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三國之呂布傳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他就是我的天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他就是我的天

鐵血馬蹄,演繹江山如畫,但看繁華盡落,江山誰主浮沉,譜寫一場盛世榮華,願你我一世安好.

朝陽初升,天漸破曉.

愈近洛陽城,呂布心中的那股不安愈加的強烈,從來舍不得抽打赤兔馬的他,此時正一鞭加一鞭地抽在馬臀上,或許感受到了主人的急切,赤兔馬馳騁地速度比以往要快得很多,只見它四蹄翻騰,如踏飛燕,所到之處立即卷起一片塵埃.

越過山崗,目光凜冽地看著遠處隱藏在迷霧中若隱若現的巍峨城牆,呂布寒冷的俊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微笑.旋即放開馬綹,輕喝一聲,縱馬馳騁.轉過一道山坳,呂布忽然發現前方幾百米處閃出一股彪軍,人數大約在二十騎左右,他們個個身披重甲,腰懸佩刀,神情狠唳,儼然是征戰沙場多年的軍中精銳.此時正護著一輛馬車緩緩前行.

"奇怪,此處為何出現西涼軍"

呂布勒住馬缰,隱藏在山坳的拐角處,看著不遠處小心翼翼,四周張望的西涼軍,呂布暗自在心中暗自嘀咕一句.旋即打馬向前,准備前去詢問情況.

忽然,那領頭的西涼將軍地行為引起了呂布的警覺,只見他策馬揚刀,喝令步卒停止進軍.呂布見後,立即翻身下馬,拉回露出馬頭的赤兔,他倒是向看看這幫西涼軍打得什麼注意,畢竟此去洛陽也只有這一條路.想到這里,呂布自嘲的搖搖頭,要是前世的自己,早就策馬揚戟迎了上去,哪里像這般小心翼翼.這樣的改變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說話間,只見那名西涼將領翻身下馬,舉目四下觀望,見到周圍無人,那名西涼將領健步靠近馬車,然後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砍在了馬車的車轱轆上,忽然馬車一陣傾斜,立即引起車內一聲嬌叱:"怎麼回事?"

呂布一聽,頓時眉頭一皺:"這聲音怎麼和蕊兒的聲音如此相似",但是他也不能確定,畢竟距離還是有點遠,可是那領頭將領接下說的話,立即肯定了呂布心中的想法,那車內所乘的人,正是自己的妻子嚴蕊.

"夫人,車輪斷裂不能行駛,懇請夫人下車暫歇,等末將修繕完畢,再護送夫人去呂將軍處!"

"賊子!"

看到那名西涼將領手按劍柄,有抽刀拔劍之狀,見到此,有一股怒火不由得從呂布的兩肋竄出,低聲怒罵一聲,大手提綹上馬,快速取下鞍上的龍蛇寶弓,搭上雕翎箭,瞄准了那個領頭的西涼將領,屏住呼吸,龍蛇弓拉的如同滿月,旋即大手微微一抖,弓弦發出一聲悅耳的響聲,羽箭如同流星劃過蒼穹一般飛出.

那名西涼將領看到嚴蕊下車,"唰"的一聲抽出腰間佩劍:"呂夫人,對不起了,末將也命令行事"

那將說完,提劍向前,想要殺了嚴蕊,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忽然傳來"嗖"的聲響,一支雕翎箭

飛速射向那將的後腦,其疾如風,快如閃電.

"噗嗤"一聲,正好射穿了那將的咽喉,當下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登時一頭栽倒在地.

看到那名將領抽出兵刃,嚴蕊絕望的閉上雙眼,一行清淚順著她白皙的臉頰流了下來,她並不在乎死亡,她只是舍不得呂布,舍不得女兒:"夫君,永別了!"

"逆賊,呂布在此,何人敢傷某妻兒!"

正當嚴蕊合眼待斃的時候,一聲振聾發聵的怒喝在嚴蕊的耳邊響起,她不敢相信的睜開雙眼,只見那名想要殺她的賊將不知何時倒地,遠處,一員閃爍金色光芒的戰將胯著一匹仿佛赤碳般火紅的神駒席卷而來.束發金冠之處,兩條驕傲的雉尾在風中飛舞.

"母親,是父親!"

被嚴蕊護在身後的呂玲琦看到呂布飛馳而來,立即歡呼雀躍的跳了起來.黃舞蝶也目光含淚的看著遠方疾馳而來的呂布,心中的那股喜悅溢于言表.

"雜碎們,給某死來"

赤兔馬快,還未等到余下的西涼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它便載著呂布狂飆而至,只聽見耳邊一聲斷喝,首當其沖的幾名西涼軍只感覺一片寒光閃過,點點寒芒猶如花芯綻放.他們一瞬間只覺得天旋地轉,映入眼簾的是湛藍的天空,然後是大地,最後是自己失去頭顱的身軀,耳邊聽到坐騎的悲鳴,然後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

直到呂布揮戟挑殺數名西涼軍,其他的西涼鐵騎這才反應過來,被溫熱的鮮血噴灑到臉上,驚得他們猶如喪家之犬,縱馬狂奔.

呂布濃眉一挑,冷冷的看著奔逃的西涼鐵騎,手中的長戟朝著一個比較靠後的西涼軍擲了過去,那名西涼軍只顧奔逃,絲毫沒有注意身後飛來的方天畫戟,只聽見"噗嗤!"一聲,飛縱的畫戟瞬間貫入那名西涼軍的後背,低頭看著胸口冒出來的戟刃,那名西涼軍慘叫一聲後便直直地跌落下戰馬.

佩刀龍吟出鞘,呂布提綹而立:"某曾言,若傷我妻女者,某必屠其滿門,今日你們休想走脫!",怒斥完畢,呂布旋即放開缰繩,赤兔馬嘶鳴一聲,載著呂布猶如一團火焰般飛縱而出.

道道寒光猶如野火焚原般彌漫而開,伴著呂布金冠上斑斕的雉尾隨風招展,赤兔馬所到之處,總有一些殘肢斷臂飛上半空.呂布攜著雷霆之怒,手中的佩刀揮舞的如同狂濤巨浪,寒光亂閃,人頭滾落,瞬間便將余下的十幾名西涼軍屠之殆盡,只見此時的管道上尸橫遍野,殘肢斷顱遍地皆是.

嚴蕊淚眼婆娑的看著縱馬殺敵的呂布,心中無比的驕傲,因為這個男人是她的夫君也是她的天,她知道,每當自己遇到危機的時候,她的夫君就會騎著一匹火紅色的戰馬前來救自己.她堅信,她的天永遠不會塌陷.

"父親,你好厲害!"

看到自己的父親殺光了壞蛋,呂玲琦無視地上的殘肢斷臂,牽著黃舞蝶的手蹦蹦噠噠跑向呂布.

呂布含笑的看著迎上來的兩個女兒,一把將佩刀插回腰間,旋即翻身下馬,邁步迎了上去.一把將兩個小女孩抱在懷里,呂布將俊臉伸在她們面前,兩人會意,立即嘟著小嘴靠在呂布的臉頰了.呂布這才滿意的點點.

放下女兒,看著站在朝陽下的佳人,呂布展顏一笑,邁步走了上去.

上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呂布在此,何人敢傷某妻女     下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軍聽我號令!血洗西涼軍