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封丘劫營(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封丘劫營(下)

張勳看到張繡匹馬縱橫,在本方陣中左突右刺,如入無人之境,當下不由得怒吼一聲,舞刀拍馬,直取張繡,兩人只交戰了一回合,張勳料敵不過,呼叫副將雷薄,陳蘭前來助戰.

"賊將休狂,襄城雷薄在此!"

話音剛落,雷薄一聲咆哮,對著張繡劈頭蓋臉就是一刀.

張繡催馬閃開,順手一槍彪向雷薄的胸口:"無名之輩!爾等主將都非我一合之敵,區區副將安敢在此叫囂,看某今日如何取下爾等首級,回去交予我家主公做見面之禮!"

"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閃了自己的舌頭,吃我一槍!"

趕上來的陳蘭恰好聽見張繡大言不慚的話語,當下不由得勃然大怒,手中的長槍連挑帶刺,迎面點向張繡的咽喉.

"鄉野匹夫,也敢在某的面前耍槍弄棒,給我開!"

一聲虎嘯,張繡手中長槍一招"神龍擺尾",長槍橫遮,架住了陳蘭刺過來的長槍.

見到張繡架住陳蘭的長槍,無暇自顧其身,張勳頓時喜出望外,奔著張繡的後背就是一刀,感受到後面惡風來襲,張繡蕩開陳蘭的長槍,揮槍反手招架.

與此同時,雷薄的大刀,陳蘭的長槍,同時呼嘯而至,一個砍馬上將,一個刺坐下馬.

張繡雙目圓睜,斗志高昂,揮槍勒馬,見招拆招,遇式破式,一一化解.

"敵將勇猛,我等一塊並肩,將這厮亂刀剁為肉泥便罷!"

見到張繡武藝超群,力量彪悍,張勳不由怒喝一聲,吆喝著讓陳蘭,雷薄與他一起圍殺張繡.

兩人會意,同時點了點頭,隨後雷薄率先發難,只見他揚起手中的樸刀一招"力劈華山"兜頭劈下.在雷薄大刀劈出的同時,陳蘭的長槍自背後刺向張繡的後背,剛剛提議一起圍殺張繡的張勳不甘落後,大刀攔腰向張繡斬來.

"看某今日如何平賊雪恨!"

一聲爆喝,張繡銀槍如電,先是一槍挑開雷薄的樸刀,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扭身蕩開陳蘭的長槍,陳蘭的長槍在重擊之下偏離原來的軌道,猛地崩開了張勳砍殺過來的大刀.

連破三人之後,還沒等張繡休憩片刻,陳蘭就端著長槍不依不饒的迎面刺了過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張繡長槍一斗,一招"白虹貫日",自下而上閃電般刺出.

陳蘭眼見就要一槍將對方刺于馬下,心不由得暗自竊喜,只是槍尖還沒刺到對方,卻只覺得咽喉一陣劇痛,喉嚨里倒灌冷風,原來是被張繡後發先至,一槍搠透了咽喉,硬生生的從馬下挑了下來.

就在張繡槍挑陳蘭的同時,張勳的大刀已經迎面撲來.

"今日就讓爾等看看什麼叫"神槍揚威,無堅不摧!"

張繡怒喝一聲,雙手以奇異的運動方式運槍,槍身在連續的抖動之下,竟敢奇跡般綻放出七朵絢爛的槍花,這七朵槍花不分先後的罩向張勳全身.

"噗嗤,噗嗤..."的聲響連響七聲,七聲過後,只見張勳的眉心,口腔,咽喉,胸口,腹部,兩肋都出現一個黝黑的血洞,此時正噴出潮湧般的鮮血.

雷薄驚恐的看了張繡一眼,哪敢再戰,旋即勒馬狂奔,剩下的袁軍見到本方的將軍死的死,逃的逃,頓時士卒大跌,潰軍如決提,又在並州軍一陣亂殺一通後,殘存的袁軍再也抵擋不住,紛紛丟棄兵刃,跪地乞降.

張繡見到掃清了障礙,留下了兩百人看守戰俘,旋既率領余下的並州狼騎殺入了西寨.當張繡領兵殺入西寨後,里面的場景使得張繡驚愕不已,只見此時西寨空蕩蕩的,不見一個袁軍,成片成噸的糧草器械堆滿了整個西寨,眨巴眨巴眼角,張繡突然放聲狂笑:"傳我將令,迅速的將寨內的糧草器械搬出去,回去給主公當見面大禮!"

"諾!"

張繡的話音剛落,興奮的應諾聲立即連成一片,進入西寨的並州軍立即翻身下馬,喜氣洋洋的開始搬移西寨里的糧草器械,因為有了這些糧草,他們一兩年之內都不用擔心吃不飽了.

......

袁術策馬揚鞭,直奔封丘城而去,身後紀靈,橋蕤率領著五千兵馬緊隨其後,縱馬狂奔的袁術還不時扭頭觀望,看有沒有敵軍追襲.

"袁術休走,某在此等候多時了!"

暗夜里突然從山崗兩旁閃出一股彪軍,人數大約有二千之眾,為首一人,身高八尺,面容凶惡,手提大刀,放聲大笑:"並州宋憲在此,無謀匹夫,已經中了我家高將軍之計也!"

看到前路被斷,袁術嚇得差點從馬上摔了下來,橋蕤橫眉怒眼,立即拍馬上前扶住袁術:"主公快走,某來擋他!"

袁術匍匐在馬背上,感激的看了一眼橋蕤,哆嗦道:"好,好,如果你今日不死,來日我必當後報!"

袁術說完,立即勒馬奔向另一條小路,張勳行至橋蕤的身邊,伸手拍了拍橋蕤肩膀,給他留下一千軍後,張勳率領余下的四千軍跟上袁術,護其左右.

看到袁術絕塵而去,宋憲沒有令下追擊,而是冷冷的看著橋蕤,看他想要干些什麼.

橋蕤掃了一眼身後的袁軍喝道:"兄弟們,報答主公恩情的時候到了,全軍聽我號令,殺!"

宋憲橫刀立馬,看著悍不畏死沖過來的袁軍,揚起的大刀一揚:"萬箭齊發!"

隨著宋憲一聲令下,並州鐵騎迅速取下鞍上的強弓,紛紛將角弓拉的如滿月,瞄准了沖過來的袁軍!

"放!"

宋憲的大刀落下,旋即響起一片刺耳的破空聲,密密麻麻的箭鏃應弦而出,無數的箭鏃猶如瓢潑大雨一般傾灑向袁軍,頃刻間就響起一片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幾輪箭雨過後,除了有零星的袁軍沖過來被宋憲斬于馬下外,也沒見領軍的橋蕤沖殺過來,宋憲立即喝令士卒停止放箭,隨後催馬上前查看情況.

原來橋蕤被羽箭射穿了小腿肚,此時正躺在地上咬牙切齒的看著宋憲.

宋憲冷笑一聲,大刀指著橋蕤喝道:"賊將,何不早降!"

橋蕤忽然拔劍,大呼一聲:"大丈夫身死無二志,豈能侍二主?主公,蕤去也!"

仰天悲歎了一聲,橋蕤握在手中的佩劍于頸部橫刎,伴隨著鮮血濺出,魁梧的身軀轟然到地,戰死沙場.

"倒是一條漢子!"宋憲騎在馬上,微微的歎息一聲:"傳我將令,厚葬這位將軍!"

就在橋蕤為了袁術的性命而阻擋追兵的時候,袁術卻領著一幫文臣武將狂奔了四五里,看著前面不遠處閃著燈火的封丘城,袁術疲憊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只是他不知道,前面有一個更恐怖的敵人在等著他.

欲知袁術性命如何,請聽下回分解(未完持續)

&nbdian.>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封丘劫營(中)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