必董公也距此不遠,正好我介紹幾個人你認識!"

"恭敬不如從命!"

正當李儒想要上馬時,呂布幾大步上前親自扶他,這使得李儒心中為之一動,看向呂布的目光也隨之起了變化,心細如發絲的他似乎看出了呂布的心思,雖然如此,但他臉上卻沉靜如水,看不出絲毫的情緒,依舊是對著呂布一拜:"多謝將軍!"

呂布爽朗一笑,說了一聲不礙事,隨即翻身上馬,與李儒並肩駛下山去.

上篇:第九十四章 董卓給袁紹的禮物     下篇:第九十六章 關某願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